你好朋友第9期: 木蘭和我們一起來揭露王腚缸和蛇妖閆的砸郭真相

視頻連接:木蘭和我們一起來揭露王腚缸和蛇妖閆的砸郭真相“閻王社”

1、木蘭是否看出亡腚缸背叛的一些蛛絲馬跡?

南茜:謝謝木蘭姐,因為最近大家也知道亡腚缸和蛇妖閆的事兒,讓我們感覺到跟著爆料革命不僅僅是滅共,還體驗了人性的醜惡,就是他們為了利益顛倒黑白,對七哥對我們爆料革命的這種背叛,可以說是中共的一種具象化。

我們今天請到木蘭姐和魔女姐,一起在節目中談一談亡腚缸和蛇妖閆這種惡劣行徑,然後對他們算是一種批判吧。魔女姐你有什想先分享的嗎?

魔女:大家好,這兩天其實我們的心情真的是怎麼說呢?又是經過一次這種衝擊吧,就是在九指妖事件之後,這是第二次了。其實我們每次hello  friend節目呢,我們請一些重量級的嘉賓來,其實是一個娛樂性的節目,但是今天我們也不得已,而且請了我們重量級的木蘭來,大家也深知木蘭是我們爆料革命中非常老的但又是一個新面孔,又是一個神秘面孔,從來沒有出現在鏡頭前過,她的甜美聲音呢一直都是我們男生追求的,也是我們女生嚮往的。

這回我們要改變一下話題,因為木蘭的經歷,是在很久就開始跟隨七哥了,所以她可能比我們更知道一些蛛絲馬跡,我們從這個方面也深究一下,好嗎?請。

木蘭:我不知道什麼蛛絲馬跡,跟大家完全一樣的。我們對路德的認知都是一樣的,一直都認為他是我們爆料革命的一個旗幟,所以應該是在2019年還上過一次他的節目,當時我記得是說彭斯副總統的演講,都覺得上他節目還挺榮幸的這種感覺。

魔女:對,我也上過一次,說10分鐘後就要直播了,就把我們叫去了,真的覺得是為我們爆料革命做一點小的事情當然是很高興的,我特別明白特別理解,請。

2、關於路大頭的大頭症

木蘭:是的,但是這次確實我們也感覺到就是這一、兩年下來,雖然說大家給他的昵稱叫路大頭,本來是形容他的頭比較大,我覺得是一種昵稱不是一種貶義的,但是隨著爆料革命和路德社的發展,他的這種大頭症真的就出來了。我覺得一直到今年特別是蛇妖閆來了之後,病毒的事情來了之後,一開始我並沒有注意到他特別強調他的功勞,因為閆找到他然後119之類的,後來別人說了我才去稍微的聽了一下,因為平時我也很忙沒有時間聽路德社內容,後來我去聽了一下確實他非常強調119,非常的強調蛇妖閆的功勞貢獻,好像以毒滅共就成了他來推動、他來進行的,完全忘記了到底是誰去把蛇妖救出來的,是誰把她推到了各大媒體上,讓她有這個機會去講解病毒的真相,他完全都忘記了誰給他們出的這些資金這些錢,他都忘記都沒有說,所以確實是很讓人失望。直到這次他把我們說成是什麼邪教組織啊,還把郭先生說成是偉大領袖這樣的話讓我非常的氣憤,感覺他簡直是瘋了一樣。

魔女:對,就是這種感覺,而且發現七哥說了他之後他就一直在減肥嘛,然後能夠看到他那個重量減下來,現在想想原來是另有情由啊。我們的另外一個主播請題問題,謝謝。

3、亡腚缸和蛇妖閆的背叛是不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南茜:剛才木蘭姐提到路大頭的大頭症,很多戰友其實都覺得亡腚缸和蛇妖閆的背叛挺不可思議的,木蘭姐您對他們的接觸可能比我們這些普通的戰友多一些,就從您的角度覺得他們背叛是一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嗎?

木蘭:我有那麼一種感覺,就是他們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特別是今年的感覺比較強,之前還真的沒有想到,但是已經感覺到他有一些膨脹啊大頭症這些,但是我覺得都可以理解,因為確實路德社很火,然後也是我們爆料革命的旗幟,讓我們去推它啊,宣傳它傳播它都是挺好的,反正都是爆料革命的嘛。

但是今年之後就逐漸開始變了,包括他說的一些話,就像郭先生說的他也不怎麼提爆料革命,也不怎麼提法治基金、法治社會,而且特別是他真是完全沒有提G系列。

這個我是後來才知道的,如果我早知道他是這樣的話,那我可能對他的懷疑會更早出來,因為我後來去回看他的一些節目的時候,確實發現他沒有提任何的G系列,從去年開始我們很多節目都是情不自禁的就想去說我們的G系列這個話題對吧?但是他真的沒有說過,不知道是為什麼?而且我知道G-Fashion給他寄了那些衣服啊哨子,但是他從來都沒有穿出來過,完全沒有展示過,要是我們收到的話,像魔女馬上就是一張照片就展現出來了對吧?

魔女:一收到G-Fashion的衣服,我就覺得是我的工作,我必須出來穿一穿,是不是?不出來穿的話是不是會被七哥罵(大笑)。

木蘭:而且這是我們的一個驕傲一個榮譽,對吧?因為是我們爆料革命自己的品牌,是郭先生的設計,真的感覺就是每一樣G-Fashion到我們手上都是非常喜歡的,都是需要珍藏的物品。但是你看發了他那麼多,他從來都不穿,他每天做節目也從來不給我們展示出來,也從來不去說,感覺就是他好像要麼不喜歡,要麼就是不喜歡你們這個G系列。

魔女:就是七哥送給他的禮物,是嗎?我們是自己拿錢買的。

木蘭:就是七哥送給他的這些東西他都沒有表示感謝,他也不展示出來,大家都不知道。我都是後來才知道的,確實送給他了很多,還有金哨子什麼的他也從來沒戴過,很讓人失望。

南茜:我買哨子等了好久,收到了之後迫不及待就往上戴。

木蘭:對,而且我們買的,他是七哥送的他都不那個。

南茜:他是不是不僅不用這些,他現在已經是說是七哥硬送給他的,他不要然後七哥非得要給他,然後說我們爆料革命的義工也是非得要去給他缺德社做義工。

木蘭:是的是的,他這個真的是讓人非常的氣憤,我也是非常的氣憤,因為我們秘密翻譯組的義工真的是也給路德社做了不少的工作,不管是翻譯工作還是一些什麼工作。我還回看了一下我跟他以前的聯繫,他就是主動來找過我們的,就是說他覺得這個地方做比較好,還跟我說怎麼樣做的更好,這是他主動來找我們說的,而且最後他也會聯繫我們一個專門做視頻組的,說他有時候需要一些什麼檔啊或者是視頻需要翻譯,會指定這個東西,我們都是幫他做的。

我們當時是非常願意為他做的,我們這邊的義工當然是非常願意為路德社做這些義工,我們覺得也是很榮幸的,因為大家也都是爆料革命一起的,沒有說什麼。但是沒有想到他心裡是這樣想的,說我們是非要去為他做的,又不是他讓我們做的,我覺得所有的這些義工都會非常的傷心,等於說把義工完全都拋棄了,他不像七哥每次都想著給義工的一些福利啊什麼的,他沒有這些不說,而且還覺得你是該為他做事,是你自己做的他沒有讓你來做。

魔女:這個人看來就是心思不正,然後對人根本也沒有尊重,覺得什麼給他都是理所應當的,然後他覺得什麼都是自己賺來的,現在看來是這個感覺吧。

木蘭:對,現在就是他強調他的路德社一直都是獨立的,他說他一直是獨立的,就是爆料革命這些沒關係,切割得很乾淨,跟你G系列也沒關係。他不是法治社會主席嘛,然後我還聽到他說早就想辭職,但是他不好自己說,然後說這次給他辭退剛好他早就不想當了,他就不好意思說,其實他根本就是不負責任。

魔女:這是多麼高的榮譽啊,他這樣的人真是很惡劣,法治基金是代表滅共的對吧?是全球要滅共的人去捐獻的,他不是說他的那個平臺是滅共的嗎?他為什麼早就想辭了呢?這不是很矛盾嗎這個人!就可以看出來他是真心滅共還是想在這裡撈一把錢走人。

木蘭:對,我覺得他是想撈錢撈名譽。

4、木蘭有沒有給亡腚缸打賞過?

魔女:他的名譽其實都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是七哥給他的光環,這個光環別人給他的別人也會拿走的,我相信在三個月之間他肯定會是像坐直升飛機一樣的感覺,上去馬上就要下來的感覺。是會很快的大家試目以待吧!本來我們還覺得他很有意志力呀,然後一下子減肥減得這麼成功,鬧了半天是要跟人拍拖去減肥的,不知道是太辛苦了還是太怎麼了,現在想一想的確是把我們的三觀全毀盡了。

但是經過了九指妖經過了閆王事件啊,我們現在也更加堅強了,覺得這些人的這種變化不是這一天兩天,我們現在也不要說這些人怎麼衝擊我們底線,其實他們本身就沒有底線,我現在感覺他們跟我們就不是一種人。看來木蘭跟我也差不多,我們都是遠遠的看著對吧?跟他也沒有什麼很深的接觸,你像我跟路德可能有幾次email的傳遞,我就覺得他從來不會及時的回你,然後就是好像給你寫的什麼是對你的施捨,其實我們都是在幫助他。當時我看到他那兒小扳手不行,就是奇奇怪怪的人很多,當時我就覺得是不是可以幫助你,當時我是在櫻花團,我說櫻花團可以幫助你給你小扳手,當時櫻花團也調了兩三個小扳手去,然後也一個禮拜就被踢出來了。

現在真的很後悔,木蘭請問題你給他打過賞嗎?

木蘭:沒有給他打過賞,因為其實我是很少看的,確實沒有時間。但是我跟他的接觸就是我們之前要開法治基金會,他之前是法治基金的後來才調到法治社會,之前還是跟他一起開過幾次會的。在當時說到法律基金上的一些決定的時候,感覺那個時候他還是沒有什麼異常的,但是有時候他就有點像做生意那種說要把旗子拿去放到網上賣啊什麼的,還有我記得他有說過這個就是我們的國旗,他當時是想讓法治基金多一些收入吧,然後他說我們是不是可以把這個旗子拿去賣呀什麼的,我們當時都否定了是不可以的。

魔女:大家都在問我這個帽子啊,我這帽子是今天剛得到的,是G-Club我中的獎,我第一次搖獎怎麼就中了呢,其實我要是中到後面的大獎多好啊。

下面請我們的南茜,因為我知道南茜做了很多功課,知道我們的木蘭會來就寫了很多的內容,請。

5、亡腚缸有沒有騷擾過木蘭?

南茜:非常期待木蘭姐今天來給我們爆料,最近聽到強子戰友的爆料,說亡腚缸和蛇妖閆還有小蔡這個事情,感覺是刷新了我們的下限了,不僅萬里救他的小三兒,然後還在七哥的房子裡毫不避諱我們的戰友,所以木蘭姐您對亡腚缸的這種貪財好色,你們接觸的過程中對您有過這方面的騷擾嗎?因為我看亡腚缸給***發的資訊發一支玫瑰花,他有給你發過美女這種嗎?有對您的我騷擾嗎?

木蘭:沒有沒有,因為我也不露臉嘛,他又不知道我長什麼樣。

南茜:木蘭姐雖然不露臉,但是木蘭姐的聲音在我們的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中,一定已經是讓男女戰友們聽了之後都會非常神往啊,感覺聽了非常溫柔的聲音。

魔女:木蘭唱的那個歌真的很美啊,我們有沒有那個資料呢,我們的後臺有那個資料嘛給我們放一下好嗎?(歌)

6、強子揭露真相意味著什麼?

南茜:我覺得木蘭姐可能是最有資格揭露亡腚缸是怎麼樣忘恩負義的,木蘭姐不僅是我們的秘密翻譯組,然後還是鐵血組成員,文貴先生對亡腚缸和蛇妖閆的這種恩情,就是我們普通戰友也知道一些,但是我覺得肯定不是文貴先生對他們的全部的那種好,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木蘭姐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些呢?

木蘭:那我說一下,就是接著你說那個強子,就是蛇妖閆跟亡腚缸這種有私情的那一段兒不是被強子揭發了嘛,大家應該都看到了,但是當時我看到的後面一段,就是郭先生當時是怎麼樣去維護蛇妖閆和亡腚缸的,我想當時強子也肯定是懷著巨大的勇氣把這個事情告訴郭先生的,因為這個是非常有風險的,因為他很可能會被說成是偽類。

因為你想想那個時候我們肯定不會去懷疑路德和蛇妖閆的,天使對吧?我們的英雄科學家天使,就是把最高最高的榮譽都給了她。你想想他去給郭先生反映這樣的一個事情,我想他當時肯定也是沒有確鑿證據的話他也不敢說,而且他肯定是想了很久鬥爭了很久,而且也冒著被打成偽類的風險,但是他要把這個真實的事情告訴郭先生。那麼郭先生聽到之後還非常的維護了亡腚缸和蛇妖閆,就是說他都不相信這是真的,他一再的說他不相信這個是真的,還說強子這個事想多了,還說小蔡對他好是好,但不是那種意義上的那種感情,所以還說了他,去維護蛇妖閆。

他之後還有一個直播當中就當眾為蛇妖閆和亡腚缸闢謠,就是說現在好像有一些謠言說他們兩個有什麼,其實他們倆什麼都沒有,就是很堅決的維護了他們的這個形象。但是我想郭先生心裡肯定還是有這個想法的,只是他當時為了大局,為了我們爆料革命大局,為了我們天使的形象,英雄科學家的形象,可能當時他也不得不那麼做,當然也是在給他們機會。

郭先生每次都是給我們的戰友很多次的機會,他對戰友真的是太好了,但是沒想到他還是這樣的忘恩負義,最終還是走到了我們爆料革命的對立面,成為了我們的敵人。

7、七哥在六四的時候是不是已經暗示了蛇妖閆被藍金黃了?

魔女:木蘭,其實那個六四的時候,就是很多戰友翻出來六四他們三個人同框的時候,七哥就是那個手勢啊,好像就是這個人被藍金黃了,他就指著那個閆說這個人被藍金黃了,就是和那個小狗一塊兒那個,你說那個是不是當時七哥專門暗示的?已經知道他是被藍金黃了,而且他知道他們有問題?

木蘭:有可能有可能,因為我覺得七哥他的那種感覺,他的第六感是很強的,因為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蛇妖閆,那樣說的話他真的是有一種第六感的感覺,包括那個Snow在那咬她。

魔女:我們後來看的時候,都覺得七哥當時其實心裡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了,但是這兩次直播七哥也就在說其實他事發之前還都不知道的。其實我們都覺得七哥在我們心中可能覺得因為他是先知啊,很多事情他都是瞭若指掌的,但是你覺得是不是七哥這回還是跟我一樣,就是在他出事之前其實一直都是蒙在鼓裡的,你覺得呢?

木蘭:我覺得他應該是早就有這個感覺,但是一直在給他機會,一直在不斷地給他機會,因為他知道亡腚缸的路德社確實也在爆料革命當中是有很大的影響,而且蛇妖閆又是我們的天使,我們已經把她捧成天使了,已經把她弄成英雄科學家了,這個形象已經在那裡了。

其實他應該是在今年年初的直播當中就說過他們,又有一次我覺得是還挺嚴厲的說他們,說他們倆就不提爆料革命不提什麼的,有一次還說過路德是不堅定的戰友,應該就是年初的時候有一次直播裡面說過。當時我還覺得“哇”他是不是說的太過了一點。

魔女:對,我們當時都覺得七哥對最近的人是最嚴厲的,都是這樣感覺的。

木蘭:對,其實他肯定就是那個時候或者是更早之前就已經有這個感覺了,但是他沒有說的那麼明,還在給他機會。但是這個亡腚缸已經逐漸逐漸的走到了瘋狂的地步。

8、亡腚缸到底有沒有G系列的投資?

魔女:聽說這個路大頭他沒有任何的G系列投資,是這樣子的嗎?

木蘭:他自己說他有五萬的G-TV的投資,然後有差不多將近兩萬捐款,但是我知道當時發虛擬幣的時候,因為他以前是鳳凰農場的農場主,和九指妖一起的,當時就是給農場主的虛擬幣配額我們還是按照農場主,他當時已經不是了因為鳳凰農場解散,但是我們還是按照他是農場主的待遇給了他虛擬幣的配額,但是他沒有要。

我感覺他根本就是對G系列完全排斥的或者說根本就不相信這個G系列,他也不說也從來不穿G-Fashion的衣服。

魔女:其實看這些行動的話我們早就應該判斷出來,如果這些東西很早就透露出來的話,我們很多人其實心裡都不會有這麼大的落差,這回為什麼我們不斷的在做這種節目?就是要把很多我們爆料革命中的戰友們都叫回來,讓大家的心理落差不要那麼大,這個人曾經是怎麼樣的?現在是怎麼樣的?今後他會走向何方?這是我們的宗旨。請我們的南茜。

9、路德和九指妖對聯盟委員會是怎樣的態度?

南茜:是的,我覺得魔女姐和木蘭姐剛才講的,都是擔心路大腦袋和蛇妖閆對我們的背叛可能會讓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有所動搖吧,但是我覺得其實在我們爆料革命中的戰友包括七哥也在說就是沒有傻的,傻的也不會跟隨爆料革命。所以對他們影響力的一個判斷,其實也是根據他們之前想要去獲得七哥和戰友們的信任的基礎上,所以我們才覺得他的缺德社是有一些影響力的。其實之前也有很多偽類他們做的節目,然後大家也都不會被他們那種不符合邏輯的話所迷惑,他們自己的邏輯已經是不自洽的,所以我覺得也不會對我們起到一些迷惑的作用,包括缺德社最近這幾期就是蛇妖閆根本連面都不敢露了,感覺就是知道自己暴露之後根本就不會對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有什麼威脅,還沒有九指妖那一次的威脅大。

木蘭姐剛才也提了鳳凰農場之前也是路大腦袋和九指妖兩個人,感覺這裡面藏蛇藏燕子呢,木蘭姐對鳳凰農場的這個事情上有沒有什麼可以給我們透露一些?就是您這邊知道的一些蛛絲馬跡。

木蘭:其實當時鳳凰農場這件事,我們成立了聯盟委員會嘛,基本上就是每一周都會開會,然後大家在裡面討論一些事情,各個農場主都會在裡面參與。那麼路德基本上就是沒有怎麼說話,他也從來沒有開過會基本上沒有來過,九指妖倒是來過幾次,但是後來也沒來了,她就派另外的人過來,就是感覺他們好像不願意參與這個聯盟,他們好像就是獨立的這種感覺,然後她也不願意聽你們這些公告啊報告啊。

其實當時有很多包括G系列的公告是我們聯盟統一要有公告出來的,或者我們說什麼時候大家發,語言要怎麼樣來說,但是他都不聽的,他們就是想怎麼發就怎麼發,不會聽聯盟的要求,路德也從來都沒來過對吧魔女?

魔女:對的,九指妖來的時候也是“哎”我很忙啊,我馬上就要走了,就是這樣兩分鐘三分鐘就走人了,當時也覺得我們這些人真的是太善良,她是不是真的很忙啊?七哥給她那麼多活兒那麼多事兒,她一定是怎麼了都是這種感覺的你知道嗎?

木蘭:我們都覺得路德太忙了,他就說路德社每天兩集太忙了,他沒有時間做其他的事情,更沒有時間來開會,我們都非常的理解,當時就是這樣想的。

10、九指妖和路德要打壓的名單裡就有魔女

魔女:對的,我記得去年六四的時候,我也是作為農場主剛剛出來,其實我六四那天直播連線,我一直在那等著,大家都在等著後臺很慌亂很雜亂,一直等了四、五個小時沒有人連我,後來我才聽七哥說起來九指妖和路德必須要打壓下去的人名單裡頭就有我。

我當時就覺得原來鬧了半天這麼多事情,就是讓我覺得很不正常很氣憤啊,但是又沒有辦法去說的事情,鬧了半天都是有緣由的。為什麼我們喋喋不休的要去說這件事情?就是因為我們的資訊不是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就像木蘭能得到的資訊因為她是鐵血組的,或者我能得到資訊我那是聯盟的而且我也是農場主,有很多的資訊能夠收集到我這來。

但是我們普通戰友他們可能三、四天也不會上來一次,因為可能在國內,因為可能要翻牆,因為生活很忙,他們有很多很多的自己的事情要去忙啊,三、四天上來一次忽然間發現怎麼路德和那個曾經是天使的閆怎麼變成這樣?你們怎麼回事?發生什麼?大家都會有這種慌亂有這種想法,所以我們現在不僅是在G-TV上要去說,我們要傳到youtube上,要傳到各個平臺上,大家要去做成短片,然後做成那個語言條,做成個各種各樣容易傳播的東西在國內牆內去傳。大家冒著生命的危險呀,牆內真的是,我聽好幾個我們勇氣星球的說冒的生命的危險去傳微信上,傳到各個平臺上,而且都是自己真實的聯繫地址。

這些都是大家傳出去的,然後現在我們一定要收回來,一定要把我們曾經給予他們的最高榮譽拿回來,然後要告訴大家真正的發生了什麼。其實我們每天也是一點一點的得到這些後面資訊,我們也是一天一天對閆王事件重新的認識,對他們兩個的人性重新認識,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種學習。所以對我們普普通通的戰友們都是一種鍛煉,都是一種學習,然後我們會更加緊密的跟緊在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裡,去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請我們下一個問題。

11、是什麼樣的信仰讓木蘭不被中共的邪惡所誘惑?

南茜:我想問一下木蘭姐,因為我們這種普通的戰友離中共的蛇和燕子渣子還挺遠的,您作為七哥的左膀右臂,從一開始就跟隨七哥然後跟隨爆料革命,那您也是帶領著秘密翻譯組為我們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做傳播,您能分享一下是什麼樣的信仰能讓您不被中共的這種邪惡所誘惑嗎?堅定地支持我們爆料革命和七哥的嗎?

木蘭:其實我也沒有遇到什麼藍金黃這些,但是肯定因為爆料革命是正義的嘛,那麼七哥帶領我們走的爆料革命,我從一開始2017年就是419開始認識七哥之後,我就覺得這是我要去做的事情,那麼我就一直跟隨下來,而且每一天我想做的就只有這一件事情,就是爆料革命的任何事情我都非常願意做,任何的事情而且也是我想做的,我自己的其他事情我都不想做,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所以哪怕是我的工作,包括我的一些家庭生活裡的東西,我都覺得這些都是不重要的,跟這個比起來都太不重要了。只要是爆料革命這邊有事情絕對是第一位的,需要我做的我也想做的

南茜:其實就是因為木蘭姐這種為了我們爆料革命、也就是這種善良和正義,其實是讓戰友們對亡腚缸蛇妖閆就是怎麼說啊?就不敢相信還有這麼邪惡的人在我們爆料革命當中,其實我覺得就是被七哥被爆料革命吸引的,我們都是有相同的三觀。我們太多時候就是感覺像木蘭姐和魔女姐這種無私的奉獻,然後七哥對戰友們的這種愛護,就感覺看到的都是人性的閃光面,所以就像對亡腚缸和蛇妖閆,就是我們戰友們把太多對我們真戰友的這種包容和理解給到他們了,所以才會導致大家對他們這種厚顏無恥感覺太氣憤了,怎麼會有這種人呢?

12、木蘭有沒有經歷過被打壓?

魔女:我再想問一下木蘭,我從我出來之後呢,其實我經歷了很多打壓,我經歷了很多事情,那請問木蘭經歷過打壓嗎?

木蘭:打壓有啊,有的有的,應該跟你差不多的吧。主要就是九指妖的那個時候吧,因為一開始我並沒有站在那麼前臺,主要是在後面做一些翻譯的工作,所以很多人可能也不知道我,就是七哥在直播裡面會提到我的名字。我和其他戰友基本上沒有什麼聯繫,就是很少幾個戰友我們在一個小群裡面,後來就是因為組建了大的秘密翻譯組之後,逐漸就會參與更多的一些事情,跟九指妖會有一些衝突。

她不管是G-News還是其他的一些方面的工作吧,因為她當時是VOG的,就是說她們的工作是不願意讓別人去做的,就是要獨攬,什麼事她不願意其他人去插手做,就是她的VOG做,她不喜歡有其他的團體參與,你要做的話就加入到VOG那樣是可以的。

魔女:就是現在想一想,她就是想一尊獨大的感覺。

木蘭:對,就好像爆料革命她就代替了,所有的爆料革命。

魔女:哎呀,現在想想這兩個人他們是走得越早越好,對我們來說真是慶倖啊。

木蘭:其實我想他們就是對這個名譽或者是權力的追求是能夠看出來的。

魔女:是挺可怕的,我也知道這個九指妖把很多真戰友給打壓下去了,然後有很多比她有能力的人不讓上來,然後也有很多人還抑鬱了,我都聽說過。

木蘭:是的是的,可能有一些真戰友因為她們真的就是離開了爆料革命,其實她們對爆料革命是有破壞性的。

魔女:我想這些戰友如果有一天知道這些事情,他們還是會回來的,因為在這裡頭我最近也逐漸一直跟大家說,我們真的是在打仗,我們現在是在戰場上,只是說你流血不是從你的皮膚裡頭流出來的血液,是從你心裡流出來的血液,他們是在攻心術,就是拿最軟的那個刀子刺你的心臟。

所以我覺得中共對我們的這些滲透,我曾經也說我來這裡是要做事的,為什麼我做事就這麼不順當啊?我就很奇怪了,我真的就是當時也跟我周圍的人說過這樣的話,我說我就是來做事的,為什麼我做事這麼難呢?我就是想做點事而已,別的我又不要,但是我是投資了,那我等著我的投資回來就可以了,我不要別的對吧?就是這個我都覺得很難,所以現在想想真的不是說我們真正的戰友不往前走,沒有能力,而是有很多被滲透的這些算是我們的攔路虎吧,肯定是有很多,我們現在是一個一個的釘子在往出拔的感覺。

木蘭:對,現在的話是他們這些一個人一個人爆掉以後,其實對於我們爆料革命以後和未來會更好,那麼就會發展得更順暢,更好。而且當時很多人說七哥好像太過於維護Sara維護路德才造成了這些事情,其實我覺得不是的,我覺得七哥非常的明白他們的優點和缺點,每個人的優點和缺點七哥都看得非常准非常明白。

那麼當時為什麼那麼維護他們?肯定當時Sara有她的作用,在爆料革命中也有她的作用啊,包括路大頭有他的作用,所以他是為了能夠讓更多的力量集中起來發展壯大爆料革命。當時那些被九指妖打壓的人或者是被他踢出去的人,實際上就在我們的秘密翻譯組,那他沒有放棄這些戰友,所以他讓我成立了秘密翻譯組。因為我都是後來才知道的,一開始並沒有秘密翻譯組,後來他建了秘密翻譯組,然後我一去問那些人,一個個都是被九指妖趕出來的。所以說我一下就明白了七哥的想法,他不可能那個時候也去說Sara怎麼樣踢人不對啊什麼的,那他就給他們找了另外一個地方,那麼同樣的可以為爆料革命做貢獻,可能比如說就是在秘密翻譯組跟Sara分開就好了。我覺得他就是對每一個戰友都是這樣的,不是說真的被Sara打出去的他就不用了就不要了,不是的,他覺得這個人是好的話他還是會用的,那麼他會讓他留在爆料革命裡邊繼續的做義工。

我當時就說擴大秘密翻譯組,也是因為當時我聽到了很多VOG那邊的義工給我反映的一些情況,就是他們說怎麼怎麼樣,當時有很多人就說要不我們再做一個什麼。大家那個時候還記得很短暫的我們出來過一個叫MIZ的團體,也是一個義工團體,MIZ就是有當時的鋼鐵俠啊這些人。

其實當時成立MIZ也是七哥的想法,就是想要再出來一個和VOG一樣的團體,當時他可能已經感覺到就是VOG太獨大了,對我們爆料革命這樣是不好的,但是當時MIZ沒有發展起來,後來秘密翻譯組發展起來了,那麼就是說很多當時在VOG做得不開心的義工可以到秘密翻譯組換一個平臺吧,反正都是為爆料革命出力做義工,你不喜歡在那裡待著你就到這個地方來待著都可以。

魔女:對呀,你知道我們的南茜也是你們秘密翻譯組的嗎?而且我們南茜為了秘密翻譯組的一些任務啊,她都日以繼夜的真是很勤奮的,她們夫婦倆很勤奮的,曾經六四我們在東京相聚的時候,她買了一張機票說我很快的要回去。是前一次相聚的時候,然後她說第二天馬上要走,我說你為什麼這麼著急的走?她說我回去還有一個秘密翻譯組的任務要做,就是大中午的要交稿什麼的。我說你也不必要就是13個小時開車要回去啊,就是為了秘密翻譯組的事情。

木蘭:我特別的感動,我們秘密翻譯組的很多義工真的是付出很多,然後做了很多很多事情,我有時候想放棄的時候,但是真的就是這每一個義工他們都還在繼續做,讓我都不能夠放棄。

南茜:在那個農場和秘密翻譯組中間也是選擇了秘密翻譯組。

魔女:我們還沒有跟我們的觀眾們互動啊,其實大家也都是進來點贊的,我看很多都是點贊的沒有一個是問問題的,有問有問題的嗎?想問木蘭問題的請大家問,全是進來點贊的,我這一說點贊又多了很多。

昨天晚上我當了一晚上的小扳手,是昨天還是前天晚上?把我眼睛累死了,就是安紅他們的安紅有話說那個欄目,其實是我自己進去的也,然後我後面是有管理員身份的,所以我就一看裡頭很多亂七八糟的人,看看我們今天的節目裡頭全是來點贊的,沒有一個胡說八道的。

昨天真是傾城出動的感覺啊,然後我們youtube上的節目是因為我們轉播的安紅有話說,哎呀,那個5毛來的好多,讓我們很有成就感,今天我們的環境一下子就好了,謝謝大家的點贊,大家如果有問題的,現在我們這三位啊只有我一個人就可以看到問題,我們南茜完全是動不了,木蘭是要回答問題啊,只有我很輕鬆,看來大家都沒問題,沒問題的趕快點贊,請我們的南茜。

南茜:剛剛魔女姐有提到,就是我們的戰場現在已經轉到youtube上了,之前魔女姐說到的五毛的攻擊,一些小粉紅的打壓呀。前一陣就是我們把hello flower的節目上傳到youtube之後,我們不是有一些關鍵字嘛,我覺得就是這些5毛故意把我們這種一搜關鍵字然後就能搜到,這個關鍵字也是列到跟我們一樣的然後一搜就去攻擊,第一次近距離的感受到了中共的這種無形的手的感覺。

13、木蘭什麼時候會出來以真容示人?

魔女:有一個漢克的爺爺啊問一個問題,我覺得很有意思啊,何日得見木蘭的真面目呢?

南茜:這個我特別期待。

木蘭這個好像以前有說過,真人真事那個節目裡邊有說過,等我們勝利的時候。

魔女:等到盤古相聚的時候是吧?是不是要大家要買門票去。然後我們還有10分鐘的時間,我們這個節目的時間定在一個小時十分鐘左右的,因為我們接下來的木蘭有一個會議去開,然後我們現在G-TV上的節目也是定在一個小時半左右的時間,所以還有10分鐘的時間,我們也會採集一些在我們直播間的戰友們提出來的問題,然後呢也會讓我們的南茜自由發揮一下,請。

14、看待路德社節目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南茜:好呀好呀,就是剛才也提到從很多小細節上能感覺到亡腚缸和蛇妖閆的教養包括涵養,之前我是從他的這個節目的角度,就是因為也跟亡腚缸他們沒有接觸過,就只能從節目的角度來說。我之前他們的節目我是完全看不下去的一個狀態,開始以為是我作為女性的角度可能我對新聞類的我不喜歡,但是聽七哥視頻就是一次不夠我都得兩三次反反復複去聽的。

我不知道木蘭姐姐有沒有聽亡腚缸的缺德社?然後就從您的這個角度來講,您覺得他這個就是有沒有摸清楚相似的感覺[1] (沒聽清)?

木蘭:是的,是一樣的,我其實聽他的那個很少,一個是本身也沒有那麼多時間聽,有時候聽一下呢,確實是因為我有時候不大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因為他有時候說話又說半截話的那種,包括我們有時候截取他的一些東西加字幕的那些義工不大願意做,就是覺得這種剪輯工作會費很大的勁兒,因為他中間會漏掉一些內容,他本身說話就是會漏掉一些內容啊或怎麼樣的。

我為什麼不怎麼喜歡聽他的?就是原來有時候還聽一下後來就是不怎麼聽了,就是說他的廣告特別多密密麻麻的,都是那個黃點,我一看就不想聽。然後他本來說話就斷斷續續的,然後再加上廣告就感覺太支離破碎。

南茜:木蘭姐說的我深有感觸,我之前就是很短暫的翻譯過路德社的節目,當時好像他不僅僅是磕磕巴巴的這種,比如說左派和右派這種應該是很精准的這種問題吧,當時還是川普大選的時候這種很關鍵的問題他都口誤,我當時很單純的可能覺得他只是口誤了,但是現在看他是不是就是故意的在做這些不專業的事情呢?

15、木蘭露臉的那一天也許會很快到來

魔女:有可能,很有可能,我剛才看見有我們直播室的提問啊,有問我的擇偶標準的啊,等今後有人採訪我的時候我在跟大家說吧。今天呢我們問一問木蘭啊,然後剛才那個漢什麼的爺爺他說他都70多了,他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他說儘量等到我們木蘭露臉的那一天啊,挺有意思的。

木蘭:一定會的,一定會的。

魔女:應該很快啊,應該是很快很快的,也許真的可能會明年啊,真的可能會是眨眼間的事情啊。

木蘭:真的是一旦發生一個什麼事情可能真的就是脆斷嘛,脆斷。

魔女:而且你看去年的六四,真的我們每個人都是在電視機前看的,然後今年六次我們就聚在一起了,而且真的是很高興,我跟南茜我們兩個同住了三天吧,就是很興奮啊。

木蘭:特別棒,我覺得你們日本這次搞得分會場特別特別棒,我覺得應該是最好的,我覺得不管是你們直播的場面啊還有編排呀,我覺得都非常到位,然後就是這些戰友的這種精神面貌吧我覺得都是最好的。

魔女:你是不是說我們穿的很漂亮?

木蘭:是的,你穿的是那個和服真的很漂亮。

魔女:我們那天自己也很高興,我們那天自己非常非常的高興啊是吧南茜?

木蘭:我覺得就給我們最驚豔的應該就是日本分會場了。

魔女:而且我覺得是我們銀河系,我們一定要搶這個鋒芒了。所以說今年的六四之後,其實我們大家都在盼望明年的六四會更加的好,而且我都覺得明年是不是我們都要一人一身那個G-Fashion的衣服去呢,都在準備都在考慮,有可能定制那就太棒了。

16、穿上G-Fashion衣服的感覺是怎樣的?

南茜:木蘭姐有沒有收七哥那個G-Fashion的衣服?

木蘭:有的,有帽子,有褲子還有那個口哨,收到的非常非常非常的棒,每一件我都是非常的喜歡。特別那個哨子太讓人那個了,特別的漂亮非常的精緻。

魔女:真的很漂亮啊,然後被我兒子搶了我現在都沒有機會戴。

木蘭:我的是被我女兒搶了,她也是非常的喜歡。

魔女:我覺得這種搶反而更增進我們母子間的這種感覺,然後G-Fashion的褲子也是啊,那個東西就是很不好洗,所以呢我們也不願意洗,我們也不捨得穿啊,所以有點糾結啊。

木蘭:我也是我也是,因為我的是那種絲綢的,應該是要非常的細心洗。

魔女:對,而且你出去坐的話,有一個小石子那就磨破了,那就完蛋了,所以想一想哎呀反正我衣服那麼多,先穿別的吧,然後我跟南茜穿了一次就喜歡得不得了,但是說買不到是吧南茜?南茜是很少買褲子的人。

南茜:是,給魔女姐和木蘭姐的都是那個定制款,看得我這個眼饞啊還買不到。

魔女:南茜是很少穿褲子的人,但是她穿上很漂亮,她很少買褲子的,因為很顯瘦很顯腿長是吧?

木蘭:設計特別棒,七哥的設計。

魔女南茜的身材她腰很細很細,所以她穿著那個褲子吧就很漂亮,因為腰細的人穿上那褲子真的很漂亮。

南茜:我們期待木蘭姐的那個買家秀,可以不露臉。

木蘭以後一定會有。你說的這個我再說一下那個蛇妖閆跟亡腚缸,就是今年六四他們不是到七哥家裡嘛,然後他們本來是穿自己衣服嘛,去了之後不是又專門換了一套新衣服嗎?那個就是G-Fashion的CEO給他們買的,一萬美金一套的黑衣服,專門給他們買的就是穿六四那一天的衣服。

魔女:哇,我也沒看他們穿的很好看呐。

木蘭:你看他們都不感恩,這六四才過了多少天啊?過了一個月就翻臉成這樣了。

17、請木蘭分享一下如何保持初心?

魔女:所以七哥說啊如果那個房子他簽了的話,那得多噁心人呐,我真覺得他太那個,你看我給他打賞,其實也沒有打賞多少啊,但是真的覺得很噁心,我拿著錢去吃個午飯好不好?我都是這種感覺,也幾萬日元呢氣死我了。

木蘭:你看都那個時候了七哥對他還這麼好,其實那時候我覺得七哥應該是對他已經、你想想之前已經都說過他們,不斷地在敲打他,就是說他不提爆料革命什麼的已經在敲打他了,但是六四的時候還是這樣,就是說給他們定制這樣的衣服,花這麼多錢。

魔女:對啊,我們直播間裡如果有給他做過義工的,美國的英國的歐洲的戰友,就趕快站出來然後把自己給他做過義工的這個收集起來,這些情報收集起來,然後呢交給聯盟交給農場主,然後農場主交給聯盟,我們會把它收集起來呢去告他。因為我們給他做的是義工,但是他用這些東西去賺錢,所以他是應該付大家很多報酬才對的,他是白用大家,這個在美國是不允許的,所以我們可以去告他的,大家如果有這樣的義工,你做過義工的話那趕緊的把這些資料材料交給農場主,謝謝。好,我們最後一個問題請我們南茜問一下。

南茜:想讓木蘭姐跟我們分享一下,就是您是怎麼樣去保持一個初心吧,就感覺木蘭姐跟爆料革命這麼多年了,就是包括我最開始給木蘭姐發資訊,就是到秘密翻譯組之後以成員身份去給木蘭姐發資訊,木蘭姐從始至終都是同一個態度去回復我們,所以就是想讓木蘭姐來分享一下吧。

木蘭:好的好的,我覺得首先從2017年我就已經心裡面決定做這件事情,那麼這件事情沒有成功沒有完成之前我是不想放棄的,我從我的心裡面是不想放棄的,但是這中途呢肯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包括之前比如九指妖的打壓呀,或者是包括我家裡面的一些事情,這些可能都會讓我想要放棄啊這種或者是不得不放棄的這種時候存在,但是我覺得可能就是一兩天吧,也過了以後我就又回來了,就是這樣,最多就是能影響我一兩天,然後我就又回到了我覺得我還是要繼續做下去的這個、完成這個我想要做的這個事情,那我又會回來繼續做。然後還有就是中間有很多情況,真的就是我身邊的這些所有的戰友這些義工,他們做的很多事情都讓我非常的感動,也是推動我去繼續的堅持下去,因為我看到大家都那麼辛苦,但是都在堅持,那我更不應該去放棄,我就加這樣想的,謝謝。

魔女:我知道木蘭她說的一定是真心話,因為我也感受到很多,如果不是我周圍的包括南茜和崔西啊,包括我周圍的有很多戰友在那裡他們的推動,對我的支持的話,我也是很難,就是遇到很多事情的話是很難的,是很難越過去的,但我堅持了這麼久之後我就覺得這一段時間很精彩,人生真的很精彩,是不是木蘭?是不是我們有很精彩的感覺?

木蘭:我覺得這事是很精彩,但是也確實就是我願意做,就是哪怕不精彩也可以,因為是我想要做的,就是讓我去做其他事情的話我的心就不在那上面,就做不好,就是說你的心要在這上面才能把這個事情做好。

南茜:我剛聽木蘭姐說的那個,就感覺是魔女姐好像似曾相識,就是說過這種一樣的話,其實我作為銀河系的一員,之前魔女姐有說過,就是一直都是她身邊的戰友給她支持。我更覺得是有了魔女姐有了木蘭姐,我們就是做一個小螞蟻然後去把我們這些小螞蟻聚集在一起,然後去創造更大的一個能量吧,然後去幫助我們的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然後才能做更多的事情。

大頭真的是憑他一個人的力量能做什麼呢?就是他的背後有這麼多義工幫他傳播,包括找資料,然後給他每天就是、他的重磅的重磅有多少是來自于我們的戰友?所以我覺得就是像木蘭姐一樣真的是不忘初心,然後去爭做最後的5%。

木蘭:是的是的,當然還有我們最背後最大的支持當然就是七哥,他真的是對每一個戰友都是不放棄的這種態度,對每一個戰友都是非常的好。我想魔女也會說七哥就是也會回復每一個戰友的這些問題,他都那麼忙那麼累,但是如果是戰友要找他要問他什麼問題的話,他都會回復,我想七哥這麼忙這麼累都在做這樣的事情,那我更應該去這樣做了,比如說那些戰友來給我發這些消息的話,我更應該去回復,我沒有七哥忙沒有七哥累,所以我更應該去做這些事情。

魔女:好的,今天我們三個女人一台戲,我們這個戲唱的到時間結束了,然後這個戲呢我們還會唱下去,還會有第一集、第二集、第三集、第四集下去。好嗎木蘭?

木蘭:好的好的,謝謝,今天非常感謝。

南茜:非常感謝我們人美聲甜又善良的木蘭姐,我們最後和魔女姐做一下我們銀河系的手勢吧,然後我們就結束了。這是代表和平的手勢。非常感謝木蘭姐參與我們的節目。拜拜大家。

編輯整理——青桐

整合發佈——黎明之前

(訪談內容僅代表嘉賓觀點)

日本銀河系農場Discord群,迎喜聯盟進駐以及各農場兄弟姐妹們坐客串門,歡迎訂閱我們的YouTube官方頻道日本銀河系農場以及我們的G-TV官方頻道日本銀河系農場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日本银河系农场

日本银河系农场https://discord.com/channels/805765245758472202/851632878567948351 欢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 7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