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真不破-我的參加爆料革命的心路歷程

撰稿:小訪客

尊敬的戰友們,大家好。我是來自牆內的一名普通戰友,小訪客。首先聲明一點,無論在什麼時間和地點,我都不會反爆料革命和中華民族,同時我也不會抑鬱,不會自殺。如果我在任何平臺有不對的言論和行為,請大家監督和消滅它。

下面我分享一下我的個人經歷和心路歷程。

我生在農村,極其普通的家庭。在村裏是最後裝上電燈電話的。記憶中比較深刻的是母親經常會因為父親帶回來的錢很少而吵架,每到開學季節,母親會去找親戚朋友借錢。童年的我,有種對安穩生活的憧憬和遠離家鄉的想法。

青年時期,雖然我沒有好好學習,但是陰差陽錯到牆外工作過一段時間。這一點是值得慶倖的,我個人的觀點是,如果一直生活在牆內,沒有突然的變故或者頓悟,知識越多,越親共。三人成虎,眾口鑠金,這是宣傳的力量。

在牆外的時候,我在油管上看到大量的“反共”媒體,夏業良的海豹突擊隊,石濤的時間是個神,中國禁聞,希望之聲等等,直到爆料革命郭先生橫空出世,我都相信他們是一群勇敢的人。沒想到他們大多數是奉旨反共,釣魚謀財甚至害命!不得不說,共匪太陰毒……

回到牆內,油管上不了,偶然間得到了梯子。人一旦知道了真相,對謊言會本能的抗拒。我曾見過碧水藍天,人與人友好悠閒,車讓人優先通行,我知道文明世界不是它宣傳的那樣。

牆內像個大型瘋人院,很多人都是可恨又可憐。可憐的是大家當了奴隸不自知,可恨的是經常會有人做事損人不利己。有時我想,同樣的一群老頭老太太,為什麼坐公車不知道排隊,到銀行櫃檯就知道排隊了?個人認為環境和集體行為是可以改變個人行為的。

之前我也追過一些熱點事件,像709律師大抓捕,烏坎村選舉事件,天津大爆炸等等,每一次都以為會對政局產生大大小小的影響,結果輿論發酵到一定的時候,都不了了之。共匪對人性的弱點還是挺瞭解的。所以,輿論是至關重要的。像七哥說的一樣,媒體是核武器。人們太健忘,必須要反復提醒加深印象。

唯真不破,於我很難做到絕對的無我。在第一個推特陣亡和喝茶後,我也沉靜了一段時間,來自家庭方面的壓力以及對共匪監控方法的未知,換了個手機和梯子,只上網頁觀看,不敢登陸APP。喝茶過程中聽到基層民警抱怨加班很多,也聽到網路這一塊不是派出所在負責,是上面有專門的網監部門在盯著,發現線索再往下發通知。最後一次離開前,所長私下裏講回去後這個號不要用了。言外之意是你自己想辦法,反正這個號不能用,別再給我們添麻煩。可見爆料革命是有基礎的。類似的案件處理多了,部分民警根據自己的經驗能判斷真假。

當時捐法制基金的初衷是自己作為一個自然人,行使對中共獨裁說不的權利,投它一個反對票。半生唯唯諾諾,這一次堅定執著,後面的借款是受了爆料革命的恩典。諷刺的是,我沒有高超的技術,款匯不出去,最後是請牆外的粉紅朋友匯的。如果讓他知道我是投滅共平臺,打死也不會幫我的。

我個人認為,我們並不比牆內的人聰明,幸運的是我們知道了牆國有牆,我們眼界到了牆外,並且站在了爆料革命的肩膀上。幾個月內,一旦擀麵杖子經濟倒下,病毒真相戳穿,烏托邦夢碎,更多的人會逐漸醒來,一起推倒這個邪惡的政黨。

比較令人擔心的是這一波疫苗,共匪打著“為你好”的旗號,在相信它的人身體裏埋下不定時炸藥。不知道何時會引爆,不知道又會帶走多少人!真的走了也算一了百了,如果半死不活和失去至親,又該是怎樣的煎熬……這讓我想起大清朝最後一個太監,如果當時能看清趨勢,再撐一撐,不會悔恨終生。共匪已經全世界放毒,製造了百萬冤魂,人神共憤。在爆料革命的推動下,正義聯盟已經形成,自動聯合滅共已經在走最後的程式。共匪不會束手待斃。但是它作得越厲害,滅得越快越徹底。七哥爆出了盜國賊手裏有解藥。黨內的口罩幫看上去是那麼的好笑。醒醒吧,就算阿Q睡了吳媽,再跪舔趙老太爺,他依然不配姓趙。

戰友們多多保重,共產主義的覆滅已經指日可待。很抱歉以這種方式和戰友們分享,很榮幸與你們一路同行。感恩……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發佈:五餅二魚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