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字版2018年2月3日郭文貴先生談陳軍、袁建斌謀害郭先生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週末了。今天幾號啊?(回頭看桌上檯曆)2月3號! 真快啊!都2月3號啦。這是文貴的2月3號報平安直播。

大家你看這個袖子啊!這是一層,這是一層。然後你看到這是一層,這也是一層。(領子)這裡面高的是一層,這個是一層。大家可以看到你看這個接近透明狀。這個是一種特別特別棒的是那個做毛的衣服的LORO PIANA,他們做得一種料子就是毛的。這個地方你看是斜杠的,它有拉線。後面這個也是這樣的,它有兩條藝術線。但它是低領的,它是高領的。

 但是它是非常的收身,對我們華人的肩,咱都是柳肩很有作用。你看這裡,胸部這裡,無論男的穿還是女的穿非常的顯肌肉。這是兩套,這是我剛剛的Rick Owens和另外的一個日本的(Issey Miyake,這兩件衣服他們給我特做的。

我在試穿,未來行的話就放上咱的Logo,然後就成了咱們的文貴戰裝了!那麼過去的六個月呢我是跟著另外一個大品牌做了一共11個樣板。最後我選了4個,4個都試穿以後,有的你們看到過,有的沒看到過,都試穿了。

包括後來收身、改,基本全是我設計。那麼料子還可以,都不錯。我已經送到一個特別棒的戰友那裡,他(她)幫忙在訂做。因為到大陸訂做咱做不了,肯定給你全抓了,所以只能到其他國家去訂做,很快應該會有了。

現在就不知道該怎麼辦,到底是因為咱們援郭會的,咱們在冊的戰友們一人一件,無論男女一人送一件。長期的、時間長的可能是兩件,因為不同款嘛。然後剩下的就是掛在郭媒體上可能是有償出售,但是真不知道怎麼定價。

所以說我們一堆的稅務的問題,這樣的那樣的問題。但是我們就會,現在還沒有定。這兩件衣服是我準備給整個戰友們晚上出去的時候,或者是早上起來運動時候穿的。但是這個衣服的材料和價格,你比如說這件衣服,大家看到這一件Rick Owens這個衣服已經是3700美金了。

這件Issey Miyake的這件也是大概是1100多美金,三四千美金。那甭說三四千了,咱給戰友們,就是三四百美金也不可能啊 。但是我希望能有這樣的料子、能有這樣的質感,這樣的設計感、時髦感,啪~logo一放, 讓戰友們穿出去很舒服, 運動的時候能穿,然後穿起來就是,在家裡邊做飯、聊天都能穿,很舒服。

希望我找到一個最好的辦法,用最低的價格讓戰友們穿上舒服的戰裝。正在嘗試中……

這兩天還是關於陳軍先生的事情,我看是非常非常之大,和袁建斌先生的。有些視頻我看了,特別是路德先生採訪的一個盲流子先生的這個視頻,我覺得它具有巨大的意義。

最重要的我認為的這個意義就是把很多事情給整明白了,這就是社交媒體最厲害的事情——千萬別說假話,很多人問我怎麼辦?怎麼上社交媒體?我說你千萬別說假話,你也別怕說錯話, 說錯,就道歉。說假話,一次——結束!

你比如說,接下來我將講陳平,不是,斑馬陳小平,我錯了!上次說成陳平了,陳平那個人是陳軍的老朋友。陳軍先生和陳小平先生也好,何頻先生這種關係,我說過去發生的事情,那我是有證據的。那要有一句話撒謊,那你想想,那豹子何先生那他這個人雖然在金錢上不大方,但是這個人是講情講義的人。

那還不得啪啪啪地撓我呀!(張牙舞爪狀)把我的臉撓得血裡嘩啦的 ,何況還是人家的partner(合夥人)呢? 對不對呀?30年的朋友啊! 你已經看出來了,那個豹子何已經是按耐不住要哢哢沖過來了 (張牙舞爪狀),是不是?要說話了,我們是 30年了,給(打賞)5萬杯咖啡我就可以爆一爆陳軍先生的料了(點點陳軍了),人家是朋友,但沒有問題。

但何頻先生是個大是大非,我認為他在自己的老婆孩子面前都能堅持大是大非的,這是絕對的!而且這個人是有正義感的。當你說的是真話的時候,他一定會,嗯,你說的是對的。

你比如說,我要是說,我說歷史的時候,我把一說成二,二說成了五,是不是?白說成了黑,那這豹子何平就嚓嚓嚓就把我給吃了(張牙舞爪狀)。斑馬陳小平先生,他可能不會。他這個人也很正義,他可能說,文貴呀這樣不好。所以說你去想,我說的必須是真的。但是,通過這幾天來看來,所有人的表態,還有人上的視頻,包括還有很多人瞭解過去的事情,說實在話,我看了挺搞笑的。

沒有人能說一個正點上事情,沒有人說正點上。這是為什麼我覺得我們華人媒體真的悲哀,盲流子先生老是說我去上博訊嗎、我去上明鏡嗎,他能讓我上嗎?不是他不讓你上,盲流子先生說話有時候還不思考。是你上了你就死了。對不對?

你上博訊視頻喝口水,他給你放點藥進去了。過個一年兩年腦梗死,甚至是得什麼愛滋病。它這是90%的可能,不是1%的可能,他一貫得幹這個。你上去以後,你什麼底,所有你帶去的手機全沒了。你上明鏡,會讓你上。你上完以後,我認為不一定讓你上。可能讓你上的時候,那絕對是你占不了優勢。

你說陳軍先生那是不可能滴,那是不可能滴。誰說有絕對中立的媒體和公正的媒體,那就是對媒體的侮辱。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敢說媒體是公正的。媒體的所有人、所有事和資金來源、老闆,以及他的立場,他們永遠不會公正的。如果公正的話就不需要媒體了,這起碼的常識,別拿這個糊弄老百姓,他只是說相對而言。

所以這回自由中國做這個節目非常之好,賺得了眼球,進入了個新模式。路德先生從過去聆聽式的主持到變成了一個佔有主動性的、有重點的、專業性的主持,太棒了。

但是後來袁建斌先生電話打進來,那種威脅、那種辱駡、那種侮辱,還有那種完全是顛倒黑白的事實的事情。那簡直是無法讓人接受。自由中國失去了職業操守、職業道德,賺了眼球,失去了專業。搞得很熱鬧但是不好,這是我的觀點。

但未來通過這件事情,自由中國會走得越來越成功,非常好,路德先生也會越來越成功。我知道袁健斌先生說的話,我知道的幾乎全是假話、全是假話。我見過撒謊的最厲害的五個人,我一生當中,排在第一位的韋石;第二位的西諾;第三位的是那個叫鄭介甫,鄭介甫現在消失了;第四位元的叫謝建升,說什麼認識我二十年了,後來也沒影了沒什麼了;第五個就是袁建斌。這簡直是同類,我雖然沒見過這人,我今天第一次在這說這話。

因為他見人家楊建立先生、他見人家韓連潮先生、他見了N個朋友,以及在2017年6、7、8月份所有網路上謠言和安全部收到的報告。這個報告當中包含的內容,絕大多數只有我和何頻先生、陳小平先生和陳軍先生吃飯的時候說的話。

但是那個話,未來我播出來以後,我給你們拿出來安全部的報告你看到,絕對不是何頻提供的,肯定也不是陳小平提供的。那只有一種可能,一、我家裡的監聽拿到的,咱必須得有證據再說人家陳軍,再就是陳軍先生的錄音了。

但是為什麼和袁建斌很多謠言連在一起?比如說曹長青先生老婆有兩千萬美元,還有私人生活的問題。我就擔心曹長青先生那個腎能行嗎?我看他啥都行,可能腎我就是很擔心,聽說身體不好。

另外一個就是拿六七萬這個錢還要報稅,那麼陳軍先生是沒有結過婚的,他原來都是一個法國女朋友、一個美國女朋友,後來他跟了一個北京的女的生了孩子,也沒結婚。

這位女朋友經常現在回北京,袁建斌先生家人也都在北京,那麼上海安全局報到安全部,報到政法委專案組,關於文貴的多次錄音的整理,和袁建斌先生所一再還有陳軍先生拿著他們的曹長青的所謂的什麼什麼事情去中央報告,如出一轍。

更誇張的事情,所有這些報告跟吳征的報告一樣,和博訊韋石的一樣,和西諾的所有的推特出來的一樣!大家可以明白了嗎?可以明白了嗎?   大多數是尚嗨伲,上海人的代名叫傷害你——尚嗨伲(上海人的上海話發音)。

然後講的問題一樣,但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管道,上海局、浙江局、廣東局、海外局,一局然後七局、五局,啪,報上去了,一樣!一樣!這就說明什麼?何頻先生絕對是危險的。

何頻先生、豹子何先生,陳小平先生、斑馬陳先生絕對是危險的。過一段時間陳小平先生的妻子的資訊會逐步出來,你會看到很多你無法想像的事實。所以戰友們不要著急,讓子彈飛一會絕對不是口號,是戰術,也是戰略,它有意義,它有用。

就憑這幾個人,這些人所謂國家的殺手級的特務,然後在海外搞這些事情,能代表國家嗎?它能是國家意志嗎?再一個你去想想國家這個安全性群組織、政法委組織是多麼的爛呐。

背後所有的人最大獲利者,一、吳征的老闆拿走了大量的錢,剩下的幾千萬美元被吳征又吞掉了九十幾。九十幾拿走了剩下的百分之一和二的百分之,又被拿走了九十幾。這九十幾又被這中間人又給哢嚓半天,到了我們盲流子先生這兒基本上就是渣了。所以盲流子先生不認呐,他覺得我得跟你pk,這是公平的。

但是這種事很多,接下來都會發生,因為什麼?需要時間,分贓不均,造成內訌,這是所有歷史上,所有的這些所謂的幫派組織和阿貓阿狗們和一幫人的必然結果。

咱們要好戲看著呢,對唐柏橋先生,對還有個女孩兒叫什麼那些人。很多人全都是派出來的,唐柏橋先生說,現在說證明唐柏橋是好人呐,他絕對不是好人,他絕對不是好人。他騙捐就是壞人,把李旺陽這樣的英雄拿出來捐款,絕對是壞人。而且他說的話到現在都沒有一句實話,我沒見著他實話。

而且打官司,我們現在律師天天連個回音都不敢回。我再說一遍,永遠都不會和你和解的,因為什麼?我們是被人家利用了,打唐分散郭。打唐是有打唐的安全部的情報網的一塊人,支持唐的也有一撥人,他是被支持,被打者,嚴格來講他就是一個小卒子。

他是利用這個搞詐騙,然後這塊分裂郭的、害郭的、傷害郭的、謠言郭的韋石、西諾,現在我不說陳軍先生,未來咱們用事實說話,很多一幫人。再加上胡平這個老同志,這是真是不要這個(摸臉)了,這不要這個了,你看他簡直是沒法形容了,瞪眼胡說八道。

他在那講了半天他沒講過,你上過一次紐約時報嗎?你上過一次華盛頓郵報嗎?人家會搭理你嗎?還有那個愚蠢的夏痔瘡,你不是說不會有任何西方媒體採訪郭文貴嗎?有多少採訪?你上過那些報紙嗎?你把你祖宗八代查查,胡平、夏業良,還有什麼李東生,你們上過嗎?你配嗎?這是文貴爆料說出來的嗎?海航現在什麼概念?國內政治什麼形態?達到了什麼程度?哪是你這胡說八道的。瞪著眼胡說,他不是胡平,是胡說。

說這種人也敢說是民主民運,我替你害臊得慌。就是這種人都不應該作為人,這瞪眼胡說,而且還大言不慚我是文人。中國的文人就讓你這麼給侮辱啊?那不是開玩笑嗎?

這種罔顧事實,這又是一撥人,用所謂有層次的文人、假民主、假民運人士黑郭,黑社會那套黑郭,帶著刑事案的。然後有袁建斌等人執行任務,各方面黑郭、收拾郭,你說袁建斌先生你能配嗎?就你那樣你能配嗎?就你那長相,甭說你那腳趾蓋都是泥了,你腳趾蓋都是金磚那都不行。就你,差太遠了。

我十幾歲的時候我的對手都比你強,你都不想想是幹啥的,我是幹什麼出來的,我是從哪出來的,我跟什麼人打交道,看看我十幾歲都幹啥的,你幹的事。

就你那天我一看你在那打給路德電話,一說那話,我掌握你的情況,我說你已經完了。還你家的法院哪?你把人盲流子抓起來?你家的警察局呀?你家的美國呀?你就說把人家抓起來?太狂妄了吧?全面是威脅。

跟博訊韋石你們為什麼好?博訊韋石和你為什麼又跟陳軍走在了一起?為什麼又去袁建斌?為什麼盲流子?你拿了多少錢?有什麼承諾?別人查不出來,沒有郭文貴查不出來的。

不要忘了,所有過去民運的所有海外間諜特務的,只有四個人管的,過去幾十年。林強——是我的CEO, 原來一局局長。馬建——安全部副部長,都知道這是我朋友。張越,還有,別忘了,徐永耀——安全部部長。你們想幹啥我不知道?就上海局、廣東局、海南局那幾個人,哪個我不認識啊?

你們那點小貓膩兒,弄點兒那狗糧,弄點兒餃子,是不是?能瞞得過文貴嗎?所有的戰友們,你們是最大的受益者,看到了很多真相,比上哈佛上學還好,學了很多東西,以後讓自己會越來越安全。

大家千萬不要錯過,讓他們盡情的表演。我這幾天為啥不說呀?讓他們都說完,我再說。我現在說了,很多人就沒有機會說了。像人家寶勝先生、趙岩先生,人家講完了,人家還得賺流量哪,對不對?人家得賺觀點,我這一說,人家沒法說了。留給大家空間,十二三號我再說。我專門說陳軍先生,袁建斌先生。我好好給你們說說。

大家說完以後,我首先得照顧我們的老英雄,我們的偉大的明鏡永遠希望記住跟明鏡這事沒關係,永遠別把這事往何頻先生身上扯。何頻先生和明鏡絕對不知情。等未來我用事實告訴你們,我絕不是個人感情,如果他參與了我毫不客氣,絕對跟他沒關係。他的智慧、他的智商絕對不會摻和這個事兒。

未來我慢慢說,大家心裡會清楚,只有一點就可以明白,陳軍先生多次要把《博訊》賣給我,作為中間人;還幫助我找其他網站。何頻先生怎麼可能知道呢?是不是?未來我把這事情說清楚以後,所有的戰友的智商和智慧是最偉大的。大家一Google、一搜索,咱有證據,言之有據,啥都明白了。(開始用河南腔)啥都不說啦!該吃吃該喝喝,啥事兒不往心裡擱。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週末愉快,所有的戰友們!好戲還沒開始呢!

原文整理:一縷清風 James zhen 大白 SHI HONGLEI 狗剩 Sara 小偉 許小仙 小城故事 文曉 

編輯整理——

倫敦喜莊園:胖丁

整合發佈——

喜馬拉雅日本銀河系農場:山川異域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