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0日文貴先生直播同步精要文字版

1.整個鄭州人員全轉移到西四環,核心就是裕達國貿,除了邙山,這是鄭州地勢最高的地方。鄭州最高的地方發了最大的水災,以裕達國貿為中心。前段時間他們拍賣裕達國貿,以當時價格的1/4拍賣。最早蓋裕達的時候,兩個風水先生都說裕達蓋起之日,是這個國家騰飛之時。1997年,中國經濟前所未有的發達。這個樓如果誰要給拆了、炸了或者易主,就要死皇帝,乾坤要顛倒。河南水淺,王八多,不留人才,壞人多。嵩山路、航海路、南水北調總指揮部、裕達國貿這些地勢最高,跟地勢低的開封相差7到17米,可是大水不淹開封淹這裡。我比誰都擔心,裕達國貿還有上千人的同事。

2.七哥91年到了河南,又到了鄭州。那時還沒有地鐵,鄭州天天挖溝。後來裕達建起來了,到現在為止全國沒有一個酒店可以與裕達相比。1989年,我被抓到清豐看守所,在清豐待了二十幾個月,第一年主要是政治犯關在看守所,山東、河南、河北、北京、湖北、安徽一帶的。64關了學生,決定槍斃的人。到了1990年下半年,人都槍斃完了。最後八九個月的時候,槍斃的人就少了。給我調號,我是號長,我身邊總有死刑犯。

3.我們戰友中數以萬計,都是鄭州的戰友。我有過百口的家人在鄭州。我與家人和同事現在一個都聯系不上。就這位宋先生、畢先生,我的老獄友找到了,這兩家死了四個人,小孫女在地鐵裡屍體都找不到了。派出所找到家裡來不讓對外說話和聯系。當年滎陽那個風水先生,就是宋先生介紹的。他說孩子找不著了,哭的一塌糊涂。我告訴他,咱們在看守所的誓言,你還記得嗎?他說有人是不是故意動裕達想讓皇帝死啊?這個世界上,我不相信偶然,在這種胸罩型的最高地段發洪水,直沖鄭州市政府、南水北調指揮部。更重要的,共產黨的解放軍學院,就是原來的炮兵學院和測繪學院都在航海路和大學路,鄭大,都在這個『胸罩』裡。

4.據說解放軍測繪學院死了不少人。對臺作戰的總指揮中心模擬地圖並不在福建,就在這個炮兵學院裡面。打臺灣的指揮中心之一就是544集團軍和福建的35集團軍,有幾個作戰旅,行動機械師,都是來自於河南,對臺的演習的所有的1:1的圖形就在新鄉和這次發大水的鄭州新區、滎陽、南水北調和小浪底工程。我得知消息解放軍學院對臺作戰指揮中心在地下室40米處全部被淹,好幾個頭兒都沒了。他們說整個1:1的模型區和作戰指揮部全部淹掉,他們給我說有點玄乎啊,說有的地方就一米過來了,這邊沒事刷刷就過去了,它就像有人指揮這個水一樣,有幾米高嘩就進去了,直奔解放軍對臺作戰指揮中心,然後進了地鐵。這地鐵有作戰、國防功能,就是將這些軍事設施連接在一起,現在作戰的通道成了引水的通道。我的親嫂子,親侄女,孫子孫女上百口人都在那裡,我比誰都擔心,但是鄭州這次的水有點『妖』。

5.鄭州市政府、省政府、開封政府,一個比一個腐敗,你們審判郭文貴的家人,你壞著良心,郭文貴沒從河南裕達拿走一分錢。顧頌、開封專案組和那個政法委書記拿走1200萬,分了這些孩子刷盤子的錢,大過年的,孩子們抱頭痛哭,他們的怨氣和戾氣不詛咒死你們不拉倒。你們這些王八蛋貪官都得被淹死,活求該,醞釀對臺作戰的瘋子們都該被淹死。河南官員壞掉了良心,非法審判裕達,那些貪官活該被淹死。裕達納稅幾億元,這個政府卻蹂躪、搶劫,裕達對河南所做的貢獻人人皆知。在河南我就是一個貢獻者,奉獻了我最好的青春,我被關押在河南差點被弄死,我弟弟死在了河南,2010-2014裝修和擴建投資了十幾億,我給河南帶去了世界上最牛的品牌、文化和地標,培養了6萬多個走向國際的成功人士、員工和實習生達到20萬,我沒拿一分錢,新來的官員居然還在我面前拽。他們虐待裕達員工,對他們的不公,打壓和蹂躪,老天都看在眼裡。

6.命書上寫『魯松樂踞嵩山澗,黃紗披身攬神賢,成就弟業』,河南是我攬神賢的地方,然後成就我精神境界、精神信仰、佛和修行。我完成了使命,沒有在那裡圖謀一分錢,也不圖名。有一位姓田的獄友死刑前跟我說遠離河南,這裡容不得好人。河南給我的是殺掠搶奪,沒有給我任何東西,裕達的遭遇沒有一個人說一句公道話。為什麼河南有艾滋病村,駐馬店死那麼多人,這種邪惡地方的文化,多少人滿腔熱血來到這裡最後死在哪裡,我的弟弟也是死在河南,河南的文化、政府、官員,他們的腐敗排前五名,岳文海就是例子,就是河南的縮影,可以賣掉河南的一切,沒有團結更沒有忠誠。

7.李克強去河南唯一去的地方就是裕達,他告訴我很多,我知道很多秘密,那些人為了官位連命都不要,河南的教育是最爛的,貪污腐敗至極,人道災難最大的是河南,卻是納稅交糧最多的。他們既不信道教,也不信儒學,更沒有佛家,賭徒的聚集點,笑貧不笑娼之地,完全沒有幾千年文明的影子,看開封、洛陽、濟南,中國的文化簡直糟透了,完全沒有底線更別談法律和道德。

8.河南是臺灣的五倍大,死了那麼多人竟然沒有任何真相。習近平自稱是河南人,所有官員全部閉嘴沒有真相。楓橋經驗就是地方掩蓋災難,不讓人知道。剛剛授權街道、行政村、鄉有了行政執法權,代表著不聽話就弄死你。真實信息出來要付政治責任,就是讓你閉嘴,就像商鞅當年用惡人管理好人一樣。楓橋經驗就是河南人給習近平出的,習的祖籍是河南南陽。我們能指望鄭州出來真相嗎?GTV、Gnew要以河南遭遇為主,能幫的一定盡力給予幫助。鄭州必將導致人道災難,死亡人數一定是以萬起步的,這不是天災是人禍,我們要做的就是傳播真相。

聽寫:紐約香草山 Dolores 、369文駒、 蘭草(文泉)
校對整合:369文駒 封面制作/發布:369文駒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