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用CIA測謊技巧分析安東尼-福奇和蘭德-保羅在新冠聽證會的對話

作者:紐約香草山翻譯部 GBW

2021年5月11日,美國參議院舉行了關於新冠的聽證會,其中,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和安東尼-福奇醫生(Anthony Fauci)有過一段激烈的對話。對話當中,參議員保羅指責福奇醫生資助了武漢病毒實驗室的功能增強實驗,而福奇否認這項指控。但是,福奇到底有沒有說實話?為此,筆者在這里假設,倘若我們沒有任何相關的背景知識,只通過CIA(中情局)的一些測謊技巧來分析他們的問答, 我們是否能找到答案呢?

根據前CIA官員蘇珊-卡內塞羅(Susan Carnicero)的《謊言間諜》(Spy the Lie),一個人沒有說實話的主要特徵包括:

  • 不否認:一個誠實的人會給您直接的答案。如果一個人不否認指控, 或者在否認句子里添加各種條件和修飾詞語,比如“不完全是”,“大多數情況”等等,他很可能有所隱瞞。實際上,“不否認”甚至可以被當做“承認”。美國紐約南區法院2012年判過一個員工告雇主拖欠工資的案子(Kule-Rubin v. Bahari Group),法官認為雇主“不否認”員工的指控就是“承認”,並判員工勝訴。
  • 試圖說服您而不是傳達信息:帶有欺騙性的人總是試圖操縱您相信他們, 比如,主動講述他們是好人的故事。例如,您發現您公司的財務報表數字對不上,您問首席財務官他是否做了假賬,如果他回答了一長段關於他如何重視自己的聲譽,解釋為什麼他不可能造假,您可能就需要認真調查此事了。

現在,讓我們進入聽證會的內容。您可以首先觀看保羅和福奇7分鐘的對話視頻(Exchange between Sen. Rand Paul and Dr. Anthony Fauci),做出自己的判斷,然後再閱讀以下帶有評論的筆錄。在此之前,我們明確下背景:蘭德-保羅是一名醫生,自2011年起,他一直擔任肯塔基州的參議員;安東尼-福奇醫生是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和總統的首席醫學顧問,福奇自1984年開始一直在美國政府任職。

蘭德-保羅參議員和安東尼-福奇醫生(圖源網路

保羅:福奇醫生,我們不知道這種大流行病是在武漢的實驗室里開始的,還是自然演變的,但我們應該知道,有300萬人死於這種大流行病,這應該促使我們去探索所有的可能性。相反,政府當局為了自身利益而繼續進行功能增強研究,(掩蓋)說這里沒有什麼可看的。如你所知,功能增強研究是將自然發生的動物病毒編輯增強後來感染人類。為了得出真相,美國政府應該承認,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進行(這項)實驗,以增強冠狀病毒感染人類的能力。編輯並增強超級病毒並不新鮮,美國的科學家們早就知道如何變異動物病毒來感染人類。多年來,美國的病毒學家拉爾夫-巴裡克(Ralph Baric)博士一直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博士合作,分享他關於如何創造超級病毒的發現。這項功能增強研究得到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資助。美國和武漢病毒學研究所之間的合作仍在繼續。巴裡克博士和石正麗共同合作,將蝙蝠病毒穗蛋白插入致命的SARS病毒的骨架中,然後用這種人造的超級病毒感染人類呼吸道細胞。想一想這個問題,SARS病毒的死亡率為15%,而我們正在與一個死亡率約為1%的大流行病作鬥爭。你能想象嗎,如果SARS病毒被增強,其病毒蛋白裡加了穗蛋白,如果它被意外地釋放出來,(會有什麼後果?)。福奇醫生,你是否仍然支持NIH對武漢實驗室的資助?

福奇:保羅參議員,恕我直言,你說的完全是錯誤的。NIH從來沒有,現在也沒有資助過武漢研究所的功能增強研究。

評論:為什麼福奇不直接回答“是”或“不是”?他為什麼用這麼長一句話來表達“不是”?後面的對話將表明,福奇的說法在技術上是正確的,但這不是全部的故事。)

保羅:他們資助巴裡克博士嗎?

福奇:巴裡克博士沒有做功能增強研究,如果有,也是根據指南進行的,而且是在北卡羅來納州進行。

評論:福奇未能否認他資助了巴裡克博士,也未能果斷否認巴裡克博士做了功能增強研究。)

保羅:你不覺得這很令人擔憂嗎?他通過功能增強研究把武漢研究所得到的蝙蝠病毒穗蛋白加入到SARS病毒中。不是少數人這麼認為,至少有200名科學家簽署了劍橋工作小組的聲明,說這是功能增強研究。

評論: 在保羅參議員提問時,福奇搖了幾次頭。這是整個視頻中他唯一的搖頭畫面。福奇似乎被這個問題激怒了。)

福奇:好吧,這不是,你可以看一下撥款和進度報告,這不是功能增強,盡管人們在推特上這麼說。

保羅:所以你不需要上報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撥款?

福奇: 我們現在不給武漢病毒研究所撥款。

評論:福奇第二次重復了這句話。註意,他用了“現在”這個詞,這意味著他有可能在過去送過錢。)

保羅:我們給武漢病毒研究所撥款嗎?我們在你的領導下給了錢?或者我們是通過EcoHealth給的?那是一個子機構和一個子撥款。你是否支持NIH給武漢研究所撥款?

 (評論:這就是關鍵所在。福奇通過EcoHealth把錢給了武漢病毒學研究所。)

福奇:讓我向你解釋一下(我們)為什麼這樣做。SARS-COV-1起源於中(共)國的蝙蝠,如果我們不對蝙蝠病毒和血清學進行調查,看看誰可能受到影響,那是我們不負責任的做法。

評論:福奇沒有否認資助EcoHealth,他也沒有否認EcoHealth把這些錢給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但他試圖讓聽眾相信他是一個負責任的科學家,他顯現出對新出現的病毒非常關心,而不是直接回答問題。)

保羅:或者,也許在中(共)國,我們無法信任中(共)國來掌握這些知識和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危險病毒,或者像你這樣贊成功能增強的政府科學家。

福奇:我不贊成在中(共)國進行功能增強研究,你說的說法並不正確。

評論:福奇打斷了保羅。“贊成功能增強”是一項嚴重的指控。)

保羅:政府里對功能增強研究的支持者,比如你,說新冠突變是隨機的,不是人為設計的。但有趣的是,巴裡克博士開發的技術通過在細胞里連續傳代病毒,讓其突變,並使突變看起來很自然。事實上,巴裡奇博士將這種技術命名為“不可見”技術,因為這種突變看上去像是自然出現的。《紐約雜志》的尼古拉斯-貝克說,沒有人會知道這種病毒是在實驗室里製造的還是在自然界中生長的。美國的管理當局,包括你,明確否認新冠可能由實驗室泄漏,但即使是武漢的石博士也不那麼肯定。根據尼古拉斯-貝克的說法,石博士想知道這種新病毒是否來自於她自己的實驗室。石博士瘋狂地檢查了她的記錄,沒有發現任何匹配。她說:“這真的讓我感到很輕松,”她補充說,“我已經好幾天沒睡覺了。”武漢的功能增強研究主任無法入睡,因為她很害怕這可能是在她的實驗室出來的。巴裡克博士是功能增強研究的倡導者,他承認病毒學研究所的主要問題是,疫情發生在實驗室很近的地方。巴裡克回應說,“幾率有多大?”你能排除實驗室逃逸的可能性嗎?在這種情況下,答案可能是無法排除。你會在這個小組面前果斷地說,新冠不可能通過實驗室的連續傳代產生嗎?

福奇:我不知道中(共)國可能做了什麼,我完全贊成對中(共)國發生的事情進行任何進一步的調查。但我要再次重申,NIH和NIAID明確沒有資助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功能增強研究。

評論:福奇並未否認“實驗室泄漏”或“實驗室中連續傳代”。他第三次重復了技術上準確的那句話,盡管保羅沒問撥款問題。)

保羅:你支持在美國這樣做嗎?我們有11個實驗室在做(功能增強研究),你在這里允許它。我們有一個委員會,但該委員會被授予每一個豁免。你在愚弄大自然。在這里,你允許超級病毒被創造出來,它的致死率為15%,這是非常危險的。我認為與中(共)國分享這些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允許這在美國繼續下去也是一個巨大的錯誤,我們應該非常小心地調查病毒的來源。

福奇:我完全同意你應該調查病毒的來源,但同樣,我們沒有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對這種病毒的功能增強研究,無論你說多少次,都沒有發生。

評論:福奇第四次重復了那句技術上準確的話,盡管保羅沒問撥款問題。)

保羅:石博士和巴裡克博士做了研究,他們合作進行了功能增強研究,他們加強了SARS病毒感染人類呼吸道細胞的能力,他們通過在病毒上面加了一個新的穗蛋白來實現。 這就是功能增強,且這是武漢研究所和巴裡克博士的聯合研究。你不能否認這一點。

評論:福奇不能否認。)

主持人:保羅參議員,你的時間已經到了。福奇醫生,我將讓你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繼續。

福奇:對不起。什麼時候?

主持:我將允許你回答這個問題,然後我們將繼續。

福奇:是的,我的意思是,我只想說我們……我不知道,我說了多少次,主席女士,我們沒有資助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功能增強研究。

評論:第五次,福奇重復了他最喜歡的那句話,但沒有否認他通過EcoHealth資助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也沒有否認武漢病毒研究所和巴裡克聯合做功能增強研究。)

這段筆錄到此結束。福奇是否說了實話?您能判斷福奇有沒有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嗎?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共政府是否有製造新冠的嫌疑?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