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主義”的影響進入了外媒關注的視野

編譯:臍橙君

美聯社北京報道了一篇關於中共正熱的話題“躺平”,這種因厭倦而產生的低欲望生活究竟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文章以一個故事開頭。

郭建龍辭去了北京的一份報紙工作,搬到中國西南山區開始“躺平”生活。像郭這樣的專業人士,他們拒絕為“低欲望的生活”而從事艱苦的職業,這樣的現象已經不是少數,而且使中共的執政黨——共產黨感到了不安。因為這與該黨在慶祝成立100周年之際傳遞的成功有明顯的沖突。

一篇在中共最著名的商業雜誌《財新》上的報道寫道,“躺平”是對從高壓的中共學校到似乎無休止的工作的“惡性循環”的“抵抗運動”。在當今社會,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監控,一舉一動都受到批評,沒有什麽比簡單地‘躺平’更適合的舉動了。

目前尚沒有具體數據說明究竟有多少人辭職或搬出大城市,但顯然,中共已經意識到這種“躺平”思潮即將產生嚴重的後果,因此正試圖阻止這種趨勢。

諸如“奮鬥本身就是一種幸福,”“在壓力面前選擇‘平躺’,不僅不公平,而且是可恥的。”這樣的宣傳口號隨處可見對“躺平主義”的批判。

官方數據顯示,中國的人均經濟產出在過去十年中翻了一番,但許多人意識到並開始抱怨這些收入主要流向了少數大亨和國有企業。而普通百姓的收入卻跟不上飆升的住房、兒童撫養費用等其他生活必需開支。

另一個表明該問題具有政治敏感性的現象是印有“躺平”主題的T 恤、手機殼和其他產品正在從電商平臺上消失。

一位在城市工作的女性在社交媒體上抱怨:“我們普遍認為奴隸製已經消失。事實上,它只是適應了新的經濟時代。”

中共 5 月宣布放寬官方生育限製,允許所有夫婦生育三個孩子,數千人在網上發泄了不滿。該黨自 1980 年開始實施生育限製以抑製人口增長,但擔心人均經濟產出仍低於全球平均水平的中國需要更多的年輕勞動力。網站上的抱怨無非關於對托兒費用、長時間工作、狹窄的住房、對女性的工作歧視以及需要照顧年邁的父母方面的擔憂。

對越來越多的人來說,他們不認為“躺平”象征年輕人正在放棄經濟成功,而是表明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本質是拉大貧富差距,使得富裕精英和大多數人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新聞來源:

Some Chinese shun grueling careers for ‘low-desire life’ (apnews.com)

校對發布:文顧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