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談】 謹防中共用多難興邦的悲情模式綁架同胞

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齊天二聖

近日美西遭遇「熱穹頂」現象,溫度屢次刷新極值。號稱打破了 54 項與高溫相關的紀錄,讓人們素來引以為傲的洛基山脈與西太平洋雙雙失去調節效能。畢竟這一波的高溫是從天而降的,而且猝不及防,製冷設備還沒準備好,身體已經進入燒烤模式。

據報道,連續的高溫已導致近 700 人喪生。一向以四季如春自吹自擂的人們,被這個瘋狂的夏天嚴嚴實實地教訓了一番。

與幹燥酷熱相伴而來的是山火。一夜之間,百年歷史名鎮 LYTTON 小鎮幾乎化為烏有,幾百戶居民房屋被燒毀,過火面積 250 多公頃。

記憶中,仿佛山火是這裏夏天的常態,沒有山火的夏天反而有些不正常。剛出來的時候,看到山火的報道感覺恐慌。尤其是記者們會把因山火而吸入的霧霾具體化:相當於吸了 5.8 根香煙、8.5 根熏腸等等讓人能產生直接感受的數據。

而對於我這個在霾都出品的物種,肺部早經過層層浸泡式洗刷,5.8 根香煙的霾量簡直是瞧不起我。就算忽略空氣汙染不計,在單位如果連開兩天的頭腦風暴研討會,吸同事們的二手煙就能把一年的份額都吸足。你要是膽敢反對,那就是嚴重脫離群眾,不僅群眾不答應,連領導都會沖你翻白眼,仿佛以策劃為業的領導們通常都是靠指尖掐著的香煙長出智商的。

不同的是,這裏的新聞幾乎從來不報道受災群眾的悲慘畫面,通常居民會被有條不紊地安置在臨時住所,然後保險公司啟動理賠程序,每個人按照崗位職責各司其職,盡量減少災害給每個人造成的不便。這裏沒有大愛無疆、沒有領導視察、沒有受災者眼淚汪汪感謝黨感謝政府感謝領導、也沒有發動群眾捐款捐物。

再看看我們生活過的中共國,無論天災還是人禍,一定是第一時間報道領導慰問受災群眾,仿佛領導不出來走幾步災難都不算完一樣。他們要發表講話,要表演感同身受的苦情戲,然後拎起錢袋子,大言不慚地要老百姓掏腰包,顯示眾誌成城、共克時艱。每逢出現社會危機事件,都能扯到「多難興邦」上去,仿佛一個民族就是靠倒黴透頂才能發展一樣。

這其中可笑的邏輯似乎是要想國家好,老百姓就要吃苦。按照這個神邏輯,難道老百姓生活富足,沒有災難,「邦」就要倒黴嗎?如果靠老百姓多災多難來興這個「邦」,那這樣的邦存在還有什麽意義?如果這個邦就是人民通往幸福安康之路上的路障,那這個邦不要也罷。

為什麽中共喜歡把多難興邦這樣的話掛到嘴邊?天津大爆炸、十堰大爆炸、響水化工廠大爆炸、浙江溫嶺槽罐車大爆炸…… 這些數不勝數的大爆炸時時刻刻都在發生,仿佛炸炸更健康、一炸解千愁。炸過了,煙消雲散,死者活該、生者繼續仁波切,揮霍運氣,靠心靈雞湯給自己壯膽。

歷史正在不斷重演,江蘇爆炸酷似天津大爆炸- 無憂資訊手機版
圖片來源於網絡

每次大爆炸都有領導關懷,都有群眾慷慨解囊,都要以重建家園的名義到民間拔毛,以愛心的名義壓榨老百姓的血汗錢。你要是敢不出錢,就一遍遍地綁架你的道德,羞辱你的人格,好像平時沒給他們交稅一樣。

這種多難興邦的說辭恰到好處地掩蓋了事後的追責。各種大爆炸的背後沒有什麽天災,都是人禍。然而因為多難興邦的幌子,人們會說:都這麽倒黴了,再不依不饒地追究就沒有人情味兒了。於是元兇就蒙混過去了,不用給廣大群眾一個交代了。

只要在領導那裏交代過去就算過去了。誰要是敢追問,輕則給他一個膠帶,重則把自己給交待了。長此以往,多災多難就成了這個民族的宿命,人禍也嫁禍給了天災。

多難成了上天對本邦績效考核的機製,就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那套苦難教育一樣,成了家常便飯。大家面對災難都成了只有七天記憶的刷屏族,無論多大的事故,無論死多少無辜,只要拋出幾個明星出軌的緋聞,也就遮掩過去了。

往狗屎上噴香水,成了中共治國理政的不二法門。記得當年汶川地震嗎?記得幾十萬罹難的同胞嗎?沒人記得,但是我們卻記住了一頭幸免於難的豬,享受了 13 年的「私豬定製」服務,前幾天終於壽終正寢。

豬堅強去世引發全網哀悼,如何正確評價豬堅強一生,網友態度迥異
圖片來源於網絡

看看這個表演愛的符號荒唐到什麽程度,按照正常的邏輯,連一頭豬都能一直被供養著,專人伺候著,對於遭受不幸的人更應該得到應有的保障吧?畢竟國家的納稅主體是人不是豬,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他們在處理受災群眾方面顯然是以豬為本的。幾十萬的亡靈被一頭豬給拱了,因豆腐渣工程倒塌的校園沒人追責,花朵們散落了一地無人過問。

新聞聯播裏,災後重建的人民住上了新房,喜大普奔了,感謝黨感謝政府之聲不絕於耳。各路愛心紛紛砸向災區,把一個個災區砸成重災區。你捐了錢,沒有收到任何款項的去向告知,他們不會告訴你在供養豬的同時還供養了郭美美們。你想領養一個孤兒,他們告訴你自己有孩子的不能領養,那是變相占計劃生育的便宜。總之你主要負責出錢,別的不用管,黨國要的是折現率,不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多難興邦之語最早的出處可以追溯到《左傳》,是晉王用來懟野心家楚王的。原語境是面對楚王的非分要求,晉王說你別嚇唬人,老子不是嚇大的,你的挑釁會讓我的百姓緊密團結在我的周圍對付你。這裏面並沒有把多難和興邦做成因果關聯。

封建專製時代鼓吹以德治國,多難興邦的背後就是老百姓要不斷倒黴,不斷倒黴就是老百姓的宿命。生靈塗炭能換來統治者的一點人性,換來他們演出一場「罪己」戲碼。他們的皮鞭會抽得輕一點,壓榨老百姓好歹留點骨頭,不能把人欺負得連渣都不剩。

現代社會還有人相信明君聖主,還把希望寄托在上面那個人明眸善睞上,這就是智商問題了。美化傷痛就是為了讓人對傷痛麻木無感,進而適應所有的惡劣生存環境,給統治者的胡作非為騰出空間。

每一次的災難都在考驗這個民族的智商。他們的多難興邦,無非就是讓倒黴的老百姓再遭遇一次逼捐的次生災難,然後「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不能生活在痛苦之中,要往前看,雲雲。於是真的就過去了,我們還是沒有反思。

比生命逝去更可悲的是這種逝去毫無意義,甚至由於某種見不得人的原因逝者不能被提起,不能被紀念甚至連親人都不敢表示出質疑與憂傷。生命仿佛就是歷史長河中的一個泡沫,沒有能力掀起漣漪,連一片浪花都不算。

現在,歷史又到了一個關鍵的節點。同胞們一定要擦亮雙眼,謹防被中共多難興邦式的愚民話術欺騙。謹防中共把大家捆綁在民族主義的戰車上,成為他們的取款機和關鍵時刻的炮灰。要知道一個常識:靠災難做大的國家本身就不是一個正常的政體。

讓我們把悲傷變得純凈,讓我們把反思變得徹底,如果不反思,災難只會一次次重來。我們的許多茫然都來自於明明腦子餓了,卻拼命往肚子裏灌食物。於是我們的身體被填鴨式的說教填得鼓鼓的,頭腦卻空空如氣球般飄忽不定。

識破中共假騙偷的本質,要從每個人懂得反思開始,從能夠破解中共愚民洗腦的話術開始。爆料革命,就是把中共的嘴臉撕開給大家看,加入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做中共的終結者!同胞們,跟緊了,別掉隊,終結共產黨,中華民族才有未來!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4790dd5-3591-4563-95cb-81a2dc95a8b2.png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他為什麽不可以是你
【文雍漫談】原來已然是曾經
【文雍漫談】仲夏夜之夢
【文雍漫談】女人的子宮 不是政黨權力意誌的容器
【文雍漫談】有一種病毒叫衣錦還鄉
【文雍漫談|六四特稿】高歌一曲舒豪情 馬背民族可願醒?
【文雍漫談】韭菜的柔情 鐮刀永遠不懂
【文雍漫谈】人云亦云的讴歌和批倒批臭的贬损是一回事 
【文雍漫談】大廈將傾 躺平則贏  
【文雍漫談】一場自我終結的躺平運動已悄悄降臨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中西兩重天   
【文雍漫談】中共治下的母親 沒有節 只有劫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 中西兩重天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