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納達俱樂部前主席蔣立章在西班牙留下的負擔

  • 作者:螞蟻兄弟

更多真相,請關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7月3日電/西喜社

新聞背景:

蔣立章,DDMC當代明誠第一大自然人股東(600136SH)。2016年6月15日,西班牙足球甲級聯賽格蘭納達俱樂部官方宣布,蔣立章個人出資收購格拉納達俱樂部98.13%的股份,來自中國的蔣立章先生成為俱樂部的第一大股東,同時蔣立章成為俱樂部新任主席。之後,2017年通過中國厚普集團(Grupo Hope)厚普體系概念,體育投資人蔣立章的團隊,正式簽約郝海東之子郝潤澤,據悉俱樂部與郝潤澤簽下達5年長約,他在格拉納達B隊接受訓練並參加西乙B聯賽。

正文:

厚普集團(Grupo Hope)由一名“下落不明”的中國商人創建,目前在西班牙財政部有高達235萬歐元的欠款。

格拉納達足球俱樂部的前主席蔣立章一直是個奇特的人物。以至於他甚至將自己的名字西化,叫作Jonh Jiang。現在,不管他的用名是蔣(Jiang)還是立章(Lizhang),還是John Jiang,這些名字都列入了西班牙財政部的違約者黑名單。

具體來說就是厚普集團(Grupo Hope),這家公司的全稱是歐洲厚普足球集團有限公司(European Hope Football Group SL),他在掌管紅白俱樂部後不久就創建了這家公司,除其他外,指導格拉納達隊和其他在他手下的球隊的體育設計,如葡萄牙通德拉(Tondela)、義大利帕爾馬(Parma)或中國重慶力帆。

厚普集團出現在財政部的違約者名單上,2021年其債務高達235萬歐元。

據財政部公佈,蔣立章創建的公司於2019年底停止支付員工工資,在2020年被財政部“盯上”確認為120萬的欠款。 不僅如此,2021年幾項已知的法院裁決為前厚普集團員工提供了司法支援,即向一名 “下落不明 “的中國商人索要債務,正如訴訟程式中所反映的那樣。

不知蔣是因為何種原因離開格拉納達,俱樂部成員沒有澄清的任何原因或者確認有意外的發生,只知道近年來,蔣被幾個錯綜複雜的經濟問題牽涉到,直接影響到格拉納達俱樂部。

一方面在格拉納達俱樂部未知情的情況下讓哥倫比亞前鋒阿德里安-拉莫斯(Adrián Ramos)與中國重慶力帆簽下合約,並未支付款項。但這確實影響了納薩里實體在2019年夏天進入西甲的事宜。

此外,公司體育總監安東尼奧-戈登(Antonio Cordón)任命的讓格拉納達俱樂部成為巔峰的主教練迭戈-馬丁內斯(Diego Martínez)全心為厚普集團工作,當蔣對他的經濟承諾沒有兌現時,他也離開了公司。

號稱80後體育行銷奇才,福建商人蔣立章,不到40歲,光是擁有的當代明誠的股份就價值10億,他曾經在玩轉中超,NBA和西甲,而且他的體育發展版圖不只在國內,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到處都有他身影。據說:他的厚普(HOPE)體系也是為了打造適合中國球員成長的體系,構成未來培養年輕球員的一個平臺,這個看上去是個“中國足球走出國門”的“爭光”計畫,我們不知道其中發生了什麼,無法從網路上搜索到真實的資訊,邏輯上講如此好的“強國”計畫怎麼會在這兩年突然夭折了?西班牙甲級足球聯賽的第一名中國籍主席——蔣立章怎麼突然消失了?他涉及了一些什麼樣的經濟案件,讓格拉納達俱樂部和他從此撇清關係?球員郝潤澤在他旗下的格拉納達俱樂部因為他父親郝海東的原因而遭受到打壓,到底怎麼了?能查到的最近的格拉納達的官方消息也就是2020年9月的:易仁濤接替蔣立章出任新主席的新聞,再無更新,證實新主席新公司也沒有太多的企業活動痕跡。

這些故事不得不讓我們聯想到葉簡民。我們無法確認蔣目前是生是死,只是看到從公佈的事實證明,蔣是個典型中共體制下培養的又一個白手套,採用的手段和中共做法如出一轍,不講信任,在國際上被唾棄,或是在國內因為知道“過多”的內情,又一例不被注意的消失。有錢人的命運在中共國怎麼都一樣?中共不滅,有錢有名在中共國有命嗎?

新聞來源:www.granadahoy.com

審核:螞蟻兄弟; 校對:阿伯塔; 發稿:信心的選擇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