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新聞】疫情下的紐約——戰友們的一日游

記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Kathy(文藝)
撰稿:紐約香草山農場 熊嘟嘟

令人期待、激動的新中國聯邦慶典結束了。組委會為犒勞戰友,最後一天給戰友安排的活動是暢游紐約。6月4號清晨,記者跟隨戰友們開始了這次旅行。

紐約是一個廣義的概念:紐約州包含紐約市,紐約市又有曼哈頓、布魯克林、皇后和長島等若乾個區域。我們這次游覽的是曼哈頓區——曼哈頓南端是紐約市發展的起點,之後由南向北擴散,最終發展成為一個大型國際都會。曼哈頓又可被分為上城、中城、下城,還有哈林區。其中,59街以上為上城,是高端住宅區(中央公園附近);中城則是從59街到14街,主要是金融配套區(時代廣場、第五大道等,是最熱鬧的地區);下城主要是金融聚集區(華爾街及自由女神像所在地),市政廳、法院等也都在下城;至於哈林區,就是紐約的貧民區。

我們的酒店位於曼哈頓的下城區,酒店對面就是911發生的原址,移民局也在酒店附近。另外,紐約市政廳也在左近,很值得一看。市政廳的對面是Pace university,記者當時在那裡上學,經常看到有人在市政廳門前罷工。在美國,游行和罷工是很常見的,幾個人就可以舉牌子罷工。

我們游覽的第一站是著名的華爾街,戰友們漫步在這條世界金融的心臟地帶。

華爾街(Wall Street),位於曼哈頓區南部,是一條從百老匯路延伸至東河的大街道,全長不到五百米,寬僅為11米,卻以“美國的金融中心”聞名於世。美國羅斯柴爾德財團、摩根財團、洛克菲勒石油大王、高盛集團和杜邦財團等開設的銀行、保險、航運、鐵路等公司的經理處均集中於此。另外,著名的紐約證券交易所也在這里,其至今仍是幾個主要交易所的總部,如納斯達克、美國證券交易所、紐約期貨交易所等。“華爾街”一詞現已超越這條街道本身,成為附近整個區域的代稱,亦可指對整個世界經濟具有影響力的金融市場和金融機構。

以前,曼哈頓下城是屬於上班族的商業區,華爾街與市政府朝九的繁華和晚五後的冷清是這里一慣的節奏。但911恐襲之後,這一切也隨之改變了。隨著政府以及私人投資的大量註入,零售店和商住混用改建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在這個金融區。

順著華爾街繼續向前,就是百老匯大道(Broadway)——這是唯一一條條貫穿曼哈頓島的大道。百老匯大道最南端是炮台公園,中間經過時代廣場,最北面則是哥倫比亞大學。其中,華爾街著名的銅牛就在百老匯大道上,那裡可謂華爾街最核心的地帶,交易大廳也在那附近。然而因為疫情,這一帶的商業卻不復昔日的繁華。值得註意的是,這里的大樓都有很多年的歷史,有的甚至存在了上百年。也是因此,很多國內的朋友來到美國總會說:“華爾街這麼又名,看起來卻破破爛爛的,一點都不像國內的高樓大廈,都是新建的。”可一旦進去看過之後,感覺就不同了:進過交易大廳或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都知道,建築裡面金碧輝煌。實際上,美國對建築保護的理念就是“修舊如舊”,對於百年的建築,裡面可以裝修、改建,外部則盡量維持原樣。

雖然此次不在我們的行程中,但這附近有座印第安文化的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for  the American Indian,是由印第安人原建的,裡面甚至保存了他們以前住的房子和傢具。美國有太多的博物館,都是他們歷史的見證,也是他們對歷史、文化的尊重。

在順著百老匯再向前就是紐約交易中心的銅牛雕像,它在一個三角形的底座上面,保持著一種角鬥的姿勢。相傳,人摸一下它的牛頭就有財運。其實,大家跟隨郭先生、跟隨爆料革命、參加G系列,想不發財都難。

離開華爾街,我們繼續北上Chinatown。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皇后區以及我們所在的曼哈頓區都有中國城,但曼哈頓區的中國城是最古早的一個。曼島的Chinatown始於一條百年老街,街邊的景象如同回到了大陸的八、九十年代,處處都是中國式的地攤,街牌也是中文字——“霧街”。另外,那個著名的南區法院就在北邊不遠。

繼續向北就是有名的曼哈頓大橋,它旁邊還有布魯克林大橋和威廉斯堡大橋,是紐約有名的三座大橋,首字母簡稱為BMW。曼哈頓大橋旁邊的紅磚建築就是孔子大廈,這是唐人街的地標,當然還有孔老夫子的銅像——另一座唐人街標志性雕像是林則徐雕像。唐人街最早的住客是台山人,但東百老匯附近的唐人街則以福建人為主,堪稱福州一條街。事實上唐人街最早只有一條街,但現在已經發展到三十多條街了。不過因為疫情的影響,唐人街也面臨著經濟不景氣的境況。畢竟曼島租金貴,倘若客人少,店鋪的老闆也只能停業——這里最大的金豐大酒樓現在都已經倒閉了。雖然令人唏噓,但又有多少人會仔細這場災難緣何而起呢?

我們此行的最北端是著名的十八樓——郭先生家樓下。出於安全的原因,郭先生不能到陽臺上與戰友們見面、互動,所以我們只是在這坐一坐,留個影。其實,我們能來到這個因游行而變得熟悉又親切的小廣場,遠遠地看著18樓的陽台,表達出我們對先生的愛和敬意,就已經很足夠了。意外的驚喜是,郭先生為大家準備了奶茶。一杯杯奶茶驅散了戰友們的疲勞和炎熱,也體現了先生對我們的關愛。

離開18樓,我們往南折回到聯合國大樓附近。聯合國目前有193個成員國,其國旗按首字母順序,從49街逆向排列至42街。按慣例,除九月中的聯合國大會,其餘時間大樓都會對外開放,參觀者可買票入場。但現在由於疫情,這里也閉門謝客了。

同樣受疫情影響的還有時代廣場,這個被稱為“世界十字路口”的繁華街區聚集了近40家商場和劇院,是繁盛的娛樂及購物中心。百老匯的劇院、耀眼的霓虹光管廣告以及電視式的宣傳版,已經成為紐約的標志,反射出曼哈頓強烈的都市特性。在紐約,百老匯廣告牌上的廣告都是按秒計算:一個大片的廣告,一個月需要花費250萬美元租賃廣告牌。往日,時代廣場四周都是色彩絢爛的霓虹和街頭藝人,每個大屏隨時播放著新聞、歌曲MV、廣告,震撼人的眼球;而今,曾經的輝煌逐漸蕭條,百老匯劇院里沒了客人,商業街失了生意了。好消息是,據說七月份Broadway Show會重新開始公演。

順著百老匯大道,從47街到42街都是步行道。當中還有條星大道,記錄著各行各業的英雄、科學家、藝術家,漫步其中能夠使人領略到美國這個年輕的國家繁榮、富強的根源。

我們此行的終點是帝國大廈。一百多層的帝國大廈完工於1931年,是紐約最早且最高的中城建築。身處帝國大廈80層的觀景台,眺望窗外,紐約曼哈頓宛如一幅美麗碩大的鳥瞰圖,一切盡收眼底。放眼望去,哈德遜河平靜地流淌著,神聖的自由女神像矗立在稍遠海灣處的自由島上,新世貿中心聳立於彼端——新中國聯邦的慶典活動就是在那裡的102層舉辦的.

值得一提的是,帝國大廈的游客電梯里,他們用各種各樣的模型及許許多多的高科技方式再現當初修建帝國大廈時的艱難情景,也向游客展示了美國建設者們不屈不撓的創業精神。

作為紐約市的地標性建築,每年的中國新年,帝國大廈上會亮起紅色彩燈,充滿著中國新年的節日氣氛。這不禁讓人浮想聯翩,是怎樣的胸懷讓美國有這樣的包容與尊重之心,想必這也正是這個國家偉大和繁榮的源泉。

這一天走馬觀花的行程雖然緊迫又疲憊,但參加活動的戰友們還是興奮不已。即使只有短短一天,我們還是領略到了美國文化的核心——自由、民主,對人文、歷史的尊重,對多元文化的包容——這些是這個國家不斷向前發展的動力和源泉。雖然紐約目前還籠罩在疫情的陰影之下,但回想當年的911,它不僅沒有打敗勤勞不屈的紐約市民,反而讓這座城市煥發了新的生機。隨著世界人民的覺醒,病毒溯源的大錘已經讓紅龍惡魔發出了陣陣呻吟。相信當魔鬼轟然倒下之後,紐約會再一次迎來繁華,美國也會更加偉大。那時,我們新中國聯邦人會在世界各地受到尊敬和歡迎,人類也將會迎來一個長期的和平與發展的新時代。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