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重置計劃“到2030廢除私有財產,實現共產主義”

蒙特利爾皇家山戰友團 Spirit

圖片來源:BitChute

據《零對沖》(Zero Hedge)6月29日報道,大重置宣稱的“到2030年,你將一無所有,你將很幸福”的標題預測了一個不祥的未來,即大眾被少數人所控製。

許多人已經把達沃斯看作是世界精英的一個臭名昭著的聚會,他們授予我們以某種方式或形式為他們的計劃付費的榮譽。這樣的聚會不是為了我們,而更多是為了臉書Facebook的馬克-紮克伯格和亞馬遜 Amazon的傑夫-貝索斯等財閥的利益。他們所推動的 “全球重置 “往往充滿了要用無情的企業議程 “打破世界 “的味道,這些議程繼續將政治權力轉移到全球主義精英的手中。他們通過媒體平臺向我們這些世界的奴才們拋出了令人放心的話語,鼓勵我們相信他們的智慧。這些掌管我們命運的人為我們編織了一張網,他們急於為權力和財富討價還價我們的自由。

世界經濟論壇披露了其2021年達沃斯議程,確認今年的活動將是數字化的,並預示著其大重置倡議的公開揭幕。安吉爾-古裏亞和克勞斯-施瓦布概述了政府和企業如何能夠塑造一個新的勞動力市場,支持工人在未來蓬勃發展。還強調了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病如何加速了在其開始之前就已經明顯的系統性變化。

Covid-19大流行病已被用來證實,沒有任何機構或個人能夠單獨解決我們這個復雜、相互依存的世界的經濟、環境、社會和技術挑戰。疫情被吹捧為支持 “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 “的一個理由。193個聯合國會員國在2015年9月通過了這一為期15年的全球框架及其雄心勃勃的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

2030年議程有169個目標和230多個指標,設想了一個沒有貧窮和饑餓的安全世界,有充分的生產性就業,有高質量的教育,有全民健康覆蓋。其中還包括實現性別平等和賦予所有婦女和女孩權力,以及結束環境退化。

2030年議程是一個關於人民、地球、繁榮、和平和夥伴關系的全球行動框架。它整合了可持續發展的社會、經濟和環境層面,以及和平、治理和正義要素。它明確指出,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都將執行該議程。這對於確保在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的過程中沒人掉隊很重要。

世界經濟論壇提出的一些想法和願景受到了極大的關註。當世界經濟論壇的公共關系部門發布了一個題為 “對2030年世界的8個預測 “的視頻時,一個強有力的預測宣揚的觀點是,到“2030年 你將一無所有。而你將會很幸福“。聯合國的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是一個全面的計劃,概述了我們如何能夠消除貧困,並將世界轉變為一個和平的、可持續的環境,為所有人服務。

當有說服力的演講者用華麗的辭藻掩蓋其真正的議程時,往往很難確定什麼是高尚的什麼是陰險的陰謀。然而世界經濟論壇和那些尋求重啟和新的世界秩序人的想法其實是服務於他們自己的。

不是所有世界經濟論壇所預測的事情都會發生,但事件正在被製造和以朝這個方向展開。
許多人在舒適地忙著租借汽車、工具、公寓等東西,這已經成為一種正常的生活方式。很容易論證共享商品節省資源。

許多人認為美國將無法保持其世界領袖的地位。事實上,在許多方面美國已經放棄了這個角色。

當涉及到諸如器官打印的事情時,我們往往會過早地預測它就在眼前,研究仍在繼續,而且正在取得巨大進展。

沒有足夠的肉來養活未來100億人,不能讓這些人進入以消費為主的沈重生活方式,在某種程度上,人口必須停止擴張,否則我們將創造一個食物短缺的噩夢,並對地球造成更大的損害。

接下來,由於海平面上升,數十億人將流離失所,特別是在海岸邊的人口。其他人則是因為幹旱。這意味著我們將不得不學習如何更好地處理人口遷移問題,要麼我們將有巨大的文化戰爭。

由於全球化和移民,西方的價值觀已經在接受考驗。變化和未來可能會讓我們感到害怕,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簡單地否認現實,把我們不喜歡或不理解的一切稱為陰謀。生命是無常的,沒有什麼能保持原樣。我們最終都會死亡,歷史表明即使是大的文明也會消失。

改變世界的議程包括通過社會信用分數等東西來控製人們。把與你有聯系的人包括你合不來的家庭成員都關聯起來。可悲的是,製定這個計劃的人忘記了他們所提議的是廢除私有財產或共產主義,這種理論從未給任何國家帶來過繁榮。

這個計劃的另一個關鍵部分側重於控製大眾,這也是有問題的,是極權主義。雖然許多人認為大科技是偉大的助推器,但卻存在著非常黑暗的一面,大眾被誘惑投降讓大科技和其負責人有能力奴役人類。當人類把自己的未來交給技術,不再負責學習迄今為止帶給我們的最基本的課程時,就放棄了自己的靈魂。我們將朝著創造一個人工智能形式的方向發展,用來保護和監管我們,這個想法是牽強的。令人恐懼的是,竟然相信未來的機器會重視人類對整體計劃的貢獻。

在世界經濟論壇的計劃中,有很多因素交織在一起,並被掩蓋,將對人們產生負面影響。這些因素包括完全缺乏隱私,失去自由行動的控製權,或用你的錢購買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並控製該財產的使用方式。當然,這都是為了更大的利益,但這是嗎? 歷史表明,在一個禁止或不鼓勵私有製的社會中,人們缺乏對遊戲的參與。這往往會導致人們不能對所發生的許多事情承擔責任。

每年當高調的達沃斯盛會展開時,令人憤怒的主要是那些由政府承擔旅行費用的政治家和其他人士。多麼諷刺,我們付錢給那些給我們製造了許多問題的小醜,讓他們聚集在一起,討論如何進一步開展行動。讓一個乘坐私人飛機飛越全球的人來討論環境問題,以及我們每個人必須如何做更多的犧牲來拯救地球。其實這樣的聚會 是為徹頭徹尾的邪惡。

喬治-奧威爾在他的著作中指出,當社會出現問題而不是依靠教育時,極權主義者的自然沖動是限製他人的選擇或言論。 強迫而不是說服的本能在世界各地的許多政治家身上都很明顯。隨著大企業和大科技公司發展到與政府相抗衡或控製政府的地步,而這些領導人采取的態度並不令人驚訝。雖然日益增長的不平等使得“你將一無所有”的預言更有可能發生,但卻無法保證我們將獲得幸福。

我們要以“大覺醒”來阻止“大重置“,認清大重置的本質,不要讓這些無良大科技公司和政府勾結起來控製和決定人類命運的陰謀得逞。

原文鏈接: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2030-youll-own-nothing-and-youll-be-happy?utm_campaign=&utm_content=Zerohedge%3A+The+Durden+Dispatch&utm_medium=email&utm_source=zh_newsletter


发稿 Spirit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6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