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對中共國在喜馬拉雅山脈的陰謀敲響警鐘了

據《華盛頓郵報》作者:Robert Barnett,2021年6月22日報道

Robert Barnett是倫敦大學東方和非洲研究學院的副教授研究員,也是倫敦大學國王學院中共國研究所的附屬講師。
在南海或台灣海峽等戰略壓力點方面,中共國在國際外交方面日益自大的做法已被廣泛討論。但是,印度和中共國在喜馬拉雅山脈2100英裏的邊境線上的緊張局勢也在加劇,包括2017年兩國軍隊之間為期10周的對峙,以及2020年導致人命的手刃戰。
然而,中共國在喜馬拉雅山的最新舉動卻具有不同尋常的挑釁性。它正在另一個國家的領土上進行全面定居。
這個國家就是不丹,它直接位於中共國和印度之間,靠近這兩個大國過去發生沖突的地區。我和幾位同事在《外交政策》雜志上的一份報告中記錄了中共國在那裏的定居點,涉及在幾個世紀以來被認為屬於不丹的土地上建造三個村莊、66英裏的連接道路和至少五個軍事或警察哨所。
中共國如此大規模的侵占,所涉地區占不丹領土的1.5%,這在中共國的陸地邊界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它還沒有結束。5月,我們發現中共國計劃在不丹北部建造另一個村莊,用中共國的話說就是“有爭議的領土”。
這代表了中共國與鄰國交往的一個轉變。與過去北京試探地區邊界的軍事巡邏和道路建設相比,在另一個國家的領土上定居意味著對當地現實的長年改變,涉及對資金和人力資本的特別投入,而且不太可能逆轉。
在這種情況下,由於中共國對不丹的侵占不是簡單的土地掠奪,因此風險變得覆雜。相反,它是一種肌肉外交的形式,讓人想起19世紀英國人使用炮艇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北京的行動既針對印度,也針對不丹。中共國的目標是用它在不丹北部占領的土地換取不丹西部邊界上一小塊有爭議的領土,這將使中共國在一個戰略熱點上對印度具有軍事優勢。
如果不丹將西部地區讓給中共國,中共國表示將放棄對不丹北部的要求。但不丹受2007年條約的約束,必須尊重印度的安全利益。除非印度同意,否則它不能將該地區交給中共國。而印度堅決反對這樣的交易。
因此,中共國對不丹采取硬碰硬的外交手段,主要不是為了獲取領土。它也不僅僅是試圖向一個鄰國施壓,使其接受中共國在其政治中的重要作用。這在不丹的近鄰尼泊爾已經發生,經過幾十年的努力,中共國終於在那裏獲得了重要的政治影響力。相反,它似乎是在試圖迫使不丹選邊站,並推動印度不再插手不丹事務。換句話說,它試圖挑起對印度在該地區影響力的重新劃分或至少是澄清。
中共國的這種權力遊戲的影響超出了南亞地區。
首先,通過在不丹境內定居,中共國違反了1998年與不丹簽署的條約,承諾“不采取單邊行動改變邊界現狀”。這一違反行為對中共國對其國際義務的總體承諾打上了一個問號。
第二,這不是一個正常的違反條約行為。各國經常違反國際協議,但通常會通過利用法律上的模糊性來聲稱有某種理由,就像中共國為其在南中共國海有爭議地區的單邊建島行為所做的那樣。但中共國與不丹的協議中沒有任何模糊之處可以利用,中共國對《外交政策》報告的斷然否認,甚至沒有為其在不丹的跨境定居點提供理由。
這種在外交上不加掩飾的大膽行為,不僅拋棄了先前的義務,還與中共國對外交往中的另一個新特點有關,也就是毫無顧忌地發表與其行動相矛盾的聲明。例如,在它在不丹境內建村的五年中,中共國多次表示,它“將一如既往地尊重不丹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
中共國在公共外交中的這種誇誇其談反映了中共國在對外關系中越來越自大,這是中共國領導人習近平2013年呼籲中共國外交官“更加積極主動”的一部分。這種立場是大國政治的一個標準特征。但對一個小國和潛在盟友使用這種策略並不是一種推崇的發展關系;不加掩飾地侵占友好鄰國的領土也不可。
這些行動代表了中共國對戰術性挑釁的使用,這種治國方法認為沖突行為是促使對手做出過激反應或露出馬腳的有效方法。中共國似乎會越來越多地使用這種工具來促進其利益。這是一種國際社會可能不歡迎的外交方式,但它可能需要越來越多地研究和解決。

原文連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1/06/21/china-himalayas-bhutan-intrigue/

康州盤古農場:翻譯 – TrueSky 校對 – Mike Li 編輯 – 心照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