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談】他為什麽不可以是你

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齊天二聖

目前我面臨的主要矛盾是日益變差的視力和蓬勃發展的寫作欲之間的矛盾。以至於為了既保護視力又不耽誤寫文章,不得不采用原始的寫作方式,重新拿起了紙筆,成稿後交由家人代為輸入。一個意外的發現是大腦和手的配合是那麽協調,仿佛字句沿著神經一路爬向紙面,比敲擊鍵盤的感覺好。由於手寫速度沒有電腦快,給大腦整合文字留足了時間,一邊寫一邊就潤色好了。

最近中共國內關於大學變成職大(大專)的事件似乎又由沸騰期轉為膠著期。相信用不了多久,學生們偃旗息鼓、鳴金收兵,該認的不該認的都照單全收。中共的神經病式治國、大躍進式理政再次大獲全勝,維穩的大棒把那些不聽吆喝的後浪打得頭破血流、狼狽不堪。

實際上,今天高校與職校的合並,正是此前大學無序擴張種下的惡因。導致今天職業技術人員的嚴重不足的根源也在這裏。手無縛雞之力,掐著大學文憑的秀才滿大街都是,而掌握嫻熟職業技能的專才卻嚴重不足。

研究慣了意識形態的秀才們又不肯屈尊降貴,供需不對稱便愈演愈烈。於是就有了強大的有關部門對這些三本院校的絕殺令。直接把秀才們貶下凡塵,成了工人階級。

但是這個「國家的主人」的光榮稱號非但沒有受到歡迎,還遭受了空前的抵製。南京師大、南通大學等大學的「兒校」們無法忍受脫離母體自力更生的命運,於是向親愛的組織說「不」了。於是學生們走出校園,走向了街頭。有的學校還上演了學生囚禁教導主任的鬧劇,段位上是周瑜打黃蓋的現代版,達成了一些喜劇效果。

當然,大學變職校,教導主任的含金量也跟著尺碼縮水,大學的教導主任和職校的教導主任,盡管教導的還是那一批人,主任也還是那個主任,但是說起來和聽上去似乎都有了不同。

高校變職校,對於人才架構失衡的教育產業沒有什麽不對。因為太多的職業根本就用不著接受四年的本科教育,高中畢業考個執照就可以做了,卻偏偏要把大好的生活時光浪費在校園裏。現在的中共國已經到了本科生、碩士生送外賣、做淘寶小二、名校畢業生進社區,與居委會大媽競聘上崗的程度,的確是浪費了教育資源。

問題的關鍵是:從來不把國民當人的中共,說一不二跋扈慣了,腦子裏沒有契約概念,根本沒有把學生這四年的大學生涯當成是一種契約關系,所以任性到不必讓這四屆學生畢業,就把文憑的「質」給改了。中共政府的信用本來就拿著放大鏡都難找,又鬧了這麽一出,無疑是雪上加霜,把塔西陀陷阱又深挖了一層。

南京學生抗議獨立學院合併爆發與警察衝突- 中時新聞網- 中時新聞網
圖片來源於網絡

從學生和家長的角度來說,也該改一改「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陳詞濫調了。職業學校培養靠技術吃飯的專才,有什麽不好?難道有一技之長不比那些百無一用的學術騙子強?不比那些靠人家賞飯的馬列舔狗活得自在?

再看看現在占有 50% 多比例的大學文科生們,都學到了些什麽?連圖書館都懶得去了,一部手機包打天下,混到文憑就是目的,畢了業就失業的比比皆是。於是就覺得本科文憑低了,沒有競爭力了,再去讀研究生,研究生沒有競爭力就去讀博士。豈不知,自從那個小學生把博士頭銜給糟蹋了之後,已經不再是學富五車的代名詞,而是被權力強奸的犧牲品。

最可悲的是普通家庭無爹可拼,空有一腔野心的孩子,為了「貨賣帝王家」做個「人上人」,敗光老子的家底。為了自己拼成博士,不惜把老子拼成烈士,只為鉆進體製的糞坑,吃屎也要捧上鑲金邊的飯碗。傳統中最糟糕的儒毒加現代社會最邪惡的黨毒,戕害了一代又一代人。這就是中共治下的大學生態圈,扭曲變態又讓人啼笑皆非。

無論如何,大學生們這次是站出來維權了。因為承諾給他們的一紙文憑縮水了、說好的雞蛋生下來變成鵪鶉蛋了、說好的大學讀著讀著變成了和藍翔技校一個檔次了,他們被親愛的黨變成了平時自己用斜眼瞧的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他們沖出寢室進校園維權抗議了。

遺憾的是這種反抗是各為其嘴,訴求也是圍繞著飯碗。職業學校畢業生不再是天之驕子了,盡管學的還是那些東西,老師還是那些老師,可是「身份」不同了。今後同學們考公務員、找工作甚至找對象都會受影響。也就是說,文憑的縮水就是人生的縮水,好像不是大學畢業生都不配成家立業不配當爹了似的,好像沒了那張文憑連孩子都不去他們家投胎了似的。

他們的口號無關人權、無關民主與自由。他們也很少意識到正是這些看似虛無縹緲的詞匯具有保護他們的權利的功效。今天的他們,權利被肆意踐踏,正是平時乖乖地交出了自己的人權導致的結果。

當香港的學生們在勇敢抗爭時,他們支持毆打學生的警察,把香港孩子叫廢青。現在,輪到他們自己了,翻墻破網發出的求救顯得那麽蒼白和諷刺,因為曾經在雞蛋和石頭之間,他們選擇站在了石頭的一邊。現在他們自己成了雞蛋,才親嘗了呼天搶地也無濟於事的滋味。如果他們在前年、在去年就站出來聲援香港的學生,今天他們還用得著親自被維穩嗎?

曾支持香港警察“本升專”抗議學生被揍醒了嗎? — 普通話主頁
圖片來源:rfa.org

當寧波工程學院女生被外教殺害的時候,除了女生的家人,誰為她的遭遇義憤填膺了?誰為她站出來了?就因為我們都不是她的家人?好吧,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多麽充足的理由。

當成都 16 歲的少年莫名墜樓,他的媽媽痛徹心扉地說:沒想到這種災難會降臨到自己的頭上。誰為之動容了?我們今天對別人的苦難麻木冷漠到令人發指,我們的同情心、同理心都死了,反思精神也死了。

莫非我們總是要等到親自倒黴才能喚起一點點反省?莫非總是要親自嘗嘗社會主義的狼牙棒才知道疼?才能有醍醐灌頂的領悟?然而,萬一被開水灌了頂,你還有領悟的機會嗎?難道不知道有一種不幸,成本高到無法回頭?寧波女生的家長、成都小林的家長,何曾想到這種災難會改變他們的人生?如果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是否會為別人的不幸挺身而出?

兩千多年前,一個愛國好榜樣選擇了跳江,於是「不滿意就去死」成了維權的範本。現在江景稀缺,改成跳樓了。寧可一跳了之,也不去奮起為自己討回公道。這樣的懦夫和專製獨裁體製簡直就是黃金搭檔,天生一對啊!

同胞們,如果你就這樣忍辱含垢地活著,靠運氣、靠倒黴概率僥幸活著。如果你依然如此冷漠麻木,任由各種各樣的不幸和傷害降落到同類身上,那麽請問你拿什麽保證下一個受害的不是你?你拿什麽保證那個「自掛東南枝」的不能是你?不會是你?

唯一的辦法就是站出來反抗,讓製造災難的體製、讓製造這個體製的共產黨壽終正寢,才能結束中國人民的悲慘命運,唯其如此,我們的民族、我們的後代才有未來!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4790dd5-3591-4563-95cb-81a2dc95a8b2.png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原來已然是曾經
【文雍漫談】仲夏夜之夢
【文雍漫談】女人的子宮 不是政黨權力意誌的容器
【文雍漫談】有一種病毒叫衣錦還鄉
【文雍漫談|六四特稿】高歌一曲舒豪情 馬背民族可願醒?
【文雍漫談】韭菜的柔情 鐮刀永遠不懂
【文雍漫谈】人云亦云的讴歌和批倒批臭的贬损是一回事 
【文雍漫談】大廈將傾 躺平則贏  
【文雍漫談】一場自我終結的躺平運動已悄悄降臨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中西兩重天   
【文雍漫談】中共治下的母親 沒有節 只有劫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 中西兩重天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