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82)楊瀾找鑰匙的故事

整理:文迅| 校對/發布:拱卒

簡述:剛離開辦公室幾分鐘,楊瀾同志回來了。敲門,這秘書說,楊瀾女士回來了,可能是把鑰匙掉這兒了。什麼鑰匙掉這兒了,那趕快找找。然後呢,楊瀾就開始找。這時候屋裡秘書就出去了。楊瀾在那塊兒沙發啊找找,就剩了這位部長了。楊瀾同志撅著個屁股,穿著個超短裙就在那兒這麼找。找了半天,沙發也摸,地毯也揭,找不著。這,壞了,部長同志。楊瀾同志的屁股老對著部長,這部長你去想想,穿個超短裙。部長突然發現,楊瀾女士沒穿內褲,沒穿內褲!結果部長喵幾眼,最後就直著看。這個鑰匙老找不著,老找不著。後來一扭頭,嘣,抱住了。部長還沒反應過來呢,部長的褲子掉下來了。部長還,啊啊,不好意思呢,人家“啪”就那樣了啊,啊,哇,完了。拿下。所以部長說啊,這事啊…… ——郭文貴2018年12月2日

要認識楊瀾鑰匙瀾你得通過吳征,吳征就是這個媽咪。是吧?吳征得先來先跟你握握手,然後呢看看你行啦,然後開始啦後面說可以找鑰匙了,是吧?它得有中介,它得有媽咪,叫媽咪吳嘛,吳征嘛,是吧,它是這個情況,那麼,但是呢這個媽咪吳他有時候他混蛋吶,他不接客啊,就像接客馬一樣他不接客,我叫不接客吳,你就跟那個找鑰匙的人找不上,這個媽咪不讓你見小姐你見不了,這就耍流氓了。——郭文貴21年4月3日

封面圖文:要認識楊瀾鑰匙瀾你得通過吳征,吳征就是這個媽咪。是吧?吳征得先來先跟你握握手,然後呢看看你行啦,然後開始啦後面說可以找鑰匙了。郭文貴21年4月3日

2018年12月2日

楊瀾找鑰匙和G20會議的背後真相

大家都知道,有一本英文的書,叫做《魔鬼的交易》,吳征就把這個書的版權給買回去了,就為了要搞我郭文貴。他要見班農。他把那個《魔鬼的交易》那本書買回去,二十萬美元,二十萬美元啊,沒多少錢。出版權,在國內發行,還承諾能給幾百萬現金。這個書的作者不僅僅,是另外一個人,是另外一個人,幫助川普總統選舉團隊人之一,是個酒鬼。也是這個人,創造了很多政治想法。誒,吳征就拿這個就變相行賄。叫《魔鬼的交易》那本書版權。但有一個條件,還有一個附加條件,說除了把郭文貴你們要弄回去, 還有一個呢,就是要楊瀾單獨採訪,楊瀾單獨採訪。這個故事長了去了啊,長了去了。 

我簡單地說,這裡邊很多笑話,這吳征啊,吹鬍子瞪眼的。然後呢,這就成了我們的笑話了。我每次開會,我就會問他,還有另外一個人,班農先生和另外一個人。我說到底有沒有採訪你?沒有沒有,沒有採訪?沒有。他說,你什麼情況?我說只要是被採訪過,就懸。怎麼懸呢?我給他講個故事啊。我這故事聽人家講的啊。本人聲明,到法官那去的時候聲明,道聽途說,道聽途說。不一定信啊,也不一定真。 

張純🌏😷 on Twitter: "“楊瀾找鑰匙”現有兩個版本,重口味好豐滿的請看北京姑娘版;好白天喜骨感的就欣賞部長的版本。 楊瀾的鑰匙有沒找到,要去聽老郭今天的“不爆料”,不過,楊瀾的草莓園🍓是否給整報廢了,我想,老郭是不會忽悠我等小螞蟻的......… "

這個原來中國財政部的某部長,某部長,跟我很熟,經常我們一起喝酒吃飯。有一次在香港,在山頂上的一個超級富豪家裡吃飯。我說你這搞了這麼多事,人家說你啊,內部宣布說你多名女性有染,而且在辦公室。我說你還是個老實人啊,不像(幹)這事啊,不像這種人啊,咋回事啊。他說哪兒啊,兄弟啊,我就被那個楊瀾給毀了。我說楊瀾咋把你毀了,楊瀾咋毀你了呀?給我講講。他說,哪兒呀,楊瀾到我辦公室,跟那個中央電視台開會。就在開會的時候,幾個人,大家都走了,都走了,我可小心了,他說,我特別小心呀。家裡管,組織管,我也怕我出事,說實話兄弟,咱在這方面有時候摟不住,哈。他說不是還想升官嘛,進中央委員嘛,咱就很注意。但是呢,楊瀾同志和幾個中央台來工作的人,人家都走了。

剛離開辦公室幾分鐘,楊瀾同志回來了。敲門,這秘書說,楊瀾女士回來了,可能是把鑰匙掉這兒了。什麼鑰匙掉這兒了,那趕快找找。然後呢,楊瀾就開始找。這時候屋裡秘書就出去了。楊瀾在那塊兒沙發啊找找,就剩了這位部長了。楊瀾同志撅著個屁股,穿著個超短裙就在那兒這麼找。找了半天,沙發也摸,地毯也揭,找不著。這,壞了,部長同志。楊瀾同志的屁股老對著部長,這部長你去想想,穿個超短裙。部長突然發現,楊瀾女士沒穿內褲,沒穿內褲!結果部長喵幾眼,最後就直著看。這個鑰匙老找不著,老找不著。後來一扭頭,嘣,抱住了。部長還沒反應過來呢,部長的褲子掉下來了。部長還,啊啊,不好意思呢,人家“啪”就那樣了啊,啊,哇,完了。拿下。所以部長說啊,這事啊…… 

他說受不了啊兄弟啊,誰受的了啊,受不了。此事過後,他輾轉反側,輾轉反側,晚上睡覺是翻來覆去。這個,總是想那一幕,也不敢聯繫。結果是在另外一個週末,去一個朋友那塊兒聚會,結果一去發現,楊瀾同志也在。也在。你說這麼巧!結果吃完飯他要走的時候,人家楊瀾同志說,部長,我正好沒開車,能不能蹭你車回去一段啊。哎,好,沒問題沒問題,上來啊,大名人啊,是吧,很榮幸。上車吧。你看又蹭上去。偶遇,上車。然後呢,到了公寓,他原來住在是貴賓樓那個位置,到那個位置,說你看,下來了部長,這挺黑的,能不能上去送我一下。她說我這樓道裡面有的時候還沒燈。哎,沒問題,上樓。

你看看,就這樣,把部長弄上樓去了。這弄上樓再下來的時間就很長很長了。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收不住了。所以這位部長,在被中紀委調查當中如實闡述,據說辦案人員就這些問題問了幾十遍,詳問細節,當時你啥感覺呀,多長時間啊,是嘴先挨上的還是手先挨上的。當時沒人敲門嗎,誰跟你約的第二次去那個人家吃飯,又偶遇啊,司機開車的時候你倆做了啥呀,上了樓以後誰先牽的手啊,誰鎖的門啊,哎呦,細了去了,細了去了。 

上那樓以後誰先牽的手啊?誰鎖的門啊?哎喲,細了去了,細了去了。所以你說,我就跟那個美國這朋友還有班農開玩笑,我說你們倆要被訪問過就得如實交待,有否單獨相處時間?據我所知,只要給單獨的一分鐘時間就把你拿下,有沒有單獨相處時間?旁邊有沒有洗手間、廁所啥的呀? 

還有一個我的個好朋友香港的,當年跟楊瀾同志認識,那時候跟吳征特火的時候,他說他跟楊瀾,他說這楊瀾他很佩服,咋佩服啊?一次跟楊瀾相遇,人家旁邊一個香港女明星,人家楊瀾就說了一句,說先生你有時間嗎?有個什麼電影我想陪你去看一下,跟某位女星路子一樣,哎喲這時候他說好啊,看電影,去啊。結果人家楊瀾同志買了票,買的票還是靠近了一個旁邊廁所的地方,結果坐著看一會說我要上洗手間,能不能陪我去我害怕。那沒問題很願意,我在門口等你(文貴朋友)。結果一過去,那洗手間沒什麼人,咔嚓就人摟住了,還沒明白過來嘴就親上去了,他還沒說NO呢舌頭就給咬住了,咬著舌頭就給拽到洗手間去了,五分鐘結束,然後回來看電影。哎喲這哥們儿說誰能受得了哇,誰能受得了。 

你說這人,所以我給美國幾位朋友還有律師說,我說吳征是啥,吳征的核武器就是楊瀾呢,楊瀾啊,就是楊瀾女士啊。我那位朋友結果是這麼多年,我每次跟我們喝酒都說是不是被咬舌頭了?離洗手間遠點。你想想是啊,還沒說ba親過來了,gua咬住舌頭了,ou拽過去了。所以說吳征先生啊,跟這個王岐山同志本質上的不同和孟建柱,王岐山先生是手指頭硬;孟建柱先生是真的是肚皮和哪兒都硬,人家那是實力派;孫立軍那是腦子硬,那是吹牛嘴巴硬,那不行;人家吳征是舌頭硬,沒經歷過舌頭這一關我估計吳征舌頭早沒了,所以說吳征有時候跟我通話你看語音裡邊有點大舌頭,……有點喝醉的感覺,你們發現沒有,所以吳征啊舌頭是被練得有點變形,有點變形,所以說我現在去看美國朋友

啊,誰舌頭說話不清楚又和楊瀾同志打過交道,那不中,五分鐘,實際上我那哥們儿五分鐘時間長了,他基本上也就是十幾秒,比郭三秒長一點,人家五分鐘時間不簡單了呀,還有公共廁所,還拽到女洗手間去了,那傢伙逮著咋辦呢。大家你們去看一看啊,香港,香港有一個電影院,專給VVIP的,十幾個座位的,旁邊有個洗手間,側門啊一進去還有個大的洗涮間,廁所很高級,人家也會選,說明這也不是一般的熟悉,輕車熟路。所以我們這幾個哥們呀,我們每次聊天都在聊這話題,吳征同志的舌頭是被咬得練出來了,楊瀾同志子宮也給切了,關鍵洗手間時間太長,那地方也不干淨,也不干淨。那位部長被拿下,你去想想到了辦公室裡邊,你說一個大老爺們,你說一個女同志撅著個屁股找鑰匙,還沒穿內褲,那種鏡頭設計得你想想啥感覺呀,那啥感覺呀,但那位部長可不是五分鐘了,那傢伙那個厲害,那可不是一般的厲害。

哎呀算了吧,少兒不宜呀,咱就別講了。所以說我們這幾天開會啊,每來這段的時候,中間大家累的時候我就說哎呀是不是要上廁所?是不是你也想楊瀾採訪?大家哈哈哈大家都笑,然後很多人說哎呀太累了,我說沒問題安排一次採訪。大家啊,真是你們真不了解呀,在中國混那是不容易的,親愛的戰友們給你們說實話,我沒見過真正了解國內的人,我見過幾個導演了解中國的官場和中國的這些事,為啥呀?他身邊淨那些小女孩兒來回地講這些經歷呀,圈子里人嘛,他們都知道。你像馮小剛似的,那一講這一串一串的,那太多啊。

……

這個人這一輩子總有遇到一個“死門”,你看,薄熙來碰到了孫立軍,倒不倒霉?倒霉;周永康就碰見了一個孟建柱,那完了,是不是啊?幹掉他了,你看哪個人出事他都有個命門,魯煒就碰見個吃奶的,喝奶了……吃人家奶讓人給記住了,讓人拍照片,吧唧,魯煒這個這個…魯煒奶沒吃對讓人給滅了吧?孟建柱的死穴就是劉特佐,一定成為死他手裡邊,還有一個他有個吳征、楊瀾,找鑰匙的楊瀾,找鑰匙的楊瀾,每個人都有死穴。 

親愛的戰友們,你再想想G20會發生啥事,這些問題一份合同能解決嗎?馬來西亞的事兒,劉特佐能不能回到美國來啊?王岐山同志你趕快來告我,還有吳征,你不已經告了嗎?你老婆也得來告我,不能你一個人告我,叫楊瀾也告我,告我誹謗啊,我誹謗你了不是嗎?我Defamation你了不是嗎?趕快啊,剛才我說那麼多人,還有高燕燕,誒高燕燕咋不來告我呢?還有那叫洪什麼?洪寧!是吧?趕快來告我!剛才你們那幾個人要告的話,誰撤訴誰是孫子,啊哈哈,你不來告你們是孫子,趕快來啊,趕快來!

2018年12月9日

 (跟網友互動)舌頭被咬了?誰舌頭咬了?我愛文貴,哈哈,那楊瀾啊楊瀾,那嚇人了。這兩天你說搞不搞笑,就外國人見我,Miles我要找鑰匙。哈哈,我說你們太搞笑了,怎麼那麼多外國人看這個看這個視頻啊,然後我去洗手間人說,哎我們要坐洗手間近的地方,我說你們這開玩笑,這全都是白人、美國人都看了,哎呀真是不可思議。 

所以說話真的注意了戰友們,這不注意可真不行,你說這說話人都知道,我你說我這兩天我開會中間,我去到的這幾個地方,這地方幾乎沒見過啊中國人,就這次來我見過兩撥中國人啊, 都特別優秀的中國人,都長相特別好啊,氣質特別好很有禮貌的中國人,雖然給我拍照片,當時保鏢說不讓拍,我說讓他拍讓他拍, 一看就是很有氣質的中國人,非常好。但是呢,見我的人都跟我說找鑰匙,呵呵。咬舌頭,這真的不能亂講話亂講話。班農先生你知道我說喜歡他腦袋上面這事,他可老在乎了。 

楊瀾可不刪了上百條評論,人家老公的權利,人家孟建柱男朋友,那還了得,班農那天特別在乎,在那站著說,正在講PPT的時候,我說你還挺在乎,結果班農說我從來不會忘記任何人對我的批評,特別你說只喜歡我脖子以上,太搞笑了,很記仇,很在乎啊!

2018年12月9日

2018年12月9號文貴直播,啊不叫報平安直播了啊,今天咱們是聊天直播,週末啊,上個週末的時候呢,咱們主要講了楊瀾女士找鑰匙的故事,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有時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閻麗夢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獻價值。由英國倫敦喜莊園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聽寫組戰友!

相關閱讀鏈接:《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標題和鏈接匯總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