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81)吳徵帶著楊瀾到美國官員家找鑰匙,傷害文貴

整理:文迅| 校對/發布:拱卒

簡述: 特務夫妻楊瀾吳征,全面的花了上億美元在美國買通美國人士,媒體,進行造謠文貴暗殺文貴追殺文貴。——2017年9月24日

當年馬雲,到處上躥下跳,花巨資到美國公關,和吳征楊瀾這個爛貨,要把郭文貴給遣返。——郭文貴2018年11月13日

Bruno Wu可以拿著楊瀾, 帶著楊瀾這個老婆到美國好多官員家裡面, 去找鑰匙來傷害我郭文貴。Bruno Wu給Rogor Stone造謠, 說我這是給希拉里克林頓送的現金, 我壓根不認識人家。我一個戰略的講話就不行。郭文貴2018年12月2日

封面圖文:吳征,你這個戴綠帽子的你帶著你老婆,到處當爹咪吳……求求你了幫助把郭文貴弄回來吧。郭文貴17年10月12日

2017年9月19日

郭:起草了到馬蕊的強奸案和美國政府聯絡人。吳征在我家周圍佈置了這些間諜殺手和馬雲勾結這些一系列的事情。所以我才開始提到了吳征,那我剛才說為什麼他會這樣呢?他是上海人,這吳征本身就是上海局培養的特務,然後在美國受教育,然後他回國後搞媒體,然後吳征和楊瀾這倆,吳征老帶著老婆去關公,比如說去了英國去聯繫皇家,我的好朋友介紹他跟英國人認識,在這之前他根本不認識,如果認識以後他就叫著楊瀾跟人家喝酒,讓楊瀾跟人家外國人在屋裡邊搞性活動,他在外面看著(守著),這都是間諜行為,然後楊瀾一次次帶著給這些官員,那官員就成了性工具,叫做性禮物。這個吳征是特務,但。。

平:那麼些人告你了

郭:放心特別歡迎告我。然後孟建柱是她其中之一(情人),因孟建柱關於我和楊瀾和吳征吃飯就說,(吳征說)我和孟建柱多好,孫立軍多好。後來我這個安全部的關係我也都知道了。那麼吳征為什麼要跳出來做這事呢?剛才你問了個關鍵問題,楊瀾和孟建柱的太太蔣琪芳(音)非常好。楊瀾她是真的愛孟建柱。這個吳征他個人身體又不好,又沒什麼性能力,孟建柱這身體,六塊肌非常好,也能滿足楊瀾,楊瀾她很喜歡他,而且他大量的幫楊瀾。

你看她楊瀾幾個大型主持都是她,親自出面都是孟建柱,她真的喜歡他,所以她知道孟建柱花,但不知道這麼花,當她知道一個個情人的時候,什麼李思思啊,她也惱火,這個搞梅亭她也惱火,搞董卿她也惱火。這個孟建柱特別喜歡王芳,她倆喜歡孟建柱,孟建柱喜歡王芳,所以楊瀾就恨她(王芳),這個北京安全局的局長李東權力巨大!這也是我的朋友,這個李東絕對殺手,半個安全部,對海外基本是他掌握的。那麼和吳征絕對哥們關係,未來我可公開我和吳征通話,都會出來。(吳征)明確告訴我李東是我們的絕對兄弟,然後他還如何,如何。這是還有高峰,原來經政局的高峰,這是他們鐵哥們,然后孫立軍是我們兄弟,所以他們之間的關係首先是生殖器的連接,他們有個邏輯,生殖器的連接不是醜惡,是信任,是巨大的信任。

老婆都給你睡了這更加要信任。那麼接下來你就看看,孟海晶這個女孩為什麼是美國人,她那巨大我財富最後的控制者,而且有巨大的家族信託基金,而且有有巨大的財富橫跨澳大利亞和美國,還有歐洲。

2017年9月24日

在過去的三年數,以萬次的收到了文貴的舉報,私下舉報實名舉報,沒有任何答复,反而派去了幾百個特警,將文貴的家人用衝鋒槍全部頂著,除了我老爹老娘之外,全部抓走!將我270個員工拘傳聞訊逮捕以莫須有的罪行。出警調查盤古和政泉和裕達達18000餘次,單出警15萬次!給文貴嘗試定罪101條!最後竟然在完全虛造誣陷捏造刑訊逼供,完全證據來自於被拘壓的人,和強行的讓無關的三方按下了白紙上的手印,製造偽證,到至今為止無一條罪行,依法合法的和文貴有關!然後為了掩蓋他們的罪行,大家看到了人類上前所未有的一個國家,在沒有任何定罪的情況下,用一個國家的宣傳機器宣傳能力,國家機器國家政法能力,全球追殺!並發了所謂的紅通。並對郭文貴所有的有關和無關的資產進行了非法的查封!

不但如此還在香港無視基本法,將香港的員工非法的把多個員工綁架到大陸。這是對香港基本法進行毀滅性打擊!並在海外執行藍金黃計劃將海外的情報機構臥底機構,例如在紐約的華僑所謂的梁冠軍,還有一個姓鄭的,福建幫福清幫的主席。以及多個被紅通的,像謝建升鄭介譜實際被紅通人騷擾追殺誣陷文貴。同時放出了中國共產黨公安部,最高檢最高法核實的司法管定直轄的河北高院判刑的曲龍,15年徒刑的人,推翻了所有的案情,放出來了他開始誣陷文貴!讓一個培養了多年的特務夫妻楊瀾吳征,全面的花了上億美元在美國買通美國人士,媒體,進行造謠文貴暗殺文貴追殺文貴,並且對所謂的打著民運幌子各種人士,使勁一切卑劣辦法轉移文貴爆料視線,造謠文貴爆料的目的。

例如利用了他們的多年培訓的間諜網站“博訊”和他們的創始人韋屎,還有他們的工作人員史諾,還有他們的培養了多年的特務李偉東,還有來自北大這個侮辱學生強姦女學生未遂的夏業良,以及多個暗藏了多年的所謂了沉默力量,以及在VOA工作的張晶,掐斷VOA的直播,創造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新聞悲劇和新聞丑劇,嚴重傷害了美國的自由基礎!並且不僅如此,竟然在紐約充分的利用美國的自由和民主法制的環境,滑稽的在我門口進行抗議,不但如此動用了一切可能的力量,例如中國的各個老闆想丹東的王文良,這個到北朝鮮專門搞走私武器材料的人,接送命令,接受吳征和孫力軍的命令到美國來僱凶殺我,讓馬雲到全世界所有跟他合作的金融機構,進行散步文貴的謠言。

直到前天馬雲來到了紐約,還在多個人群當中散佈謠言說他剛剛的被習主席接見。丁薛祥明確讓他站出來反對我。並且由他安排了美國的班農去訪問了香港見了王岐山,而且明確說王岐山繼續當總理。並且由他們安排了他和田國立香港中國銀行行長王岐山的代言人,安排了淡馬錫的何晶的丈夫李顯龍總理,見了老王岐山。並且繼續在媒體上繼續造謠文貴,無視於美國的法律和自由,製造恐怖氣氛!並且大量的駭客,無視中美之間的法律存在,大量的駭客美國給文貴做法律顧問的律師,所有的辦公室電腦全部被駭癱,所有和文貴聯絡的推友朋友手機全部給駭掉。嘗試用國家的軍事黑科技,控製文貴的船隻,差點造成人間災難點燃了這個船旁邊的煤氣的船。

對文貴的家人和員工無論在香港還是日本無論在中東歐洲美國,跟踪威脅並且在這個推特YouTube上註冊了一個一個的假的文貴身邊的和親人的信息,公開的散佈謠言!這一切切的讓大家瞠目結舌的罪行,都是來自於一個國家的盜國賊集團,就是以中國中紀委書記,過去5年的反腐領袖王岐山為首,中國的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為協助,和中國的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為打手,全面由孫力軍運作,例如指揮了專門特務吳征和楊瀾,全世界對文貴的造謠追殺金融封堵,這是一個中國過去幾十年來,不依法治國,國家被盜國家機器被流氓土匪所控制的絕對的事實,這不需要證據,發生的過程就是證據,事實已經非常清楚!

2017年10月8日

那麼大家應該再有點兒時間,你們就會明白,過去的一個月到底兒發生了什麼事兒啊!(笑)非常之荒唐,非常之荒唐啊! 即將在中美之間發生很多的你意想不到的這些政治醜聞,政治醜聞。就是因吳征夫婦兩個搞的啊。

比如說,比如說這個吳征兩口子,在華盛頓啊,幾個官員特別嚴肅地來問

我,Miles,我們要嚴肅地問你個問題——當然不是我一個人在場啊,不是我一個人在場,最起碼有5,6個人在場,額…大概7個人在場,7個人,4個美國人,3個中國人——人家就問我,說吳征和楊瀾夫婦明確告訴我們的,說這個楊瀾在中央電視台和習近平先生的夫人非常好,成為姐妹,她私下代言代表她,而且代表她在林肯中心明年要搞一個大演出。然後呢,吳征呢是和習主席是哥們儿,經常私下喝酒、聊天,委託他,讓他在美國辦啥事,然後許了很多的願,並且說明年如何如何有什麼事兒發生,然後總統到中國去會有什麼事什麼事發生…哎呀我哭笑不得啊,

我真哭笑不得! 2010年,吳征和楊瀾女士你兩口子在日餐廳跟我吃飯,你兩個是怎麼評價習主席和彭麗媛夫人的,你倆敢站出來說一句真話嗎?你既不認識人家,你也不了解人家,那個時候你還拿了兩封信呢,那信我還在這保存著呢!我為了保存領導人的面子,不跟你們拿出來。你還要轉給習主席呢,你讓我找這個找那個的。我當時就給你拒絕了,我說我辦不了這事兒,你現在吹牛,你們是20幾年的好朋友! 華盛頓就這麼大,人家是政府這麼高官,你敢撒這個謊!吳征楊瀾哪,你們膽子太大了!

你們敢竟然在美國啊,冠冕堂皇地打著習主席和夫人的名字!你倆配提人家名字嗎?楊瀾女士啊,你給人家彭麗媛女士,你給人家捧腳都輪不著你!人家原來人家就不搭理你,啥時候搭理過你啊,見你都躲著遠遠的;在中央電視台,在電梯廳看到你進來了,人家馬上閃開不跟你坐一個電梯。你現在說是人家姐妹,你的這個慌撒的騙到了全世界!

你們兩個咋騙人家查爾斯王子的?你叫我的朋友,到英國去人家都沒搭理你,都說你是騙子,通過我朋友說,我要給查爾斯王子的全球環保基金捐100萬英鎊。結果好嘛,人家安排了你跟這個吃晚餐,參加了女王的賽馬會,過了幾天找你的時候,你說:“我說的你理解錯了,我要捐給你是陽光衛視的期權。” 又過了一年,天天找你,最後說什麼,我有幾件古董家具給他吧…

又過了一年,天天找你。最後說什麼,我有幾件古董家具給他吧。騙人家!把我這朋友騙的,提到你回身發抖,啊。最後查爾斯王子跟我吃飯的時候說,Miles,我見過最大的騙子就是這個Bruno Wu,還有這個Lan Yang。後來人家在一次巨大的晚會上,在查爾斯的家裡面,我們幾個中國人都在場,中國去了十幾個人。(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精英領袖。

人家說我這一生中見過最大的騙子,就是中國來的Bruno Wu和Lan Yang。騙完了女王騙王子,騙完了王子女王,騙人家法國的前總理,然後騙人家德國大眾公司的老闆,說給人家搞定上海的業務,結果是騙人家幾台車不給人家了,當作廣告。然後騙了這個老闆騙那個老闆。然後呢,當時幫我要搞定李友的事情的時候,說孟建柱書記和孫力軍,你要1000萬美元給你做廣告。楊瀾女士,我這兒都會公告的啊。

現在我做夢也沒想到,你還敢打著國家的名義,跑到紐約來。找到了高盛的前老闆,找到了黑石的前老闆,找到了摩根士丹利的老闆,還有現在的老闆,給美國政府寫信。然後說一定要遣送郭文貴。然後你跟每個人都說你是受習主席和彭麗媛女士的委託。和當年孟建柱、王岐山、孫力軍、傅政華(7:27)抓我的家人,抓我的員工是一樣的道理,說是習主席批的。每個人,專案組的人可以去問一問。

我的員工現在還在裡面押著,還在外面活著的,你們所有人都說習主席讓抓的!抓我的全家,抓我的員工,要把我們全家滅門。現在那你到美國來,你又打著習主席和彭麗媛女士的名義,說是你是私人代表。而且竟然找了這麼大老闆,你許那麼多諾給人家,你是什麼用心呢?你不是高級黑嗎?你這不是高級黑嗎?你這是侮辱了人家習主席,侮辱了人家夫人!你兩個能摸到人家邊嗎?你能看到人家背影嗎?輪得著你嗎?你來自上海,你代表著上海幫,最後19大前你瘋狂。你要殺害郭文貴,怕爆你更多的料。

我告訴你吳征和楊瀾,我本來和美國有關政府部門,只是達成了協議,部分地提交你的一些證據。接下來,我會馬上公佈你和我之間,我沒有公佈的那80%的大部分。讓世界上所有的人,看看你是不是代表習主席,你代不代表彭麗媛女士。我現在已經讓所有跟我談話的美國政府官員和前政府官員,我要求他們,我說你必須,你要給我文字給寫下來。我要把這個寄給習主席,我要交給習主席。

我讓習主席看看,美國政府的官員是不是騙子?郭文貴是騙子!郭文貴是郭三秒!郭文貴是郭強姦!但美國這麼高級的政府官員是不是騙子?是不是你說的?我要讓習主席在和川普總統見面的時候,當面問川普總統,Bruno Wu還有楊瀾是不是這麼說的?問問他在場的官員,我跟這幾個政府的官員,這幾天我都這忙這個事呀。

我要把這個事情文字化,法律化。讓全世界看看,你代表的江家、孟建柱、王岐山和孫力軍,你們想幹什麼?你們打著習主席的名義,把我全家抓了,把我員工抓了,去抓我的合夥人。在香港抓我的員工的時候,就說習主席親自指揮抓你的!好麼,現在你又跑到美國來,天天吶,你造謠。你給那個博訊的韋石,你找了還有我認識的朋友。天天鬧著要見我,想給我下毒是吧?

七天十一次要見我,每次離開我家我都咳嗽不止,我都不知道我家有什麼,我也叫人來檢查和輻射的問題,或者是化學輻射的問題,然後你到處傳言,你吳征你到處說什麼,說是你找了布什總統,奧巴馬總統,還有老布什總統,給川普總統寫了信,要求遣返我,三週前說上星期,二週前說第二天,到現在了,要遣返我,你說你是個豬啊,你以為美國是你孟建柱王岐山你江澤民控制的家啊,美國的前總統敢跟現在的總統,敢寫一封信,那叫違法,違反政治紀律,馬上就會告訴媒體,他們不想活了,你騙人就這麼騙的,但是竟然有中國華人在海外的民運人士,打著民運的騙子,這幫豬,還竟然相信,還跑到我這來領賞,你把郭文貴看什麼人了。

為什麼中國這麼多騙子,為什麼中國騙子膽子這麼大,為什麼中國的騙子有這麼大的權力,這就是盜國賊產生的最糟糕的黑色的蝴蝶效應,無人敢說真話,都相信假話,說得如此之荒唐,竟那麼多人相信,災難哪,災難,中國還有什麼是真的啊,還有什麼能信的這個國家,你吳征楊瀾,你竟然把美國的所有的現在的大集團,以中國給他市場機會,你公然的,你這是BGY啊藍金黃嘛你這是假藍金黃,這個藍金黃已經夠可怕了,你這個吳征楊瀾夫婦,假藍金黃,騙法國人,騙香港人,騙新加坡人騙馬來西亞人,騙菲律賓,把菲律賓的總統威脅控制藍金黃徹底成功,

你到中東去騙人家這個騙人家那個,搞石油一體,騙美國的導演,現在騙所有的,那天說的名字我都懵掉了,所有美國政府跟我說的這些名字,全都是我們全世界老百姓最大的老闆,最大的老闆都被你給騙成這樣子,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是真相,多麼荒唐啊,郭文貴是個騙子,到今天你們說郭文貴是個騙子,找到一句話是騙了嗎?找出一件事能證明嗎?竟然在網上說郭文貴提供的文件國務院發文沒有,你個豬腦袋,國家保密文件最高級的連title(題目)都沒有,連文件號都沒有,就是一張白紙,有的是半張紙疊上,只是幾句話,連這點常識都不懂竟然拿出國務院的發文號來核對,

郭文貴要沒經過鑑定,沒有經過有關部門,敢拿出來嗎?你敢拿出來一個文件嗎,吳征楊瀾孟建柱王岐山,證明郭文貴說過假話,做過假事,騙過人,犯過罪,你給我找出一個出來,劉志華查了我三年半,你們從2015年吵了我將近三年,加上之前的也三年多,你找到我犯罪了嗎,我偷稅漏稅了嗎?我有刑事犯罪嗎?我有詐騙嗎?有一個當事人,在海外的,不再你們抓起來的範圍下,敢指證我犯罪的嗎?有一個嗎?有一個在自由的情況下說郭文貴犯法,說犯罪犯法啦,造假了,有一個嗎?全世界就這樣的事實都不去面對,竟然相信了你拿出這個領導人到處招搖撞騙,荒唐啊,哈德森,你們公安部說不是你們駭客的,我的律師不是你駭客誰駭客的啊。

……

吳征,楊瀾,你們的日子到了頭了,中美爆發任何政治事件,(啊)你(們)會承擔一切後果,你的老闆,孫立軍,孟建柱,(啊)這個王岐山,付振華會向人民負罪。今天你搞了這麼多五毛啊,搞了這麼多五毛。今天你的五毛搞的我特別開心,因為你這個五毛證明了我更加偉大。美國人不是傻子,美國人是全世界最聰明的,說,就憑他們那麼多五毛就證明了他們害怕你,就證明你說的是真的,什麼事情都靠這事實,什麼事情都靠事實和邏輯和證據,你靠五毛,那這不等於自殺嗎?吳征啊吳征吳征楊瀾,你真是不配做人呢!你們倆,你真是個典型的,你是個爹咪呀,你唯一的一個坐檯小姐就是,Lan Yang (爛楊),啊,Lan Yang 啊,真的是太可怕了,你這個人的齷齪到這個程度,

我覺得全人類找不出來吳征,楊瀾還有韋石,西諾,李偉東,夏業良,就這樣的,就這樣的(人都不如的)畜生都不如的東西,這真是文貴照出了你們這些這些,真的是畜生都不如。

……

再加上這個吳征和楊瀾啊,Lan Yang(爛楊) 都搞了全世界來了啊,那沒辦法,中國的事兒就必須跟全世界一起解決了,啊所以說新的時代又開啟了,中國的事兒要跟全世界一起解決,這是我最不願看到的,但這是盜國賊導致的,不是郭文貴做的,啊,這事是實實在在的事實,大家都看見都見證了歷史。

2017年10月12日

吳征,你這個戴綠帽子的你帶著你老婆,到處當爹咪吳,到處胡說八道,你在美國你竟然胡說什麼彭麗媛女士請你吃晚餐,求求你了幫助把郭文貴弄回來吧,求求楊瀾啦!還給楊瀾買衣服,你真敢胡說八道,這美國的最高領導人都被你給騙了,人家問我的時候很多人在場,我聽了哭不得笑不得,吳征啊,我剛看了曹長青先生錄的視頻,我要再說一句,曹長青先生花這麼多時間調查痞子賴子流氓騙子,竟然十幾年來在中國被共產黨和政府作為一個情報人員,繼續行騙,天理何在?

這個國家還有救嗎?竟然上星期在華盛頓在紐約代表習主席代表彭麗媛女士,彭麗媛請你吃飯?你開什麼玩笑?彭麗媛洗腳水都不給你喝,都覺得是個侮辱。人家是好人,人家請你吃飯?楊瀾,吳征爹咪吳,洗腳水都不會讓你們喝。人家有一點點做人不恰當的嗎?人家作為中央領導的夫人給中國的婦女爭了面子,大氣。

2017年11月7日

所以這個整個的情節,當然他也沒有機會說郭文貴啦!可是,下來以後,所有的美國在中國的很多商人,很多大商人,都是那幾個最高的牛人。都紛紛的在說:“郭文貴要遣送回去!如何遣送郭文貴、這小子有多壞!”

然後我也知道了吳征是如何通過美國的行賄原來的政府官員,編造了所謂的彭麗媛女士、習主席向他們保證:“這吳征是我哥們,楊瀾女士是我太太的姐妹,他們完全代表我,把郭文貴給弄回來。”這些細節,很滑稽!很滑稽!包括還嘗試著行賄。然後Stiven問怎麼寫這封信?他又自己怎麼寫這封信?怎麼又打著習主席的名義說:叫“Do my favorite”啊!叫“Do my favorite”啊!就個人的一個喜歡!在西方世界就是說,你給我一個特別的!說白了就是要求一個特殊的關係、特殊的照顧。這個里面發生了很多故事,我們我們知道的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我就很驚訝,那說明了什麼呢?

……

這樣的話呢,文貴可以將過去報料的正面作用和負面作用,選擇性的進行跟咱們中國的現任領導人進行溝通,進行溝通。郭文貴的報料一定要繼續,如何能繼續?這個讓國家得到更多的正面的東西,能幫助依法治國,能讓這些所謂盜國賊們,讓他們在內部得到解決,盡可能的少的產生國際上負面影響和國內的影響。然後這些人不要再用這種流氓手段,讓Bruce Wu吳征、韋石、西諾等這些,李偉東、夏業良這些流氓人物代表國家在海外執行任務。

像那個吳征楊瀾兩口子到海外來用那麼流氓的辦法,行賄官員,打著老婆用老婆來去公關,而且打著彭麗緩女士、習主席的所謂最好姐妹,每週都3次聚餐,這種謊言,丟國家的人,去解決對付我們。那麼這些問題都可以正規化、程序化,我們去實現共同的目標,包括“郭七條”,郭七條所有的外國人都是支持的,都是讚成的,而且國內的絕大多數人,挺文貴,支持文貴,就是因為“三不反”,就是三不反嘛,我們不反中國人,不反中國,不反習主席,這是原則。

2017年11月12日

你像這個吳征啊,楊瀾啊,這兩個人吶跑到這個美國來,無惡不作啊,無惡不作,這個把其中一個美國官員的這個書啊把這個這個書給人家拿去中文翻譯,說我給你翻譯了,啊這版權我買了,我老婆是中國名人,我讓我老婆採訪你,然後啊,還多次採訪你,在哪都行,

你說這什麼卑鄙的人啊,這在我們小時候,就這種人那簡直是揍扁他,你說就這種人說這種瞎話,去這麼誘惑人家美國人,他就說,你知道我老婆跟彭麗媛女士多好嘛,我們!每星期兩到三次吃飯,就像幹姊妹一樣,習主席每週要給我打個兩次電話,有時候甚至要見一次面,你說這話都敢說出來,就這還在美國打著蝴蝶結,穿著燕尾服然後到哪去啪啪啪啪的,還在那像人像樣的,哎喲,還搞媒體,你說災難不災難啊。

2018年2月12日

大家看到了,我爆了吳征以後呢,我說我們達成和解了不報了。我就傻乎乎真認了,真不爆了。後來大家知道吳征不但沒有兌現諾言,他更加凶狠地在殘害我的家人員工,殘害我。包括到美國來找人給我造謠。博訊更加瘋狂地攻擊,控制著五毛,和馬雲等共同一起對文貴進行一次又一次攻擊和傷害,背後都是吳征。而且找Steven Bannon,然後給人家翻譯書買版權。

    帶著楊瀾去,說她代表彭麗媛,代表習近平先生,說她代表彭麗媛女士,要求郭文貴遣返,還找了當時幾個牛人,啊,Steven Wy。看到這個事實的時候,咱們這個文貴報料1年多,事實能證明一個人的真和假。能證明一個人的善與惡。不要聽人家說,看看事實,所有的戰友們都是大智慧,不要聽任何人,包括文貴,不要聽說,看事實,看過程。這就是說從現在看1年前,吳征對我耍弄,對朋友的耍弄和這個人的卑劣,無恥到了極點。

    大家看一看,當時吳征提供給我的證據,我從來沒提出來過,我這麼久。第一次給我是39萬9,就是他在香港的一個公司,就是控制的叫能淨,把這通過能淨,通過刪帖的,給了博訊在紐約的一個帳號上三個帳號39萬9,後來又提供了一部份,總共是46萬6,46萬6這是一部份,其他還有,而且他的律師竟然還寫出了證明文件,就這東西我交給了FBI,我交給了檢察官,而且都去,FBI,檢察官都去查了他的帳號,而且更多,啊!這個案子還在調查之中在這之前不允許我說出。直到上星期,我問過這些部門,他說你可以說了。啊,所以呢,大家要看事實,要看證據,才能得出這些人是真是假,是好是壞,啊,現在我讓大家看一看,當時吳征發給我的,他給博訊提供的46萬6的,39萬9的付錢帳號和詳細信息和律師的說明。

    可以把這個文件掛出來,我們看這。。。(圖片文件)。大家看一看,這是當時他呀收款的帳號和付出的單子,大家也可以看到,大家也可以下載下來,大家票據可以下載出來,這都被美國政府呢查過了以後,證實了的付款信息和帳號信息,(go to next ,please),噢,大家可以看到啊!(圖片資料),大家可以看到啊,這個主要是律師啊,這個吳征律師證明,這個他見到韋石,三個賬號39萬9千9百8,近40萬,時間內2012年到2016年間支付詳情如下。啊,大家看一看帳號信息,支付款的去向。

    然後呢是吳征的律師寫信說是韋石多次要求下做出這些付款,以捐入其支持博訊新聞網並換取該網對中國社會進程採編支持以及刪除一些負面報導。啊!然後負責處理電匯銀行,匯款確認書,以合共4張匯率收據以做憑證。大家看到了,咱們看到了客戶通知書,中銀香港,一定是中銀的,中銀就是個情報機關,看一看啊,付款詳細帳號,付款單啊,這是副件,大家看到了啊,副件,還很清楚啊,我在這兒我手機看很清楚呀,那不是全屏啊,這不是全屏(助理:這是全屏),ok ,好,下一個,很好,很好,下一個,Green Media email 地址,帳號信息這都有,這些已經成為證據了。韋石這個也沒有拿,也沒拿這個,這個交稅,這是肯定。關鍵這個帳號還有更多的,N倍的款,這個,這個現在他這個釣魚欺騙是不可能了,現在博訊是個釣魚網站,釣魚事實被很多部門認證了,未來有很多證據出來。(下一個),大家看到了(圖片資料),4萬9千9百8十,很聰明,就是不匯到5萬,5萬就報好幾個部門,4萬9千9百8十不用報那麼多部門,聰明啊!大家看到這樣的時候,我想說一下這個吳征哪,通過朋友所謂的假和解,以和解換取了時間進行集結。

    這個大家看到和解之後,吳征到美國來,說服美國政府官員,以及要想盡一切辦法害死文貴,污陷文貴,然後呢到美國政府行賄,遊說啊,就想把文貴弄回去,還有一個就是大家看到,這個華盛頓和這個紐約之間的行動,都是同時展開。那就是超限戰和政府公關同時展開。

    劉彥平書記和這個孫力軍先生他們來美國,來這個華盛頓,來紐約都是同時布的局,一邊公關遊說,一邊劉彥平先生帶著我太太女兒來,來這個讓我轉移我的注意力和精力,然後甚至同時下手把我滅掉。這時黑道同時梁冠軍等人都在這兒,這個梁冠軍這個流氓,咱們走著瞧,這事絕不會拉倒!看他所謂的造謠,整個從輿論上;從法律行動上;從政府公關上,這一套活,一套活,包括代表中共中央的專案組孟建柱,孫立軍,代表國家的劉彥平書記等兒人,然後私下里邊的吳征,馬雲啊,還有潘石屹等到處行賄,公關,同時法律行動,董克文搞了幾大官司。更重要的事情馬蕊案,這個來傷害文貴。

2018年3月9日

我們剛剛的律師跟我說,吳征,BornerWu又用了他那個同樣的是博訊告文貴案,還有這個這個財新告文貴案,還有馬蕊告文貴案,還有什麼什麼什麼6,7個案子律師,同一個律師,叫lisa的,她又告我了,代表他的BYang,楊瀾,啊,又告文貴了。你看到沒有,全部來。這和現在所有人呼籲,文貴要反習,你必須反習,趕快你要說出來,這是你的機會。

2018年11月13日

 當年馬雲,到處上躥下跳,花巨資到美國公關,和吳征楊瀾這個爛貨,要把郭文貴給遣返。現在馬雲和吳征,你們拍一拍你們的良心窩子,我郭文貴的爆料,最大受益者就是你們。結果當年你們傷害我,你們這幫畜生!咱們的事絕不拉倒。 

    中國企業家們太可憐了!2017年三月份我接受BBC採訪的時候,我說中國的企業家,什麼叫合作啊,你配得上合作嗎?什麼叫企業家,中國沒有私人企業家。只有小三!只有尿桶!就是妓女!連個媽咪都當不上。

2018年12月2日

有一個人, 誰能拿到Elliott Broidy 所有來要把郭文貴遣返的文件?誰能拿到?所以他們可以殺我郭文貴,他們可以拿幾十億美元來攻擊我郭文貴, 他們可以非法的買通司法部官員來滅了我郭文貴。Bruno Wu可以拿著楊瀾, 帶著楊瀾這個老婆到美國好多官員家裡面, 去找鑰匙來傷害我郭文貴。Bruno Wu給Rogor Stone造謠, 說我這是給希拉里克林頓送的現金, 我壓根不認識人家。我一個戰略的講話就不行。

你們這幫欺民賊們,我只能說, 我什麼..你祖宗了!你們是人嗎?你們, 你是人嗎?我已經多次在視頻上說,盜國賊他可以一切都是假的。貫軍劉程傑孫瑤假視頻。把海航裡面提供信息的人抓起來, 那是真信息吧。抓起來了把。他們公開承認的。 

    結果你們老盯著我有沒有錢。我有沒有錢, 和你爹你媽是不是你爹你媽有關係嗎?我有沒有錢和陳鋒他們偷沒偷中國人錢有關係嗎? 

    我有沒有錢和王健是怎麼死的有關係嗎?我有沒有錢和楊瀾到人家部長家裡找鑰匙有關係嗎?我有沒有錢,用得著你Bruno Wu 帶著楊瀾到美國人家辦公室到處找鑰匙?然後花錢把我弄回去有關係嗎?

2018年12月29日

路德:還有一個就是昨天,你發出的一個就是吳征,起訴吳征和Sam裡面,把王岐山和孟建柱啊,在訴狀裡邊也應該是一個重要的一個人物啊。但是我看到您當時是起訴吳征二百億美金賠償,Sam才一億美金啊。這是否就是您所說的隔空取錢,如果這個里面訴訟策略有很多,昨天我其實就在節目大概的分析了一下。我想問一下這個隔空取錢是否和吳征200億美金有一定關係嗎?文貴先生? 

文貴:啊,謝謝路德先生,我現在回答您的問題。 

起訴Sam(山姆)還有吳征啊,Bruno Wu,楊瀾的先生啊,這個起訴他這個案子吧,現在很多人,我覺得都沒有看清楚這個案子的意義。我們最早先起訴了吳征,吳征也起訴了我們。這個律師事務呢,就是代表了三個最主要的案子,就是吳征起訴我;還有那個馬瑞強奸案;還有博訊告郭文貴案,你看了這個三案子啊,很搞笑! 

當時吳征出道,吳征這個剛開始過來2015年1月10號給我打電話,代表中紀委,要把我這個家破人亡,抓了我全部的家人、資產和員工,大家都看到了,這個他不可抵賴,我們還有幾百頁的通訊信還沒有推出去。而且他早就宣布了,必抓馬健,一定要把馬健先生抓起來。這早在2015,是2014年12月份,在這未來慢慢公開。 

所以說吳征這身份那沒那麼簡單了。這次可以證明了吧。然後他為了要跟我和解,後來我就開始爆料了嘛,2017年嘛,2月份爆料,經過何頻先生,啊,跟吳征聯繫。何頻先生說,吳征要跟我和解,希望我能和解。我說可以啊,那會兒我剛和何頻先生認識,剛接受了第一次的直播。 

那麼我就接著了把何頻先生介紹,何頻先生認識的人是香港一位新聞界的朋友,一位老兄,這個人也跟吳征認識,所以何頻先生指定了這位先生和吳征聯繫。最後就給吳征無條件的提供了給博訊47萬美金,所謂的刪除黑郭的貼和別人的欺詐勒索的帖子。然後當時吳征也向我索要300萬美元,刪除在博訊黑我的貼子。這也是事實,然後大家看到,我就不再爆吳征了,我就很天真的想,達成協議就要兌現,我不再說吳征。 

結果後來大家知道,吳征接下來還繼續黑郭。不但黑郭,然後呢,連明鏡最後都不採訪郭文貴了。然後是通過吳征,通過什麼陳軍,這個叫一地雞毛的陳軍,啊!又開餐廳,又做生意還搞俱樂部,還跟人家袁建斌粘在一起,然後還和博訊在一起,哎!博訊竟然也來告我了!告我的這個事務所,居然是馬瑞強奸案的代表律師事務所,和博訊告我的事務所和吳征的事務所,有意思吧!這個天下無不巧合嘛,當然不是巧合,這是個安排,就是吳征完全是個騙子。 

在這個時候,我們律師給我們建議,不管我告誰和人家告我,都要經過美國6個月到8個月甚至10個月,對對方的庭外問話,各雙方律師提供證詞都需要,根據那個時候我就定下來了我的戰略,我說今年讓吳征去玩,就讓他在美國玩,歐洲玩,就讓他使勁的暴露,就他暴露完了,我們再出手,我們先退回來,等他把子彈打完。 

後來看到了吳征找這個馬瑞強奸案,找這個美聯社,第一個登出來,然後又找了這個Rager Stone(羅傑斯通)開始在美國媒體造謠,還有一個美國叫一個News Beste開始造謠,在西方媒體誣陷郭文貴。然後又跟JHO LOW一起去遊說美國政府,把郭文貴遣返。???包括當時在白宮的STEVE 班農先生,還有STEVE WEN一系列的人,啊!所有的人,包括馬雲後面提供的巨大的資源和支持,這個用的大的去了,幾十個美國的要人,吳征先生打的是彭麗媛女士的好朋友,然後呢,跟習近平先生是好哥們,王岐山,那是他的Partner(合夥人),孟建柱那是家里人,孫力軍是小老弟,他代表全中國了,所有的權力了。 

所以,到處拿著所謂的習近平的親筆信,王岐山的親筆信,到處遊說。這個過程我們一直在等待著,這個過程實際上給我造成的損失遠遠超過200億,大家都知道啊,我的基金損失那是幾百億美元。但是我們為什麼等到這個時候?就是要把所有的吳征在美國的行為讓美國政府、相關部門完全掌握!把吳征在美國所有的資金來往讓西方政府完全掌握!讓吳征給博訊,還有馬瑞案捏造的事實給錢完全掌握! 

跟著一個律師事務所溝通,和美國投資Blank Je 成為主席的事實全部做實! 

在歐洲以假名其他人帶出的股份全部做實。然後最重要的事情,吳征啊!這小子把過去的犯罪擴大化了,這種手段在西方的情報界,跟政府溝通,網絡襲擊,啊,行賄西方官員和美國官員,包括對美國的傷害,特別是美國司法部,這個人被行賄跟吳征是直接關係。美國有史以來是第一次,還有很多官員會被抓起來。

2019年1月6日

同樣,戰友們,你們很多都是高人,共產黨內部的程序,我認為是全世界我看過最嚴謹的。你別看,共產黨這個組織,它如果真按它說的干,共產黨還是有很多優點的。關鍵它被盜國賊套了,成黑社會手段了,它的程序很嚴謹。大家去想一想,習近平主席的一封信,怎麼會通過吳征。用吳征的話,他跟習近平是哥兒們,一周、一個月都要坐下喝一次酒,喝酒當中最多的談的都是女性。楊瀾跟彭麗媛女士幾乎每天必須通電話。彭麗媛所有的心聲都要跟楊瀾談。這是昨天我聽說的,這是他親口說的話,大家你們信嗎?我是不信,他壞,我信,他有這樣的本事,我不信。 

 這封習主席的親筆信,是一個據說有title的,那我的律師,我們就問班農先生,那麼你看到簽名了嗎?他說,我看了一眼,好像有簽名。這就有問題了,這就是我們法制基金要進行的事了。中國政府,習近平的信怎麼會通過一個個人Steven Wynn 來給美國總統。 

而且明確是頭天晚餐時交給總統的,而且有十個美國最高級的人,正式的提出,來把我遣返,有五十個高級人參與這件事情。用班農先生的話,這些人都是前所未有的,從來沒有過的,個人求總統,都是幾十年關係。從他當上總統,更是不可能,但是就是Steven Wynn 幹的事,StevenWynn 美國正在調查。如果按照這個事實發展下去,他最低是八年甚至更多,就是沒有登記外國政府代理人,還有一個重大犯罪,重大犯罪。 

那很多人都會有問題的。那中國的主席,怎麼可能把一個主席的親筆信,官方的通過一個商人轉給美國總統?要求遣返郭文貴。說所有的後附的文件是什麼呢?幾乎都是,中國國內報紙,我爆料之前對我的報導,就是財新,環球時報,就以胡舒立的報導為證據,然後就要這個把我遣返。這在美國這事絕對是犯罪的,因為你沒經過調查,你沒經過程序核實,這封信的來路也不對,這裡面有啥貓膩? 

那個吳征怎麼和楊瀾,習近平主席還有彭麗媛女士的什麼心理治療師,是哥們啊,經常喝酒啊。而且說王岐山的時候,其中一個遊說人說到王岐山,就是王岐山就這件事情重視程度,說:什麼都可以談。這是賄賂啊,這已經是賄賂了。第一個說習近平寫的信,親筆信,就是幫我一個個人的忙,高興的忙,這意思就像行賄受賄一樣,make my favor,這個意思就是:哥們,夠意思,幫我一個忙。一般這種事都不是好事,你想中國主席會這麼幹嗎?我不相信。我到現在都不相信。 

這是昨天我為什麼法制基金第一個事在美國,先把這事搞明白,這是下次我們對吳征採取行動最重要的一部分。他的公司裡面,請了所謂的美國政府官員,包括前司法人員。我說吳征說的話,還有他的行動,和那封信的來源,還有關於我這件事,背後牽扯那麼多人,包括Elliott Broidy (艾迪-布羅伊)什麼什麼一堆,司法部已經認罪的官員。這裡面我懷疑,這封信就是假的。

2019年1月10日

這個人類上改革騙子已經被共產黨玩完了。我說培養的人民深信不疑。這是為什麼有Bruno Wu,有楊瀾,在中央電視台,還能活那麼好。

昨天晚上,我跟一個媒體的我最尊重的一個人,他問的問題,我真的感覺有點丟臉。他說我也認識Bruno Wu,我也見過Bruno Wu,我也見過楊瀾,他這種人怎麼能一騙幾十年就成功。我說你問我這話,我很尷尬。在任何家這種騙子騙不下去,你說Bruno Wu從他出來,法國留學美國留學到娶一個美國的白人,到騙的綠卡,到騙中國學生賣假保險,然後回去陽光傳媒,然後出來了再把他賣掉,然後攀上大款,然後拿著老婆到處做公關工具到處找鑰匙,到最後在鳳凰衛視、亞視、各式騙,天天騙,就共產黨不懲罰他。最後「咵」上海幫起來,跟上孟建柱、孫力軍,哇一下起來了。我說要到美國來,叫美國不允許,要求中國遣返Jho Low到這來和馬來西亞,要把郭文貴遣返回中國,一個要拒絕美國司法審判,一個要郭文貴帶回中國審判,兩件事情背后孫力軍、孟建柱。

 我說他為什麼?是我們這個國家相信騙子,只有騙子才有生存之地。他為什麼這麼做?因為有孫力軍、孟建柱、王岐山。

⋯⋯

爛楊,實際上楊瀾的料太多了,太多了。

2019年2月22日

大家看看太平聯盟用的律師事務所是誰,就是當時紐澤西的一家科技公司,被海航收購,最後他放棄了欺騙人家,利用那個騙了一把錢,人家告他,用的同一家律師事務所。海航告我的也是這家律師事務所。跟這個吳征找鑰匙的吳征和楊瀾一個路子,啥路子?吳征用的律師事務所同一個律師,就是核心人員馬蕊強奸案,郭文貴強姦馬蕊的,馬蕊強奸案是中國政府報的案,馬蕊用的這個律師,博訊韋石這家用的律師,這都是一樣的,都是共產黨的嗎。 

2019年1月25日

頭兩天有戰友給我提供線索,兩三個線路,說吳征在日本呢,跟那楊瀾到日本找鑰匙去了。我說這不是吳征天天在黨內喊著愛國愛黨嗎,不是老跟習主席彭麗媛女士天天要談心嗎,這怎麼帶著楊瀾去日本找鑰匙去了呢。據說還使用了兩個,租用了兩個麵包車,去了日本。楊瀾同志到日本找鑰匙就不對啦。你們天天宣傳的打日本,幹嘛到日本去找鑰匙,對不對。

所以呢,吳征現在是下一個目標。吳征的那半個身子那就是明鏡的何頻、袁建斌,還有你這個陳軍。梁冠軍呢?還有梁冠軍吶!梁冠軍之前還有誰啊?韋石啊,叫孟維參。

2019年3月29日

接下來幾天,我都會做這個事情,這是當下危機委員會文貴的粗淺看法。有點自不量力了,請大家包涵。但有一點我可以告訴大家,當下危機應對委員會,是最早我們和戰友我們一起發動的爆料革命,有根本的關係。是我們公佈的3F方案,BGY方案,以及共產黨派來劉彥平和孫立軍對我的所謂的綁架勸說,和埃里伯蒂,吳征,和海外這些欺民賊亂倫彪,夏業良這些畜生,郭寶勝這些畜生,梁冠軍這些畜生,熊憲民,韋石這些畜生,對西方的藍金黃以及對我們進行的打擊,以及對我們真心反共人的打擊和滲透,包括VOA斷播,對龔小夏女士這些人的整個開除,包括VOA的張晶,在裡面深度影響VOA的沉默力量,哈德遜取消演講,我們的船Lady May在哈德遜失控,以及美國司法部官員被腐敗,Jow Low 劉特佐,找鑰匙楊瀾等在西方一系列的行動,包括董克文起訴的這九個案子,還有馬蕊的強奸案。 

一系列對西方司法滲透影響,藍金黃,一個個鮮活的讓美國和西方震驚的例子,喚醒了他們,所以當下危機,他沒有危他成立什麼委啊,讓他們看到了危機。我們法治基金的成立,過去本來就是說我過去說將有很重要的委員會成立,當時並不叫法治基金,因為當時1120提前才說的,在這之前我們要做的事情,就叫中國美國成立的,當下危機應對委員會。

2019年5月1日

你看吳征那個案子,叭叭一挪。在這之前我們告訴他,問他那個律師,說馬蕊案你管、吳征案你管、這個胡舒立那個案子也都是你們管。然後呢,現在,吳征新獲起訴他案子你們管不管呢?哎,我們不管。但是,現在又拿去了,為什麼呢。共產黨付錢,上海局付錢。上海局付錢是中國老百姓維穩的錢,最終還是老百姓替鑰匙瀾·楊和Bruno Wu付錢,這就是共產黨。

吳征那天開著那個邁巴赫,親愛的戰友們,他那不是邁巴赫650。當時我買650邁巴赫,路德先生,全美國就兩台。大多數都是550,然後到660都很少,650當時就兩台,現在可能多一點。

吳征這個人到哪去,他買車一定不是他花錢的。吳征你不信查他車去,100%不是花吳征的錢,吳征咱跟你去法庭說,肯定不是你的。吳征這人他連媳婦都不是自己的,都可以公用,他啥能是自己的呢?路德先生一不小心就給吳征做了廣告了。你罵他啥他都不在乎,你說車啥的他可在乎了,他可牛啦。吳征上哪一去,你一說他老婆是楊瀾,哎呦,鼻子就往上揚了。他不在乎你說不說他老婆找不找鑰匙,他不在乎,不要臉,不要腚。所以說,他屬於叫尿臉黨,用自己的尿呲兒自己的臉,尿臉黨那種人。就是只要你能吹牛,能騙錢,老子啥都不在乎,他屬於這種人。

所以說,大家你看,哎喲我的媽,這麼多人。而且吳征是租車,租車他也不自己拿錢。他只把老婆租出去,他不可能租車拿錢的。吳征租車也不會拿自己的錢,你放心,他吳征這號人恨不得你知道他在床上的事都讓別人替他辦了去。你想想他怎麼去租車拿錢呢,是不是?所以說這個啊,這些尿臉黨我估計吳征來了弄不好讓何頻給報銷去了。哈哈!弄不好讓何頻給我報銷吧!陳軍!哈哈!陳軍開餐廳,每次都帶著盒飯跟著何頻到處轉悠。我估計啊,這他也不捨得,這也不捨得。

所以說尿臉黨基本上就是啥都不想付出,啥都不想付出。最好生孩子養老婆的事也讓別人給代用了去,對吧。你像那吳建民啊,什麼立個六四牌子啊,李一平啊,什麼唐柏橋啊是吧,什麼李洪寬啊、郭寶勝啊、你像韋石啊、熊憲民啊,這些都畜生級的,尿臉黨都不配。那吳征還看不起他們呢,就把他們當狗養著,根本看不起他們。

2019年6月14日

跟著他行駛最多的就是吳征。吳征在短短的頭幾天還陪著中國國內的公安政法委到英國,到其他國家旅行。吳征是代表團成員,憑啥吳征啊,這麼多人跟著你走啊。過去的兩年內,吳征到西方國家代表政府的活動達一二十次。是你楊瀾找鑰匙都找了,那不可能。楊瀾不可能給這些人都找鑰匙,有些老同志鑰匙也找不著了,太老了。關鍵的核心在哪裡,吳征是代表了中國的情報機構,吳征代表了是孫立軍和孟建柱和王岐山。

2019年10月25日

那麼這個又說什麼呢?那個演講裡面給你共產黨的警告都說清楚了,你沒有改,你繼續騙我,而且在很多問題上行為更加咄咄逼人,破壞穩定。郭文貴的手機繼續被黑客,郭文貴的船繼續被黑客,爆料革命繼續被打壓。我們的戰友在美國還受到陷害。吳征、楊瀾、韋石、叫熊憲民還有夏業良、郭寶勝、還有跳出來的一個個人渣,還有什麼梁冠軍,還有美國繼續Elliott Broidy 還跟、沒停啊!這就是頭兩天我去出證的時候,我展示給人家說有多少手機被黑客了,在這之後哈德遜演講之後又發生什麼事情。

2019年10月28日

這回又是吳征的律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代表誰?代表了韋石,代表了馬蕊強奸案、代表吳征、代表了楊瀾、這又代表了French Waller Michael Waller.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說這個世界愚蠢,有時候愚蠢真是個好東西,因為敵人的愚蠢會讓我們贏。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看到事情的發展,你們大家就在輕鬆過週末關注北京的時候,關註一系列什麼的時候就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兒。停不住的,吳征,聽說吳征現在非常恐懼,非常害怕。每天顫抖,但是他要作呀!所以他在2018年12月在美國登記了正式的正牌特務。但是他黑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製造虛假的馬蕊案和韋石構陷我們的戰友。用博訊作為釣魚網站釣海外的真正的民主、民運人士,洗錢、多個帳號、偷稅、威脅戰友。在美國搞假政庇,假政庇很多支持,關鍵是乾啥的!假政庇是向美國輸送間諜的。你以為那熊憲民、孟維參那麼簡單嗎?那沒那麼簡單的。是吧!這大戲在後面呢!

2020年1月1日

沒有法治基金沒有法治社會,我們就不滅共了嗎?一點兒都不影響,所以所有發自內心的時候戰友我求求你們別捐款了,你們的捐款讓我很有壓力,我那9800萬美元在那擱著,我也不能用,這共產黨多高興啊?!你一共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才得到400萬美元,郭文貴付出的現金已經是兩個1000多萬美元,你還有9800萬美元擱在那不能動!

所以說戰友們,文貴就在這種情況下,我得隱忍。我不但隱忍,雞腿潘,郭寶勝,熊憲民等這些蒼蠅垃圾的侮辱,羞辱和纏訴,和吳征鑰匙瀾,孫立軍等人對我的纏訴我還得隱忍著這方面。

2020年1月4日

大家會看到,不但開始,還要立法。這兩張文件可值了錢了。法治基金的作用,坐在家裡就把共產黨給收拾了。戰友們只是亮了亮錢,錢就沒用到,我們就拿到了好幾倍的錢——這將寫入未來的世界的金融史冊,《哈佛商業論》裡邊,它一定會寫我們這最最精彩的篇章,誰都擋不住。

我給你玩明的,共產黨,我給你玩明的,我告訴你,我跟你說我想幹啥,我即將乾啥。咱不玩暗的,不要找你那吳征啊,鑰匙瀾啊,是吧,你這些爛崽,什麼董克文啊,是吧,這些小爛人,一個個把他們餓的肚子亂叫,然後過來咬我們,是吧,亂撕亂咬的,這都是下三濫的路子。我們不是,玩明的,而是按照法律,按照規矩。這是一個。

2020年2月12日

看美國抓的人了吧,抓的所有盜竊美國公司的那些軍人,跟馬雲有關係不?跟你騰訊有關係不?馬雲、騰訊,百度沒有配合共產黨,盜取美國人數據,你們信嗎?王健林在好萊塢那些併購沒有背後的戰略部署,你信嗎?還沒公佈呢,你會看到從中東從歐洲甚至是東歐無數個共產黨的官員,還有沉默的力量。還有像吳征這樣的人,你覺得吳征美國人不會查他是吧?楊瀾啥事沒有繼續主持?!“我愛黨中央”(模仿)楊瀾,你愛黨中央,你繼續愛。就愛黨的那個中央是吧?!你覺得美國人傻。大家記住梁冠軍等吳征等什麼韋石這些人,什麼熊憲明,海外沉默力量,還有那個開著跑車的大街上,要反對全西方支持共產黨的。大家記住,你會看到,就像三年前我說的,你們覺得我放屁一樣,現在都發生一樣,你會看到,凡是辱罵香港人威脅香港人的,給香港人帶來災難的,那些災難會百倍的萬倍的發生在你身上。

2020年3月7日

這個例子我告訴你什麼,就是從中共開始,要把這個所謂的中共冠狀病毒的疫情拉向國際,把這個注意力拉向國際,把病毒帶向國際那刻起,全黨、全軍、全民、駐外的使館,外交部的楊娘娘楊潔篪、孟建柱、孫立軍、吳征這些人,還有楊瀾鑰匙瀾,全面站出來講話的同時,中招的第一個意大利。成功地拿下意大利。第二伊朗,第三法國。

2020年4月22日

所以當我們每個人看問題的時候,看孫力軍,看孟建柱,你知道吳征最好的一個朋友,這是他所謂的砲友,天天是嫖娼的,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人,是我們堅定的戰友。但是最近兩三天,吳征牛了,一說話都是常委,彭麗媛要跟我太太通電話,我開車送我老婆去見彭麗媛去,然後習要見我,他說,這哥們也不搭理我了,但是我們戰友,現在還是在國內很成功的幾家上市公司的老闆。三月中旬時候告訴我說,吳征要出事,楊瀾要出事。我說為什麼,怎麼判斷?吳征、楊瀾在賣自己的東西,最喜歡的房子在賣,最想弄的股票在賣,大量往外轉錢。他說,有什麼事嗎,郭先生跟我說一下?我說,我告訴你,他一定會進美國監獄,或者共產黨把他殺了。不容置疑的,他已經聞到屍體的味道。這個戰友是吳征的最知情者,是現在在國內這麼有影響的企業,頭兩天跑到海外來了,成立了一個媒體公司,要收購幾個平台。

2020年4月23日

還有像那個吳征。你仔細看吳征,照片上的人跟生活中的人,你看吳征這個人,那個眼睛,那個投機取巧性。還有一個,他娶楊瀾,她就是要傍,傍大款嘛。女的找個男明星要傍大款,不是愛他的話,這個男的找這麼一個人,你看他找的人,他婚姻全都有目的的。到美國,咣嘰找一白人,根本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也不管你長啥樣,先把護照拿了。是吧?然後這個中間找了一批啊,都是比,都比他媽年齡還大的女人,然後呢就是跟人家談戀愛,追人家。我聽有他曾經追過的女人,同居過的女人告訴我說——是一個西班牙女的,比吳征大四十歲——她說吳征。我說那你咋上吳征當了呀?她說,吳征成天到深更半夜一打電話倆小時啊。那個時候電話都是那個座機的。她說:他說年齡不是夫妻的障礙,年齡根本不能代表愛情。吳征最後是,求人家,那花都送得都是,都多得不行了。人家有錢!人家,你知道麼?他要繼承遺產。最後是,借了,騙人一筆錢,跑了。這就回去以後,就整了個楊瀾。楊瀾那時候跟那個,大家都知道,正大的老謝,我也認識。跟老謝呢,跟他哥,哥倆呢,最後他不管你跟哥倆還是跟,還是跟三代,是吧?我吳征我不在乎那個,我楊瀾反正那時候有名。

2020年5月15日

希望不要忘記楊潔篪,非常壞,吳征楊瀾只能在監獄呆著,楊瀾要在監獄找鑰匙了。

2020年8月23日

司法部文件,路德先生解讀的千分之一都沒有,司法部的文件這只是剛剛開始。司法部的調查、公開案件,連開始都沒開始,你想想Nickie Davis,都跟啥人照相?能閒著嗎?洛杉磯、夏威夷、華盛頓,多少人被撂倒?那雙胞胎只撂倒有錢有權的人,何況共產黨深度潛伏的特務,劉特佐、吳征、楊瀾、馬雲、香港政府派多少名人花多少錢?香港未來你能看到一個女明星,很多人睡了,也摻合這個事,在美國呆過,認識幾個政客,也來游說遣返郭文貴,結果染病,回了香港,這都會報導出來的。

16. 郭先生基本沒和路德先生談司法部文件這個事,大家幾個博士,艾麗、趙墨博博士,還有冬梅安紅。

a. 早著呢,華爾街的人,黑石、海航、steve wynn,王健已經死了,陳峰還沒有,陳峰哥哥陳國慶在美國運作了多少錢?董克文、麥克沃倫直接說了這個錢是第三方付的,誰給你付的,馬雲?吳征、楊瀾,為啥給你付錢啊?

b. 博訊也說自己是第三方付的,馬上就送fbi去,梁貫軍fbi把你整怎麼樣了?熊憲民五次被fbi帶走了,自己不說,肯定最後就是瑞克島。熊憲民的料就是吳征和韋石給的,熊所有的錢都給了自己在華盛頓大學唸書的兒子,他以為錢過去了就沒事,這會把他兒子害死的。

17. 還有法拉盛,控制華人威脅,背後大佬就是孟維參,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當時親自接待孟維參,因為孟維參母親死了,那是啥身份?當地政法委、安全部部長親自陪吃飯,孟維參弟弟在北京幾億資產,到處是房子,叫孟維星,熊憲民怎麼輪得上?傻貨、垃圾,怎麼會輪得上他?

18. 路德先生抓了一個點抓了很對,為什麼他們的推特、行動的點和司法部文件內容一樣?

19. 郭先生毫不忌諱,郭先生最早給fbi Nikie Davis、吳征是間諜的信息,這事上是郭先生和他們合作的,但郭先生不參與這個組織,別小看郭先生。孫立軍、日本鹹鴨蛋、朱萬利、雞腿盤、黃河邊,這些都是吳征、孟維參下線。這幫孫子根本沒法看,還有李洪寬,這小子也拿錢,走著看吧,沒拿美國護照,美國政府不給他護照,直到他拿共產黨的錢,他連綠卡都沒,郭寶勝還騙了護照,傅希秋,假宗教人士,來自中共黨校,到處騙錢,司法部都會公佈出來的。

20. 司法部文件百分之百佐證爆料革命說的事實。郭文貴=北朝鮮的命+在中共的被捕特務+澳門賭場牌照+華爾街上萬億美元大佬等等,遊說人涉及習近平、王岐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公安部副部長、安全部副部長、孫立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還有鑰匙瀾。

a.抓楊瀾的時候,公安夠壞的,檢查她有沒有子宮,讓一個男警察去檢查,結果沒有子宮,還嘲諷楊瀾,為什麼你沒有子宮郭文貴會知道?把楊瀾氣得半死,吳征被人揍得上吐下瀉、大小便失禁,老天爺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2021年6月20日 

吳征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吳征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我從第一天跟FBI在紐約見面的時候,他們給我提了些名字,我提了些名字我提到吳征的時候,當時FBI的人笑,郭先生能不能提一些我們不熟悉的名字,他是小人物,我當時告訴他,我說你記住,有一天你會為你這句話付出代價的。

2018年的時候,他們再見我的時候,確實你說對了,吳征不是一般的人,吳征的摸爬滾打,從小到美國來,編造出他爺爺救了上萬猶太人,以及在美國的一個小學校上學,然後很快的嫁給一個美國白人的第一任妻子,利用這個白人的妻子拿到美國的綠卡,當時欺騙很多海外華人,賣保險,多個民事案纏訴他,他都能脫逃,然後吳征從美國回到亞視,鳳凰衛視,最後建立陽光衛視,這當時十幾億的中國人有幾個人能做到?吳征在一片醜聞和緋聞之後,都能完全解脫,而且能到美國創立最先進的數據鏈、公司,以及能走進白宮,能走進當年最時髦的班農的家裡面,能找Elliott Broidy,能找Steven Wynn。

在中共國和孫力軍是從小一起成長的兄弟,安全部的李東,北京局的局長,是半個安全部、小安全部,那是一起長大的兄弟,安全部裡面一共是二十幾個局長,有一大半是和吳征稱兄道弟的,中國多少人倒下了,香港的亞視醜聞,鳳凰醜聞,陽光衛視的整個非法集資,都能度過,你覺得吳征是簡單人嗎?吳征可以說生生死死最起碼十幾次,中國的醜聞,所有刪除率最高的人,很多人都沒搞明白,就連省委書記有些事情都在網絡上留著,但是吳征和楊瀾的信息,幾乎沒超過48小時。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有時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閻麗夢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獻價值。由英國倫敦喜莊園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聽寫組戰友!

相關閱讀鏈接:《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標題和鏈接匯總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