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好朋友和熟悉的陌路人

撰稿: 何處是我家

        網絡圖片

在過去近一年多的時間裏,我們目睹,欣賞,經歷和見識了前美國總統川普先生和現美國總統拜登先生在政治戰場上的較量和拼殺,更幸運地是爆料革命的戰友們也是戰場上的一股力量。盡管沒能得償所願,但我們在這次事件的過程中學到了很多東西,也積累很多有價值的經驗。

可以說他們是兩個充滿智慧和能力的美國老人,在選舉總統的各個集會上的演講和辯論中,我們領略了七十歲高齡(川普74歲,拜登78歲,)老人的精力,耐力和激情四射的活力。當然川普總統現場表現要勝出一籌。可最後的總統寶座卻落在拜登的頭上。(關於總統選舉的公正和公平性受到質疑,相信以後的時間會給出真實的答案)

對於美國2020年總統選舉成敗的最大最重要的一個因素,在拜登總統結束歐洲之行現場答記者問時浮出水面——和中國共產黨的總書記,軍事委員會主席習近平先生的關系決定了誰是美國第46任總統。

時間回溯到川普總統時期的四年裏,川普總統在許多場合無數次的說到:習先生是我的朋友;或者習近平主席是我的好朋友。是的,我們都看見美國的海湖莊園留下了他們的足跡,中國的故宮可以尋覓他們的身影。

網絡圖片

可是讓我難以相信也是很多戰友費解迷惑的是,在川普任總統以前的日子裏,他們兩個能交往和合作的機會幾乎是零。首先川普先生和習近平的性格相差千裏,其次習近平自年輕就在中國政府工作,而川普先生之前是個商人,他的家人都沒有從事政治活動的經歷;最後如果川普和習近平以前打過交道或者有過接觸,川普的美國政敵民主黨早就報道出來,以攻擊川普。還有川普的宿敵世界各大媒體也不會放過抹黑川普的機會。

綜上所述:川普對自己和習近平關系的描述——陌生的好朋友。彼此非常生疏及不了解的兩個人,成了名義上的好朋友。其結果我們看到接下來對川普總統的選舉產生一連串的負面影響,最好的例子是,CCP的左手在2020年1月15日和美國簽訂了貿易妥協協議,右手卻釋放了幾乎要摧毀整個人類的病毒。

大概二十幾天前,當我特別尊敬的納瓦羅先生在爆料革命的堅定的支持者班農先生的WAR ROOM節目裏說到:該死的姆努欽( Mnuchin)庫德洛( Kudlow),是他們阻擋我們要推出針對中共的眾多法案。從納瓦羅先生的這句話裏我們就知道郭先生和路德先生總說的川普總統身邊有中共的人。自始至終我們也不知道,為何川普會相信姆努欽和庫德洛,最終導致自己離開了白宮(爆料革命的戰友傾力相助也沒能挽回故事的結局)。

該死的姆努欽和庫德洛依舊活得好好的,可在病毒全球蔓延和肆虐中已經有幾百萬人深埋地下,對每個地區國家和個人的創傷還遠遠沒有結束。

“陌生的好朋友”造成的災難沖擊波超過幾百枚廣島原子彈。

我們再回到周三拜登總統在日內瓦的現場答記者問。首先要講我個人對拜登先生沒有半點的好感,尤其是了解到拜登以前和中共的相互合作,幫助,更重要的是他的公子喬,拜登深度和CCP的交往,腐敗和墮落的事實。我始終帶著有色眼鏡看拜登總統。

在新聞裏我只能看拜登先生的動作。是因為所在國語言我還不能全部聽懂。當我看見一個快八十歲的老人在講話,剛開始就緩慢地,堅決地脫掉自己的西裝,同時回答記者的問題。最勁爆,最重要的話是戰友們都已經熟知的——我和習近平先生很熟,但我們不是朋友,我們只是工作關系。

在回答疫情問題時說到:在COVID-19和疫苗上中共努力的嘗試,“故意”將自己塑造成一個負責任,樂於助人的國家,有些事情你不需要向世界人們解釋,世界人民看結果,中共國是否會真的努力查清這件事的真相?我們看結果。

拜登團隊或者拜登自己創造了這次絕佳機會,來洗白和清理幹凈以往的從政經歷中留下的汙垢,同時和中共做一次徹底的切割,表明自己的立場。 

接下來我分明看到拜登先生講完話後的輕松和釋然,脫掉衣服是輕裝上陣,那麽講完話後更是如釋重負。也許是歐洲G7國家的峰會達成了一系列共識,北約27個國家簽署很多滿意的協議,最後和普京總統的會談也相當圓滿,才有了拜登總統的真情流露。

那一刻我有了莫名的激動,是因為我知道拜登先生和CCP的大頭領是——熟悉的陌路人。直譯就是美國和CCP是意識形態,信仰完全不同的兩種人。是真和假,醜和美,善和惡的區別。同時也說出美國是非常熟悉和了解CCP的。

郭先生接下來在直播中更進一步證明我們的希望臨近:我們以毒滅共在五月份就基本上結束,我們提供了完整的病毒來源的證據給予G7國家,下面事情就看G7表演,怎麽滅掉CCP。

同樣安紅和墨博士在一期節目裏說過:由於川普先生的輕信CCP,習近平,姆努欽和庫德洛等人而失去總統寶座。以後能否回來真不好說。看今天拜登總統的答記者問,川普先生的希望非常渺茫。

這就是“陌生的好朋友”帶給川普總統和我們每個人的麻煩與教訓。而“熟悉的陌路人”帶給拜登總統,爆料革命戰友的機會和希望。

只要能滅共,能幹掉CCP,我想我也會像楊瀾一樣去找鑰匙。很可惜我性別有差異,只能是去開鎖!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编辑:Rosa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E6%BE%B3%E5%96%9C%E5%9B%BE%E6%A0%872.jp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