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反洗腦序列第十三篇 : 帶魚的痛

  • 作者:隨風61

更多真相,請關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18日電/西喜社——

平生第一次真正吃海鮮是在印度尼西亞日惹的一個小漁村。也是我平生第一次跨過赤道。我面向大海,放眼望過去,越過大海,穿過雲層,一重一重地穿越過去,期間沒有任何阻擋,那邊的盡頭就是南極洲。無論你站得多高,都無法看到那另一邊。

每天大約上午十點鐘左右,捕魚船回來,總有人等在岸上迎接船只。我想:期間一定有他們的親人。漁船靠近沙灘時,船夫開足馬力向沙灘上沖,剩下的一段就靠人力了,接船的人們無論老少,整齊的排在船的兩側,在吆喝聲中托船。我家先生自然也加入了托船的行列。

淳樸的漁民永遠不貪心,從來沒有見過魚兒滿倉的景象,也從來沒有見過小於一掌的魚。

人們有序的按需所取,我家先生得到了一條帶魚,他興奮地展示給我看,一條銀色發亮的帶子,足有一米長,一掌寬。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七彩光芒,我們興奮不已。把魚交給村裏餐館的廚師,囑咐他不要放太多的調料,用簡單的烹飪方法。

這一餐使我永生難忘,我深深知道了“鮮”和“腥”的區別。

腦子裏想著伊甸園的故事,不知不覺到了準備晚餐的時間,那帶魚的鮮讓我不能自拔,何不燉帶魚,大米飯。

來到海鮮市場,直接奔向帶魚。

我左挑右選,拿起一條帶魚,一看顏色,二聞味道,可我不能確定它是否安全。拿出我的看家本事,我曾經學過怎樣挑選帶魚。為了吃,不怕人笑話,我挽起袖子,用手抓住帶魚的頭和尾,讓頭尾相接成圈狀,然後迅速放手,帶魚即刻恢復原狀。可是,我楞在那裏,沒被福爾馬林浸泡過的帶魚,是恢復原狀的?還是不能恢復原狀的?哎!到底是哪一種?

對於,本來就有選擇恐懼癥的我,只有垂頭喪氣,兩手空空,走出海鮮市場。

一條帶魚竟成了我心裏的痛。

審核 :螞蟻兄弟; 校對:阿伯塔; 發稿:Nuevo唐人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