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3 武毒所中法合建,達薩克、福奇深度參與其項目

視頻字幕/聽寫:雲嶺 | 翻譯:Roberts | 校對:Wade | 簡評/文字整理/編輯:胖丁| Page: Daoiii

簡評:

澳大利亞天空新聞播報,武漢病毒研究所是由中共國和法國共同建造的。中共國對於生物安全沒有經驗,但他們卻在高度危險的實驗中對蝙蝠冠狀病毒進行基因編輯。並且在法國政府的資助下完成了實驗室的建設之後,法國立馬被踢出合作。法國情報部門開始警覺,擔心中共科學家想要隱瞞什麼,要進行什麼樣的生物研究。

“蝙蝠女”石正麗的團隊採集了15000個蝙蝠樣品。2019年9月12日,聲稱遭到駭客攻擊,武毒所的病毒數據在互聯網上被全部刪除,並且再也沒有重新上傳或者提供給任何調查機構。彼得·達薩克也支持武毒所這一說法,並且沒有要求訪問病毒數據庫。

一個地下偵探組織“Drastic”一直堅持不懈地調查病毒起源,他們對病毒起源的貢獻甚至大於情報部門和政府官員。

2020年12月彼得·達薩克發推說,武毒所沒有蝙蝠。而實際上武毒所不僅飼養蝙蝠,還有大量人源化小鼠進行各種實驗,用來確定哪種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類,並且具有更強的傳染性和毒性,可以導致大瘟疫。這樣的實驗叫做功能性增強實驗。而疫情剛爆發時,誤導大眾的信息是,病毒來自武漢海鮮市場販賣的蝙蝠,中國人吃蝙蝠導致瘟疫流行。事實上,武漢海鮮市場從來沒有賣過蝙蝠。

彼得·達薩克2021年6月份否定了他自己的說法。這個反复無常的人還是組織、起草和簽署《柳葉刀》關於病毒實驗室陰謀論的發起者。他與武毒所合作長達15年,用福奇NIH的經費資助石正麗,深度參與武毒所的研究項目和世衛組織對武毒所的調查,有利益衝突。彼得·達薩克的言論不能讓人信服。

不僅是彼得·達薩克,福奇也參與其中,因為是他撥款資助武毒所的研究。儘管福奇從一開始就知道SARS-Cov-2的序列有基因編輯的痕跡,他還是聲稱病毒自然起源,而彼得·達薩克在郵件中向福奇致謝。他們均與武毒所有共同的利益衝突。

中共國承認實驗室會發生事故,也討論了在發生事故時所提供的技術支持。中共聲稱對世界透明,但他們的承諾同樣不能令人信服。疫情爆發之後,中共一直竭盡所能地掩蓋真相,不配合調查。對於這件事的完整調查,請在Amazon訂購《武漢真相》這本書。

GTV視頻

主持人:國際情報機構正在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旨在評估意外洩漏是否造成全球瘟疫。

今晚,我們的消息會讓美國總統拜登宣布的調查感興趣。

我們可以向大家展示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內部錄像,以及對這一迄今為止全世界最大掩蓋的核心科學家的採訪。

這一段視頻中的證據有助於我們了解這些問題。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由中共國和法國政府根據一項旨在促進國際科學研究的協議建造的。

你們可以看到,法中兩國領導參加典禮,共同簽署協議。中共國主席習近平訪問法國P4實驗室。我們第一次聽說幕後發生了激烈的衝突。

2017年5月,中國科學院製作的這段視頻中,武漢P4實驗室副主任宋東林承認,該實驗室的建設經歷了激烈的衝撞和艱苦努力。

這段視頻中,宋也承認了他們對於生物安全沒有經驗。然而他們在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的病原體。

在沒有過往經驗的情況下,他們在高度危險的實驗中對蝙蝠冠狀病毒進行基因操作。

依靠法國政府的資助完成了實驗室的建設,竣工之後法國立馬被踢出合作。

法國政府大怒,因為這裡本應是國際合作中心。因此法國情報部們開始警覺。

他們開始擔心中共科學家可能隱瞞了什麼,以及他們打算在那裡進行怎樣的生物研究。

新冠病毒爆發之後,引起世界範圍內對武漢病毒所科學家、實驗以及實驗室的審視。

這段新發掘的視頻是對成為“蝙蝠女”之前的石正麗的採訪,她是新興傳染病研究室的主任。

我們第一次知道石正麗的團隊收集了多少蝙蝠樣本,15000 個蝙蝠樣品。

2019年9月12號,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病毒數據庫全部在互聯網上刪除。

石正麗稱,她們遭遇了駭客攻擊。但是,他們再也沒有重新上傳或者提供給任何調查機構。

更糟糕的是,世衛組織病毒起源的調查專家竟然沒有要求訪問病毒數據庫。

作為調查團隊的一員,彼得·達薩克是這麼說的,而其他人只是點頭附和。

彼得·達薩克:“在武漢病毒研究所,我在雙方都在場的情況下詢問了消失的數據庫。

石正麗告訴我們,她們遭受了大約3000次的黑客襲擊,所以她們下架了Excel電子表格的數據庫。完全合理的理由。我們沒有要求看數據庫”。

主持人:令人震驚,世衛組織甚至沒有要求訪問這一自2017年以來有15000個蝙蝠樣品的數據庫。

這段精彩視頻是由一組非常努力的地下偵探提供的,他們一直不懈地對Covid19起源刨根問底。

他們把自己叫做“Drastic”,他們對病毒起源問題的貢獻可以說大於情報部門和政府官員。

悲哀的是,直到最近他們才認識到病毒起源這一關鍵問題的緊迫性,或者他們只接受病毒自然起源。

儘管新冠引起的死亡已經達到370 萬,並仍在增加。

司法部一名數字檔案管理員,Jesse,與該組織協調員共同發掘了這段視。

出於安全原因化名Billy Bastion。Billy寫了一篇研究論文,深入探討了武漢實驗室是否飼養活體蝙蝠的問題。

自疫情爆發以來,這一問題一直備受爭議。

剛才那個沒有要求訪問武漢數據庫的彼得·達薩克也拒絕承認武漢實驗室飼養蝙蝠。

2020年12月,他發推特說,“沒有野外採集的蝙蝠送到武漢實驗室做基因研究,科學研究不是這麼操作的,我們採集樣本送到實驗室,然後把蝙蝠再放回抓捕的地方”。

在2020年12月的第二個推特,他重複聲明,“這是廣泛流傳的陰謀論,這項工作是我領導的,這是跟我合作了15年的實驗室,他們沒有活的或者死的蝙蝠,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樣的事情發生。這是一個錯誤,我希望糾正”。

然而,今晚我們要展示的來自武漢病毒所的重磅視頻表明,他的斷言是錯的。

武漢實驗室有活蝙蝠,這不是陰謀論,是事實。

你們看到的這個視頻,正是蝙蝠在武漢實驗室的籠子裡。

我們還看到研究人員用蟲子餵蝙蝠。這個畫面你可以看到研究人員在抓蝙蝠,蝙蝠甚至掛在研究人員的帽子上。

另一個畫面是幾百個老鼠籠子。

我們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用人源化小鼠做實驗,以發現哪一種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類。

在一些實驗中,他們利用人源化小鼠,使原來不能感染人類的病毒可以感染人類。

這樣的實驗叫做功能性增強,目的是使病毒更具有傳染性和毒性,來預測哪一種病毒可以導致大瘟疫。

如果我們在去年年初看到這段錄像,圍繞新冠病毒潛在起源的敘述就可能大不一樣。

那時候,告訴我們的是,實驗室沒有蝙蝠,而是帶病毒的蝙蝠在海鮮市場屠宰和銷售。

你會記得由此導致全世界的總統和總理呼籲關閉海鮮市場。當時還有中國人吃蝙蝠的視頻流

傳。

事實上,武漢海鮮市場從來沒有賣過蝙蝠,那個視頻純粹胡說。

達薩克一定意識到,他在2020年12月的公開言論“武漢實驗室有蝙蝠是陰謀論”是錯的。

他說“我沒有問他們有沒有蝙蝠,這不奇怪,和其他病毒實驗室一樣,他們正在試圖建立蝙蝠群,我知道美國和其他國家都有這樣的事情”。

這是2021年6月說的。

如果各國政府在1年半前知道武漢實驗室有活蝙蝠,當他們評估病毒洩漏的可能性時,這將是一個至關重要的信息。

達薩克也是組織、起草和簽署《柳葉刀》那封信的人,那封說實驗室洩漏是陰謀論的信。

在為我的書《武漢真相》做調查的時候,我發現達撒克在2020年2月3號被邀請到FBI和國家情報局局長辦公室做簡報。

在病毒爆發的初期,“誤導”是那次會議的關鍵詞。

他現在還在領導《柳葉刀》獨家對病毒起源的調查。

他與石正麗共同發表科學報告,與她共同進行蝙蝠採樣,他用福奇NIH的經費資助石正麗。

他深度參與世衛組織對武漢實驗室的調查,這是有嚴重利益衝突的。

鑑於他開始對武漢實驗室存在活體蝙蝠的否認,剛才已經證明是錯誤的,我們怎麼能夠相信所有世衛組織的調查報告?我們怎麼能夠相信《柳葉刀》正在進行的調查?

達薩克和其他與石正麗一起工作過的人在情報機構做完簡報後不久,他們就得出結論:病毒不是人造的。

“情報機構也同意廣泛的科學共識,即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的或者基因改造的”。這是國家情報局局長去年4月30日做出的結論。

很明顯這個結論是錯誤的。

它本來就是錯的,不存在什麼病毒自然來源的科學家廣泛共識。弗林大學教授尼古拉·皮德洛夫斯基在1年多前就指出。

尼古拉:“比起其他動物,病毒更加適應於感染人類。 這個非常令人吃驚,因為我們從來不知道病毒可以有機會適應人類受體。所以看起來這個病毒是專為感染人類而優化設計的”。

主持人:彼得·達薩克的利益衝突也是顯而易見。

他對此已經被收買。他本來就不應該去白宮或情報部門做什麼簡報,也不該代表世衛組織去調查病毒來源。

當福奇公開說病毒來自自然時,他親自在郵件中向福奇致謝。

福奇本人也有利益衝突,因為他的資金資助了這一危險的研究。

它就不該被允許就“功能性增強”的問題提供建議和做出簡報。

然而,就新冠病毒,他是總統的頂級醫學顧問。他告訴公眾病毒來自自然。

直到最近他才改變了態度,儘管當時他就知道,有人指出SARS-Cov-2的序列看起來有基因編輯的痕跡。

讓我們快速回顧一下,為什麼福奇上周說他資助了中共國的研究?

福奇所以你們不想去新澤西州的霍伯肯,或者弗吉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去研究可能導致疫情爆發的人為因素,你們只去中國”。

主持人:那個視頻的尾聲,更加令我們擔憂。

也是一個最大的啟示,他們甚至討論了發生任何事故時所提供的技術支持。

讓我們再聽一遍最後這句。

他們承認實驗室是會發生事故的,這很正常。他們有攝像頭捕捉任何意外。

我猜,世衛組織沒有要求查看去年10月份缺失的監控錄像,或者去年9月忽然下線的數據庫。

視頻中他們也表示,要保持對世界的透明。

他們的承諾如果不是極其可悲的話,起碼是可笑的。

他們在第一時間將法國踢出門外,而不是建立一個世界級的設施來分享哪怕是一點他們的發現。

現在,由於病毒的大爆發,我們看到中共國對此實驗室及其科學家正在研究的病毒進行令人髮指的掩蓋。

同時我們看到,本應該為世衛組織提供建議來調查病毒起源的高級科學家,竟然允許中共國的大外宣繼續不受挑戰,不去真正質疑病毒是否來自實驗室,或者是自然地從蝙蝠跳到人類,更或許是從武漢病毒所籠子裡的一隻蝙蝠跳到人身上。

對於我對這件事情的完整調查,你們可以在Amazon 訂購我的書《武漢真相》。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