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打雜客”一起在科學雜誌上聯名為病毒自然起源理論站腳的他 已沒人再信

  • 作者:wenwu

更多真相,請關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16日電/西喜社——

據《每日郵報》透露,27名否認Covid-19實驗室泄密的人中,有一人簽署了一封信。該信函譴責該病毒是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逃逸的理論,但現在他呼籲對Covid-19的起源進行 “徹底調查”。

紐約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的微生物學家Peter Palese博士於去年2月在《柳葉刀》雜誌上簽署了這封信,聲稱該病毒只能是自然起源,否則會造成 “恐懼、謠言和偏見”。

“打雜客”(Peter Daszak)博士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的負責人,該組織將美國納稅人的錢提供給武漢病毒研究所。這封 “欺淩 “的信被專家們批評為排斥任何對病毒的起源提出不同意見的人,將他們視為陰謀論者。

直到現在,這封信在世界知名的醫學雜誌上發表近16個月後,Covid-19是由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意外泄露的理論才被認真看待。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上周才命令情報機構啟動對Covid-19是否是人造的展開調查。但中共國立即進行了反擊,稱這一建議是 “陰謀”。

現在,77歲的Palese教授做出了重大的轉折,他承認所有關於Covid-19如何產生的理論,現在都需要進行適當的調查。

他告訴《每日郵報》:”我相信需要對Covid-19病毒的起源進行徹底調查。自從我簽署《柳葉刀》的信以來,許多令人不安的信息已經浮出水面,所以我想看到涵蓋所有問題的答案。

當被問及最初是如何接觸到他簽署這封信,以及具體有哪些新的信息出現時,Palese教授拒絕評論。

當美國著名的大流行病專家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繼續面對強烈要求自己辭職的狂熱呼聲時,Palese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因為電子郵件顯示,主要的病毒專家警告說Covid-19可能是人為的,盡管他淡化了這種可能性。

這些郵件還顯示,他與向武漢實驗室提供美國納稅人資金的非營利組織負責人”打雜克”博士進行了溝通。

拜登周五對這位四面楚歌的專家表示支持,他說:”是的,我對福奇博士非常有信心“。

另一位在信上簽名的科學家傑裏米·法拉爾博士—是倫敦惠康基金會的主任–拒絕對福奇的指控發表評論。但他說,病毒仍然 “最有可能 “來自動物,但 “還有其他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保持開放的心態至關重要”。

“打雜克”博士是《柳葉刀》信函的主要設計者。經營著位於紐約、由納稅人資助的非營利性組織“生態健康聯盟”,該聯盟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提供了數十萬美元。

他與該實驗室所謂的 “蝙蝠女 “石正麗一起工作,因為他們共同研究和改造冠狀病毒。

57歲的石正麗證明馬蹄蝠是2002年導致近800人死亡的SARS病毒的幕後推手,並從蝙蝠洞中收集了數千份樣本。

“打雜克”博士是簽署這封信的四名英國人之一,其中包括SAGE顧問傑裏米·法拉爾爵士和另外兩名當時為歡迎信托基金工作的專家。信函的簽署者還包括另外四位為生態健康聯盟工作的人。

傑米·梅茨爾(Jamie Metzl)是世界衛生組織人類基因組編輯咨詢委員會的成員,也是比爾·克林頓政府的工作人員,他說”打雜客”博士的反對持有不同意見的信函是一種“暴徒的形式”。

他說: “在《柳葉刀》上的信是偽科學宣傳,是一種暴行和恐嚇的形式。”

“通過給任何持不同觀點的人貼上陰謀論者的標簽,在《柳葉刀》上的信是最糟糕的欺淩形式,完全違反了科學方法。”

《每日郵報》已經聯系了信件的其他簽名者以征求意見。

其中一位Jeremy Farrar博士,他是英國政府SAGE科學顧問小組的成員,並在2020年初與福奇等人交談過。他在一份聲明中說:“Sars-Cov-2的起源還不確定——有可能永遠不會完全確定——但自然是一種強大的力量,在我看來,最可能的情況是,病毒從動物跨越到人類,然後在人類中進化。”

迄今為止的最佳科學證據都指向這一點。最有可能的是,它在2019年的某個時候跨越了物種屏障,感染了人類,然後適應了人類,但還有其他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保持開放的心態是至關重要的。未經證實的謠言,或經常出於政治目的而助長的陰謀論,都是沒有用的。

了解這種疾病的起源,以及任何人畜共患的感染,對於成功預防未來的爆發和保護全球的生命是絕對關鍵的。答案只能在強大的科學證據中找到,而且所有參與者都要完全透明。已經有太多的猜想和理論沒有數據或證據,盡管仍然沒有足夠的透明度。

根據《信息自由法案》的要求顯示,”打雜客”博士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他的同夥們,這封信不會以生態健康的標誌發送,”也不會被識別為來自任何一個組織或個人”。

郵件顯示,他甚至考慮過自己不在信上簽字,盡管最後他還是簽了。

他說,他的想法是讓信來自 “支持我們中共國同事的社區”。

這封信的題為 “支持中共國科學家、公共衛生專業人員和醫療專業人員對抗Covid-19的聲明”——贊揚中共國人 “在Covid-19爆發的挑戰中繼續拯救生命和保護全球健康”。

他繼續補充說:“我們站在一起,強烈譴責暗示Covid-19沒有自然來源的陰謀論。”

陰謀論只會製造恐懼、謠言和偏見,危及我們在抗擊病毒方面的全球合作。

他以這樣的話語結束。“我們聲明沒有競爭性的利益。”

這封信被證明是非常有影響力的,它幾乎結束了一年多來關於Covid-19起源的辯論。

任何暗示它可能是人造的人都被擊倒,被指責為反華的排外主義。

前疾病控製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告訴《名利場》,他在提出該病毒可能是人為的理論後收到死亡威脅。

他說:”我受到威脅和排斥,因為我提出了另一種假設。我預料到了來自政治家的威脅。我沒有想到它是來自科學界。

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逃出的理論在去年被時任總統唐納德·川普提及後,最初被左傾媒體斥為陰謀論。

但隨著美國調查的啟動,他們現在改變了方向。

當川普一年前說,他對病毒從實驗室逃出有 “高度的信心 “時,美國的自由派媒體抨擊他,在嘲笑了一年之後,他們終於承認他可能是對的。

上周,武漢實驗室的三名工人在2019年11月被送進醫院,也就是在中共國首次發現Covid-19的幾個月前,實驗室泄漏的理論得到了支持。

中共國聲稱該病毒是由動物宿主傳染給人類的,蝙蝠和穿山甲都被指為潛在來源。許多科學家同意這是最可能的理論。

劍橋大學臨床微生物學教授拉維·古普塔(Ravi Gupta)是Nervtag的成員,他說這個理論還沒有經過 “科學嚴謹 “的調查。

他告訴《電訊報》:“由於世衛組織小組無法獲得原始記錄,這種可能性沒有得到充分的探討。實驗室泄漏並沒有使用人們所期望的科學嚴謹性,來科學地拒絕作為原因。

由英國和挪威專家組成的小組即將發表的一份報告表明,有可能將該病毒的產生追溯到2008年開始的中共國的研究。

斯坦福大學的微生物學家大衛·雷爾曼(David Relman)教授說,這一理論需要由一個國際科學家聯盟與聯合國合作進行調查。

他說:“理想情況下,調查將依靠一個由許多國家科學院主持的國際科學家聯盟,與一個國際管理實體、聯合國秘書長辦公室或類似的機構合作。”

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家馬克·麗普西奇(Marc Lipsitch)教授說,實驗室逃逸的情況 “仍然很有可能,應該進行嚴格的研究”。

他告訴本報記者:“這不是一個邊緣化的立場,因為多個歐洲政府和特德羅斯博士都說過同樣的話。”

他說,雖然科學家們沒有說實驗室起源比自然起源更有可能,但需要進行徹底的調查以揭示大流行病的原因。

隨著“打雜客”博士與武漢實驗室的聯系變得更加清晰,人們對他對世衛組織團隊的影響提出了更多問題,該團隊於1月前往中共國,並在那裏停留了四周,尋找答案。

該小組在中共國遇到了阻力。中共國當局要求他們在武漢隔離兩周,並在兩名成員的冠狀病毒抗體檢測呈陽性後完全禁止他們進入。

但是批評者說,世衛組織的研究人員與中共國當局的關系過於親密,中共國當局急於避免為目前接近360萬的全球死亡人數承擔責任。

他們聲稱其成員可能受到了他們參觀 “宣傳博物館 “的影響,該博物館介紹了武漢抗擊病毒的情況以及習近平主席發揮的領導作用。

最近幾周,實驗室逃逸理論得到了支持。英國情報官員正在幫助美國尋找導致近60萬美國人死亡的大流行病的原因,據說他們已經傾向於人為的方案。

上周,《每日郵報》披露兩位頂尖科學家在Covid-19樣本中發現了 “獨特的指紋”,這些指紋只可能來自實驗室的操縱。

英國教授達格利什(Angus Dalgleish)和挪威科學家索倫森(Birger Sørensen)寫道,他們在一年前就有 “在中共國進行改造工程的初步證據”——但被學術界和主要期刊忽視。

71歲的達格利什教授是一名疫苗研究員,也是聖喬治醫院的腫瘤學教授,去年他努力為自己的論文尋找出版商,該論文表明病毒的尖刺蛋白含有人工插入的序列。

他說,這項研究被科學界回避了,他們不想威脅中共國,也不想被認為是同意唐納德·川普總統的觀點——川普當時是病毒從實驗室泄露的理論的忠實擁護者。

這位腫瘤學家說:”感染人類所需的變化極不可能自然進化。

達格利什教授——他在2015年作為英國獨立黨候選人參加了議會競選——說總統使用’武漢流感’和’中共國病毒’的術語破壞了關於這個問題的科學辯論。

他告訴《泰晤士報》:”我基本上被排斥了。我很害怕——我被對待的方式真的讓我很害怕。有人告知我不是冠狀病毒的專家,我應該閉嘴。“

“我們無法相信過去與我們合作並發表過論文的人竟然會避開我們——我被警告說,我的論文已經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我不應涉足其中,我會讓自己出醜的。”

而就在上周,喬·拜登總統下令再次審視這一理論,作為對該大流行病起源的廣泛情報調查的一部分。他覺得這很緊急,以至於他為結論設定了90天的期限。

拜登先生的首席醫學顧問安東尼·福奇博士的電子郵件顯示,主要的病毒專家警告說,covid-19可能是人為的,即使他淡化了這種可能性。

福奇說,《Buzzfeed》獲得的這些電子郵件被斷章取義。

但他本周確實對病毒可能的起源進行了大轉彎,說 “你永遠不知道”。

其中一封來自“打雜客”博士,他感謝福奇博士對人造病毒理論的反擊。

4月,“打雜客“博士寫道:“我只想代表我們的員工和合作者對你表示感謝,因為你公開站出來指出,科學證據支持Covid-19的自然起源是蝙蝠對人類的傳播,而不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泄漏。”

甚至世衛組織的埃塞俄比亞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也表示,該報告不夠廣泛,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來發現Covid-19傳播原因。

他說:“就世衛組織而言,所有的假說都還在討論中。這份報告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開始,但它不是結束。”

美國正在認真研究這一理論,導致中共國在拜登總統的調查報告宣布後抨擊了美國情報界的’黑暗歷史’。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一直是北京試圖將這一流行病的責任歸咎於中共國境外的人,他指責美國試圖將責任從其自身的高covid19病例和死亡人數上轉移開——並暗示安全部門可能參與了掩蓋。

同時,國家喉舌《環球時報》的編輯胡錫進,指責拜登試圖詆毀世衛組織的一項調查,該調查的結論是實驗室泄密 “不太可能”——盡管批評者此前已將該報告斥為以中共國為中心的粉飾。

中共國駐美國大使館也進行了抨擊,在其網站上發表聲明,指責拜登和他的安全部門 “沈迷於政治操縱和(指責)遊戲”。

第10號官員呼籲調查人員調查關於covid-19大流行如何開始的所有理論。

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本周透露,總理在危機剛開始時召開會議,討論危機是否從實驗室 “逃出”,以及疾病是否被“設計”過。

當保羅和其他共和黨人對福奇窮追不舍時,拜登在周五上午的新聞發布會上重申了他對福奇的信任。

當《每日郵報》向總統提出一個關於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的問題時,總統實際上已經離開了他發表演講的房間。

拜登總統又把頭探出來回答:“是的,我對福奇博士非常有信心。”

保羅周四晚上在福克斯的采訪—以及數周的公開評論——清楚地表明,參議員對福奇並不抱有同樣的信心,他暗指福奇和國家過敏性疾病研究所首席主任休·奧金克洛斯博士,兩人之間在2020年2月1日有電子郵件往來。

奧金克洛斯寫信給福奇,討論福奇發給他的一篇論文,該論文似乎質疑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是否資助與冠狀病毒有關的功能增強研究。

在給福奇的電子郵件中,奧金克洛斯說:”你發給我的論文說,這些實驗是在功能增強暫停之前進行的,但後來被NIH審查和批準。”

他還指出,一位同事將“嘗試確定我們是否與國外的這項工作有任何遠距離的聯系。”

這是《Buzzfeed》新聞周二獲得並公布的3200多封電子郵件中的一封。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向位於美國的生態健康聯盟提供了370萬美元的資助,用於研究2014年從蝙蝠中出現的冠狀病毒的風險。生態健康聯盟反過來將其中近60萬美元的資金分配給其合作者——武漢病毒研究所。

在亞馬遜和巴諾書店將福奇的書從他們網站上撤下後,這位參議員周四還在推特上對這位陷入困境的首席醫學顧問進行了抨擊,因為他的書本應在11月前發行:”哦,我不知道。我認為他們應該出版它。我喜歡科幻小說。”

在保羅接受采訪之前,福奇駁斥了最近披露的有關他被警告COVID-19可能被 “設計 “的消息,並說這些郵件很容易被誤解。

在周三接受《Donlon Report》的采訪時,福奇說:”唯一的問題是它們真的很容易被斷章取義,有人可以在不顯示其他郵件的情況下,剪掉郵件中的一句話,然後說 “根據福奇博士的郵件,他說了這樣那樣的話”,而你並沒有真正掌握完整的背景。

福奇補充說,武漢實驗室’是一個非常大的實驗室,如果不是數十億美元的話,也是數億美元。

他說:”我們正在談論的撥款是五年內60萬美元,平均每年約12.5萬至14萬美元。

福奇還在節目中說,他不能保證武漢實驗室裏的一切。

自從周二《Buzzfeed》獲得並公布了福奇的大量電子郵件——時間為2020年1月至6月——之後,保羅已經兩次上了《福克斯》的節目。

在公布後的幾個小時內,保羅在推特上發布了’#firefauci’,其他共和黨人,如梅傑裏格林泰勒,也跟著發布了。

直到最近,武漢實驗室泄漏事件充其量只是一個邊緣化理論,而且它大多被許多科學家一笑置之。關於COVID-19的起源的普遍共識是,它在武漢海鮮市場上從蝙蝠跳到了人類上。

盡管最近受到了審查,福奇仍然說他認為這是發生的事情。

在5月初的參議院委員會聽證會上,保羅與福奇就兩種起源理論進行了爭論,並說實驗室泄漏是一種未被承認的真實可能性。

保羅在5月11日的聽證會上說,政府當局沒有調查COVID-19的原因是,“政府當局—自身對病毒功能增強研究的持續收益感興趣—說不要被實驗室泄漏分散了註意力。”

他說:’為了得出真相,美國政府應該承認,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進行實驗,以增強冠狀病毒感染人類的能力。

實驗室泄密理論現在是美國總統喬·拜登想調查的理論。

上周,拜登下令進行為期90天的審查,以調查這種可能性,並且幾個高知名度的公共衛生專家在最近幾個月出來說,他們相信這就是COVID-19的起源。

據報道,英國情報部門最近也對這一理論進行了評估,並將其可能性從 “遙遠 “升級為“可行”。

簡評:

美國界的科學家已經光腚了,疫苗的利益和人類大重啟是他們為中共掩蓋的原因。

大部分人都不會願意去相信“打雜客”所領頭,向《柳葉刀》投稿包含27人署名的信函。但又出於對科學和道德的敬畏,會給予邪惡的科學家更多的空間去拖延時間,導致福奇推動疫苗的真相不能盡快的曝光。反之,羥氯喹和阿奇黴素對新冠病毒起的治療效果也不能重見。

值得一提的是,在外部環境的壓力下並無法動搖他們為中共站臺的意念,畢竟疫苗真相和羥氯喹仍然被主流媒體和法律所壓製。

另外,閆麗夢博士的丈夫可能在Peter Palese的紐約西奈山伊坎醫學院裏上班。馬裏克送這個人渣來紐約是讓其再次試圖謀殺自己的妻子,Palese選擇包庇他,你們都應當被逮捕!

現在這個人渣對社會非常危險。

素材:wenwu; 審核:文樂; 校對:信心滿滿; 發稿:Nuevo唐人

新聞來源《每日郵報》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