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觀點:中共靠30億美元交易主導太平洋采礦、伐木和漁業

撰稿:喜媽

(圖片來自網絡截圖)

英國衛報報道,中共國“一個國家主導著太平洋的資源開采”。報道通過對貿易數據的分析得到:以2019年為例,中共國從太平洋地區“出口的海鮮,木材和礦物質的總量占總噸數的一半以上,總價值33億美元”,專家描述為“數量驚人”。

報道還指出,隨著中共國“大規模開采(太平洋)資源”,中共國還“加深了與該地區各國政府的聯系”。中共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力已經可以與美國和澳大利亞在同一地區的影響力“相媲美”。中共國不僅在資源的總量上驚人,專家們認為中共國在“采掘業對環境的總體影響”方面,也是非常容易“超過”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其他國家。文章分析表示中共國對於太平洋自然資源的“胃口很大”。

文章引用行內分析人士稱“中共國是太平洋資源的主要客戶”,“它靠近該地區,並且需要為其經濟提供動力”。除了直接進口資源外,報道引用相關數據顯示,過去二十年間中共國公司“在太平洋礦業的投資超過20億美元”;中共國政府“還向該地區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官方資金”。報道還指出“無論是按重量還是按美元計算,中共國都是太平洋地區的最大客戶”。可是,“按價值計算,澳大利亞緊隨其後:2019年為28億美元,而中共國為33億美元”。

報道稱,中共國“從太平洋島國進口的礦產,木材,化石燃料,食品和其他進口商品數量驚人”;因此,這種勢頭對“該地區的可持續發展帶來了巨大挑戰”。中共國是“太平洋出口產品的自然客戶”,可是來自專家意見表示,中共國“缺乏禁止進口非法木材的法律以及對環境或社會影響的問責不力”造成該地區自然環境破壞嚴重。

捕魚業也是同樣的問題,僅在2016年對太平洋航行的船只調查發現“懸掛中共國國旗的船只遠遠超過任何其他國家的船只”;僅在當時,中共國“擁有290艘獲許可在該地區運營的工業船,占總數的四分之一以上”。報道引用海洋專家的觀點,太平洋水域“有非常有價值的物種”,可是沿海漁業由於“過度捕撈”形成“商業滅絕”。

報道同時指出,中共國消費了太平洋地區非常多的礦產資源。僅以中共國和澳大利亞做比較,兩者之間的一個顯著差異“在於公司如何對環境和社會問題負責”。中共國在海外經營公司“不像西方國家的公司那樣受到本國市場的審查”。在中共國上市/投資的公司雖然“確實面臨壓力和審查”,但是“表現出來的方式是不透明和看不見的”。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西方社會已經很清楚地看到中共國各種不守規矩、不按指令、不遵守國際慣例在太平洋地區掠奪資源,造成地區環境極大破壞和遭受巨大壓力的現實。從這裏,我們可以了解到,中共不僅作惡在華夏,還到處招搖過市,散播影響中國人形象的惡行,這是非常令人不齒和憤怒的。中共用“買買買”的策略也許暫時還有效,等到太平洋地區的國家都蘇醒過來,那也行不通了。

中共不僅亂了華夏的自然環境,那種破壞性采伐、非法走私各種自然資源的做法居然被中共玩到了國際上。中共向來都不重視可持續發展的需求,不重視對大自然的尊重和愛護,極為短視的做法被更加普遍地擴大到太平洋地區。中共從太平洋地區得到的是大量的自然資源,留下的是難以修復的環境傷害。
這篇報道有價值的地方除了提供一般讀者了解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的各種資源上惡意開發和非法掠奪之外,還讓大家充分認識到中共這個體製對於市場、經營和經濟管理的無能、無效和無所作為。那些代表著中共國在國際商業環境中出現的公司,有著並不被中共法律監管到位和缺乏公開透明的現實。當我們站在爆料革命中來看這樣的報道,我們常常可以在這些事件的背後看到,中共就是一個落後、陳腐和無能的政府。

同時,這篇文章還指出來,同樣在太平洋地區,可以和中共國模式對照的澳洲體製,所表現的就完全不同。澳洲無論是自己消費的產品類型、對資源開采的效應和對相關公司的監管都比中共國要好得多。從這裏,就可以看出一個民主體製的澳洲和一個獨裁體製的中共國之間的差異是根本的。任何發生在中共國身上的事情,之所以能夠如此發生,只能說明一點:中共體製必須滅。只有滅掉體製才能杜絕這些中共在國際貿易中的消費亂象。因此即使想要恢復國際市場秩序,我們也要讓國際社會認識到,take down CCP 是符合世界利益的事情。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參考資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may/31/the-3bn-bargain-how-china-dominates-pacific-mining-logging-and-fishing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