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現代經濟狀態下的“消費降級”

作者:香草山商業部文明

近年來,中共國的網絡上掀起了“消費降級”浪潮,一線城市在某些品類的家電選擇上,同時存在消費升級和消費降級現象。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少許富裕階層仍在消費升級,而廣大中產階級則存在需求低端化的現象,也就是所謂的消費降級。最重要的是最近除了房價依然高企之外,大城市的房租快速增長,對生活在大城市的外來較低層次的白領等沖擊較大,對本地有住房的人沒有多少沖擊。所謂“消費降級”其實是外來的大城市中低級白領群體的感受,因為房租上漲對於他們本來在大城市相對較低的薪資占用甚大,而這些人在互聯網上的參與度相對較高,影響大,發聲大,形成了相當大的影響。雖然對“消費降級”的說法有很多不同的表述,但無論從自媒體的聲音看,還是從社會的關切看,消費降級對上述群體的影響無疑是最大的,所形成的“降級”感覺也以這一群體最為切實。

圖片來源:網絡

實際上,原來在中國的大城市,工作人員的薪水遠比三、四、五線城市高,有不少年輕人大學畢業之後往往會在大城市尋找機會。一些處於相對技術含量較低的普通領域,可替代性較高,缺少具體一技之長的年輕人也可以有機會在大城市從事薪資比小城市高的工作,如低級文員、銷售、房地產中介等。中國城市的房租和房價往往不成比例,這些群體往往靠租房解決自己“住”的問題。這其實給了他們相對容易的生活空間,可以賺到大城市和三、四、五線城市之間的那部分薪資差額,也能夠在大城市尋找可能的機會或獲得更好的公共服務等。事實上,近兩年除了“住”在大城市成本越來越高,在衣、食、行方面各級城市差別不大,甚至大城市還有優勢,公共服務方面就更難比較。有些年輕人在大城市工作,利用這種薪資上的差異和房價上的差異,過些年就能在家鄉或大城市的郊區等地買上房。

圖片來源:網絡

現在的房租快速上漲,對於同樣是年輕人如程序員等具有一定特長、薪水較高的群體沖擊有限,本地有住房的低級白領也對此並不敏感,而一般體力勞動者的薪酬其實這些年上漲很快。如保姆月嫂等的薪酬都增長極快,而且住房問題雖然也存在,但像保姆的住房一般由雇主提供,其他的勞動者對於相對較差環境的容忍度較高,這雖然並不合理,但卻是現實狀況。這些群體並沒有出現很明顯的所謂“消費降級”。而“拼多多”的迅速走紅,也並不意味著消費降級,而是原有的低價消費在網絡中的表現。至於如名創優品和優衣庫這樣的“時尚平價”,其實是新的消費合理趨向,也不能說是消費降級。

因此,這種“消費降級”其實反映的是房租上漲對於那些可替代性強、薪酬增長緩慢的外來低層次白領沖擊很大。這些低層次白領隨著高校的擴招已經成為在大城市尋找機會的群體中的重要成員,三、四、五線城市往往機會少,薪酬低,公共服務相對還不夠完善,他們往往願意留在大城市。但在房租高漲的情況下,原來大城市和三、四、五線城市的薪資差距被“吃”掉了,他們就面臨現實的“消費降級”,這確實是一個問題。一部分人可能就要回到家鄉城市,那裏的生活成本相對低,但薪酬也低,而繼續留在大城市,面臨問題就更多,租金上漲的壓力很大,同時在大城市買房獲得一生最重要的不動產的前景也開始渺茫。這都是具體而微的生活狀況,需要社會更多關切。一方面是大城市要關註這樣的群體的現實存在和要求,另一方面是三、四、五線城市也要更多地通過各種方式吸引更多的人在當地有更多的發展空間。

圖片來源:網絡

關於中產階級,媒體和商家或許給過我們很多想象:熱衷於收藏迪奧口紅、購買GUCCI包包送女友、偶爾還會去米其林餐廳犒勞一下自己等等。但真相是,房價過高、房貸負擔過重等因素,正在迫使普通中產放棄這些優雅和體面。多少人奮鬥半生終於在一線城市安家置業,每天卻不得不花費2個小時坐地鐵+騎摩拜;曾經是精致有趣的都市白領,養兒育女後,為了能換一套學區房、報一個興趣班,也不得不減少在興趣愛好上的花銷……

消費降級,其實是一線中產階級負債率不斷增高的必然結果。有人說,拼多多等低價平臺的興起,不過是人們在回歸理性,因此不能說是消費降級。但不論是不是降級,中產面臨壓力是不爭的事實。一線城市中產青睞低價平臺,與其說是出於理性考慮的主動選擇,不如說是一種無奈。
(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飛虹 | 校對/發稿:小小安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