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怎樣看待衡水中學這樣的“超級中學”的存在?

作者:香草山商業部文明

本年度高考在本周已落下帷幕,而在高考前幾天,一位衡水中學高三張同學的一場演講引起了大眾的熱議。在短短10分鐘的演講裏,張同學講述了他從偏僻鄉村進入城市中學、勵誌用高考改變命運的心路歷程。張同學陳詞慷慨激昂,真情流露,按理說本來應該成為一場走紅網絡的勵誌演講,在大考前給廣大考生加油打氣,但真正引起熱議的卻是一句“我和他們開玩笑說,我就是一只來自鄉下的‘土豬’,也要勵誌去拱了大城市的‘白菜。”有人覺得張同學不惜自貶,表露雄心,令人動容;但也有不少網友認為這種話充滿戾氣,不值得提倡。說到衡水中學,其教學模式被全國各地稱為“地獄模式”。那麽衡水中學這樣的“超級中學”當真是為寒門子弟逆天改命鋪設的天梯嗎?我們今天就聊一聊衡水模式能不能促進教育公平。

圖片來源:網絡

衡水模式的歷史

對張同學所在的衡水中學,大部分人的第一感受是“勵誌”,實際上衡水模式並沒有大家想象的“偉光正”,反而恰恰是教育產業化的結果,是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公司一起玩了一把土地財政的產物。為什麽會出現超級中學呢,首先看看衡水模式發展的歷史。


建國後的新中國百廢待興,需要學習蘇聯的工業化,培養各行各業所需要的高素質人才。1953年,我國提出了“重點中學”的概念,並在全國確立了194所這樣的中學,1962年,教育部頒發《關於有重點地辦好一批全日製中、小學校的通知》,各地政府紛紛響應,重點中學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不少中學踏著這波浪潮一躍成了重點,這些重點中學就是日後“超級中學”的前身。1977年,中共國恢復高考,次年就宣布改革開放,一邊是巨大的人才斷層,另一邊是社會主義建設對人才的大量需求,在這樣的特殊歷史背景下,中共國決定把有限的資源集中在重點大學和中學的建設上,隨後出臺了一系列文件,使重點中學獲得了巨大的發展空間。黃岡中學1953年被確立為“省重點”,1993年成為省示範;衡水中學1962年確被立為“省重點”,1998年成為“省示範”,我們熟悉的超級中學都是重點中學製度催生的產物。

和一般的中學相比,這些重點中學有更多的辦學自主權,可以自主招聘教師,進行工資、課程和人事製度改革,在異地新建分校等。另外,中共國基礎教育實行“地方負責、分級管理”的體製,義務教育的質量與幹部的晉升息息相關,同時中央分擔了義務教育的主要經費,而高中教育的投資主體則是地方政府。義務教育是基礎教育的重中之重,地方政府財力有限,優先保證免費義務教育的實施,客觀上減少了高中教育的投入。隨著經濟改革進一步優化,中共國開始打擊高中“亂收費”現象,規範招生,取消“三限生”政策,於是全國各地的中學出現了兩個極端。一個出現在北上廣這些一線城市,政府財政充裕,教師工資和辦學經費基本不受到影響,在取消擇校費後,發達城市利用“名額分配”等招生辦法,促使普通高中均衡發展。然而發達城市終究是少數,在中西部地區,地方政府無力承擔高中教育經費投入,則出現了另一個極端,吃飯靠財政、運轉靠收費、建設靠貸款,成了多數高中的常態,截至2010年底,全國普通高中總負債額達到1600億元。


既然投資有限,那就要用最少的投資獲得最大的回報,重點中學有20世紀的政策扶持,名聲好、師資好。比起在一般中學多投入經費,擴大重點中學的規模更容易彰顯地方政府的政績,還能從學費、贊助費上獲得額外的收入。在追求“效益最大化”與“追求政績”的雙重驅使下,20世紀的重點中學順理成章成為地方政府扶持的重中之重。同時,由於教育經費的減少,學校又不得不向市場籌集經費,利用市場機製經營學校,許多學校開始擴大計劃外招生、辦民辦學校、收取參觀費,越是經濟不發達的縣城,越容易出現“超級中學”。2005年,黃岡中學與各地政府合作成立了黃岡中學惠州分校、北京市華僑城黃岡中學等分校;2006年,毛坦廠中學拉上惠文中學加上民間資本,辦了金安中學;2013年,衡水中學又和河北當地房地產公司合作,共同投資建立了衡水第一中學。“衡水模式”代表著超級中學的終極形式,這種模式一方面可以利用國家政策的漏洞,為慕名而來的學生收取高額的擇校費,另一方面又可以拉動房地產,為地方政府帶來大量土地財政收入。衡水模式靠的是“掐尖”式發展,也就是從全省甚至全國搜羅好學生,進行集中培養。2014年高考考衡水中學本一上線率86.6%,本二上線率99.3%,均為河北省第一,並奪得文理科狀元。2014年衡水中學有104人考入清華北大。

衡中救不了農村學生

衡水模式出了名之後,開發商的樓盤也就自然而然成了“學區房”,學校和開發商各分一杯羹,家長的擇校行為擡高了周邊地產價格。每年有上萬教師到衡水中學參觀取經,為當地增加了旅遊收入。當然對於衡水中學而言,學費仍是最大的收入,按照該校公布的數據:普通學生學費1.9萬/年,而復讀生學費更高,超過2.5萬/年,光學費就讓衡中賺得盆滿缽滿。反過來再看,能交得起這些學費的學生,也不至於像張同學口中的“土豬”那麽不堪,很多人覺得衡水中學能讓農村學生通過高考改變命運,但遺憾的是衡水中學根本就不是農村學生的天堂。根據國內大學做的一份調查:一般中學的學生裏,農村戶籍的有17%,而衡中這種超級中學的新生裏,農村戶籍的卻只有2.1%。“超級中學”打著農村學子逆天改命的旗號,而迫切需要高等教育的農村學生卻無法承受這樣的經濟壓力。不僅如此,衡水模式在全國遍地開花,加強教育壟斷,通過高薪挖優秀教師,從普通學校搶資源;農村學生集中的普通高中缺乏好老師,做不出成績,招不來好生源,也就沒有了額外經費投入,這就陷入了惡性循環,進一步加劇了教育資源分配不公。

2020年,全國義務教育經費達到2.4萬億元,高等教育經費1.4萬億元,而高中階段教育的經費只有8400億元。高中教育投入的相對不足,促使高中尋求市場機製補齊經濟空缺。

從結果看,教育的市場化,確實彌補了辦學經費不足的窘境,但地區的經濟水平有差異,教育公平就沒辦法保證,超級中學收取高額的擇校費、入學費,農村家庭籌錢送子女到高考工廠“改命”,而當下逐漸內卷的環境,更是加劇了教育資源的兩極化。寒門子弟通過高考這條相對公平的道路走上更寬廣的人生舞臺,這本是值得歌頌的,但我們真正要追求的是超越自己,而不是“拱了白菜”這種極端化的憤青狀態。
(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飛虹 | 校對/上傳:小小安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