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英銳評】SARS-CoV-2前傳:禽流感經濟戰,人傳人實驗和SARS真相

作者:藍色| 校對:X-Wing飛得更高

本期【喜英銳評】:視頻版鏈接

SARS-CoV-2的釋放是伴隨著中美貿易戰、香港事件而發生的,中共是“有的放矢”,並非完全無理由無目標地釋放病毒。而且中共此次行動看起來計劃周密,完全不像是首次行動的新手,會不會中共早就這麼幹過?按著這個思路,筆者把歷史上比較重大的病毒傳播事件和當時發生的其他重大事件一起放到時間軸上,根據關聯性來驗證推斷。

表格中有信息出處的鏈接地址。

1.流感歷史

1918-1920H1N1西班牙流感,4000萬
禽流感病毒正式分類1933-1940
美國研製流感疫苗1957-1959H2N2亞洲流感,200萬中共成立國家流感中心
中共第一顆氫彈1968-1969H3N2(源自H2N2)香港流感,100萬
生物武器公約1972
1977H1N1俄國流感懷疑是蘇聯生物武器

此階段中共在大力研發兩彈一星,尚未掌握操作病毒的技術。

2. 中共開始研究流感病毒

1977  郭元吉啟動中國研究禽流感課題
1978H5N8中共首次分離禽流感病毒
1980H9N2H9N2毒力弱於H5N1中共分離
1989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建成P3實驗室
1992H9N2廣東養雞場爆發禽流感
1992-1995H5N2墨西哥、美國爆發禽流感

中共剛剛掌握病毒操作技術,尚未形成規模。生物武器計劃,此時應處於誕生階段。

3. 初次釋放H5N1

1994於康震從美國回國,
哈爾濱獸醫研究所
1995研製生產H5N2疫苗,
哈爾濱獸醫研究所
全面禁止核試驗, 台海危機1996H5N1佛山三水病鵝中分離
建設禽流感疫苗生產車間,
哈爾濱獸醫研究所
禁止化學武器公約1997.03H5N1香港家禽大爆發,首次傳人管軼到港,李嘉誠基金
香港回歸,七一遊行1997.07

1996年,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的於康震團隊首次在廣東佛山三水的病鵝中分離出H5N1病毒(A/Goose/G​​uangdong/1/1996/(H5N1)),第二年香港就爆發了H5N1 ,而且袁國勇明確表明,通過基因分析香港的病毒和廣東病毒高度相似,應來自於同一源頭。中共在此後一直發文極力否認香港病毒來源於廣東。

上圖,《中國H5N1十年研究史》一文中,前面說1996的鵝死亡率比較高,是烈性傳染病。後面又說在鵝身上不能引起明顯的臨床症狀,所以1996年不叫爆發,前後表達矛盾。只有在撒謊的時候,才會前後矛盾,明顯是做賊心虛的表現,極其不符合常理。

此時的中共並沒有成功研製出H5N1禽流感疫苗,H5N1在襲擊香港之後基本就停止了傳播。

在香港,和H5N1爆發同時發生的是另一件事,香港回歸和七一遊行,香港人第一次正式向中共發起抗爭。這是第一次,疫情爆發和香港抗爭同時發生。

管軼剛好也在此時利用李嘉誠基金到達香港,通過中共此後的各種發文(《中國人的醫療英雄:圍剿動物流感的獵人管軼》,《中國科學家管軼再獲獎!榮獲“小諾貝爾獎”蓋爾德納全球衛生獎》)和管軼的各種行為(提出SARS來源是果子狸,提出SARS-Cov-2來源是穿山甲)可以看出,管軼的職責就是替中共隱瞞各種疫情的真實來源。他先指責中共隱瞞疫情,以反共的形象博得廣泛的信任,再提出病毒的來源,進行誤導。文中詳細地寫出了他與中共的合作過程,明顯就是中共一手培養出來的,生物戰的重要一環。

4. 準備再次釋放H5N1

1998-1999H9N2廣東和香港,從人身上分離
1999-2001H5N1水禽受感染率上升管軼發現
2001.08H5N1山西養雞場爆發,疫苗導致
陳水扁,“一邊一國”2002H5N1河南爆發

中共此時仍然沒有有效的H5N1疫苗,多次進行小範圍投毒測試,均告失敗。

5. 再次釋放H5N1,同時釋放SARS

2002陳化蘭從美國回國,哈爾濱獸醫研究所
伊拉克問題, 1441號決議2002.11.08
2002.11.15江澤民下台,胡錦濤上台
2002.11.16SARS廣東佛山市禪城區張槎鎮弼唐鄉首例
2002.12.10SARS廣東河源
2002.12.26SARS廣東中山
2003.01三水市改為佛山三水區
 2003.02H3N2福建流感,此後產生全球季節性流感
公佈第二十三條草案2003.02.15SARS香港首現 
 2003.02.18  中國國足VS巴西,廣州友誼賽
伊拉克戰爭2003.04  提出H5N1爆發前提前接種疫苗(原文被刪除)
H5N2疫苗防控H5N1,於康震、陳化蘭
50萬人參與七一大遊行反對第二十三條2003.07.01   
 2003-2004H5N1全球家禽大爆發,家禽死亡上億隻
幾十萬人參與七一大遊行,爭普選2004.07.01H5N1復發
2005“抗禽”中國經驗世界分享疫苗研製中國領先
2005.07H5N1青海,新疆爆發
2006-2007H5N1全球各地零星爆發,已被疫苗控制住

從《H5亞型禽流感滅活疫苗的研製及應用回顧與展望.pdf》一文中可以看出:於康震在陳化蘭回國之前,他在美國祇學會瞭如何進行病毒毒性增強,並沒有學會如何製作疫苗。於康震是中國首個用連續傳代來增強H5N2病毒毒性的人,可以說是中共的病毒之父。

再從《對付禽流感:科研能耐10年“冷”》一文中可以看出:H5N1爆發之後,1999年緊急派遣陳化蘭去美國偷取疫苗技術,該技術同樣可以用於病毒毒性增強。

看時間軸可以發現,陳化蘭2002年回國,於2003年成功研製出H5N1的疫苗之後,H5N1立即再次爆發。

文中明確指出:“打了一場有準備之仗,為了打贏這一仗,準備了10年”。我們都知道,病毒的爆發是沒有規律可循的,完全隨機。如此明確地知道來什麼病毒,準備什麼疫苗,除非是故意釋放病毒。2005年的十年前是1995年,中共1996年才剛剛分離出H5N1,1997年才開始全球爆發。那麼十年前,1995年,他們在準備什麼?

2003年7月1日,香港爆發了反對二十三條的示威遊行活動。就在此之前不久,香港同時出現H5N1和SARS,這是病毒和香港大規模示威遊行活動再次同時爆發。經歷過1997的H5N1,香港此時已經對市場的各種家禽做了嚴格的管控,按常理說,爆發禽流感的概率極低,所以此次極不可能是自然爆發。以此作為基礎進行分析,正因為香港禽流感防控做的好,害怕投毒失敗,中共就同時釋放了SARS,作為第二道保險。H5N1針對家禽,SARS則直接針對人。

當時在廣州正在舉辦中國對巴西的國際友誼賽。從SARS的釋放地點和當時的疫情隱瞞情況看,此次中共除了目標是香港,已經在試圖將病毒擴散到全世界了,一石二鳥。H5N1以家禽傳染的模式成功地擴散到了全球,嚴重影響了全球經濟,但是SARS卻失敗了。

上圖,《同一健康:香港經歷的禽流感》文中指出,與SARS同時傳染香港人的還有福建H5N1,且病毒來源和1997年的毒株高度相似,前文中已經介紹過,1997的毒株又和1996佛山三水的毒株高度相似。

此時還爆發了福建流感H3N2,此流感最終傳染到了美國,造成很大影響。

病毒爆發密集度如此之高,地點如此集中(H5N1發現地和SARS發現地均是佛山,傳染人的H5N1和H3N2均來自於福建),每個病毒感染規模都如此之大,會是巧合嗎?

通過SARS的前三個患者的地點可以看出,互相之間沒有任何联系,除了投毒,不可能有其他任何原因。

此後H5N1全球零星出現,基本已經被疫苗防治住了。2005年,中共發表文章《“抗禽”中國經驗世界分享疫苗研製中國領先》,文中可以得出結論,病毒戰的戰略核心要點是:先研製並儲備疫苗,保護自己,再用病毒攻擊全世界。每次病毒爆發都只能持續一段時間(1-3年),提前儲備疫苗,打時間差。全球經濟衰退幾年,中共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追趕。疫苗在這裡並非簡單的疫苗經濟,是生物戰重要一環。所以,有SARS-2就立即有疫苗,中共才做的如此熟練。

發表於2006年的文章《站在禽流感阻擊戰前沿的女科學家——記首屆“中華農業英才獎”獲得者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研究員陳化蘭》可以看出,陳化蘭在2006年以前,已經在研究H5N1如何感染人了。

6. 可能的人傳人生物戰

2008.04中國啟動人用禽流感疫苗戰略儲備,科興生物
2009.03H1N1美國、墨西哥爆發流感
2009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進化、跨宿主感染及致病力分子機制研究,陳化蘭
 2009.06.29  H1N1流感疫苗戰略儲備
 2009.09.03  我國頒發全球首個甲型H1N1流感疫苗生產批號,科興生物

疫苗的研製至少要提前一年,2008年並沒有發生H1N1大流行,中共是如何預知的呢?如此大批量的生產研發,中共此時又如何知道,以後還會需要使用這個疫苗,還會發生H1N1大流行呢?

科興生物,中共病毒戰重要一環,主要負責生產疫苗。

7. 人傳人實驗

2010H1N2中國6個城市發現了19種H1N2病毒。19人死亡,一千人感染。 
2012.02炭疽疫苗,陳薇
2012.11.15習近平上台
2013.03H7N9上海,首次傳人
2013.05H5N1+H1N1,哺乳動物傳播實驗,可致人傳人,陳化蘭
2013.12.18H10N8江西省南昌市,首次傳人
2014.05H7N9中國不同城市傳人
2014.12H5N6(源自H5N1)廣州市,首次傳人
2014.12埃博拉疫苗,陳薇
2015動物流感病毒引起人流感大流行的潛力及其遺傳機制
2016.11H5N6中國出現大量人感染H5N6的病例
2017一次免疫可同時防控H5和H7兩種亞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獸用疫苗
2017.12H7N4江蘇常州,首次傳人

2013年5月2日,中國科學家在美國《科學》雜誌網絡版上報告說,他們“破譯”了H5N1禽流感病毒感染人的分子機制,可以看出,2013年以前,病毒從動物傳動物,到動物傳人的原理他們早都已經完全搞定了,正在研究人傳人的機制。

以禽流感H7N9疫苗為例,當全球範圍內發現此疫病時,哈爾濱獸醫研究所會迅速根據變異病毒研發出相應疫苗,為不斷投放變異病毒做準備。

8. SARS-Cov-2生物戰

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美貿易戰2019.06.09
 2019.09.18 武漢天河機場新冠防控演練
 2019.10.18 武漢軍運會
 2019.12SARS-Cov-2武漢-香港
 2021.04H10N3江蘇鎮江,首次傳人

小偷都是,偷了很多次才會被抓到。當發現家裡有蟑螂的時候,一定是家裡到處都是了。中共這次發動全球SARS-Cov-2病毒生物戰,實際上早都已經是一套完整、成熟的技術了,而且實戰經驗豐富。成功幹過很多次,都蒙混過關了。H5N1是中共一次完美實施的病毒攻擊全球家禽的計劃。而SARS應該是一次精心策劃但最後失敗了的全球性對人攻擊,最終並沒有形成全球流行,應該是當時的技術還不過關。

光看爆發記錄,不可能100%確定出哪次是人為的,哪次是自然發生的。正因為有真有假,中共的行為就被掩蓋了,蒙混過關。如果沒有閆博士爆料,中共這次一定又可以逃脫。這也是為什麼福奇之流為什麼膽子這麼大,敢幫助中共。這就全都解釋通了。

中共並非是一直在準備用生物武器攻擊全世界,而是一直處於生物戰當中,他們已經成功攻擊過全世界多次了。也可以說,中共一直在用製造全球動物流行病和小範圍人傳人來實戰演練人類病毒攻擊全世界的計劃。

看看歷史上每次中國發生的病毒傳人疫情狀況,中共一貫都是一種病毒多個地點同時投毒。

並非攻擊人,才叫生物武器,既然超限生物武器的目的是經濟戰,那麼殺死對方的家禽,也可以摧毀對方的經濟,也是生物戰。看看之前中共投放禽流感的歷史和現在SARS-Cov-2的情況就可以看出,效果和措施一模一樣。疫苗,全球經濟崩潰,這邊風景獨好。

戰略層面:拖垮他國經濟,讓自己可以發展,製造出追趕的時間。

經濟層面:自己研發的疫苗可以進一步壓榨老百姓並換取外匯。

按以往的慣例看,中共在發動生物戰之前,的確是先準備好解藥的。只不過SARS-Cov-2的疫苗難以研發而已。看看中共的病毒和疫苗研發歷史,可以窺探出其生物武器庫中備用的病毒數量之多,令人乍舌!

中共以研究疫苗有益社會為幌子,背後則是為了生物戰做準備。無論多好的技術,到了中共手裡,只會拿去作惡,邪惡本質。中共幹正事不行,坑人害人真得是特別的溜。並不是因為中共有多強,而是因為別人根本不會幹這種事,就顯得中共在這方面好像特別厲害。

可以看到,中共現在仍然在做病毒人傳人實驗。SARS-Cov-2遠遠不是第一次,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而且會發展得越來越高級。中共不滅,生物戰絕對不會停止!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