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用完就死——比ISIS還狠的組織

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小草

用完就扔——這是很多人對待一次性物品的態度。當然還有一部分人主張要回收所有的物品,爭取有再生循環的機會——這是一個地球治理的概念,也是未來新能源的一個領域。事實上,我們對待物品,有一個分類、處理、循環的過程,亦有一個重新發現其價值的意識——這反映了人類是如何對待事物以及如何對待自己的。

七哥在13日的直播中講述了中共是如何利用人的,他們利用完就將其殺死,而且不僅是肉身的消失,還要禍滅其九族。普通國人對這些手段一點都不陌生,因為殺戮每一秒都在牆內發生,區別只是今天死、還是明天晚上死,是發生在熟人身上,還是在市委書記身上。但不會有人為了市委書記被抓而難過流淚,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是大大小小魔鬼中的一個。就像人不會為魔鬼落淚,因為魔鬼喝人血的時間太長了。由於中共霸占了一切生存資源和優勢,因此只要樹起“利益”這個牌子,就會有無數人紛涌而至 ,都想在其中分一杯羹。這些人巴不得被中共“馴化”、“乳化”。當然,你得有價值才有人想馴化,普通人是沒有資格被馴化的。

在中共心中,夠資格被馴化的是下麵幾類人:

  1. 極度聰明者。無論是王歧山、郭沫若、喬冠華,還是董巨集、車峰、二馬等,他們都是聰明人。這些人在民主國家裡同樣可以飛黃騰達,但不幸生在中共體系中,只能效忠這唯一的體系,最後再被這個體系吞噬。其中,王歧山摸透了中國歷史,但他的才乾都用來對付老百姓了;郭大詩人有才不假,可晚景凄慘,孤家寡人;喬冠華被利用了一輩子,但得不到信任;至於董巨集、車峰、葉簡明,他們哪一個不是百姓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從小到大都是佼佼者,但至死才發現,聰明沒有用、關系沒有用、生殖器沒有用,死後都要被雙規;二馬的演講還歷歷在目,青年榜樣的稱號還沒掉,自己的錢卻消失了。相比之下,我們老百姓忙著、累著,有點小錢,還能入土為安;這些才俊們為中共“鞠躬盡瘁”,到頭來發現連家人的安全都守不住。             
  2. 極度狠毒者。孫立軍、傅政華、王立軍、孟建柱都是一個套路——狠毒、投機且膽大包天。在古代,他們通常被稱為“酷吏”。而今,他們效仿德國的蓋世太保——掌控無處不在,監控亦無處不在。他們不一定都學過法律,但他們誰都想管,把一切人都當成敵人。
  3. 生殖器關系網中之人。雖然中共的生殖器關系網龐雜,但一個人想用生孩子來保平安、保錢是不可能的。肖建華有那麼多個孩子,當中有一個出來為他奔走的嗎?沒有。孩子既不能阻止父親的被捕,也不能用不了父親的錢。對於中共內部人員,孩子數量的多寡跟炫耀有關,與江山無關。細數獨裁者的後代,古往今來有幾個過得愉快的?波爾布特有後代,但其後代會感到驕傲嗎?這些人只會終身生活在“你父親是某某”的陰影之下,害怕有人來找他們算賬。這部分可以展開細述很多,我們下次再談。

所有臭名昭著的邪惡組織中,離我們最近的是ISIS。想必大家看到ISIS斬首視頻時,都會感到極度不適。人們約定俗成的是,沒有被公義裁定過的舉動是不合法的。因此,ISIS的斬首是非法的,自殺式襲擊也是非法的,對平民的殺戮更是恐怖主義。即使凶殘如ISIS——他們不放過任何拒絕執行他們命令的人——也沒聽過他們會連坐家人。與之相比,中共更恐怖,其始終用家人來拿捏手下的棋子,等棋子被用夠了要扔掉時,他們的家人也會被連坐,一起被消失。但中共認為,所有人在死之前都得給我乾活。所以,中共不會讓你早早的死了,而是要多多地奴役你,用來供養他們自己,也就是割韭菜。等中共把人用老了、用夠了,或是它覺得不安全了,那麼,奴隸們就去死吧,反正還有大把的人等著被“馴化”呢。但中共忘記了一點:他們自己也是人,也是要死的。

玩人者,終被人玩;殺人者,葬於人手。說到底,中共想玩世界,現在卻被G7給玩了。

(本文僅代表作觀點)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