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白話】什麽時候才能正常地說話

加拿大使館在澎湃新聞發表了一篇文章“中使館發言人批駁加方涉華錯誤言論,天涯盡頭的政治哀鳴”文中說了一句,看完覺得很好笑,他說,“康沃爾當地有一處景點——天涯盡頭,加方等在G7峰會上的表演,意味著他們的政治哀鳴正在走向窮途末路,註定會被歷史和世界人民所唾棄。”
發現中共的媒體一直說話很氣勢磅礴,真實的意思就是很粗魯。這個時候不知道平時灌輸的國學禮儀都去哪裏了。在這篇文章中,比方說政治喧囂,大肆炒作,大放闕詞,說三道四。等等很多具有強烈感情色彩的詞匯,當然,還有無數辣眼睛的感嘆號。對於特魯多,其實用中文這樣刻薄的說他, 哪怕再難聽一點的詞匯,他也看不到,還是應該用英文寫成文章發到海外版加拿大本地媒體才會有效果,不會浪費了表情。
這次G7峰會,沒有邀請中共參與,清楚表明了一個態度,就是老圈子經過近幾十年的評估,發現中共不遵守群規,暫時給踢出群外了。踢就踢好了,反正現在也提倡內卷,中國人口眾多,市場巨大,不知道中共政府著急什麽,昨天批日本,今天批加拿大,明天批英國,反正每次都要捎帶上美國。批駁完全靠吼和感嘆號,心平氣和擺出郵件,視頻,報紙摘要,網絡記錄,這樣不是更好嗎?動不動就是哀鳴,唾棄,歷史的垃圾堆這些虛無縹緲的詞匯,其實老外對這些詞匯是沒有感覺的,國內的90後,00後基本只要有這樣的詞匯直接跳過,剩下的只有中共的忠實的黨員同誌會看看了, 不知道是不是一遍看一遍罵,就很難說了。
縱看中文語言的發展史,古代封建時期讀書人文質彬彬,市井雖有俚語,但是鮮有登上政府大堂或者正式場合,民國時期也以含蓄為美,簡單樸實的文字大行其道,出個魯迅先生,開始用上尖銳刻薄的詞語。自簡化字發展以來,準確的說是中共開始文化宣傳以來,不斷在發明新詞匯,尤其是取得政府權力之後,通過一場又一場的運動,才形成了今日這樣的文風,這和我們所推崇的中文之美是大相徑庭的。幾十年的廣播電視學校的輪番轟炸,大多數人已經習慣了這種粗暴,不覺得了。
參考鏈接:無
圖片來源:網絡
整理撰稿:藍精靈
校對發布:Penny
以上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Gnews平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