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俄專制與中共專制下精英的選擇

作者: 帕丁頓

東正教作為基督教的一個重要派系,擁有悠久傳統。与天主教會不同,他們没有宗教改革的分裂,東正教會相信自己才是地上真正的「基督身體」,1453年,東羅馬帝國被奧斯曼帝國征服,東正教會則保留下來。其時,東正教派教會分佈的埃及受到信奉伊斯兰教的马木留克王朝的穆斯林的控制。但是正教派教會在俄國卻非常強大;因此自稱第三羅馬的莫斯科取代了君士坦丁堡成了新的東正教會中心。Orthodox Church的第一個詞本意:固守普遍接受的东西—正統。

西方有“思鄉” home sick. 和”懷舊“ nostalgia.

“家國情懷”   找不到出處。近似有:“國之興亡,肉食者謀之;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出自顧炎武《日知錄》:「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在牆國媒體中,最近若干年,“家國情懷”出現頻率才逐漸多起來。在我的記憶中,中共的宣傳語系中,從前沒有這個詞,是過去CCP 偷偷摸摸釋放出來的。一個標誌性事件是張藝謀的電影《英雄》的情節:“但在無名前往秦國首都之前,殘劍在無名面前寫了「天下」二字,解釋只有秦王有機會統一天下,建立和平,也因此他在三年前才放過殺死秦王的機會。”。2009年2月28日,中共隆重推出成龍/劉媛媛的歌曲《國家》,再後來“夢娃系列”中的“國是家”。中共基本上按照這個路線悄悄的釋放的“國家至上”觀念,實質是黨至高無上à黨魁至高無上。

兩個蘇俄奪權前後逃離的享有盛名的音樂家的經歷

亞沙 海菲茨,二十世纪杰出的美籍立陶宛小提琴家,1917年,十七歲的海飛茲收到來自美國的邀請,於10月27日在美国卡內基音樂廳首次登台演出,並从此定居在美國拓展其演奏生涯。

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曼尼諾夫是一位出生於俄國的作曲家、指揮家及鋼琴演奏家,是20世紀偉大的作曲家和鋼琴家之一。他的作品甚富俄國色彩,充滿激情、旋律優美,其鋼琴作品更是以難度見稱。在俄國布爾什維克的動亂中,他意外收到了去斯堪迪納維亞演出的邀請,立刻以此為由和家人離開了俄國,那是1917年12月22號。從此再也沒有回去。

再看中國時局大動盪的1949年的兩個人物。

馬思聰 中共任命的中央音樂學院首任院長

1947年,馬思聰在香港擔任中華音樂學院院長時,完成《祖國大合唱》的創作。馬思聰採用陝北眉戶民歌的基調,鋪就開篇的旋律,象徵光明從延安而來。

1948年夏天,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親臨馬思聰住所拜訪,邀請他到美國講學。司徒大使說:中國要落入共產黨之手了,他們只要扭秧歌、打腰鼓,不要貝多芬、莫扎特;美國政府盛情邀請馬思聰先生到美國大學任教;五線譜是世界語言,希望在美國聽到馬先生的琴聲。

馬思聰不為所動。數日後,馬家迎來了另外一位美國人紐頓。紐頓受司徒雷登大使的委託,已為馬思聰聯繫好了在美國任教的大學,聘請他前去擔任音樂教授。他專程來訪,是請馬思聰定下時間,以便替馬思聰全家預定飛往美國的機票。面對情意殷殷的邀請,馬思聰依舊選擇了留下。

文革一開始,小心翼翼躲過了“反右”的馬思聰開始了大會小會的被批被整(圖一),

馬思聰和時任中央音樂學院副院長的趙渢在“文革”中挨批鬥

最後他確信再呆在中國一定被打死,才在1967年1月15日晚偷渡到香港再去到美國,至死也未回到中國。

第二位典型人物,蕭光琰,祖籍福建,父親系中華民國駐日武官,生于日本,青年时期移居美国学习、工作,后来因向往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在1951年回国效力。来到中国后,萧光琰成为中華人民共和國石油化學研究的先驅之一,研究了多种用于加氢裂化、临氢异构化等石油加工工序的催化劑。他在连串政治运动当中几次受到批判,在1968年自杀身亡,随后其妻携女自杀身亡。

“危邦莫入,亂邦不居“,儘管有此古訓,中國的社會精英鮮有類似視野。文革期間,在中關村福利樓上貼著一幅大標語“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許多從海外回國的科學家看到這幅大標語不寒而栗。當一個人的所思所想是以”我的國我的族“這些概念為基礎,他基本上是政權的附庸和犧牲品。馬思聰,蕭光琰的遭遇只是千千萬萬的枉有知識,沒有智慧的中國社會精英的縮影,社會的走向只有經過智慧的眼睛才能看透,智慧是超越了國家,民族的思想結晶。中國的傳統士大夫影響下的社會精英,信仰的理念模糊,始終沒有理清“國家‘,”土地“,”政府“,”政權“,”人民“這些概念,這些精英心目中的報效祖國是上述五個概念的大雜燴,帶來的只有群體的悲劇和個人的悲劇。到1968年底,中科院僅在北京的171位高級研究人員中,就有131位先後被列為打倒和審查對象。全院被迫害致死的達229名。反觀東正教主導的國家雖然很多被布爾什維克控制,但是500年嚴格的教義主導了人們的思維模式,宗教信條高於國家民族,當重大社會危機出現時,引導個體行為是對教義的服從而非對世俗政權的順從,更何況是靠暴力篡權的匪幫。拉赫瑪尼諾夫,海菲茨,霍洛維茨在俄國社會落入布爾什維克殘暴政權之後毫不猶豫選擇逃離“亂邦”,成為一代大師,青史留名。30多年後數百位(圖二1950年8月,100多位中國留學生乘坐「威爾遜總統號」郵輪於離開美國舊金山回國時在船尾的合影。)紛至沓來進入中共國這個“危邦”的海歸們除了錢學森幾個人,其他悉數被整死整殘,這些血淚斑斑的中共國歷史,除了CCP的天生邪惡,這些海歸們自身的狹隘格局沒有責任嗎?

免責聲明,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 與 Gnews平台無關。
發表: Shuizhuyu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6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