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空軍司令稱,中共要讓世界俯首稱臣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Mike Li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心照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心照

據《華盛頓時報》 作者:Bill Gertz,2021年6月10日報道:
太平洋地區空軍司令警告說,中共國正在竊取美國技術,以實現全球軍事主導地位和超級大國地位。
空軍將軍肯·威爾斯巴赫(Ken Wilsbach)最近告訴記者,五角大樓已經確定了47家在美國經營的軍事公司(中共國)。作為遏制北京技術盜竊的努力的一部分,中共國公司“必須向(共產黨)上繳某種貢品才能維續下去,而這種貢品往往是邪惡的或不正當的活動,以及其他幫助共產黨而可能傷害買方的事情。”威爾斯巴赫將軍在為外國記者舉行的簡報會上說。
在過去10年中,技術盜竊使中共國的軍事能力有了很大的進步。
他說:“為什麽要這樣做?我認為這很清楚:他們想成為唯一的超級大國,他們希望其他人都向共產黨磕頭,”並補充說,許多被盜技術來自美國,並在國內進行逆向工程和制造”。
“知識產權盜竊只是中共的其中一點,他們難以遵守法律和規範以及基於規則的秩序,他們真的只是牟取他們可以做的事情來促進黨的發展,”這位四星將軍說。
韋爾斯巴赫將軍還說,空軍一直在增加中共國附近的監視飛行,類似於海軍軍艦在該地區加強航行自由行動。他說:“我們的軍事目標是實現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
中國以及俄羅斯和朝鮮都反對這一點,促使了目前在該地區與美國的競爭。
他說:“當我說中國時,我說的是中國共產黨,”強調了中國人民和執政黨之間的實質區別,這是川普政府時期國務卿邁克-蓬佩奧首次提出的。
韋爾斯巴赫將軍說,隨著中共部署新的長征(火箭軍)系統,對關島等美國基地的導彈威脅已經增加。他說:“我們一直在通過我們收集的情報觀察這一點,也一直在研究如何保護自己。”
在關島,軍方已經部署了終端高空區域防禦(THAAD)和愛國者反導彈系統。他說,五角大樓還計劃在關島部署新的地基宙斯盾近岸導彈防禦系統。
此外,空軍正在將其亞洲戰略從使用大型的、易於瞄準的基地轉向分散的基地網絡,空軍稱之為“敏捷戰鬥力”,或ACE。
韋爾斯巴赫將軍說:“ACE的原則是,將部隊分散到許多樞紐和輻條上,而不是在極其龐大的基地上進行建設,這樣你就會在樞紐和輻條之間每天多次、每周多次移動。”
他補充說,這給中共和該地區的其他導彈部隊帶來了目標難度,因為這需要對樞紐和輻條進行攻擊。
美國太平洋空軍包括45,000名士兵,以及在九個主要基地的三個編號的空軍,擁有大約375架戰機。
威爾斯巴赫將軍說,近年來ACE已經擴大,幾個盟友和夥伴正在加入反導彈戰略。
一個與北京有聯系的監測小組報告說,空軍在5月份進行了大約70次監視飛行。維爾斯巴赫將軍說,這些飛行並不是針對中共國的。
威爾斯巴赫說,這些飛行並沒有達到創紀錄的數量。這些飛行是對中共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有爭議島嶼附近增加軍事活動的回應。
“當我看到他們執行看起來是對我們的夥伴以及我們自己的基地的模擬攻擊時,我們想充分了解這是怎麽回事,”威爾斯巴赫將軍說。
監視還旨在監測新武器和設備的測試和部署監視飛行是必要的,“當你把我們想知道的所有軍事能力的進步與中共的許多其他邪惡活動結合起來時—通過占領不屬於他們的南海和東海的島嶼,在國際水域制造從來不屬於他們的島嶼,”威爾斯巴赫將軍說。
他說:“所以,是的,我們一直在觀察。正如你可能想象的那樣,我們極其密切地關註該地區周圍發生的所有空中活動。”
空軍運營著一個覆雜的電子傳感器網絡,可以追蹤中共國飛機和整個地區其他飛機的動向。“但我們對中共國飛機的關註可能比其他任何飛機都要密切,原因正如我之前所說的,它(中共)增加了破壞該地區穩定和破壞穩定升級的活動,”這位將軍說。

五角大樓對中共國政策保密

五角大樓對中共國工作組的建議保密,該工作組於4月向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提交了其調查結果。
奧斯汀先生在周三發布了一項指令,將啟動五角大樓的幾項努力,以應對來自中共的威脅,但這些行動都沒有公開。
五角大樓在宣布該指令時說:“這些舉措,其中一些將保持機密,旨在集中部門流程和程序,並更好地幫助部門領導人為整個政府的努力作出貢獻,以應對來自中共的挑戰。”
該特別工作組於2月啟動,對中共的項目、政策和程序進行了一次基本評估。特別工作組的成員也是保密的,但其主任伊利·拉特內(Ely Ratner)的身份被確認。
時任參議員約瑟夫-拜登(Joseph R. Biden)的前助手拉特納先生已被提名為負責印度-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防部長。他將接替擔任代理助理部長的五角大樓職業官員大衛-海爾維。
海爾維先生因經常軟化“年度中共國軍力報告”中的措辭以及堅定地主張與中共國進行軍事交流而受到保守派的抨擊。在川普政府期間,這種交流被急劇削減。目前還不清楚拜登政府是否會重啟包括高級官員訪問和海軍艦艇靠港的交流項目。

國防經費就應對中共問題上存在分歧

據國防官員稱,國會和拜登政府的軍官和預算官員在如何最好地在亞洲部署部隊以遏制中共的問題上存在分歧。
爭論涉及是在靠近中共國的地方集結部隊和軍隊,還是依靠遠程對峙打擊武器來避免位於中共國軍隊導彈射程內的軍事基地的美軍出現大規模傷亡。主張把部隊留在中共國附近的是最近退休的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Philip Davidson)上將,他要求為更多前沿部署的部隊提供資金。
戴維森上將和他的支持者說,需要近距離的部隊來迅速應對和對抗中共對台灣或日本的任何軍事攻擊企圖,或在南中國海有爭議的島嶼上發生的爭執。
據熟悉這一爭端的官員稱,五角大樓內讚成將部隊進一步遠離中共國的官員包括成本評估和計劃評估辦公室(CAPE)和凈評估辦公室(ONA)的官員,後者是由詹姆斯-H-貝克領導的內部智囊團。
成本辦公室以傾向於與中共國有關的不太堅定的“資金優先”事項而聞名,而ONA的主任在過去也傾向於對中共國軟弱的政策。到目前為止,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已經告訴國會,他讚成戴維森上將所讚成的強大的前沿部隊部署。
但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華盛頓州民主黨人亞當·史密斯稱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中對亞洲的關註過於宏大。史密斯先生說,美國不再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我們一直在追趕自己的腳步,無法做到(國防戰略)所說的我們應該能夠做到的事情。”
國會山上的其他人,包括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都希望為太平洋防禦計劃(PDI)提供更多資金,支持戴維森上將所讚成的加強太平洋地區軍事力量的計劃。
威斯康星州共和黨人邁克-加拉格爾議員最近寫信給眾議院撥款人,要求為該倡議提供全部資金,並指出是戴維森上將在一份報告中要求的數量。
“不幸的是,盡管兩黨都支持戴維森上將的願景,但總統對PDI的預算要求卻走向了一個非常不同的方向,並將重點放在該部門基本上已經追求的能力上。這些能力無疑是重要的 ,但它們不是PDI。”
當被問及《外交政策》首次報道的這一爭議時,五角大樓發言人克裏斯·舍伍德告訴《環內》,白宮正在就如何使未來部隊與國家安全戰略保持一致進行審查。
他說,“遠程火力提供關鍵的進攻能力,這既是提高威懾力的成本效益,也是降低成本的手段,”他說。“通過實現從對峙範圍的力量投射,對美國關鍵資產的風險減少,而強加給敵人的防禦負擔增加。”
舍伍德先生說,國防預算要求在傳統武器和高超音速導彈等高風險系統之間平衡遠程打擊武器的投資。他說:“即使增加遠程火力、投資轟炸機機隊,美國部隊也需要能夠在整個亞太地區的不同地點作戰。”
ONA主任貝克先生在2010年的一份備忘錄中表示,把台灣丟給中共不會是一個重大損失。
貝克先生在給當時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邁克·馬倫(Mike Mullen)的談話要點中寫道:“把台灣輸給中共不會是對美國國家利益的巨大侮辱”。應該是最後的,也是最不應該強調的。在《華盛頓時報》記者羅文-斯卡伯勒(Rowan Scarborough)獲得的一份文件中寫道。
貝克先生在奧斯汀先生擔任聯合參謀部的將軍時曾與他共事,凈評估辦公室還因其在支付國防承包商斯特凡-哈爾帕(Stefan Halper)方面的作用而受到抨擊,後者作為臥底特工幫助聯邦調查局監視兩名川普總統競選志願者。

文章來源: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1/jun/10/air-force-general-china-wants-world-to-bow-down/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