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兩週年 如水再聚

【日本東京方舟農場】作者:青衣        校對:青山依舊

兩年前,2019年的6月12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一個標誌性日子。那一天,香港警方首次使用催淚彈和橡皮子彈,驅散圍堵立法會反對審議「送中」惡法的和平示威的香港市民。那一天,成為香港局勢急劇惡化的一個分水嶺。

兩年前的6月9日,香港市民創紀錄地發起百萬人「反修例」大遊行,要求香港特區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 然而港共政府無視民意,堅持於6月12日在立法會對被稱為「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進行「二讀」修訂審議。

當日, 「民陣」獲得「不反對通知書」,在中信大廈對面舉行集會,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大批市民前往,同時也有市民在添馬公園「野餐」。 早上8時許,示威者佔領了告士打道及夏夫道的六條行車線,隨後又佔領了金鐘道。最終有4萬名香港民眾包圍了立法會大樓,使原定當天於立法會舉行的修訂《逃犯條例》「二讀」審議被迫延期。

雖然市民的連串行動成功使立法會的審議延期,但到下午約3點45分,全副武裝的警察竟然對手無寸鐵、集結在立法會大樓前的和平示威者進行圍堵,並隨即施放催淚彈驅散。 這是這場抗爭運動中施放的第一枚催淚彈。

隨後,警察不僅又在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範圍——中信大廈附近施放多枚催淚彈,並且包圍示威者,不提供撤退路線,險些釀成踩踏事件。之後警方還以「暴亂」罪拘捕了數百人,甚至還衝入醫院拘捕接受急救的傷者。 其中部分人士後來被判入獄,刑期從幾個月到四年不等。

警方在6月12日共發射了240枚催淚彈、20枚布袋彈、30發海綿子彈和數枚橡皮子彈,暴力驅趕和平抗爭的民眾。沒有任何防護裝備,根本沒有想到會遭惡警暴力鎮壓的香港人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當日共有80多人受傷,其中2人傷勢極為嚴重。《蘋果日報》當日的報道稱,示威者用「血與汗拉倒首日審議」。

2019年6月21日,國際特赦組織發表聲明,指責香港警隊在6月12日的示威中,使用不必要及過分武力,違反國際人權法。

2019年6月12日,有人將這一天稱作是「林鄭月娥政權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日子」,並且將此事件與1989年的「六四事件」相提並論,稱「林鄭月娥政權向香港人開槍,鎮壓和平示威」。

2019年6月12日,讓全世界看到了香港警察已然軍事化,跟隨中共模式,以極其暴力的手段,有計劃地鎮壓香港的和平示威者。從那天起, 香港人便開始了以血肉之軀,甚至生命代價抗爭中共和港共政權的運動,將原本只是反對惡法的示威抗議活動,升級為一場守護香港前途命運的鬥爭。

香港人從那天起開始明白,他們不只是在抗議香港政府,更是向中共集權說不!香港的抗爭者們知道,如果繼續縱容中共獨裁暴政在香港肆意橫行,那麼今天發生在香港的一切,明天就可以發生在世界上的任何國度。香港人就這樣無畏無懼地站在了滅共的第一線!

2019年6月12日,自那天香港人走上了漫長的抗爭之路。在中共和港共政府的指使下,軍警特憲對香港人的鎮壓不斷地在升級。無數的催淚彈、橡皮子彈、布袋彈,甚至實彈射向了手無寸鐵的人民,香港的抗爭者們也因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過萬人被拘捕;兩千多人遭檢控;各個民主派組織的領袖不是被送入了牢獄,就是被迫流亡海外;更有無數人被「送中」;許多人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兩年來,由於國際社會的漠視;由於中共在香港強行推出的國安惡法;由於中共病毒的肆虐,香港運動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潮。然而,香港人並沒有放棄,仍然在堅持著有限的抗爭。

在去年「6·12」一週年的晚上,香港抗爭運動的代表性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在香港多處的街頭再次響起。雖然隨後大批防暴警員封鎖現場,截查抓捕市民,甚至連在現場維持秩序的立法會議員許智峰也被警方以「非法集結」為由拘捕。 但是,香港人仍然不懼鎮壓,仍在堅持紀念「6·12」這個日子。

在今年6月12日「反對修訂逃犯例運動」兩週年前夕,有網民號召當晚七時在銅鑼灣「如水再聚」。學生組織「賢學思政」也表明會於同一時間在旺角擺街站。然而警方在街站擺設前夕,便拘捕了兩名該組織負責人王逸戰和黃沅琳,指二人涉嫌煽惑他人參與和宣傳未經批准的集結。 監察警權團體「民權觀察」形容,這是「預防性拘捕」。幾日前因6·9紀念日曾被拘捕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怒斥港府效仿中共國公安做法,預先拘捕,令港人沒有自由可言。而事實上,香港早已沒有民主、自由和人權可言,香港已然成為了一個猶如新疆的大「監獄」。

在今年的6月12 日當日,雖然香港已成為「警察城市」,全港各區都有警力重兵把守,以「限聚令」驅散街站,截查聚集的市民,但香港人仍在默默地堅持著抗爭。大批人無懼截查,毅然走上街頭,以無聲的抗議行動紀念「6·12」兩週年。

那個總是舉著英國國旗出現在所有抗議活動現場的年過七旬的「王婆婆」,又手舉文宣牌和黃色小雨傘,出現在了旺角街頭。她不停地大聲喊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身邊路過的市民也用同樣的口號與之呼應。「王婆婆」之前曾因參與「反送中」運動,身陷囹圄,被「送中」一年多時間。然而在回到香港後,她一如既往,仍然在堅持抗爭。每一個抗爭運動紀念日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她被警方多次抓了放,放了抓,可是什麼也阻擋不住「王婆婆」那顆堅持抗爭的心。

在香港,有無數個像「王婆婆」這樣的抗爭者,只是在現今中共和港共政府「紅色恐怖」的暴政統治之下,很多人選擇了以不同的方式,繼續堅持著這場抗爭運動。

在6月12日兩週年紀念日,全球多個國家和城市都舉行了聲援香港的行動,包括澳洲的阿德萊德、布里斯班、墨爾本、珀斯;新西蘭的奧克蘭和基督城;日本東京;韓國首爾;英國的倫敦、雷丁和利物浦等地。倫敦更是出現了千人同唱《願榮光歸香港》的感人場面。這一切都讓人相信,香港抗爭運動不會被遺忘,香港抗爭運動打開了消滅中共邪惡政權的第一道大門,香港抗爭運動必將被銘刻於歷史。

两年了, 雖物已非·,然人未散,心未死。正如 「如水再聚」文宣中所寫:

兩年前的夏天,無論身處何地的我們,都被那極權的硝煙燃起了革命之心。兩年後的我們,大家還好嗎?

或許那年夏天之後,我們當中許多人的生命路途都出現了巨大轉變,但仍然相信「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承諾依然在你我心中。

路,既漫長又黑暗,需要同路人互相扶持,一起走更遠的道路。今天,在疫情中不能群聚的你,仍然堅持的你,也許當下不能說出還在默默做些什麼,但為了讓我們彼此感受到,無論時間多久,順境或逆境,我們並沒有忘記,而且,一直都在。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鏈接:

  1. https://twitter.com/RFI_Cn/status/1403614439941677062
  2. https://twitter.com/StandNewsHK/status/1403742652089004035
  3. https://twitter.com/briggtful/status/1403651488824532995
  4. https://twitter.com/StandNewsHK/status/1403758295773421568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