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雲長天時評62期—銳觀察】美FBI局長就阻攔閆博士報告在國會接受聽證

作者: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捆綁CCP一千年

美國時間6月10日,郭文貴先生在其蓋特賬號發布視訊稱,在美國的國會山,由國會議員發動的聽證會,即要求FBI局長(克裡斯托弗·雷)掩蓋閆麗夢博士爆料真相作證。“最重要的就是回答對科學家閆麗夢博士當時在洛杉磯被國土安全部如何威脅搜身?閆博士差點死在機場,最後被追到紐約下榻的公寓,砸她的門。後來閆博士和班農先生面對FBI的律師面談四天。班農先生睡地板。FBI說要兩年調查這個案子。”最後我們(爆料革命和班農先生)採取獨立行動,直接上媒體。(見《郭》) 

隨著班農、郭文貴先生等人在媒體的推動下,使得閆博士2020年4月28日冒著生命危險來到美國爆料,遭遇美國FBI無禮對待,如今,美國還可以還閆博士一個尊嚴,閆博士爆料的起因終於水落石出。由於事情重大,這可能事關拜登政府不作為和還前總統川普一個清白——他的FBI局長被中共藍金黃了(收買了)。人們不禁要問,美國潛伏的力量還有多少是隱藏的?前司法部長巴爾什麼時候被過堂?相信這些真相被曝光的速度會勢如破竹。早在2020年10月5日 ,唐納德·川普總統就打算除名克裡斯托弗·雷,他說,如果再贏得四年的勝利,他還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做,就是“拋棄他的聯邦調查局局長克裡斯托弗·雷”,因他私下裡和其親信稱雷為“深層政府”的工具。在通俄門事件中,川普盟友眾議員道格柯林斯(共和黨)稱雷為‘同謀’並要求他的辭職。”福克斯商業明星和川普的知己盧·道布斯也抨擊雷,將雷描繪成一些邪惡的‘奧巴馬門’掩蓋事件的領導者” (見《每日野獸》),由此可見,川普稱雷為“深層政府”的工具意義深遠,這直接指認雷就是那個充當CCP潛伏在美國的工具之一。這件事可見非同小可,這甚至可以理解為川普敗選的幫凶。雷和司法部長巴爾自從當了CCP的走狗後,可謂隱藏的很深,並公開發表反共言論,背地裡出賣美國。這叫小罵大幫忙,和中共的偽民運們如出一轍。由此以來,FBI對閆博士無理阻攔一事可見一斑。

這就不難理解,“閆麗夢博士的三份報告給了FBI之後, 他們並沒有報告給川普總統,也沒交給白宮,更沒有交給司法部,也沒有交給國會。如果交給國會,美國不至於死那麼多人。世界也不至於死那麼多人。”郭文貴先生所言不虛。更令人震驚的是,“當時,閆博士的先生也來到了美國,FBI、國土安全部沒有採取任何行動。爆料革命明確指出他是重要病毒學家。據說,他拿到工作簽證來美國,居然和FBI合作,目的是要詆毀閆博士,說科學家沒有資格講病毒,科學家說的都是假話,是郭文貴和班農設計的騙局。”郭先生所言,爆料革命人都懂的。“說突然間。科學家的先生來到美國。”這就是為什麼早在5月中旬左右, 塞林博士( Dr. Lawrence Sellin )突然在其 Twitter 上爆出閆麗夢博士的先生佩雷拉阿拉克奇熱·普拉薩德·馬亨德拉博士(簡稱:佩雷拉)來美國的消息。正如路德社所言,這當然不是打草驚蛇,一定是全數掌控才會有這個曝光的行動。“我們知道整個事件真相,我們是整個事件的行動者。”郭先生不僅語出驚人,並且驚人地給出佩雷拉博士的行蹤路線圖,郭先生說,你問問佩雷拉,“去深圳、去北京、去武漢、去山西;回斯裡蘭卡(去這些地方)都見了誰?到迪拜見誰了?”雖然這些路線圖尚未解密,但爆料革命人士心知肚明。此人應直接被CCP高層任命為解決超限科學誤導的關鍵人物,並在可能的情況下,滅爆、滅郭、暗殺閆博士等。這就是世界上數一數二、舉足輕重的毒王之一,可以自由出入美國等地,美 “FBI、國土安全部,你們不查閆麗夢博士報告裡的問題,卻調查爆料革命爆料人。” 這些“美奸”是典型的中共思維,不解決問題,專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郭先生的爆料再次證明了川普說。雷,一個中共的工具,FBI在雷的領導下,在作風上像極了CCP。 

筆者認為,發起這次聽證會的Matt Gaetz議員是一次勇敢的行動,他攪動了川普沒敢動的鱷魚、攪動了拜登政府的沉默力量。這次G7峰會領導人都對病毒溯源呼聲達成一致,這次行動非同一般。議員說,主席先生,關於COVID19起源問題一直被掩蓋,比如,我們看到福奇的郵件,今天七國集團G7峰會呼籲重新調查 COVID19病毒起源。還有拜登政府也在不遺餘力打壓對COVID19起源問題的調查。我想搞清楚,FBI在CPVID19起源問題上的立場。”(見《國會》)很顯然,雷領導的FBI在 COVID19起源問題上所持的是中共的立場——掩蓋真相。

為此,該議員介紹說,“2020年4月8日,閆麗夢博士抵達洛杉磯機場。當時有一位聯邦調查局(FBI)探員跟她進行了面談,閆博士隨後飛往紐約。而FBI探員從洛杉磯出發,跟隨她前往紐約。並且該探員在2020年5月1日和2日與閆博士在紐約進行了兩次面談。FBI拿走了閆博士手機”。這些敘述和路德社、閆博士反復描述的一致。特別是提到閆博士手機,Matt Gaetz 議員 接著說:“那部手機裡有閆博士和CDC北京疾控中心主任微信對話的證據。這些對話證據可追索到2019年12月。對話內容是關於中共軍方參與病毒的研發過程。尤其是病毒與武漢病毒所之間具體聯系。雷局長,你是什麼時候獲知你的探員與閆博士有接觸的?你是什麼時候審閱了那些微信信息?”(見《國會》)議員直接發問雷局長,你什麼時候知道你的探員和閆博士接觸並審閱了閆博士文件的?這等於若正面回答就意味著證明他自己瀆職。

FBI局長雷說,我不知道我是否適合在這個場合提及任何具體細節的調查?“但有兩件事我可以說的。一,我認為你和委員會都知道,我一直在大聲疾呼,並且我願意繼續對敵對國的反情報威脅發表我的意見。這些形式多樣的反情報威脅來自中國共產黨,我認為這是我們面臨的最嚴重的威脅。”雷顯然在避重就輕,所問非所答。顯然在暗示他曾在2020年被譽為美國四騎士之一,在接受哈德遜智庫演講時直接指明中共是直接威脅美國的敵對勢力,“我們不會對此容忍。” 對此,又作何解?你已經容忍了一年多,且繼續忍受美國墮落下去?

議員先生看不下去了,搶過雷的講話問:“請問閆博士是這個威脅中的一部分嗎?” 面對這種尖酸刻薄問題,雷,噎住了……雷:“呃,我再說一遍,我不想具體談論任何特定的調查。”顯然,無法回答這一具體問題。“我想說的是第二件事,……”議員繼續阻止雷轉移視線:“雷局長,這是為什麼我認為第一個問題非常重要,你知道的,回溯到2020年4月、5月、10月份。我們那時候還沒有近60萬人被COVID19殺死。”議員顯然認為,美國被中共殺死60多萬人,和雷有著直接關系,如果美國FBI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執法部門,美國和世界至少不會死那麼多人。議員先生接著說:“2020年10月14日,FBI探員Andrew Zitman帶了一個科學家去紐約見了閆博士,這個科學家為FBI工作。這個科學家和閆博士開了近6個小時的會。你能告訴我們有關這次會議的任何事情嗎?還有,就COVID19起源,這次面談對我們有何啟示?閆博士來到美國已經一年了,而你卻說你什麼都不能說。”這一連串的問題,雷直接被直接問到不能說。當議員連線FBI證人時,雷徹底被震懾住了,“我們正在非常努力地嘗試解密盡可能多的信息並分享盡可能多的信息。我理解為什麼這會讓許多家庭感到沮喪。”一句“努力地嘗試解密”就能對所有問題負責嗎?這一事件徹底翻轉COVID19的真相,並且暴露了“美國深層政府”背後的許多黑幕。

筆者認為,這一事件將迅速扭轉整個反擊超限生物基因戰的局面。在該聽證會播出伊始,中共的偽類們又在活躍起來詆毀閆博士,謊稱閆麗夢的老公在聽證會上作證,爆料革命手握閆麗夢這張王牌將要失效。並且稱新中國聯邦是“喜國”。問題是,這些曾經混進爆料革命的偽類還能蹦跶幾天?幾乎沒有一個正常人的思維會愚蠢到睜眼說瞎話,翻牆到外面去了,仍然在那裡掩耳盜鈴地捂著眼睛對牆外自由世界說,“郭文貴一夥人是騙子。”如今整個世界因為爆料革命翻轉了天地,CCP潛伏在歐美各國的“深層政府”正在土崩瓦解。此時此刻,不和新中國聯邦合作滅共,世界還有選擇嗎?那些偽類們,失去中共國以後,在世界上還有出路嗎?真正的中共病毒就是中共百年來培育的思想病毒,他不但侵蝕著中國人的大腦,而且正在侵蝕著人類的思考能力。他們的目的就是置人於渾濁的溫水裡慢慢喪失大腦功能。如果不能滅共,最後世界都將成為僵屍世界——沒有靈魂的、不會思考的活死人。因此,今天國會山的聽證會意味著閆麗夢博士為人類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將公之於眾,世界也將認識到新中國聯邦的力量所在。而這些也許是郭文貴先生感到欣慰之處。

2021年6月11日寫於東亞

參考資料:
國會
 
每日野獸 
喜馬拉雅 

美聯邦調查局局長雷Wray: 中國共產黨不擇手段欲成為世界唯一超級權力,美國兩黨政府空前聯手,對抗中共 | FBI Director Wray | Hudson Institute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東洋武士
責任編輯: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文小白
發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老黑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