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大中華時事】英國發表《香港問題半年報告》指北京破壞《聯合聲明》,削弱港人自由 2021.06.11

編輯:NewFree文華 / 作圖:中華之光

  墻國妄語每日駁

6月11日 新華國際時評:美國對中國搞科技“脫鉤”是自斷經脈

美國一些政客出於遏製中國發展的企圖,近年來泛化國家安全概念,對中國高科技企業不斷進行打壓。美國國會參議院日前通過“2021年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再次把矛頭對準中國,強調通過經濟、科技等各種手段同中國開展競爭,並企圖推動與中國的科技“脫鉤”“斷鏈”。

  然而,強行切割、阻斷早已血肉相連的中美科技交流與互動,折損的不只是中國利益、世界利益,切斷也是美國自身科技進步的動力源泉,損害的是美國科技企業的豐厚收益,奪走的是美國民眾的工作機會。

  在科技領域,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中美交流合作是兩國乃至全世界人民共同期待,中美合作成果也一直為應對氣候、環境、生態、能源、疾病等全球性問題提供解決方案,對世界穩定發展持續產生深遠影響。

  大量事實證明,破壞中美既有科技交流合作,正在打亂全球用了數十年建立起的科技合作生態與供應鏈良性反饋和循環機製;正在嚴重幹擾全球科技人才的自由流動和科研資源的全球布局;在氣候變化、新冠疫情等迫在眉睫的人類危機面前,正在給國際社會有效推動相關應對機製的建設平添障礙;在基因編輯、人工智能等顛覆性技術領域,正使得國際社會在相關的倫理討論、標準製定等方面越發難以協調;在基礎科學領域正在增加科研人員的重復性勞動,減緩世界創新和發展速度;在互聯網等領域製造不同體系,正在導致並加劇世界分裂,嚴重影響世界經濟安全和秩序……

  對美國自身而言,加大對華製裁封鎖,同樣正在損及自身科技產業發展,拖累貿易和經濟復蘇。

  中美科技合作協定簽署40多年來,從硬件到軟件,從基礎科學到應用研發,兩國科技發展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彼此融合中不斷優化鞏固推進。中美科技交流合作也已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格局,呈現無法阻擋的燎原大勢。美國科技企業蓬勃發展,龐大的中國市場、尤其是迅速崛起的中國中產階級市場為其新技術和新產品開發提供了重要動因。

  美國前財長、保爾森基金會主席亨利·保爾森反對形成“經濟鐵幕”,使供應鏈脫鉤。他認為,“脫鉤”最終將在全球經濟中建立不兼容的規則和標準,阻礙創新和經濟增長。針對美國有識之士一直呼籲雙方建立協調機製,保爾森認為可以先從一些比較容易協調的方面入手,以建立合作勢頭和相互信任,並在此基礎上繼續前進。

  事實上,悖逆潮流的“脫鉤”“斷鏈”難行其道。美國權威期刊《科學公共圖書館·綜合》發表的論文顯示,與新冠大流行前相比,中美科學家合作完成的涉冠狀病毒的相關論文數量顯著增加,這表明中美之間牢固的科學合作關系是人類應對共同挑戰的必然需求。

  美國亞利桑那大學教授珍妮·李坦言:“鑒於美中緊張態勢加劇,特別是新冠疫情暴發以來,我們以為美中相關合作會減少,但令人欣慰的是,恰恰相反。”

  世界要公道,不要霸道。在日益互聯的世界中,搞技術圍堵等同於自我孤立。當前,百年變局和世紀疫情交織疊加,世界正在面臨動蕩變革的新挑戰。要維護中美兩國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福祉,中美兩國應加強優勢互補,而非脫鉤切割;應加強相互融合,而非彼此隔離;應致力合作共贏,而非沖突對抗。肆意挑起國際對抗,到頭來只能是損人害己!

簡評:美國參議院正式通過“2021年美國創新和競爭法案”,讓中共真正明白美國從國家層面在科研、科技方面進行脫勾,該法案涉及2500億美元的巨額投資,其中明確要求美國的科研機構和人員,如果想申請這批科研經費就必需切斷與中共國各方面的科研技術交流並不得與中共國有資金方面的關聯,一旦本法案生效,就基本徹底切斷中共對美國的科研技術偷竊,也就把這些中共依靠科研技術偷盜發展經濟動力給徹底摧毀了,同時也表明了美國與中共國徹底脫勾的決心。再加上之前中歐貿易協議的徹底歇菜,中共在國際上獲取科學技術的途徑基本被徹底切斷了,這讓中共感到深深的恐懼,以前的戰狼外交,在科技的硬實力面前也不得不低頭,但中共的獨裁統治讓它放不下面子,明明有求於人,還要故作清高。中共想借脫勾對美國造成的短期傷害和滲通進美國的賣美賊的配合來扭轉美國滅共政策,簡直是癡心妄想,首先,與中共這樣的吸血鬼和寄生蟲脫勾,不僅不會阻斷美國的科技進步,反而會因“2021年美國創新和競爭法案”的實施在資金上得到保障,同時因防止了中共對美國科研技術的偷竊,從而保護了知識產權並把產業帶回美國,進一步增加了就業。自從中共加入各種國際組織和機構,幾乎所有的組織機構都被他們腐化和收買,成了中共維護獨裁統治的工具,以致中共野心膨脹妄圖利用邪惡的共產主義統治世界,尤其這次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世界衛生組織就成為了中共的幫兇,這些年全球經濟的泡沫和虛假繁榮,就是中共加入WTO,瘋狂破壞規則帶來的惡果。現在世界主要文明國家開始清醒,並通過實際行動把中共這個病毒從本國清除出去先,以免落入中共許下的利益謊言,各國應加強合作並采取強有力的手段把中共和共產主義這個幽靈徹底鏟除,還世界以和平、穩定,人類才有未來和發展。

 

6月11日 環球網 假如中美發生武裝沖突,俄羅斯會采取什麽立場?俄大使回答

編者的話:“今年在我們的高層交往計劃中,有普京總統訪華的安排,中方希望普京總統成為疫情後第一位訪華的外國領導人,俄方希望把總統在疫情後的第一次國事訪問安排到中國”“盡管俄中沒有結盟,但兩國對國際形勢的判斷高度一致”“我們希望俄—中—美的‘三腳架’保持平衡”“一些國家阻止中俄疫苗進入第三國,是典型的‘疫苗政治化’”……俄羅斯駐華大使傑尼索夫日前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如以往一樣給出非常多的信息量。在慶祝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之際,青年時期就開始學習中文、2013年被任命為駐華大使、作為外交官在北京前後待過近20年的傑尼索夫在專訪中還特意用中文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我也希望借此機會向所有中國人表示祝賀。“我看到中共受到人民的支持”

環球時報: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您如何評價中共在過去這些年的表現與成就?

傑尼索夫:從上世紀70年代初首次被派駐到北京工作以來,我親身經歷了中國在過去近半個世紀的發展。我親眼看到中國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取得的巨大進步,也看到中國的成功是許多重要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比如中國人的敬業、勤奮,還有領導層的正確決策。對中國共產黨來說,今年是重要的一年,未來,中國還會迎來第二個“一百年慶典”——共和國建國百年。或許,我的年齡已不允許我看到那一天到來時中國的樣子,但我可以想象,因為在過去五十年中國的發展歷程中,我看到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受到中國人民的支持,以及它在中國取得的成就中發揮的至關重要的作用。我知道中國有一首很多人都會唱的歌,“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我也希望借此機會向所有中國人表示祝賀。

環球時報:據了解,現在一些俄羅斯民眾對蘇共和蘇聯有負面觀感。他們會把中共和曾經的蘇共進行比較嗎?

傑尼索夫:俄羅斯是一個很大的國家,民眾的想法也很多元。我認為有這樣想法的俄羅斯人只是很少一部分。的確,蘇聯時代有許多缺陷,但我們這一代真正經歷過蘇聯的人在回憶起那個時代時還是會想到很多美好的事情、很多正面的因素。俄民調顯示,對蘇聯抱以負面態度的大部分都是俄年輕人,他們出生在蘇聯解體之後,並沒有親眼見過當時的情景。他們對蘇共有著(與我們)不同的態度,但這種態度大多是針對蘇聯自己當時的政策,而不是針對廣泛意義上的共產黨。

關於蘇聯與蘇共,我也想分享一個我個人的看法:倘若當年蘇共出現一個像中國鄧小平那樣的人物,也許我們國家之後的發展軌跡就會從此改變。最近,國際上又湧現出許多有關國家與社會製度的討論。我們也發現,各個國家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應對,可以折射出不同社會發展模式的優勢和缺點。如今,中國經濟已擺脫去年疫情導致的危機,顯示出中國發展模式的極大活力。這讓我想到了中國的一句話: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環球時報:普京總統近日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表示,“美國正以自信且堅定的步伐走在蘇聯的老路上”。他表示,美國正出現一個典型問題,即對自己無限實力充滿信心,給自己製造無法應對的問題,就像曾經的蘇聯那樣。您怎麽理解普京總統這句話?

傑尼索夫:任何關註美國當前政策的人士都不會反對普京總統的觀點。我對這一表述的理解是:普京總統並非在“預見”美國會重復蘇聯的命運,也不是在說自己樂於看到這一情況的發生,他只是在提醒,這一風險是確實存在的,而許多美國的政治精英還沒有充分意識到這一點。今天的我們還無法想象一個沒有美國的世界。美國在經濟、文化、科技等領域發揮著巨大的作用,我們不能否認這個事實,但美國需要認識到,它不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國家,它需要考慮並尊重其他國家的客觀現實和自身追求。普京總統是在提醒美國,不要犯下當年蘇聯的錯誤。

環球時報:按計劃,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美國總統拜登6月16日將在日內瓦會晤,您對這次會晤有何期待?您看好俄美關系在拜登總統任內出現改善嗎?

傑尼索夫:我們歡迎任何緩解緊張和競爭的措施,但我們對俄美關系的期待非常謹慎,尤其在當下兩國關系十分緊張的背景下。日內瓦峰會是拜登總統上臺後俄美元首首次會晤,這次峰會解決兩國之間重要問題的可能性較低。不過,一個可以預期比較好的結果是,它能為未來解決問題創造一些條件。

環球時報:最近中俄外交高官密集互訪,俄外長拉夫羅夫在中美安克雷奇高層戰略對話後訪華,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俄美外長冰島會晤後訪問莫斯科。這兩場訪問的時間是特別安排的嗎?是否透出一些信號?

傑尼索夫:最近一段時間,俄中兩國外交合作更加密切,這樣的“特別安排”純屬巧合,因為安排外長及外長以上級別的訪問,需要一定的籌備時間和技術準備。不過,俄中這兩次外交互動恰好緊隨我們各自和美國的對話之後,這是一件好事。它可以讓我們兩國的高級外交官有機會深入探討此前中美和美俄會晤上的有關內容。

環球時報:中俄在對美立場上會保持“對表”和“通氣”嗎?

傑尼索夫:這兩次訪問的時間都很短暫,議程也比較有限,但雙方還是非常詳細地討論了一系列話題,其中就包括目前國際局勢中最迫切、最尖銳的問題。事實上,不管是這兩次高層會晤,還是以往普京總統和習近平主席的歷次會晤,在俄中兩國的政治對話中,沒有任何內容、議題是需要回避的。如果俄美雙方在下周的峰會上提到一些與中國有關或中國感興趣的議題,我們也願意接下來和中方對此進行討論。眾所周知,盡管俄羅斯和中國沒有結盟,但雙方在一系列外交問題上均持相似立場。

環球時報:中美之間的競爭和對抗正在升級。假如有一天中美發生武裝沖突,俄羅斯會采取什麽立場?

傑尼索夫:這個問題不會有答案,因為我深信中美之間不會發生武裝沖突,正如俄美之間也不會發生武裝沖突一樣。因為這樣的沖突會使全人類消失,那時也就根本無所謂采取什麽立場了。不過,如果你問的是在對國際形勢和重大問題的判斷上,那俄羅斯的立場顯然更接近中國。近年來,美國同時對俄羅斯和中國施加製裁,盡管美國對俄中“不滿”的領域和內容不同,但針對兩國的目的是一樣的——打垮競爭對手。我們顯然無法接受美國這樣的態度。我們希望俄—中—美的“三腳架”保持平衡。

環球時報:有分析認為,近年來,美國等國試圖在中國和俄羅斯製造“顏色革命”,並在兩國周邊製造“地緣政治動蕩帶”。面對這一局面,中俄可以開展哪些合作?

傑尼索夫:這就是為什麽我會說,俄中兩國對國際形勢的判斷高度一致。俄中都采取不幹涉第三國內政的原則,但過去這些年,我們目睹許多國家發生“顏色革命”和陷入亂局。這些國家“顏色革命”的背後當然有一些它們自身或所在地區的原因,但同時也總是伴隨著外部勢力的存在。為防止第三國幹涉俄中兩國的內政,我們應當共同製定出一些“遊戲規則”,尤其是在信息安全政策領域的規則,防止一些信息技術較先進的國家通過互聯網技術把自身的政治議程強加於他國。

環球時報:對有關“中俄在戰略利益上差別很大”的說法您認可嗎?比如有學者稱,俄對保持現有國際秩序的興趣不大,而中國則是現有國際秩序的最大受益者,因此只尋求調整秩序。

傑尼索夫:這是一種“非黑即白”的論調,也是一種對國際形勢過於偏激的論斷,仿佛我們眼前只有兩種選擇:要麽保持現有國際秩序,要麽摧毀現有國際秩序。但事實不是這樣的。俄中兩國在全球和地區層面都有各自的利益。這些利益不可能在所有情況下都完全一致,但從整體上來看,俄中兩國的國際利益是一致的,因此我們在絕大多數國際問題上的立場也是一致的。最明顯的例子是兩國在聯合國安理會的投票情況:俄中雙方在安理會的各類表決中經常投一樣的票。國際秩序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它不僅會演變,最近還在加速演變。國際秩序需要改革,使其更適應當下的現實,但我們不能用一刀切的方式來改變它。我不同意“俄中對國際秩序改革的看法有很大差別”的觀點,事實上,我們在一些最重要的問題上持相同立場,只是在一些具體細節上可能有所不同。

簡評:環球時報現在對俄大使的訪談就是為了回應之前路德時評對中俄關系的解讀,中共已經陷入了外交困境,在總加速師不斷的加速下,已經走到了懸崖的邊緣,現在的外交努力,只不過是滅亡前最後的瘋狂。楊潔篪突訪俄羅斯希望面見普金,但是普金避而不見,就是不願意與中共達成戰略同盟,隨後俄駐中大使發表申明,重申俄中關系是夥伴關系,對當前的關系相當滿意,就是為了穩住中共,撈取中共滅亡前最後的好處。普金即將在本月與拜登會面,很可能達成戰略協議,徹底分化中俄關系,當全球都開始病毒追責的時候,就是全球脫勾圍堵中共的時候,到時中共將徹底孤立無援,中共已經深深感受到了死亡前的氣息。這次對俄大使的采訪,就對外交窘境下打的強心針,實則暴露了,中俄關系走向分裂的本質。其中環球時報問:“中美之間的競爭和對抗正在升級。假如有一天中美發生武裝沖突,俄羅斯會采取什麽立場?”傑尼索夫回答:這個問題不會有答案,因為我深信中美之間不會發生武裝沖突,正如俄美之間也不會發生武裝沖突一樣。因為這樣的沖突會使全人類消失,那時也就根本無所謂采取什麽立場了。“中共是多麽希望俄能堅定站在中共一邊作為戰略同盟來對抗以美國為首的正義國家對它的病毒追責,但是俄大使以假設問題不存在為由回避了環球時報的提問,其實就說明了俄不會與中共結盟,俄大使一面說著官方的漂亮話,實則不願作出任何實質性的承諾。中共走向黑化和滅亡已經是明眼人都看的到事實,大家都敬而遠之,在其死亡前撈取最後的好處。

 

6月11日 環球時報 許利平:中國東盟30年合作成典範

2021年是中國和東盟建立對話關系30周年。紀念這個歷史時刻的特別外長會及瀾湄合作第六次外長會日前在重慶舉行。在當前國際局勢不穩定和不確定因素持續增多的背景下,雙方外長齊聚首體現了而立之年的中國—東盟關系日臻成熟。

二戰結束後,受多重因素製約,中國與東盟國家關系曾經歷過一段曲折反復。1967年東盟成立,受冷戰因素影響,雙方也沒立即建立聯系機製。1991年正值冷戰結束,為了適應全球化和地區一體化加快的步伐,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系。30年的中國—東盟關系取得跨越式發展,創造了地區合作中的諸多“第一”,也成為亞太地區合作最成功也最具活力的典範,其經驗值得總結。

首先,日益緊密的命運共同體意識成為合作動力。無論從兩次國際金融危機還是非典、禽流感、印度洋海嘯、新冠疫情等來看,越是面對共同挑戰與危機,雙方越是同舟共濟、相互扶助,並創造出引領區域合作的各種平臺或機製。

其次,相互尊重、照顧彼此舒適度成為合作原則。中國與東盟政治製度、經濟水平、風俗習慣等存在不同程度差異,但這並未影響合作。相反,雙方在涉及彼此利益的重要關切時采取相互尊重原則。比如中國支持東盟在東亞合作中的中心地位,而東盟支持中國有關地區合作的諸多倡議等。對於重大合作項目,雙方以先易後難、照顧彼此舒適度、循序漸進的方式推動合作,創造多層次的區域合作機製。

再次,貿易、投資和人文交流成為合作亮點。2020年中國與東盟首次互相成為第一大貿易夥伴。雙方投資日趨平衡,累計投資額超過2300億美元。日益增長的貿易和投資不僅為雙方創造大量就業機會,而且給雙方老百姓購買價廉物美的商品帶來實惠。雙方年度人員往來2019年度已超過6500萬人次,互派留學生超過20萬,相互結成200多對友好城市。這有利於構築雙方合作的社會與民意基礎。

這些成功得益於中國—東盟建立起領導人、部長、高官等各層級、立體式對話機製,並學會妥善處理雙邊關系矛盾或爭端的“處世之道”。這凸顯了中國—東盟關系的成熟度與韌性。未來30年,中國—東盟關系將可能從戰略夥伴關系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系,雙方合作領域將更廣、程度將更深、質量將更高。在抗疫、數字經濟、可持續發展和藍色海洋經濟等領域,雙方合作具有無限廣闊潛力。

不可否認,西方一些反華政客和媒體不時炒作中美在東盟的所謂戰略博弈,試圖讓東盟“選邊站”。這種離間行為不會得逞。從歷史經驗來看,中國與東盟國家山水相連、血脈相親,雙方有著上千年友好交往,絲綢之路、香料之路、茶葉之路、瓷器之路等早已將雙方緊緊聯系在一起。從現實經驗來看,30年的中國與東盟合作給東盟國家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無論基礎設施建設還是大宗農產品出口等。中國正走向經濟高質量發展階段,超大規模市場和強大內需潛力都使中國成為東盟國家不可或缺的合作對象。隨著2022年RCEP落地,將有更多東盟國家的農產品進入中國市場,這無疑將提升東盟國家的農業現代化,對其工業化、現代化目標也將大有裨益。

總而言之,30年風雨造就了更成熟的中國—東盟關系。這種關系不會因外界幹擾而改變根本方向,不會因個別分歧或爭端的阻撓而發生顛覆性轉變。(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

簡評:中共這所以把中國東盟關系拿出來大書特書,就是因為中共的外交已經走到了山窮水盡的程度了。中共對國際貿易規則的嚴重破壞,使多數國家在與中共進行經貿合作時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同時由於產業向中共國轉移,使各國產業空心化,失業嚴重,造成了深刻的社會沖突和矛盾,由於2017年川普總統的上臺,扭轉了對中共的貿易政策,隨即各國也開始了經貿關系的調整,重新簽定新的對等貿易協議,因此中共就被排除在了主流國家的貿易協議外,加之中共病毒對世界造成的傷害,使各國調整了對中共的外交政策,中共目前正面臨著全球貿易脫勾和病毒追責的壓力,所以維持好與東盟的關系幾乎成了中共續命最後的救命稻草。中共一直以來把東盟各國看作是自己的後花園,中共通過藍、金、黃和一帶一路徹底把東盟拿下,在中共的淫威下東盟各國也是有苦難言,隨著全球主流國家對中共病毒追責的不斷深入,讓東盟各國看到了解套的希望,因此中共對東盟的控製在不斷弱化,由於擔心東盟徹底倒向西方,中共就站出來向東盟喊話,希望通過利益綁架和疫苗威脅來繼續控製東盟。相信東盟在歷史的大潮下,也能看清中共的真實目的,站在正義的一邊,一起滅共,才會有東盟各國的持續穩定的繁榮與發展。

  港臺資訊

 


編輯:NewFree文華
審核:星空無垠
發布:
文顧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6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