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副國安顧問博明建議成立跨黨派委員會追查中共病毒源頭

【日本東京方舟農場】撰稿:青衣       素材採編:武漢老溫        校對:MIMI

據《美國之音》6月10報道,在川普政府時期擔任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的博明表示,美國已經掌握的大量間接證據顯示,新冠病毒(SARS-CoV-2) (中共病毒)來自於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的可能性高於自然起源。他建議美國國會成立一個跨黨派的調查委員會,調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起源於實驗室洩漏的理論。 

美國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週二(6月8日)舉行了一場題為「美國與中共的戰略競爭」的聽證會。作為四位受邀作證人之一,在問答環節中,針對共和黨籍參議員科頓提出的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起源的看法,以及實驗室洩漏的假設是否值得研究的問題時,博明表示,他認為多數的間接證據有利於這一假設,即這是一個實驗室的意外洩漏,而不是一個源自自然的人畜共患事件。

《華爾街日報》在一天前的獨家報道中披露,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勞倫斯·利弗莫爾國家實驗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 ,於2020年5月完成的一份關於新冠疫情(中共病毒)起源的報告所得出的結論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洩露的假設是成立的,應該進行進一步調查。據悉,相關研究是由實驗室的情報部門「Z部門」進行的。研究人員是通過分析SARS-CoV-2(中共病毒)的基因組,來瞭解病毒在人群中的演化和傳播,最終得出了上述結論。報道稱,這份報告對美國國務院嚴肅審視病毒來自於實驗室逃逸的說法,起到重要影響。

不過,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星期二(6月8日)在參議院被問到這份報告時,對報告的研究方法提出了疑問。布林肯說:「我所瞭解的是,川普行政當局對那項研究的方法、分析的質量、扭曲證據以適應先入為主的敘事,有著切實的擔心。那是他們的擔心。這點也跟我們分享了。」布林肯還指出,那份報告是一位或幾位人員所進行的研究,不是拜登政府已下令的以情報界為主導、「全政府努力」 的病毒溯源調查。

面對各方對新冠(中共病毒)源頭調查的不同看法,博明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美國國會應該盡快成立一個跨黨派的調查委員會,就病毒來自於實驗室洩露的理論進行全面調查。他說:「我認為應該迅速成立一個擁有傳票權力的兩黨委員會。我認為我們需要停止(病毒)功能增強(gain-of-function)研究,並在全球範圍內起帶頭作用。」

來自阿肯色州的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 在同一場聽證會上表示,所有證據都指向病毒來自於實驗室洩露,而中共政權應該為此負責。「 我非常懷疑我們是否能得到實驗室來源的直接證據,」他說:「但我們根據常識可做出合理的推斷,這種病毒起源於實驗室,中共要面對向世界釋放這種瘟疫的嚴重後果。」

民主黨籍參議員布魯蒙索(Richard Blumenthal)也在會上表示,「有一點共識似乎是,中共政權對揭開(病毒)根源的努力一直持極度不合作態度,」 他說:「中共的缺乏合作也許接近於蓄意掩蓋」。他向聽證會上的其他證人提問稱,「可以做些什麼來促使和說服基本上掌管中(共)國的共產黨,世界的健康取決於他們更加積極主動。」

喬治城大學沃爾什外交學院的教授麥艾文(Evan Medeiros)對此表示,「重要的是要記住,病毒的起源很可能觸及政權的合法性問題。這也是(中共)政府如此不透明和不合作的原因之一。所以這是一場艱苦的戰鬥。」麥艾文同時也表態支持成立一個關於病毒溯源的兩黨委員會。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6月6日在接受新聞網站Axio專訪時表示,美國決心徹底追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起源,同時追究中共應該承擔的責任。他說:「中共仍然沒有給與我們所需的透明度,也沒有給予國際檢查人員方便或提供及時的咨詢。」

雖然博明等人的上述建議還只是停留在實驗室洩漏說,尚未觸及到中共病毒是中共故意釋放的超限生物武器這一認知層面。但不管怎麼說,這已經是向前邁出了堅實一步,已經基本否定了病毒自然來源說。無論是實驗室洩露還是故意釋放,中共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隨著調查的逐步深入,中共病毒真相也將會被徹底揭開。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鏈接:

  1. https://twitter.com/VOAChinese/status/1402370131116781572
  2. https://twitter.com/RFI_Cn/status/1402601910872412162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