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表明:調整劑量後使用羥氯喹和阿奇黴素,將接受呼吸機治療的患者的存活率提高了 200%

  • 作者: Jenny Ball

更多真相,請關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11日電/西喜社——

一項新研究發現,劑量調整之後使用的羥氯喹 (HCQ) 和阿奇黴素 (AZM) 將接受呼吸機治療的 COVID-19 患者的生存率提高了近 200%。

這項尚未經過同行評審的觀察性研究,是基於對 255 名在美國大流行的前兩個月接受呼吸機(IMV)治療 的患者進行的重新分析。

研究人員發現,當以更高劑量給予 HCQ-AZM 組合治療接受呼吸機的 COVID-19 患者時,死亡風險大約低三倍。

“我們發現,當 HCQ 和 AZM 兩種藥物的累積劑量超過一定水平時,患者的生活率是其他患者的 2.9 倍,”該研究的作者指出。

“通過使用因果分析,並考慮體重調整的累積劑量,我們證明了聯合療法、即>3g HCQ 和>1g AZM, 大大提高了呼吸機治療 COVID 患者的生存率,而且,HCQ 累積劑量 > 80 mg/kg 效果更好。”

雖然作者承認 HCQ 劑量較高的患者有較高劑量的 AZM,但“不能僅僅將因果關系歸因於 HCQ/AZM 聯合療法。”

“然而,AZM 可能確實對提高存活率做出了重大貢獻。因為較高劑量的 HCQ/AZM 治療,可將這一人群的生存率提高近 200 [%],因此,安全性數據沒有實際意義,是有爭議的,”他們補充道。

羥氯喹——一種抗炎和抗瘧疾藥物——在整個大流行期間一直是 COVID-19 最具爭議的治療方法之一。

該藥物於 1955 年被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FDA) 批準用於治療和預防瘧疾。它也用於治療狼瘡和類風濕性關節炎。

雖然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最初於 2020 年 3 月授予 HCQ 治療 COVID-19 的緊急使用授權(EUA),但該機構於 2020 年 6 月 15 日撤銷了該授權,因為數據表明,它“不太可能有效治療 COVID-19”,並且其潛在風險大於收益。

FDA 轉變態度,是在英國牛津大學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HCQ 的常規治療方案表現不佳。

“不幸的是,評估 HCQ 的有效性和風險的研究方法存在的問題,留下了揮之不去的疑慮,”整骨醫生約瑟夫·默科拉( Joseph Mercola) 博士在大紀元時報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 “這些問題包括可疑的劑量。”

還有一些人,如大紀元時報撰稿人羅傑·L·西蒙( Roger L. Simon)認為圍繞使用 HCQ 治療 COVID-19 的研究,被前總統川普的反對者政治化,因為川普主張使用這種藥物。

評論:每每提及硫酸羥氯喹,都是無盡的心痛。爆料革命的路德節目,在2020年元月份就用科學家閆麗夢的情報信息和墨博士的臨床佐證告訴人們:羥氯喹是預防和治療感染早期病人的最有效最經濟的藥物。但是,中共和其藍金黃收買的科學界,卻喪心病狂的有意給接受實驗的病人超常規的劑量,並且用於瀕臨死亡的重癥患者。這無異於用專業在殺人,就是為了得出羥氯喹對治療中共病毒無效的“科學證據”。

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頂著被推特臉書封號的危險,不懈地向人們傳達著這個被中共定為“戰略物資”藥物羥氯喹的作用和用法。由於現在福奇與中共勾結掩蓋病毒真相,掩蓋羥氯喹作用的信息已經隨著福西郵件的曝光而被世人看清。但是,為什麽人們沒能在得知羥氯喹信息時,用常識分析這個藥物的作用?為什麽人們不問問:在病毒泛濫期間,我們看不到如何治療的報道?就只是把人們封鎖在家裏,就只是讓人們戴口罩,一個不行戴兩層三層,有關於治療的信息嗎?

不是人們不思考,是主流媒體,大科技網絡媒體封殺了羥氯喹的信息,封殺了正義醫生的聲音,“因為川普主張使用這種藥物”。為了到達政客的政治目的,可以用世界三百多萬無辜死去的生命做代價!

我們要反思的太多!

素材: Jenny Ball 審核:文樂; 校對: 阿伯塔; 發稿:Nuevo唐人

素材鏈接:www.theepochtimes.com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