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丁與木匠》之一. “童年”是什麼?

分享者:興國| 校對:X-Wing | 審核:Beicy-數學老師| Page: Daoiii

從今天起興國將和大家分享兒童學家,行為科學家高普尼克的書《園丁與木匠》。這本書不僅有助於家長,孩子,也有助於我們每個人更好地理解自己和別人。

高普尼克通過這本書帶給我們的是關於兒童成長研究的最新科學認知和觀念,打破我們很多人原有的許多育兒指南方面錯誤認知。

首先我們要跟隨高普尼克去理解什麼是“童年”,兒童到底是怎樣學習的,這樣才能有助於家長不失去自我,又能幫助孩子身心健康地成長。

引言: 父母的兩個悖論

第一個悖論:愛的悖論,兩種矛盾對比的體現。

體現1,依賴與自主。

人類嬰兒堪稱世界上最無助的生物,完全依賴撫養人的照顧看護,但嬰兒的成長目標卻是需要自主面對無窮不確定的,充滿風險的,能夠保證自己的生活,對他人也有一定幫助能力的成年。

家長從充滿幸福心甘情願地給嬰兒餵水餵食,擦屎擦尿,抱起放下全方位的照管,到未來幸運的話,偶爾接到他們從另一個城市一個充滿深情的電話………從親密無間完全由自己安排操控一切,到宛若面對一個來自未來世界的,自己幾乎完全無法施加影響的“外國人”。

體現2,重視與忽視

對自己孩子的獨特的超越一切的愛,讓家長覺得保證自己孩子獲得的福利或資源重於其他一切,不論自己還是鄰居孩子。比如父母寧可省吃儉用,犧牲自己的需求和舒適也要送孩子去更好的學校。幾乎所有的家長都只關心和願意為自己的“孩子”付出一切,而不是哪怕住在隔壁也可以天天見面的鄰居的普遍意義上的“孩子”。

第二個悖論:學習的悖論,也來自兩個矛盾對比現象。

現象1,孩子沒有實際產出的“玩”,到成年有實際產出的“工作”。

我們都知道兒童可以通過玩學到東西,玩對孩子非常重要,但玩通常不能產生有助現實生活的成果,而學習的目標是實現能夠對現實生活有幫助的創造——工作。家長的一個重要作用是幫助孩子通過學習,實現從玩到工作這兩個端點的過渡。

現象2,傳統與創新

家長和學校通過學習給到孩子的是已有知識,文化的傳承,但是孩子總是能自發地產生創新。

雖然事實上,沒有不斷產生的新事物就沒有可以傳承的文化和傳統;沒有不斷湧現的新現像新事物就沒有所謂的“歷史”,家長依然難以接受孩子青春期時逐漸體現出來的新的說話、穿戴,甚至思考方式。孩子們可以敏感地了解社會規則和傳統,快速地從撫養人那裡繼承這些。但同時,他們又能產生新的可能和想法。

以上悖論如何從人類進化、生物學、社會學和政治學意義上理解?

近年來科學研究的一個偉大發現是:即使再年幼的兒童大腦也能對他們自己和周邊事物幻想出新的可能和新的方法。而且這個發現經過科學證實:這些新的想法和可能性正是來自兒童的“玩”。

最新的腦科學研究和更發達的神經科學研究都有助於我們理解孩子的年幼大腦與成人大腦的不同,並能幫助我們理解孩子如何從早期的“玩中學”過渡到“專注於有目標和計劃的學習”。

所有科學研究指向相同的方向:

童年是為人類特殊設計的一個階段,這個階段充滿易變性,可能性,探索性,創造性,學習以及幻想。

童年是人類演化過程中的一個風險解決方案,通過成人養育者不考慮成本的保護,獲得孩子自我豐富,學習,幻想,進而傳承,創造。

童年是模仿周圍的人,探索周圍的物和環境,獲得知識,豐富自我,形成習慣、性格,又發展創造的過程。

所以,本質上,童年是面對不確定人生的風險解決方案。

上面的幾大悖論就是童年這個基本生物現實的結果。也因此,高普尼克有了下面的主要觀點。

反對“家長”從名詞成為動詞的“家長操作”。

幾十年前世界各地都幾乎是每家幾個孩子,能吃飽穿暖自己上學長大就很好,家長沒有什麼育兒的焦慮感。去年國內網上有一篇關於“順義媽媽和海淀媽媽”的文章瞬間燃爆中國網絡,大意是順義區媽媽​​和海淀區媽媽已經分別成為面向國際頂級教育資源競爭和國內頂級教育資源競爭的,兩大很難超越的,中國激娃媽媽的新標杆。

這從一個側面說明一向有重視教育傳統的中國家長,隨著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每個家庭孩子數量的減少,在孩子教育上的重視和投入也進入讓人瞠目的所謂內捲的新階段。現在的中國基本上是“精英教育全民化”的特徵。所謂精英教育,可以理解為:高期待加上高強度。

美國中產階級的“精英教育”要比中國早一些。Parent(家長)這個詞,在美國從七十年代開始,普遍具有了動詞的形式,可以寫成parenting —— 意為家長對孩子高期待高強度的操作。

育兒已經成了一門學問,有很多老一輩聞所未聞的講究。這也是很多年輕媽媽與長輩在新生兒照顧方面的一大衝突原因。

比如孩子何時吃輔食?何時自己上廁所,小孩晚上是應該跟家長一起睡——育兒術語叫co-sleeping——還是自己單獨睡一個房間?

有些育兒專家說這樣,有些育兒專家說那樣,兩派專家都能說出各自的道理和理論,讓家長無所適從。

高普尼克這樣的科學家與這些育兒專家相比,如同“現代醫學”和“民間偏方”一樣。

而事實是,孩子小時候何時吃輔食,上廁所,跟不跟家長睡,對他長大以後的性格、能取得什麼成就,沒有科學證明有任何影響。

高普尼克說“parenting”在科學上幾乎沒用,不但沒用而且有害。越來越流行的育兒指南不但沒有改善孩子的人生,而且毀了家長的人生,毀了孩子的童年。

根本問題在於:孩子,並不是木匠、工廠或企業按照目標進行設計打造就可以實現的“產品”。就像配偶的成功或失敗不是判斷你是不是好妻子/好丈夫的標準;你朋友是怎樣的人也不能用來判斷你的成就一樣。你們之間只是一種關係。

家長跟孩子,也是一種關係,而不是一個按照自己想像的目標製成產品的過程。家長只能對孩子有影響作用,而做不到“打造”成自己的目標“產品”。

家長要做園丁,提供充滿愛的良好的環境,必要的資源,正確的榜樣指引,耐心讓孩子自己成長。

因為任何“關係”最大的可能是對關聯方產生影響,而不能按照自己的願望塑造對方,所以良好的親子關係對孩子成長、學習、身心健康都有好的影響。

那麼人類的親子關係應該是怎樣的?

下一期我們繼續跟隨高普尼克了解符合人類演化的,為未來不確定人生準備風險解決方案的童年和親子關係吧。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