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閆博士去年入境美國時究竟經歷了什麼?——眾議員質問FBI雷局長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新生

6月10日,郭先生一大早就發蓋特談到,“今天上午10:30在國會山詢問關於閆博士來美國,以及她給美國政府的報告的有關事情!說明瞭什麼?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走到今天實在太不容易,無數個背後的偉大的、有巨大成功的影響力的、美國歐洲、以及默默無聞的戰友們!是我們真正的英雄!永遠永遠都要感恩感激他們!”

從路德社的節目中,我們也大致瞭解到閆博士一路從香港來到美國的曲折經歷。郭先生提到,閆博士4月28日抵達洛杉磯機場,立即就被國土安全部搜身、盤問,還扣押了隨身的電子設備。她抵達紐約之後,洛杉磯國土安全部及聯邦調查局(FBI)的特工還一路追到紐約,砸她的門,後來才有了律師陪同面談了四天和班農先生睡在地板上的事情。最後FBI說,他們需要兩年時間才能開始調查這個刑事案子,因此我們最終選擇了上媒體。之後才有了閆博士接受福克斯、大全新聞等各家媒體的現場採訪,才能大範圍地將真相帶給美國人和全世界。

截止今天,新冠病毒在美國已經導致了三千四百多萬(34,267,160)起感染以及六十一萬左右的病患死亡(613,556)。我們不禁要問,聯邦調查局(FBI)作為本應守護美國公民安全的一個重要部門,在去年四月獲取了閆博士提供的如此重要的情報之後,他們究竟做了什麼?根據網路資料顯示,截止去年五月底,全美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數為一百七十七萬,死亡人數為十萬三千餘人。試想,如果從去年四月起,美國各界能夠重視閆博士的情報,加強防範,那麼,全世界及美國無辜喪生的人數是否會少一些?全世界及美國的經濟會否受到的創傷也能小一些?

今早國會山的司法聽證會上,來自佛州第一選區的共和黨眾議員——馬特-蓋茨議員(Rep. Matt Gaetz)挺身而出,質問聯邦調查局雷局長(Christopher Wray)。蓋茨議員指出該局在處理這個極其重要的案子上的“不作為”。事實上,馬特-蓋茨議員一向仗義執言、不畏邪惡,能夠在國會上說出真相。據消息顯示,他本人也在2020年11月7日左右查出了新冠病毒感染。

從聽證會的形式來看,每位發言人僅僅有五分鐘,時間有限。在蓋茨議員結尾時,他還在據理力爭,因此才能達成一個共識,要求會議將聯邦調查局查扣了閆博士的手機這一點記錄在會議檔案當中。

從問答的情形來看,雷並沒有針對閆博士的案子做出具體的評論,只是搪塞說,對於正在調查的案子,不宜透露太多,有可能涉及到絕密信息。但他重申了自己反共的立場。雷局長承諾,自己會回去局裡研究下哪些消息可以透露,將會與議員的工作人員對接。此外,雷局長同時提到,美國情報界對於病毒來源存在爭議。

在此,筆者想問,是否存在爭議就意味著相關機構可以擱置情報、不聞不問,放任民眾感染病毒,無辜喪生?我們也不禁要問,雷局長是不是也和福奇博士一樣,是沼澤地里的一條大鱷魚?

根據公開資料,雷局長在上任之前,做了多年的律師。2005年至2016年間,他曾在King & Spalding律師事務所位於華盛頓特區和亞特蘭大的分支機構擔任訴訟合夥人。該律所曾經在2018年代理了劉特佐的案子,而劉特佐又曾經夥同共和黨大佬布羅伊迪(Broidy),試圖游說美國各個部門同意遣返郭先生。此外,2019年5月,雷局長還挑選了他在律所的同事保羅-墨菲(Paul B. Murphy)擔任自己在FBI的幕僚長。巧合的是,此前的幕僚長扎克-哈蒙(Zack Harmon)也是出自於同一間律所。這其中究竟有怎樣的詳情內幕,值得我們深思。


以下為國會聽證會文字實錄:

馬特-蓋茨議員:主席先生,關於冠狀病毒的起源,各方一直存在著隱瞞——我們在福奇的電子郵件中看到了這一點,我們從七國集團今天呼籲重新調查這些電子郵件的來源中看到了這一點,我們從拜登政府努力壓制對冠狀病毒來源的調查中看到了這一點。我想弄清楚,聯邦調查局站在哪一邊。
4月28日,閆麗夢博士在洛杉磯機場降落。當時,你們的一名探員採訪了她,然後她去了紐約。當閆博士到了紐約,你在洛杉磯的特工跟著她到了紐約,並在2020年5月1日和5月2日都進行了談話。聯邦調查局還拿走了閆麗夢博士的手機——博士在手機上展示了她與北京疾控中心主任之間的微信通信的證據。該通信證據可一直追溯到19年12月,關於中(共)國軍方參與開發病毒以及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具體聯系。
雷局長,你是什麼時候知道你們機構與閆博士的聯系的?你是什麼時候審查那些微信信息的?

雷局長:對於任何具體的調查,我不確定我可以說些什麼。我想說的是,這里有幾件事需要明確。第一,我想你知道,我想委員會也知道,我一直非常直言不諱,而且我打算繼續非常直言不諱地談論反情報威脅,這種威脅來自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國共產黨的各種形式。我認為,這是這個國家面臨的最重大的威脅之一。

馬特-蓋茨議員:閆博士是這種威脅的一部分嗎?

雷局長: 好吧,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想具體談論任何特定的調查。但我要提到的第二件事是(被打斷)

馬特-蓋茨議員:為什麼這很重要呢?關於第一件事,雷局長,你知道,早在10個月前,在2020年4月和5月,我們還沒有近六十萬人死於冠狀病毒。2020年10月14日,聯邦調查局特工安德魯-津曼帶著一位與聯邦調查局合作的科學家在紐約與閆博士會面,他們會面了近六個小時。你能告訴我們有關那次會面的情況,以及那次會面告訴我們任何有關這種病毒的起源的情況嗎?一年後你坐在這里說,你不打算告訴我們是否有關於病毒起源的信息——這對我們美國同胞的安全和健康非常重要——這是根本無法接受的。

雷局長:我當然明白這個問題的重點。同樣,我必須註意,不要討論具體的調查。我要說的是,除了我們的調查工作外,我想最近國家情報局和我想甚至總統本人都公開表示,情報界一直在關註這個問題。情報界內部對冠狀病毒的起源有不同的看法。

馬特-蓋茨議員:完全理解這一切。我正在努力解決這些分歧。

雷局長: …正在研究這個問題。

馬特-蓋茨議員:如果我們甩手放任不管,好吧,有意見分歧,我們就無法讓中共負責。我們必須評估這些分歧是否有類似的根源。事實上,這就是為什麼我需要你提供事實。你能否向這個委員會提供聯邦調查局對閆博士的說法所做的任何科學分析?關於她向你提供的信息,關於北京(中共)方面對這種病毒起源的瞭解,他們軍事部門的參與,甚至在發展的初期,(中共)試圖向世界展示一個假的基因組序列的工作。

雷局長:我很樂意看看我們能提供什麼信息。我將讓我的工作人員和你的工作人員保持溝通,看看我們能分享什麼信息。

馬特-蓋茨議員:如果我們不看那些潛在的信息,我們就無法確定意見分歧的正確性。但很難相信,聯邦調查局不相信閆博士是可信的或重要的,因為她在4月28日降落時,你的特工丹娜-墨菲在那天拿著她的手機。我有你的部門拿到手機的收據,上面有微信信息,有關於北京和中國共產黨的非常重要的信息。而且,聯邦調查局特工從洛杉磯飛到紐約,跟蹤一個作為舉報人和事實證人的中國醫生,這並不是每天都有的事。即使閆博士對病毒的技術分析是不正確的,但她出現並表示她想提供信息和說出真相,這在今天看來是很重要的。現在,當閆博士對中國共產黨和他們的軍方參與實驗室病毒泄漏作出這些聲明時,我們有許多人試圖詆毀她。你是否能夠確定,詆毀閆博士的努力是否是中共反間諜工作的一部分?

雷局長:同樣,我想持謹慎態度。關於任何一種正在進行的調查,我們可以提供一般信息,但也要註意這些信息將以什麼形式出現。因為在某些情況下,你可能會觸及絕密級別的東西,這可能需要一個不同的形式。所以,我當然理解你為什麼要問這些問題。讓我向你承諾,我將與我的人回去看看可以提供什麼信息。如果我們可以提供任何信息,我們需要權衡它必須採取什麼形式。

馬特-蓋茨議員:那非常好。等一下,主席先生。你讓其他人都超時了,他們發言可以獲得一致同意。

主席:這位先生的時間已經過了。

馬特-蓋茨議員:你沒有平等對待每個人,主席先生。我的意思是,你超過了時間,另外一位先生有點超過了四十五秒。

主席:時間已經過了。有請多伊奇先生。

馬特-蓋茨議員:我只想獲得一致同意,主席先生。

主席:你想要一致同意什麼?哦,好的。我很抱歉。

馬特-蓋茨議員:只要一致同意就可以了。

主席:好吧。好吧。

馬特-蓋茨議員:謝謝你,主席先生。

馬特-蓋茨議員:我尋求一致同意,將美國司法部的收據記錄在案,閆博士的手機是由聯邦調查局特工丹娜-墨菲拿走的。

主席:沒有異議。沒有異議。這位先生的時間已經過了。多伊奇先生?

參考閱讀:

FBI Director Wray Testifies on Oversight of the Bureau

U.S. Probing Whether Malaysian Fugitive Laundered Funds to Pay Chris Christie and Trump Lawyer

FBI’s Chris Wray Picks Another King & Spalding Partner as Next Chief of Staff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