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觀點】中共是如何控制國家的?——制度與機制層次的透視(下)

作者:紐約香草山教育部 文不破

(慶祝偉大的新中國聯邦成立一周年)


三、中共控制國家六權的橫向機制

中共建政72年以來,已經形成一套非常成熟的權力控制技術,通過設置各種機制對國家六大機構的日常運轉進行全過程監控,實現對國家機關的絕對控制。

(一)立法系統——人民代表大會

按照中共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人民代表大會體現著人民主權的原則,是中共政權的權力機關和立法機構,一切其他國家機關都由它産生、向它負責、受它監督。中共更是將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捧成中共國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共國的政權組織形式。就目前而言,人大作爲權力機關和立法機關,擁有著立法權、大政方針的決策權、人事任免權和監督權。但實際的政治運作中,中共早已通過黨組織滲透進人大體系中,通過各種機制進行著政治控制,人大作爲議會的獨立性與尊嚴感早已喪失,俨然中共政權的“橡皮圖章”。下文將闡釋中共是如何控制人大的。

1. 組織架空。各級人代會主要通過開會來履行其政治職能。但是中共巧妙地通過組織擴展在人大內部對其進行控制,架空了人大。在各級人代會開會期間,各地各層級的同級黨委(權力核心)在人代會的黨員代表中建立臨時黨委,指定臨時黨委是整個人代會開會期間的領導核心。臨時黨委的書記由同級黨委書記兼任,副書記由人大常委會主任兼任,各代表團團長則由支部書記兼任。所以整個開會期間的人代會,仍是由同級黨委牢牢控制的,人代會完全被黨組織領導,已然被架空,談何獨立地履行職能?而在各級人代會閉幕期間,人大常委會的內部黨組主持日常工作,該黨組囊括了正副委員長(主任)和秘書長。同時,同級黨委也領導著該黨組以保證人大常委會黨組不會越軌、“百分百聽黨的”。

2. 人事任免權操控。根據中共政權的《憲法》規定,國家行政機關、監察機關、審判機關、檢察機關的行政首長都由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産生,對它負責,受它監督。國家機關的重要職位在法理上看是由人大選舉産生的,但在實際的政治過程中,中共的同級黨委早已預先准備好了幹部候選名單並向人大提名,人大只能照單接受,然後經過法定程序、“象征性選舉”將之合法通過。

3. 議程操控。按照憲法規定,人大享有一般議會享有的諸種權力: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規劃的審批(議案審批);行政建制審批;與外國的締約審批;宣戰權;緊急狀態權宣布;全國或局部動員權等。但是,人大難以像西方民主政體的議會一樣正常、獨立的履行職能,每年“兩會”召開前,中共中央會先行召開會議,對人大的議程、政府工作報告、經濟社會發展規劃和國家領導人名單等重大問題做出決定,交由人大通過,人大實質成爲了中共政策合法化的工具。

4. 立法控制。人大作爲立法機關,竟然喪失了獨立的立法權,其立法規劃不可獨立做出,必須以中共所謂的路線、方針、政策爲依據,還需要同級黨委或上級黨組的審批。同時,中共隨時可以將自己的政策意見經由人大變成法律。涉及全國範圍影響的法律法規必須由中共中央審定,全國人大方可進入立法規劃中。

5. 監督虛置。在中共國,認爲人大能實現監督官員的職能可謂是“最大的政治幼稚病”。人大代表幾乎不能實現對政府、政協、監察委、兩院官員的監督。諷刺的是,如果要真正落實監督權,還必須得到黨委的支持。

(二)行政系統——政府

1. 組織控制。中共對政府的控制,首先體現在組織上。中共將組織擴展進了政府內部,在中央和地方等各級政府部門內部設置黨組,由政府及其職能部門的行政首長兼任黨組書記。所以在政府部門,最核心的領導機構就是黨組,黨組權力非常大,掌握本單位的決策權,並掌控行政系統的人事權。但是政府系統的黨組書記必須向同級黨委彙報工作,並接受同級黨委的領導。

2. 重大決策權的分割。政府是本治理區域內的法理主體,但是對本治理區域內的重大問題,政府難以獨立決策。事關國家或地區內經濟社會發展等的重大事項必須由中共黨委出面,建構黨政聯席會議進行統籌、決策與部署。黨政聯席會議機制實際上是對政府重大問題決策權的分割方式,本質上反映著中共對政府系統的警惕與控制,由此一來,政府在重大問題上難以獨立行使職權。

3. 紀委監委派駐監督。早在1991年,中紀委就開始在中共國國務院各部門派駐紀檢組進行對其權力監督。中共在十八大之後,習大神、王岐山展開了對百萬黨員大抓捕/大清洗的“反腐運動”。紀檢組派駐監督通常參與到行政部門的黨組工作中,這種直接參與行政部門日常運作過程的方式,便于震懾黨員、降低辦案成本,從而實現對政府系統的監督控制。

(三)司法權——法院(審判權)

中共的法院系統,也就是行使司法權的國家機構,並不是行使正義、維護公平、監控權力的國家公器,而是僅次于軍隊的壟斷暴力的組織體系,帶有鮮明的階級性和政治性,是所謂的鞏固人民民主專政、服務于中共統治的“刀把子”。也就是說中共國的法院就是捍衛中共政權、鎮壓人民群衆的專政機器。中共的政法系統包括法院、檢察院、公安、司法行政機關(司法部系統)、國家安全等暴力機器。那麽中共是如何控制法院的呢?中共國的法院分爲最高法院和地方法院,下文詳細分析。

在中央層面,司法權作爲中央重要事權,處于中共中央的絕對控制之下。根據《中國共産黨政法工作條例》,中共中央有權決定政法領域事關全局的工作,“決策部署事關政法工作全局和長遠發展的重大舉措,管理政法工作中央事權和由中央負責的重大事項”,同時要及時向黨中央請示或報告。由此可見,作爲人類政治的最基本原則——司法獨立——在中共國基本不存在,中共國《憲法》所規定的人民法院“依法行使獨立的審判權”幾乎是一紙空文。中共的憲法學專家更是赤裸裸地爲這一現狀背書:司法系統所代表的審判權是所謂中共全面領導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執政權威在司法領域的重要體現。這種“不要臉到極點”的“瞪眼說瞎話”竟然能成爲中共強奸司法的支撐依據。

在地方層面,中共對地方法院的領導,形成了一套立體化的綜合的控制組織網。在實際的法院日常運作中,幾個重要機構發揮著對其領導的作用。1.地方黨委。作爲該治理區域內最高的權力核心,地方法院自然也逃脫不了地方黨委的權力覆蓋。地方黨委主要通過人事權控制實現對地方法院的掌控,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組織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官法》等規定,地方黨委有權決定法院組成人員的任免。按照“下管一級”的幹部管理原則,對基層法院、中級法院主要的領導幹部可以進行調配與任免,同時還擁有相當大的考核權力。2.地方政法委的領導。政法委作爲中共的黨內職能部門,負責領導政法工作,領導著“公檢法司安”(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行政部門、安全部門),協助地方黨委領導司法系統。地方政法委除了執法監督和案件督辦聯席職能外,據《中國共産黨政法工作條例》規定的“加強黨對政法隊伍建設的領導,完善黨委統一領導、政法單位主抓、有關部門各司其職的政法隊伍建設工作格局”,還可以協助黨委享有對政法系統(包括法院檢察院)的人事權。3.本級法院黨組。根據《中國共産黨黨組工作條例》,地方法院的黨組是本單位的領導核心。而地方黨委對法院黨組有設置權,以及對該黨組成員的人事任免權,且法院黨組必須服從同級黨委的領導。也就是說本級法院的黨組才是該法院的真正領導機關。雖然地方法院已經形成了黨組會—院長辦公會—審判委員會“三駕馬車”的權力架構,但黨組會幾乎與院長辦公會是“一套人馬、兩塊牌子”,所以黨組會—院長辦公會實際上就是本級法院的權力核心,院長又兼任黨組書記,是事實上的一把手,控制著人事權和財權,也控制著審判委員會(業務工作)。所以整個地方法院實際就是由一個人在控制。4.上級法院黨組。中共的整個國家機關的設置呈現出“條塊分割”的狀態,這種”條塊分割“很容易出現美國政治學者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和奧森伯格(Michel Oksenberg)所批評的”碎片化的威權主義”的問題,即條塊分割造成的各自爲政、“諸侯割據”現象。即使黨組進駐法院系統,中共仍然對其不放心,所以要求上級法院黨組也對下級法院進行監督管理。據《憲法》《人民法院組織法》規定,雖然上級法院對下級法院不是領導關系,而是工作上監督指導關系,但是在司法、行政、黨建等方面,上級法院有著對下級法院的監督管理的職責,同時,在下級法院的幹部管理上有協管職責,有人事建議之權。

(四)檢察權——檢察院

按照中共國的憲法規定,檢察院依法獨立行使檢察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幹涉”。但是實際上,檢察院與法院一樣獨立行使職權幾乎不可能,因爲都得處于所謂的黨的領導之下,在黨的領導之下依法獨立行使檢察權,這種違背常識/詭辯論式的邏輯證成也只有中共敢堂而皇之地瞪眼說瞎話,也只有中共喪失良知的知識分子會宣傳,被愚弄70年的老百姓會接受。中共通過各種方式牢牢地控制著檢察院。

在中央層面,最高人民檢察院處于中共中央的絕對控制之下。最高人民檢察院要及時將所謂的事關全局的事、以及工作範圍內的重大決策、重大工作部署和重大問題向黨中央彙報,最高檢的獨立性蕩然無存。雖然中共高層在改革開放之初承諾要領導和支持檢察院獨立行使職權,現在看來完全是糊弄老百姓和國際社會的虛假宣傳。

在地方層面。地方檢察院受到的組織化控制,與前文所述的地方法院幾乎一致。

1. 地方黨委。地方黨委如前所述是地方的權力核心,一方面,控制著地方檢察院主要領導幹部的調配和任免。具體而言,中共的省委直接管理省檢察院領導班子成員及廳級幹部、地級市檢察院檢察長;地級市檢察院領導班子其他成員由省委委托市委管理;基層檢察院檢察長由省委委托省委組織部管理,當地市委及市檢察院黨組協助管理;基層檢察院領導班子其他成員由當地市委委托市委組織部管理。另一方面,地方檢察院必須對地方黨委進行請示彙報。檢察院黨組作爲本級檢察院的核心領導機構,必須每年向同級地方黨委常委會彙報工作,及時向黨委請示報告檢察院重大工作安排、重大改革事項和重大敏感案件。第三,控制檢察院的工作內容。檢察院的職權在憲法及相關法律文本中已經有詳盡規定,但是中共仍然認爲檢察院的法律專業主義傾向容易溢出黨國的控制,所以特別規定檢察院的工作內容必須遵循黨和國家發展大局,在地方層面就必須遵循地方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所謂的檢察辦案還需要與地方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同頻共振。這種舉措本質來說,就是要“聽招呼”,必須“向黨表態”“向黨站隊”。第四,工作督查。如對政法工作的重大決策部署執行情況的督察,尤其是通過政治督察、執法監督、紀律作風督察巡查等工作制度機制,保證黨中央的各項決策和指示得以落實。實際就是在檢察院的檢察官的頭上祭起“大刀”,讓他們嚴格落實中共的各項指令,否則就是“人頭滾滾”。

2. 地方政法委對地方檢察院的控制,與對地方法院的幾乎一致,這裏不再贅述。

3. 上級檢察院黨組。以黨組織爲依托,以黨建指導的名義,實則是對下級檢察院黨組的制約。在實踐中産生了各種各樣的經驗:如上級檢察院黨組會派員列席下級檢察院黨組民主生活會,這樣實質就是類似于“信息員”的角色,監督下級的工作內容;再如以黨建問題(尤其是從嚴治黨不力)來約談下級檢察院黨組一把手。

)監察系統(監察權)

中共早在2017年十九大報告中就指出:“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要將試點工作在全國推開,組建國家、省、市、縣監察委員會,同黨的紀律檢查機關合署辦公,實現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國家監察系統改革正式拉開序幕,緊接著,2018 年 3 月中共中央印發了《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並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中共這些文件/法令的出台確立了中共國監察體系的制度構設、權力配置和職責功能。從此國家監察委將是與人大、政府、法院、檢察院並行的國家機關,而監察權也將是與立法權、行政權、審判權、檢察權並行的第五國家權力。但是這一新興的國家機構,負責權力監督的監察權本身就是中共權鬥、“血洗百萬黨員”的産物,本身就是以中共黨內職能部門紀檢委爲依托組建的,怎麽可能作爲正常的國家機關發揮職能呢?中共通過兩種方式統轄著國家監察委。

1. 中共黨委的雙重領導。《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規定,國家監察委和黨的紀檢委合署辦公。根據這一規定,國家各級監察委員會與中共黨內的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在組織體系和職權功能上是完全同構的。不僅如此,從橫向上看,中共的各級紀檢委必須由各級黨代會産生,必須受同級黨委領導,如中共中央紀檢委必須接受黨中央的領導。從縱向上看,中共各級紀檢委又是垂直管理,所以又要接受上級紀檢系統的領導,所以中共通過設計縱向橫向兩條線牢牢控制著紀檢系統,控制了黨的紀檢系統也就領導著國家各級監察委。

2.兼任制的制度設計。按照相關黨規及法律規定,各級監察委主任一般由本級紀委書記兼任。中共之所以設計兼任制,目的在于一方面保證所謂的黨的路線、方針與政策得以真正落實,另一方面可以通過兼任制,將中共的監控覆蓋到自身組織和國家公權的方方面面。《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規定國家各級監察委可以對下列機構和人員進行jiankong:“中國共産黨機關、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機關、人民政府、監察委員會、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各級委員會機關、民主黨派機關和工商業聯合會機關的公務員以及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管理的人員。”這種設計並非真如其欺騙性法律所講的是爲了更好地落實監督職能,而是使中共高層抓人、殺人更加便捷。郭先生自2017年5月份就說過“紀委加公安,權力大過天”的話。如此強化紀委的權力,並將之作爲國家公權的新的一極,完全方便盜國賊們“無罪造罪,沒有證據造證據”,“株連九族,要滅我們全家的口”。幸虧有郭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正義之光刺破黑暗,正如郭先生所說“如果說文貴不去爭取,如果文貴不吱聲,這些人爛土裡了,世界上也沒人知道”。 如果沒有郭先生的義無反顧的滅共,百萬黨員不僅是刀下之鬼,還得遺臭萬年,成爲中共重塑執政合法性的肥料,最後換來韭菜們的吃瓜的“談資”。何其悲哀!

(六)軍隊系統——暴力組織

衆所周知,軍隊是國家政權中最爲核心的暴力機器,必須肩負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重要使命和職能。也就是說,軍隊作爲FORCE ,其職能具有對外性,是防止敵國侵略、保衛公民安全的國家利器。但是中共國的軍隊與國際民主社會的軍隊性質完全不同。作爲中共國的FORCE ——中國人民解放軍(PLA),本身就是中共一手創建的、由黨控制著的軍隊,本質上是名副其實的“黨衛軍”,是中共的私人化保衛武裝。自1927年中共解放軍誕生起,中共的軍隊就承擔著雙重使命:其一就是常規的國防軍的角色,承擔國防的職能,這方面前文已經詳述;其二爲黨衛軍的角色,保證中共組織的自身安全和中共政權的絕對安全。雙重使命顯而易見,具有對外和對內兩種屬性,也就是說,中共軍隊的敵人除了敵國侵略者外,還有國內的所謂的“階級敵人”或者“專政對象”。值得注意的是,當兩種使命發生衝突時,PLA會毫不猶豫地履行黨衛軍的職能,所以在1989年64事件中,中共元老毫不猶豫出動由38集團軍、 27 集團軍、第15空降軍組成的戒嚴部隊直接對手無寸鐵的“保衛對象”——人民——進行無差別攻擊。所謂“人民解放軍”卻血腥鎮壓人民,真是對“人民”巨大的強奸和諷刺!所以,中共國的PLA事實上是保衛中共政權的黨的柱石,正如郭先生所說:“把國防當成他們家的保安,社會安全,他想打誰就打誰,你不能動他”。“爲中國共産黨鞏固執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證”。那麽中共是如何控制軍隊的呢?

1.政治控制這要求,中共的軍隊必須保持中共所規定的性質、宗旨、任務和建軍原則,與黨中央、中央軍委保持政治上的高度一致,也就是王岐山說的“黨叫你幹啥你就幹啥”,必須要貫徹中共關于軍隊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實現黨所要求承擔的任務,這跟民主國家對軍隊專業化、中立化、文武分開的非政治化的要求背道而馳。

2.思想控制。習大神自新時代以來,開始在軍隊大搞集權/“一尊化”運動,集中體現在思想領導上。習大神要求軍隊必須牢固確立習近平強軍思想在國防與軍隊建設中的指導地位,堅持用習近平強軍思想來武裝軍隊,使軍隊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掀起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和“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的主題教育運動,確保軍隊始終堅持正確的政治立場、政治方向、政治原則,聽黨話跟黨走。也就是必須確保軍隊對習大神一人的絕對私人效忠,這與現代國防軍效忠國家也背道而馳。習大神還要求堅決抵制“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錯誤觀點”,持續加強對軍隊的洗腦。

3.軍委主席領導制軍委主席制是習大神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的根本實現形式。中共中央軍委和國家軍委實行“一套機構,兩塊牌子”,是中共國武裝力量的最高統帥機構。

4.組織控制。中共在軍隊內部各級設置黨組織,團級建制及以上設置黨委,營級建制設置黨的基層委員會,連隊建制設置黨支部,排級建制設置黨小組。按照中共黨章和《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規定,各級黨委是各級建制的軍隊的領導核心,擁有重大事項的決策權,在緊急狀態下,軍事指戰員可以臨機決斷軍事方面的事項,但是事後必須向黨組織報告,並接受檢查,這相當于側面削奪了軍事指戰員對軍隊的統禦權。

5.中共政治機關的組織擴展。中共設計政治機關是因爲,軍隊中中共的黨組織決策要落實,必須要有縱向組織體系作爲依托,基于此,在軍隊系統的團級建制及以上建立了中共的政治機關。在中共中央軍委層面設置總政治部作爲政治工作機關,旅級建制及以上設置政治部,團級建制設置政治處。軍隊中中共的政治機關體系內部也設置黨組,作爲軍隊具體政治工作的領導機關,負責落實同級黨委的決策和對軍政幹部的任免,組織開展思想政治學習等。政治機關內部分設組織、幹部、宣傳等職能部門,吸納軍官與骨幹士兵進入黨組織。

6.政委制。中共在軍隊設置政治委員是學習蘇聯紅軍中設置黨代表的産物,也是保證絕對領導軍隊的重要機制之一。政委和軍事指戰員同爲所在部隊首長,在上級首長、政治機關和同級黨委的領導下,作爲黨委(黨組)書記主持所在部隊的政治工作,包括:負責所在部隊的政治思想、黨團建設、紀律建設工作;協同軍事指戰員進行指戰、訓練;負責軍隊幹部工作。在緊急狀態下,對所在部隊政治方面的事項可以臨機決斷,但是事後必須向黨組織報告,並接受檢查。

7.黨委領導下的首長分工負責制。中共各級軍隊的領導機關是所在部隊的黨委,而軍事指戰員負責執行黨委關于軍事工作的事項,政委負責執行黨委關于政治工作的事項,二者必須服從黨委領導。這是制衡、警惕軍事指戰員奪權的制度設計,值得注意的是軍事指戰員必須要在同級黨委中擔任黨委副書記,通過這種制度設計,讓軍隊系統縱向上將中共中央軍委的命令迅捷傳遞,在橫向上黨委制衡監控軍事指戰員,形成了黨—軍互嵌的立體組織網絡,保證中共對軍隊的絕對領導。

中共通過六大制度縱向控制著國家公權,並將這六大制度滲透進國家公權的日常運作中,實現了對整個國家的綁架、監控、蹂躏、馴化。中共控制著國家政權,剝奪了窮苦老百姓應得的生存和發展的利益與機會,壟斷著巨大的資源和權力,並將之集中性分配給“聽話”的黨員,通過這種方式將國內幾千萬精英綁架在整個戰車上,這就是郭先生所說的“共産黨種下的人屍丸、種下的中國的毒”,所以國內的精英才會沒有選擇與共爲伍。只有中共被滅,中共和中國的分離,才能真正拯救千萬精英,14億百姓,才能讓整個國家公權真正實現自己的職能。值得慶幸的是,爆料革命使這種期望有了實現的可能性條件!新中國聯邦將會爲一個真正合法、受監督、高效廉潔的服務型政府(廣義)提供新的樣板!

兄弟姐妹們!take down the CCP!

(完)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新中国联邦 重庆

共匪对国家和人民的绑架,基本就是党以一府(政府)二院(法院,检查院)为工具,一府二院再强迫驱使奴隶为共匪的独裁专制的政权工作。从七哥的爆料革命里才了解到,中共的经济是掌握在另一群盗国贼的手中。每每国家有了所谓的“天灾”,从来看不到国企捐款。这帮共匪,欺压人民,无恶不作,到他们的死期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