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前言世界】疫苗—— 事關生命與自由

作者:紐約香草山醫療部  聖母院鐘聲

據《自然新聞》2021年6月6日報導,德克薩斯州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系統(Houston Methodist hospital network)的117名醫護人員因被醫院强令要求接種中共病毒疫苗起訴該醫院系統。他們指責該醫院系統“非法要求員工注射實驗性疫苗 ”。 訴訟起因于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首席執行官馬克·布姆(Marc Boom)規定醫院系統的26000名員工在6月7日之前接種完COVID-19疫苗。Boom說:“醫療機構授權接種疫苗是合法的,就像我們自2009年以來對流感疫苗所做的那樣。任何未能在最後期限前接種疫苗的人都會被解僱。” 

訴訟的原告代表,一位註冊護士詹妮弗·布裡奇斯(Jennifer Bridges)告訴《紀事報》,說她不會接種新冠疫苗,認為新冠疫苗太不成熟,需要时间进行安全性研究。她不反對疫苗接種,曾接種過“人類已知的每一種疫苗”,但這次她寧願失去工作,遭受短期的財務影響,也不願遭受可能影響她一生的實驗性疫苗造成的不良反應。“我完全準備好被解僱,但我們將要求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對他們的所作所為負責。”

該案件律師賈里德·伍德菲爾(Jared Woodfill)已在德克薩斯州蒙哥馬利縣(Texas’s Montgomery County)提起訴訟,並對當地新聞媒體說,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的强制員工接種實驗性疫苗“嚴重並公然違反了紐倫堡法典(the Nuremberg Code)和德克薩斯州的公共政策”。守則明確規定,“人類對自我身體的主導權是絕對必要的。當事人只有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干預下,具有授權同意的法律能力”。 換言之,醫護人員在醫院管理層高壓干預下做出的疫苗接種是被脅迫而爲之,醫院管理層的行爲是違法的。

衛生工作者通常比生活中的其他群體對人類健康情況更敏感。他們的知識背景,有時甚至是第一手經驗,使他們最有可能做出對自身健康更有利的選擇。以下的暗光顯微鏡圖像最近被一位美國營養顯微鏡師發佈在一個社交媒體網站上,顯示了接種CCP病毒疫苗前後的人血液成分的影像變化。以下是與這些圖像一起發佈的文字説明。 

“……營養顯微鏡師對許多接種新冠疫苗的客戶進行了接種前後免費血液分析。儅她看到鏡下圖像的變化,感到極度恐懼。這就是她所看到的。第一個圖像是疫苗注射前完全健康的血液和血細胞。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血細胞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第三張圖片(左下)顯示了注射后不久出現在血液中的無數外來納米粒子(白色斑點)。第四張圖片(右下)顯示此人的血細胞表面不再平滑和對稱,覆蓋著凸起物。你的身體永遠無法排出毒素,最終這些納米粒子將進入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這些圖像應該能為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醫護狀告醫院管理層給出最好的解釋和證據。 

加拿大病毒免疫學家、安大略圭爾夫大學 (University of Guelph, Ontario) 副教授拜拉姆·布里德爾博士 (Dr. Byram Bridle) 去年因研究CCP病毒疫苗的應用功能而獲得23萬美元的政府資助。他於2021年5月底告訴《生活現場新聞》 (Lifesite News),他和一群國際科學家向日本監管機構提出資訊請求,要求獲得該機構的”生物微粒分佈研究”(“biodistribution study”)數據結果。這是科學家首次了解信使RNA(mRNA)疫苗在接種疫苗後的人體内分佈。布里德爾博士說,“疫苗研究人員假設新型mRNA COVID疫苗的行為就像‘傳統’疫苗,疫苗棘突蛋白將主要留在肩部肌肉的疫苗接種部位”。 而日本實驗數據卻顯示:冠狀病毒的棘突蛋白進入血液,在接種疫苗后循環數天,然後積聚在器官和組織中,包括脾臟、骨髓、肝臟、腎上腺,卵巢中“濃度相當高”…… ,這項“生物微粒分佈研究”證實了美國營養顯微鏡師的鏡下發現。

 “直到現在才意識到,我們犯了大錯!”布里德爾博士說。“我們認為棘突蛋白是一種理想的靶向抗原,我們從來不知道棘突蛋白本身就是一種毒素,一種致病蛋白。所以,通過給人們接種疫苗,我們無意中給他們接種了毒素…… 。”生物醫學界已發現,棘突蛋白一旦進入血液循環,它本身就可對心血管系統造成損害。 

試想如果你決定接種CCP病毒疫苗,這些照片是從你的血液樣本中拍攝的,你會作何感想?驚恐地無語?那些別無選擇的學生呢?就像他們在西點軍校被告知,要麼接種,要麼受到懲罰。據報導,西點軍校的高級軍官要求學生服從命令,否則將被視為戰爭中的逃兵。起初,有700多名學員反抗,但沉重的壓力使這一數字減少到不到100人。據《自然新聞》2021年6月5日報導,這幾名殘餘抵抗者的父母擔心他們的孩子會因為對疫苗說不而被指揮官虐待,因此他們中的許多人聯合起來,聘請法律顧問保護他們的孩子免受軍方領導的對身體自主權的攻擊。他們的起訴理由與休斯敦衛理公會醫院的醫護一樣。 

截至5月17日,美國已經接種了超過2.72億劑的三種CCP病毒疫苗(輝瑞、莫丹納和強生)。即使已有至少3個多月的病例報告堵塞,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仍然記錄了超過20多萬起與疫苗有關的不良事件。還記錄了4863例死亡,作為不良反應的一部分。當局似乎並不關心這些數據,但我們民衆肯定在意,太在意!

 據《自然新聞》2021年6月6日報導,費舍爾·菲力浦斯律師事務所(the Fisher Phillips law firm)最近的一項咨詢調查發現,由於新冠疫苗的傷亡人數不斷增加,至少83%的僱主不再考慮强制員工接種疫苗。 由於達美航空公司和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系統等大公司強迫其員工接種實驗性疫苗,試圖取締公民身體自主權,必將面對不可避免的法律訴訟;大多數其他公司正在明智地後退一步,畢竟無人會享受法律纏訟。目前大約有83%的公司企業願意成爲後者,該比分高於1月份的64%。這表明更多的僱主正在意識到,試圖將CCP病毒疫苗強加於員工是一個非常不明智的決定。

必須指出,聯邦職業安全和健康管理局(the federal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OSHA)已經明確表示,在工作場所因強制接種新冠疫苗而受傷或死亡的雇員可以起訴僱主,可要求獲得最大限度賠償。希望達美航空公司和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系統已經做好準備,一旦訴訟開啓,數百萬,甚至過億美元的賠償金是不可避免的。儘管OSHA最近取消了僱主報告雇員疫苗接種受傷的要求,但僱主仍對因公司强制接種而引起的任何疫苗傷害負責。 

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的白宮顧問、民主黨人(沒錯)和作家娜奧米·沃爾夫博士(Dr. Naomi Wolf),寫了《美國的盡頭》一書。其中,她提出走向暴政的10個步驟,幾乎每個現代暴君都遵循了這些步驟。”他們都採取了相同的10個步驟,無一例外。我警告人們,當你開始看到這10個步驟時,你必須採取行動,因為一旦事情走得太遠,沒有血腥的革命或內戰,就無法恢復。我們[現在]在第10步…一旦步驟10鎖定,就沒有回頭路。沃爾夫博士最近因為公開批評疫苗護照和媒體對疫情報導的壓制而被推特禁推。美國人民該為捍衛自己最起碼的自體主導權而站出來,因爲美國是地球人類維護自由主權的最後防綫。

真相只有一個,幸運的新中國聯邦人都知道這一真相。我們的英雄病毒學家閆裏夢博士冒著生命危險告訴世界,”COVID-19是用來攻擊人類的生物武器,中共製造並釋放了它。病毒可以使人躰產生抗體依賴增强效應(ADE),如果人們接種了該病毒疫苗,ADE將使他們處於危險之中。“ 讓我們大聲傳播這個信息,人們只有知道真相,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和家人。 

參考文獻: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6-06-doctors-nurses-sue-hospital-requiring-coronavirus-vaccine.html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6-05-students-west-point-solitary-confinement-covid-vaccination.html

Vaccine researcher admits ‘big mistake,’ says spike protein is dangerous ‘toxin’ | News | LifeSite (lifesitenews.com)

bio-dist-eng.pdf (byrambridle.com)

https://beforeitsnews.com/eu/2021/05/shocking-live-blood-analysis-after-vax-look-2672521.html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6-06-corporations-backing-away-covid-vaccine-mandates-injuries.html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mkt_breakingnews/former-clinton-adviser-naomi-wolf-banned-from-twitter-over-covid-19-vaccine-claims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