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前外交官布勒:全球應遏制中共侵害學術自由

【日本東京方舟農場】撰稿:青衣    素材採編:武漢老溫    校對:miumiu law

據《中央社》6月9日報道,《世界報》昨天刊登了法國前外交官布勒題為《北京對學術自由的攻擊需要防禦措施》的文章。布勒指出,中(共)國不斷侵害全球學術自由,試圖改寫歷史敘事。世界應該著手遏制,積極應對。

前駐中共國的「法國文化中心」主席暨高等政治學院國際關係所教學負責人布勒(Pierre Buhler),在《世界報》(Le Monde)上發表文章指出,北京(中共)施壓中國研究學者及影響專業文章發表的案例越來越多。

布勒在文章開頭指出,德國主要中國智庫「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與兩名研究員遭到中共制裁;一名法國學者被中共國駐法使館的推特(Twitter)帳號侮辱;中共國駐法大使被(法國)外交部召見,「這些象徵行徑顯示了中共國令人擔憂的政策,為民主國家的高等教育與研究帶來嚴重威脅。而這些都來源於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

布勒舉例稱,2019年底,上海復旦大學學生抗議學校章程內「學術獨立,思想自由」的校訓遭到刪除,增加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並強調要「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其他與中共國有夥伴關係的學校,或中共國大學海外分校也都面臨同樣的狀況。

布勒表示,中共國另一個更令人擔憂的攻擊學術自由的策略,在於他們會「推動中共中央宣傳部撰寫的敘事」,其中一個手段就是透過包裝為文化中心的孔子學院。他表示,全球超過500間孔子學院,「完全不是為了要介紹中國語言及文化,而是要滲透操作,企圖涉入接待大學的教育或研究計劃中」。

世界多國目前已逐漸意識到中共國在海外設立的孔子學院所帶來的危害。里昂大學的孔子學院已於2013年關閉;布魯塞爾自由大學的孔子學院則是在2019年關閉;而美國的行動更早一步,目前已關閉了84間孔子學院。

布勒指出,還有一種施壓工具是透過70多萬名訓練有素、散布全球各校的中共國學生。他們大多由政府資助,參與受中共駐外單位監視的組織。布勒說,這些學生的工作就是要捍衛中共形象,或通報任何與敏感議題有關的活動,例如西藏、維吾爾、台灣等議題。其中有些人並非出於自願,但中共政府會以家人施壓。

布勒在文章中寫道:中共政府的手段無奇不有。法國南特歷史博物館2020年也因拒絕中共審查而停止「成吉思汗展」,因為中共假借重寫目錄之名,企圖刪除所有與蒙古帝國有關的元素。

劍橋大學出版社2017年也曾在中共的施壓下,審查了《中共季刊》(China Quarterly)中315篇學術文章。後來因輿論反應強烈,才又重新上架。劍橋大學另一個廣受爭議的事件,是發表了一份幾乎全額由中共華為技術公司資助的「全球電信改革研究報告」,其中對華為大肆加以稱贊。

此外,視訊會議服務公司Zoom也因承認在中共政府的要求下,刪除他們認為不當的會議,而遭到廣泛指責。

布勒表示,儘管中共不是唯一威脅學術自由的威權政體,但它卻以競爭模式,投入這場「敘事之戰」,並且由於各國與中共在經濟、學術、科技上的互相依存,使民主國家處在一個不平等和脆弱的地位。

布勒指出:「絕對不能等著中共國遵守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對學術自由的建議。我們應該要採取防禦措施,以保障教學與研究自由的完整性。美國目前已著手進行。至於歐洲聯盟(EU),會員國匈牙利才剛準備耗資15億歐元在布達佩斯設立復旦大學分校。因此,還需要設定策略,以遏制這個‘系統性競爭對手’的攻勢。」

布勒最後表示:「法國在歐盟的主席任期將開啓絕佳機會,就如總統馬克龍2019年3月在布魯塞爾所宣佈的,‘歐洲天真的時代已經結束’。」

布勒的文章一針見血地指出了中共對學術自由的侵害。然而他卻將希望寄託在無比親共的馬克龍身上,不知馬克龍是否會帶給他失望。不過,全球警惕中共、對抗中國、反擊中共的浪潮已廣泛掀起,即便之前再親共的國家領導人,在這股勢不可擋的浪潮下,也應該重新審視與中共的關係,並就中共帶來的威脅做出正確的判定和決斷了。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鏈接: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106100018.aspx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