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聞觀察】中共國科研大躍進的背後是什麼?

溫哥華揚帆農場 – Shuang

中共國的科研在最近十幾年獲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據2017年的統計,中共國研究人員每年發表的自然科學論文數量為305927篇,位列世界第一,超過美國的281487篇(http://www.xinhuanet.com/2020-08/11/c_1126351005.htm)。可是有誰知道,在如此漂亮的資料背後,是怎樣可怕的不公和內卷,是多少青年研究人員的血和淚?

發生在復旦的悲劇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海歸博後姜老師因為被解聘,捅死了學院書記。在此,作者對此事件不再贅述,也不想評價姜老師的行為,只想就我所知,挖一挖矛盾的根源。

一、所謂“非升即走”

傳聞是因為“非升即走”的考核沒有過,姜老師被解聘了。什麼是“非升即走”?這是牆國近年來高校人事制度改革裡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形式上是仿照美國tenure-track制度,學校與教師簽訂六年合同,六年以後,教師需要評上副教授(有些學校是教授),不能轉正副教授就走人。這是國際通用的制度,沒有什麼問題,但問題是,不管國際上有什麼好制度,有了中國特色就變了味。

在理工科,美國的tenure(終身教授)率是相當高的,大概在90%以上。國內高校就不一樣了。首先,tenure比例低到髮指,據筆者估計可能不到10%。想要能比較穩的轉正,最保險的是有“萬人拔尖”、“長江青年”、“優青基金”、“青年千人”等等帽子。如果沒有呢?就是比拼論文、比拼專案、比拼各級科研經費。

很多學校為了沖高校排名榜,利用這個本質上就是臨時工的合同來壓榨青年教師,要求他們短時間多出成果,二選一,三選一,乃至幾十個人中選一個的競爭,讓青年教師們不得不開足馬力。如此一來,學校科研成果大大增加。

所以這個山寨的tenure制度,實質上就是校長們在高層領導的壓力下,希望用論文沖國際排行榜,又多又快地出成果。說白了,就是無限內卷,海歸一大把,你不來,總有人來。這個制度完全視青年教師為消耗品,一開始就沒打算留下大部分人。

二、為什麼不去其它學校?

有人說,憑姜老師的學歷、工作經歷,為什麼非得在復旦不可?找個其它學校不行嗎?這裡涉及到一個中國特色的年齡歧視問題。“非升即走”已經夠畸形了,牆國公開的年齡歧視在世界上也是獨一無二。入職tenure-track一般要求35歲(或40歲)以下,各種青年學者的帽子、青年課題的申報都有年齡限制,35、38,最多40。

有人說,復旦不行可以去其他低一級的學校,不一定非得走tenure這條路,差一點的學校不也能混個編制?是啊,所有海歸的高學歷都想著清北的坑滿了可以去華五,985留不下的可以去211,一本不行還可以去民辦碰碰運氣。可是,現在問題是,距離最早的“非升即走”都過了十幾年了,至少已經經歷了兩波解聘潮了,下面的學校編制也都滿了,所有的增量都已經轉化為存量,這批年近四十的高學歷人才再也沒有能去的地方了。

無論中外的大學裡,沒有tenure,都是要考慮出路問題的。但有中國特色的是,到這個年齡就沒有機會重啟了。你可以去查,所有的招聘崗位幾乎都給出了年齡限制,一般都是35,特別有才能的,也就放寬到40。出去自立門戶?一個做了半輩子科研,讀了半輩子書的人,在牆國混社會還不被吃了嗎?

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危機。這個制度增加了大量的臨時工崗位。而這些崗位上的老師,大概率會變成犧牲品。為什麼呢?如果低層級的高校在聘用期到了能夠吸收這部分必須走的老師,那是皆大歡喜,但現在的問題是,低一層的高校也在實行非升即走。這樣層層往下走之後,總有崩潰的時候。就像是龐氏騙局最終要完蛋,這個具有中國特色的tenure-track已經製造了大量的定時炸彈。

三、難道美國博後、國家課題的主持人還不夠厲害嗎?

看姜老師的學習經歷、科研履歷,誰都覺得這樣的人如果不能勝任復旦的教師,難道還有更強的嗎?

要知道,中國的學術圈,是裙帶關係導向型的,多數時候院長是自己導師,副院長是自己師兄,同事都是同學,某個學院就是某家軍。海歸的裙帶在哪裡?人家團結起來不揍你揍誰?

無根無基的海歸,想要在這個軍團裡占一席之地絕對不是專業厲害就夠的。有傳言說因為書記把姜老師的論文掛到了自己名下,引起了二人的矛盾,可這就是行業的潛規則。

說得不好聽點,這些海歸青年就是“科研農民工”,被某些人利用tenure-track制度瘋狂剝削,並且隨時可以讓你走人,因為你沒有“編制”,你是“臨時工”。讓你走的理由可以五花八門,比如論文發表不夠,比如上課不夠,比如學術委員會投票不通過,等等等等,說白了就是看你不爽。所以你論文發表再多,也不一定能留下,競爭的人太多了,一個有靠山,一個給書記送禮,一個跟書記睡覺,最後留誰?

四、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前赴後繼地要走這條路?

這涉及到一個“編制”的問題。有編制的人,是國家養的,它是“穩定”和“保障”的代名詞。在競爭那麼激烈,社會保障那麼不健全的一個地方,大家都希望“穩定”和“保障”。

中共國大學是公立大學,老師都是給編制的。編制多少,是教育部教育廳統籌安排的結果,編制多了,國家就要多花錢,所以一個學校每年就這麼多編制。單靠國家給的編制,想要搞出很多科研來,很難,所以只有學校自己掏錢養論文槍手。他們以給“編制”和引進人才費為誘餌,吸引大量海歸青年。引進人才費就不說了,完全是個坑,從來沒有一次性現金發放的人才引進費,都是分年度發或者按月打進工資,可能還沒拿夠錢,你就走人了。有的甚至要你自己拿發票去報銷,然後這不能報那不能報。但更誘人的是“編制”,那意味著生老病死,國家幫你解決一切。

在我看來,復旦的事件不是偶發的、孤立的,這是制度的悲劇。其實,環顧四周,現在各行各業都把“編制”像胡蘿蔔一樣掛在臨時工的面前讓他們像驢一樣不停地拉著磨。不光大學老師,其他行業,比如輔警、護士全都一樣。每個單位幾十上百號人為了每年一兩個編制名額瘋狂地內卷。

結語

這些可愛的年青人,戲稱自己是“青椒”(青年教師),他們年輕、有活力、有幹勁。他們一腔熱血回到祖國,卻沒有被待之以高賓,而成為了校長們沖排名的棋子、炮灰,這個山寨制度就是對學術的玷污,是對民族的不負責任。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多少有理想的青年學成歸國,最後等待他們的是什麼樣的命運?有幾個人逃過了十年浩劫?

歷史何其相似!中國的知識份子從來只是被利用的棋子。他們沒有權力發聲,他們甚至沒有權力爭取自己應得的利益。在一個獨裁體制中,當當權者形成了集體共識,作為被統治者,你要麼屈服,要麼滾蛋。

中國科研大躍進的背後是什麼?是無數青年科研人員的血和淚!這不是比喻。是真的血、真的淚。

(以上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編審:文敏

發稿:Shuan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