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涉及COVID-19起源的中共國生物戰項目與中共國軍方有關,還在美國獲得了 知識、技能和資金

  • 作者:wenwu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9日電/西喜社——

中共國的生物戰項目有三個層次。

  1. 這裏有一個由軍事研究中心和醫院組成的核心秘密軍事級別。

核心層由軍事醫學科學院,加上中國醫學科學院、中國疾控中心等,所謂“民間”實體協調監督。

核心層的頂層是中國的大學、民間研究機構和醫療公司。

  1. 每個人都應該明白,在中國,軍方研究和民間研究沒有區別。

2016年中共的“十三五”規劃授權軍民融合項目,這將研究機構融合了起來。

正是這一中間層,使中共國獲得了國外, 特別是來自美國的知識、技能和資金。所有這些都促進了中共國的病毒研究,包括為其生物武器開發做出了貢獻。

2021年4月20日的一篇《門扉網》文章中,我們強調了獸醫和農業科學家對中共國生物戰項目的重要貢獻。

在這裏,我們記錄了核心軍事層面之間的聯系,它如何與中國大學和研究機構的中間層建立聯系,以及該中間層如何與美國科學家建立研究合作。中共軍方獲得美國的知識、技能和研究資金,這有利於中共國的生物戰項目。

正如我們在2021年5月14日《門扉網》的文章中所說,由中國人民解放軍將軍金寧一和退役將軍夏鹹柱,兩人領導的中國吉林省長春軍事獸醫研究所和人畜共患疾病研究所,是中共國生物戰項目的核心軍事要素。

長春市的軍事獸醫研究所、人畜共患疾病研究所,直接與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協調。它在中國的大學和民用研究中心扮演的是信息交換所和軍事相關活動的管理者。它還領導了一個病毒收集項目,並進行了自己的研究,特別是在哺乳動物和非人靈長類動物病毒和疫苗實驗方面。

正如我們在2021年5月18日《門扉網》文章中所描述的,夏鹹柱和金寧一至少有四名下屬從事國內和國外大規模收集病毒工作超過8年。他們是何彪、範泉水、塗長春和吳誌強。

何彪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東部戰區司令部的王長軍,在分離(舟山)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ZXC21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爆料革命戰友閆麗夢博士將這病毒稱為COVID-19的病毒骨架。

我們認為,長春市的軍事獸醫研究所和人畜共患疾病研究所,都深入參與了導致COVID-19病毒產生的研發。

下圖展示了中共國的核心軍事生物戰水平如何與中國大學和民間研究所的中層相連,這些研究所由長春軍事獸醫研究所和動物傳染病研究所管理。

中國人民解放軍白潔英上校是連接長春市的軍事獸醫研究所和人畜共患疾病研究所,還有北京的軍事醫學科學院及其動物實驗室中心,以及南京解放軍東部戰區的關鍵紐帶。這是(舟山)蝙蝠冠狀病毒ZX45和ZXC21的來源。

白傑英上校已將自己的專業簡歷標記為,京豐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和軍事醫學研究院實驗動物中心。

我們認為,它們是同一個實體,只是在2020年2月建造了一個新的設施。 舊的動物研究設施(LOCATION 1)和新設施(LOCATION 2),二者都與軍事醫學研究院微生物研究所和解放軍307醫院在同一建築群內。

  1. 中共國生物戰項目的最後一層, 是與美國病毒研究項目的連接。那些聯系大多是來自中國大學和研究機構的中層建立的,但偶爾也會有直接聯系。

其中一個直接聯系是德克薩斯大學加爾維斯頓分校的史佩勇教授。自2007年以來,一直擔任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名譽教授史佩勇,在安東尼·福奇博士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的資助下,與中共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秦成峰、長春軍事獸醫研究所的王化磊和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了包括“功能增強”研究和專利等合作。

是時候結束關於COVID-19病毒起源的辯論了,中共國希望這場辯論能夠繼續下去。COVID-19病毒是在中共國的實驗室製造的。

下一個任務是,識別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參與製造COVID-19病毒的人員,以及關於他們如何做到的痕跡。

同時,應該調查可能幫助過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美國科學家,並揭露中共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對美國病毒研究項目的滲透程度。

簡評:

福奇在哪裏?達紮克安德森在哪裏?未經邀請的反駁三份《閆報告》的同行評議科學家在哪裏?爆料革命唯真不破,中共病毒就是來自中共國的實驗室,以毒害國內同胞為道路,走向了人類的對立面。習神宣告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打響。

爆料革命的滅共事業上承天祝,新中國聯邦下承民意。在美國也有塞林博士和COVID-19偵探的幫助,推動中共病毒真相的水落石出。

當下中共解放軍為超限生物戰成立了62041部隊,該部隊繼承了上世紀日本侵華帝國為陸軍細菌戰成立的731部隊,100部隊。習神還特意去“懷念”731部隊,去掀起國人的反日民族主義情緒。下圖是塞林將軍在推特上分享的,是否有美方把錢打入了這個62041部隊,以資助解放軍的超限生物戰項目? 另外,郭文貴先生曾爆料過,只要挖出中共國的比特幣,那麽這條暗網交易線能釣出來的就不止一條魚了。

當然,首先要有人證,然後法官允許追討。

素材:wenwu;審核:Jenny Ball ;校對:阿伯塔;發稿:信心的選擇

新聞來源:《門扉網》|作者:勞倫斯·塞林、安娜·陳|發布時間:2021年6月9日|發布:喬·霍夫特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