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政治和COVID:真理會勝利嗎? (2/3)

【作者】Scott W. Atlas 【編譯】Mi John


演講者:斯科特 W. 阿特拉斯(Scott W. Atlas )胡佛研究所

*阿特拉斯的演講之英文原稿經希爾斯代爾學院出版刊物 Imprimis全文刊登,獲授權轉載於此:點擊進入

新冠病毒大流行毫无疑问是一场悲剧。它暴露了美国错综复杂的问题,这些问题已然威胁了我们美国人习以为常的自由与秩序的基本原则。
斯科特·W·阿特拉斯(Scott W. Atlas)是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羅伯特·韋森(Robert Wesson)高級研究員。他此前曾在斯坦福大學醫學中心擔任過14年的教授和神經放射科主任。他獲得了理學學士學位畢業于伊利諾伊大學香槟分校,並獲得了芝加哥大學醫學院的醫學博士學位。他是諾貝爾醫學和生理學獎提名委員會的特設成員,曾在2008年,2012年和2016年擔任許多總統候選人的高級衛生保健顧問。從2020年7月至2020年12月,他擔任了特朗普總統和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成員。他現在是第五版的《大腦和脊柱磁共振成像》的編輯,並著有多本著作的著作,包括《恢複優質醫療保健:以較低成本進行全面改革的六點計劃》。
    以下內容改編自2021年2月18日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舉行的希爾斯代爾學院國家領導力研討會上的演講:

樂觀的是,隨著疫苗的推出,我們應該看到長隧道盡頭的光明,現在每天的疫苗接種量爲100萬到150萬。另一方面,在許多州,采用對劉易斯·卡洛爾(Lewis Carroll)的瘋帽匠(Mad Hatter)有吸引力的邏輯,最初對更健康和年輕人的疫苗接種頻率要高得多,而不是對那些受到病毒感染風險最大的人接種。有人認爲,兒童應該是最早接種疫苗的人之一,盡管兒童感染該病毒的風險極低,並且被證明不是成年人的主要傳播者。同樣,我們聽到卡夫卡式的想法提倡,在學校是風險最低的環境之一和絕大多數教師的風險都不高的情況下,親自上課之前必須給教師接種疫苗。

更糟糕的是,我們在電視上聽到所謂的專家警告,當人們接種疫苗後,仍然需要遠離社交,戴口罩和其他限制!所有迹象表明,當權者無意讓美國人再次正常生活(對美國人而言,這意味著自由生活)。

不幸的是,就像伽利略時代一樣,我們問題的根源在于“專家”和既得的學術利益。 在許多大學(應該是美國的批判性思考中心)中,那些觀點與目前掌權的“專家”相反的人發現自己受到了威脅。 許多人變得害怕大聲疾呼。

但是,對學術自由的壓制不是美國的校園問題。

以我工作的斯坦福大學爲例,一些教授在意見書中訴諸有毒言論

並組織了譴責,針對那些批評過去一年衛生政策失敗並敢于在總統任職的情況下服務于我們國家的人,說他們鄙視我們。這些人顯然是最終的犯罪。在美國社會中,基于稻草人論據和上下文外扭曲而進行的帶有惡意意圖的誹謗性攻擊是不可接受的,更不用說在我們的大學中了。有人曾試圖通過僞造和虛假陳述來嚇我並使我聲名狼藉。這違反了《斯坦福大學的行爲准則》,損害了斯坦福大學的名稱,並濫用了父母和社會對教育工作者的信任。

可以理解的是,大多數斯坦福大學的教授都不是衛生政策領域的專家,並且不了解有關COVID大流行的數據。但這並不能爲某些我提出的建議“科學的錯誤和誤解”提供借口。那是一個謊言,無論由政治驅動的控告人重複撒謊的頻率如何,而且無論這些謊言在有偏見的媒體中得到多大的回應,謊言都是永遠不會真實的。

我們大家都必須向上帝祈禱,納粹宣傳家約瑟夫·戈培爾(Joseph Goebbels)所享有的臭名昭著的主張-“一次說謊的謊言任然是謊言,但謊言說成千上萬次就成爲事實”-在美利堅合衆國永遠不會發生。

我向特朗普總統推薦的所有政策旨在減少病毒向最脆弱人群傳播,並減少應對COVID的政策對那些受影響最大的人(小型企業,工人階級,和窮人)的衝擊。我是第一個爲那些最有風險的人(尤其是老年人)增加保護的人。與此同時,差不多一年前,我認識到,我們還必須考慮對身心和健康的巨大危害,以及爲遏制這種感染而實施的嚴厲政策所導致的死亡。這是公共衛生政策的目標-最大限度地減少所有危害,而不僅僅是不惜一切代價制止病毒。

斯坦福大學三位教授在最近發表的《美國醫學協會雜志》(JAMA)意見中聲稱“幾乎所有公共衛生專家都擔心,僅在美國,[斯科特·阿特拉斯(Scott Atlas)]的建議可能導致成千上萬(或更多)不必要的死亡。”顯然是虛假和荒謬的。正如喬爾·辛伯格(Joel Zinberg)博士在《國家評論》中指出的那樣,《大巴靈頓宣言》(這是由斯坦福大學,哈佛大學和牛津大學的醫學科學家和流行病學家共同撰寫的一項提案),比阿特拉斯所說的“更接近JAMA文章中所譴責的”。然而,已經有50,000多名醫學和公共衛生從業人員簽署了《大巴靈頓宣言》。

當批評家對專家所持觀點的範圍如此無知時,就暴露了他們的偏見,導致他們在這些問題上的權威不再存在。這些批評家所寫的 “專業主義要求對[專家]知道和不知道的事情持誠實態度” 已經超出滑稽。

我已經解釋了一個事實,即年輕人感染這種疾病的風險很小,並且我已經解釋了群體免疫的生物學事實,就像哈佛的流行病學家凱瑟琳·伊(Katherine Yih)所做的那樣。這與提出有人故意暴露和感染是完全不同的,盡管有人指控我這樣做,但我從未建議過這樣做。

我還被指責宣稱“放棄許多旨在增加社交距離的公共衛生命令而不會造成不良影響”。相反,我一再呼籲采取緩解措施,包括額外的消毒措施,社交距離,面具,團體限制,測試以及其他增加的保護措施,以限制冠狀病毒的擴散和損害。我在許多有記錄的演講,訪談和書面作品中,明確呼籲加強保護處于危險之中的人。

指責我的人無視我明確強調和公開否認有關不支持“不加限制地實現感染的傳播以實現群體免疫“;而且我的這種否認在媒體上被廣泛引用。也許這是因爲我的觀點並不是批評的真正對象。也許是因爲他們的真正動機是打壓”接受特朗普政府爲美國服務的呼籲的任何人“。

幾個月以來,我呼籲重開學校授課而受到侮辱。我的觀點與哈佛大學教授馬丁·庫爾多夫(Martin Kulldorf)和凱瑟琳·伊(Katherine Yih)以及斯坦福大學教授傑伊·巴塔查亞(Jay Bhattacharya)的認知一致。(雖然遭到質疑)但是我的政策建議得到了出版物的反複肯定。甚至在《大西洋》(Atlantic)之類的出版物中也承認了開放學校有令人信服的案例。該出版物指出:“自大流行開始以來,來自世界各地的研究表明,未滿18歲的人,尤其是年幼的孩子,不易受到感染。感染並出現嚴重症狀的可能性較小,住院或死亡的可能性也較小。”文章的副標題更加清晰:“我們幾個月來就已經知道,幼兒不易受到嚴重感染,也不太可能傳播冠狀病毒。”

當JAMA的反對我的人寫到我“對口罩的必要性提出異議”時,他們歪曲了我的話。我對口罩使用的建議一直是一致的:“當您無法與社會保持距離時,戴上口罩。”當時,這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的建議相符。去年12月,世界衛生組織修改了其建議:“在病毒正在傳播的區域,當您處于擁擠的環境中時,在距離他人在一米(約三英尺)內的地方,以及在通風不良或未知的房間中,應戴上口罩”。換句話說,不是每個人在任何時候都需要戴口罩。這也符合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文件“ SARS-CoV-2感染的預防”的建議:“當不可能一直保持一定的距離時,面罩可能會進一步減少SARS-CoV-2感染者通過飛沫傳播給別人。”

已經有38個州實施了全民強制口罩佩戴。其中大多數州至少從夏季開始,幾乎所有其他州都在其主要城市進行了實施。但全民廣泛使用口罩任然不能證明能夠在實用方面有效,有些證據甚至被打壓。丹麥還進行了一項隨機對照研究,結果表明,廣泛使用口罩只會産生很小的影響。

這就是現實:堅持使用通用口罩已被證明對控制COVID病毒的傳播是絕對有效的,並且根據“科學”普遍推薦使用口罩的人們,故意忽略了相反的證據。是他們在傳播虛假和誤導性信息。

對于 “質疑廣泛的使用口罩的人是不道德的,甚至是危險的”的那些指責,必須解釋爲什麽許多高級傳染病科學家和公共衛生組織也質疑全民戴口罩的效力。例如,牛津大學循證醫學中心的湯姆·傑斐遜和卡爾·海內根寫道:“盡管進行了二十年的大流行准備,戴口罩的價值仍存在很大不確定性。”牛津流行病學家Sunetra Gupta說,除非老年人或高危人群,否則就不需要戴口罩。斯坦福大學的傑伊·巴塔查裏亞(Jay Bhattacharya)說,“科學數據不支持口罩規定。 。 。沒有科學證據表明口罩強制性措施可以減緩疾病的傳播。”

在整個大流行病中,WHO的“關于在COVID-19中使用口罩的建議”包括以下聲明:“目前,尚無直接證據(來自對COVID-19和社區健康人的研究)關于在社區中對健康人進行全面戴口罩以預防包括COVID-19在內的呼吸道病毒感染的效果。”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2020年5月對流感大流行的回顧中表明,“沒有發現證據表明佩戴手術型口罩在被感染者(源控制)或一般人群佩戴時能有效減少實驗室確認的流感傳播或減少他們的易感性。”直到2020年10月2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在Twitter審查了我的一條推文突出引用該言論之後不久,世界衛生組織才發布了這樣一個事實,即“社區中健康人廣泛使用口罩,尚未得到高質量質量或直接的科學證據,能夠在預防上有潛在的利或弊”

我對口罩的建議一直以來都是基于科學數據,並與世界上許多頂級科學家和公共衛生組織的建議相匹配。


科學,政治和新冠病毒:真理是否可以出人頭地?(3/3)

【免責聲明】 盡管作者努力揭示真相並保持信息的准確性,但我們對網站,文章中引用的信息或相關圖形的完整性,准確性和可靠性不做任何形式的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觀點”部分中表達的所有觀點均屬于作者,並不代表任何組織或其他個人。

【責任編輯】:bingo 舊金山文宣組

校對發布: 滴水穿石

欢迎战友加入旧金山金喜农场

旧金山金喜农场 GTV

旧金山金喜农场 Discord

旧金山金喜农场 Twitter 

旧金山金喜农场 Youtube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66573ACB-5779-4156-8018-754A8CE66D37.jpeg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ao123
7 月 前

一切都已经开始,Take Down The CCP !!!

旧金山金喜农场 Himalaya San Francisco Golden Far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sf_himalaya GTV https://gtv.org/user/5f72d51a0cd82c6bb6a21fd4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qGgKiTorpar6DADwZjg2w 6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