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體小說連載之十六:《我的懺悔錄》

——獻給在中共國長大的人

作者:崢嶸/責編:白夜

第六章 高考-1

離開春,讓我痛苦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那之後的日子裡,春寫了很多信給我。父母知道我早戀的消息後,非常不高興。但是還好,他們並沒有扣押我的信。後來搬家時,滿滿地一小旅行包的情書。在我看來,那不是信,而是春對我的沈甸甸的滿滿的愛。隨著高考的臨近,我們各有各忙,慢慢就疏遠了,信也不再寫了。

再次回到父母所在的城,又轉學到新的高中,一切都是全新的環境,我不是很適應,慢慢變得孤僻寡言。當然,我現在的學習成績非常好,剛來的第一次數學測驗,我就考了滿分。我的班主任木老師,是數學老師,他非常高興,對我刮目相看,也很器重。沒多久,就讓我加入學校的數學小組,準備代表學校參加全國的數學競賽。我在新的集體,變得默默的,也有些神秘。同學們對我,都是敬而遠之,我沒有朋友。

在這個班裏,我遇到了虹,她是我的新同桌,也是我後來的女朋友。虹的父母,都是部隊的幹部,好像她爸爸的級別還很高。她每天上下學,都有一輛綠色的軍用吉普接送,司機是穿軍裝的。她的家,在一個很大的某軍司令部大院裡,門口有哨兵站崗。每次我們去那裡玩,都要她跑到大門口接我,我才能跟她進去,非常嚴格。

最開心的事,就是跟她一起去看電影。那個軍區大院裡,應有盡有。有自己的醫院,有自己的副食服務社,有自己的禮堂。禮堂每個週末,都有新電影放,有時候片子比社會上的還要早幾天放映。電影票都是免費的,是部隊裡發的。因為我要去看,每次她爸爸會多要幾張票,以便她帶同學一起去看。

我剛來的時候,就被木老師安排跟虹做同桌。她中等個子,圓臉,梳個馬尾辮。她喜歡打羽毛球,而且技術非常好,我就是跟她學會了怎麼打羽毛球的。她為人矜持,不苟言笑。但是她喜歡我,我是知道的。

那一次,禮堂正放映張瑜和郭凱敏演的電影——《廬山戀》。我忽然發現,虹長得特像張瑜,都是圓圓的臉,大眼睛。也是那一天,我們第一次拉手。牽手的一瞬間,我忽然就想起了春,我下意識地一陣發窘,心裡很有負罪感。虹好像不是第一次跟男生拉手,她反倒很自然,好在電影院裡燈光昏暗,她看不到我發窘的臉。

看完電影,我們意猶未盡,她第一次帶我去她家裡玩。那天,她的父母都要值班不在家,她妹妹去姥姥家了,就我們兩個人。她家的房子,特別大,有好幾個房間。她自己單獨住一個房間,裡面有床,有書桌。看到這些,我特別羨慕,我幾乎脫口而出:「這麼大的房間,你一個人住啊?」她不經意地回我:「是啊,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你餓不餓?我媽媽做了炸大對蝦,你要不要吃?不過是涼的。」「大對蝦?我沒有吃過呢!」「啊?你沒吃過對蝦?好吧,我去拿。」我心想:「我爸爸可不像你爸爸那樣,是大官,哪裡能吃到大對蝦!」

不一會兒,她就從廚房端來一個大盤子,裡面有四五個吃剩的油炸大對蝦。那對蝦太大了,像大人的手掌那麼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我問她:「這麼大,怎麼吃啊?」「剝開蝦殼吃,我幫你。」她熟練地幫我剝殼,然後麻利地把蝦肉遞給我,我把蝦肉放在嘴裡,鮮美無比,真香啊!我又問:「你家經常吃對蝦嗎?」她漫不經心地回:「是啊,經常吃,還有海參和大馬哈魚呢!是我爸爸帶回來的。」「海參?大馬哈魚?我都沒吃過。」「唉,沒關係,以後我帶你來我家吃。」

後來我才知道,她爸爸是部隊的大官,有很多的特權,在那個時候,就能經常吃到很多珍奇的食物。中共國就是這樣,分三六九等,級別越高,特權越多,吃的住的,都是特供。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這世界上還有「特供」這一說。

(未完待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