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談】有一種病毒叫衣錦還鄉

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齊天二聖

或許,對許多華人來說,海外的生活太稀薄,稀薄到會產生高原反應;人際關系也簡單,簡單到足以讓內心不夠強大的人感覺是一種放逐。於是他們選擇了回歸。

而一旦呼吸過幹凈的空氣、享用過味道純正的牛排、嘗過了自由這枚「禁果」、體驗了站著就能做人的滋味,就很難再幹脆利落地跪地領賞,磕頭如儀了。這就是海龜們的尷尬所在。

中國傳統文化裏有一種毒汁,叫做衣錦還鄉。深究起來,這種情節多半是由於曾經活得比較窩囊,出去兜轉了一圈,自認為在外面混得不那麽窩囊了,便要回歸,以報效之名行報仇之實。實際上不過是給那個曾經灰頭土臉的自我背書,是自卑感的一種外化而已。

當年西楚霸王的豪言「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大致上算是概括了這種衣錦還鄉的心理曲線,要是不回去得瑟一圈,怎麽滿足內心浩瀚如銀的面子工程?

於是,靠邏輯縝密的數學遊戲博得大名的姜文華也成了海龜。在品嘗了西方社會稀薄而清爽的人際關系後,懷揣著躍躍欲試的理想,毅然投入到轟轟烈烈盤根錯節的復旦大學。

圖片來源於網絡

復旦對於他來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可以算復旦土著了,從復旦附中到復旦大學數學系學士,他人生的前 24 年有很大的比重花在了這裏。其後是五年的留學生涯,拿到 Rutgers University 的統計學博士學位,又用了兩年在 NIH 從事博士後研究。

六年多的時間,他遊走在廣袤的自由空間,似乎並沒有被民主自由風氣所吸引,最終還是回到圈裏被豢養起來。

姜博士的人生路幾乎一直很拼。拼命通過考試上了復旦、拼命成了學霸出國留學、拼命成為業界精英,最後一拼竟然是拼命結果了一個黨棍領導。過關斬將一路拼殺,不知把多少精英拍在了沙灘上,最後恰在書生意氣的大好年齡,卻把人生活活終結在一個維穩流氓身上,揮斥方遒變成了揮刀割喉,為自己 10 年前的錯誤選擇買了個大單。

2011年,姜博士回國,在蘇州大學做了幾年教授,又回到了他夢想起飛的地方 —— 復旦大學。

然而,不知道他是否動用強悍的邏輯思維推理一下,復旦是不是他夢想成真的地方。一個人讀書太多腦子成了硬盤?連基本的分析能力都沒有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

「月暈而風,礎潤而雨」,數學精英為什麽會選擇回到那個連跪姿不對都是罪的地方?為什麽沾了幾年自由風的人,骨子裏還是那個沐猴而冠的家夥?「危邦不入,亂邦不居」,難道看不出共產黨的惡政已經危如累卵?

1950 年,張愛玲僅憑一件旗袍就發現大事不好,撒腿就跑,躲過了一場場浩劫。而同一時代的大量海龜精英,飛蛾撲火一般地紛紛回國報效。結果反右、大躍進、大饑荒、四清、文革,知識分子、科技精英一批批倒下了,有多少死了連屍體都找不到。

這種狹隘的國家情懷對普通人尚無大礙,而對科學家則不適用,因為一旦你的國被邪惡的魔鬼所掌控,效忠於它豈不就是助紂為虐?比如現在的病毒,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科學是沒有國界的,它服務的對象是人類,科學家所取得的科研成果是依托於無數前輩科學家之上的,正是基於這個前仆後繼的精神,人類才能不斷地探索未知領域。對於科學家而言,哪裏適合學術的發展,就應該在哪裏生根發芽,而不是一定要屬於某個組織、某個政黨。未來的世界,消弭了那幾個反人類的恐怖組織之後,人類的文明資源一定是共享的,否則這個物種的遊戲是進行不下去的。

多不值得啊,39 歲,風華正茂的博士,正是要結出碩果的時候,卻以手刃黨棍的方式被記入了復旦的校史,結束了自己的學術生涯。豈止是校史?這種事翻遍歷史都是絕無僅有的,找不出第二件的。

此前頻出的殺人事件,兇手往往都是混不下去報復社會的,殺人手段也是隨機的。現在,殺人出現在高等學府,兇手是披著多個世界級頭銜的學術精英。社會戾氣已經遍布了所有階層,且解決問題的正常途徑已經沒有了,最後只能圖窮匕現。社會給不了一個高級知識分子說法,更別說普通的百姓了。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姜文華在人格上是有缺失的。這種一心只讀「聖賢」書的人,真的該呆在人際關系簡單的國家,一猛子紮進學術堆裏。長此以往,說不定就紮出了一個對人類有傑出貢獻的科技精英。

可惜,他衣錦還鄉了,還去了母校,豈不知復旦早就不是他的復旦了,復旦是愛國聖鬥士陳平的、復旦是擅長與黑暗和解的陳果的、復旦是大國師張維為的,而今的復旦人渣雲集黨棍橫行,不再是那個人傑地靈、大師紮堆的復旦了。那個復旦早就被共產黨埋葬了,不僅是復旦,中共治下的所有大學,都已經實質意義上死亡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

我們不在此討論姜文華的殺人動機,因為各種版本的「因為……所以」讓人眼花繚亂了,我們只說一個事實,能讓一個前程似錦的學術精英拼命之後還冷靜面對鏡頭供認不諱的,還用問動機嗎?說白了,就是鐵了心要弄死這個狗日的才能了帳,就是他已經不相信正常渠道可以解決他的問題,或者他的所有努力全部被卡脖,所以才不惜搭上身家性命。

不難想象,姜文華是一個死要面子的人,而間接害死過女學生的號稱維穩黨棍的那個被害人,是在一次專門為解聘姜文華而召開的研討會上被殺的。

解聘一個人,讓他丟了飯碗還不算,還要組織團夥對他進行羞辱,擺出讓他永世不得翻身的架勢。學術圈子就那麽大,這種搞法對於姜文華來說是不是又加上了一條「欺人太甚」?是不是動了他「士可殺不可辱」的底線?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正常的體製下,就不應該有黨支部這種流氓組織的存在,更不能允許支部書記這樣的物種橫行霸道。能把一個手無縛雞之力卻有著大好前程的秀才逼成殺人犯的社會,不是人間地獄是什麽?

有網友說:姜文華畢竟是高知,沒有濫殺無辜、沒有報復社會、更沒有懦弱地自我了斷,而是精準復仇、定點刺殺,顯示了一個精英的素質。也有的網友表示惋惜,含辛茹苦這麽多年的學術精英,要給這個黨棍陪葬,是社會的損失。

這個問題太大,文雍無法簡單置評,只想說:墻內的同胞們,當下,中共的統治正在土崩瓦解之中,請務必保全自己,別去拿雞蛋碰石頭,要有智慧地抗爭,不要拿自己寶貴的生命給那些人渣陪葬。能躺平的盡量躺平,躺平的人越多,共產黨死的越快,不要再為高墻添磚,不要給共產黨貢獻殺害同胞的子彈。

如果不能躺平的,保持基本的生命線給養,不要為共產黨賣命,把我們的爆料革命、躺平革命廣泛傳播,大家一起跟隨新中國聯邦,驅除惡黨,找回我們的尊嚴,重建我們美麗的家園。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4790dd5-3591-4563-95cb-81a2dc95a8b2.png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六四特稿】高歌一曲舒豪情 馬背民族可願醒?
【文雍漫談】韭菜的柔情 鐮刀永遠不懂
【文雍漫谈】人云亦云的讴歌和批倒批臭的贬损是一回事 
【文雍漫談】大廈將傾 躺平則贏  
【文雍漫談】一場自我終結的躺平運動已悄悄降臨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中西兩重天   
【文雍漫談】中共治下的母親 沒有節 只有劫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 中西兩重天   
【文雍漫談】中共治下的母親 沒有節 只有劫  
【文雍漫談】死了都要罰   
【文雍漫談】是什麽讓他們對孩子舉起了屠刀   
【文雍漫談】如果不是清華女生 她們的舞姿會被熱議嗎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雍

6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