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伊博士:中共病毒具有從未在天然冠狀病毒中觀察到的遺傳足跡

翻譯:小紅帽
校對/譯評:枳實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 設計組

譯評:

“華爾街日報也反水了!”,這是我讀到本文的第一感覺。這篇奎伊博士發表在華爾街日報的文章向公眾科普了中共病毒實驗室起源的科學證據的冰山一角。這篇文章的內容精華部分(雙CGG密碼子)實質上就是閆麗夢博士在9個月之前(2020年9月)發表的第一份科學報告中的半頁紙篇幅的內容。但是為了讓一般讀者能理解,奎伊博士就擴充成了一篇千字文。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其實閆博士和博士軍團之前都親自直播中給大家科普過的,9個月後的今天,這些內容終於出現在華爾街日報這樣的“主流媒體”上,介紹給普通的英語讀者。閆博士的報告一共有一百多頁,裏面可全都是“幹貨”,這篇文章只不過是其中的半頁紙內容而已,就已經是令人無法辯駁的紮實科學證據了。可以想見,接下來中共病毒的生物武器計劃,乃至超限生物武器的證據,病毒真相的揭露必然會逐層推進,而且會越來越快。

譯文:

大流行病始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逃逸的可能性正在引起新的關註。拜登總統已經要求國家情報部門加倍努力進行調查。

大部分公眾討論都集中在間接證據上:2019年底的神秘疾病;實驗室故意給病毒增壓以增加殺傷力(稱為“功能增益”研究)。中國共產黨一直不願意公布相關信息。基於美國情報的報告表明,該實驗室與中國軍方合作開展了項目。

 但是實驗室泄露假說最令人信服的理據其實具有堅實的科學基礎,尤其是SARS-CoV-2病毒(中共病毒)的基因指紋的方面的證據。

在功能增強研究中,微生物學家可以通過將特殊序列拼接到其基因組的主要位置,極大地提高冠狀病毒的致死率。 這樣做不會留下任何操縱痕跡。 但它改變了病毒的刺突蛋白,使病毒更容易將遺傳物質註入受害細胞。 自 1992 年以來,至少有 11 次單獨的實驗在同一位置添加了特殊序列。 最終出來的結果一直是超強的病毒。

基因組是一個細胞的工廠製造蛋白質的藍圖。這種語言是由三個字母的 “單詞”組成的,總共64個,代表20種不同的氨基酸。例如,氨基酸精氨酸有六個不同的單詞,就是經常被用於增壓病毒的那個。每個細胞對於它最喜歡使用哪個單詞都有不同的偏好。

在功能增益增壓的情況下,其他序列可能被拼接到同一位置。 與告訴蛋白質工廠連續製造兩個精氨酸氨基酸CGG-CGG(稱為“雙 CGG”)不同,你可以通過拼接其他35個雙精氨酸的雙字組合中的任何一個獲得相同的致死率。 如果插入是自然發生的,比如通過重組,那麽這 35 個其他序列中的任何一個都更有可能出現,唯獨CGG 很少出現在可與中共病毒重組的冠狀病毒中。

事實上,在包括中共病毒在內的整個冠狀病毒類別中,CGG-CGG組合從未在自然界發現。這意味著病毒獲得新技能的常見方法,即基因重組,在這裏無法發揮作用。如果一個病毒的序列不存在於任何其他病毒中,那麽它就不能從另一個病毒中獲得該序列。

盡管雙CGG被自然抑製,但在實驗室工作中情況正好相反。選擇的插入序列是雙CGG。這是因為它很容易獲得且很方便,而且科學家們有大量的插入經驗。與其他35種可能的選擇相比,雙CGG序列還有一個優勢;它創造了一個有用的信標,使科學家能夠在實驗室中跟蹤插入的情況。

現在揭示的是令人震驚的事實。正是這個序列出現在中共病毒中。支持中共病毒自然起源的人必須解釋為什麽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在變異或重組時,碰巧選擇了它最不喜歡的組合–雙CGG。為什麽新型冠狀病毒復製了雙CGG?這個只有實驗室的功能增益研究人員才會做出的選擇?

是的,雙CGG也可能通過突變,隨機發生的。但你會相信嗎?這個冠狀病毒選擇了人類研究人員使用的,自然界卻十分罕見的(基因密碼子)組合,考慮所有偶然性和幾率,我們至少可以認為,這個冠狀病毒起源的首要理論只能是實驗室逃逸。

當該實驗室的石正麗及其同事在2020年2月發表了一篇帶有該病毒部分基因組的論文時,他們沒有提及為該病毒增壓的特殊序列或罕見的雙CGG部分。然而,在論文所附的數據中,該指紋很容易被識別。省略它是希望沒有人註意到這個功能增益起源的證據嗎?

但在幾周內,病毒學家布魯諾·庫塔德 (Bruno Coutard)及其同事發表了他們在中共病毒中發現的序列及其新穎的超強部位。雙重CGG就在那裏;你只需要看一看。庫塔德他們在論文中評論說,持有該序列的蛋白質 “可能為病毒提供一種功能增益 “的能力,”以便有效地傳播 “到人類。

有更多的科學證據表明中共病毒的功能獲得性起源。最有說服力的是中共病毒的遺傳多樣性與造成SARS和MERS的冠狀病毒相比有巨大的差異。

這兩種病毒(SARS和MERS)都被證實有自然來源;病毒在人類人口中傳播時迅速進化,直到最具傳染性的形式占據主導地位。而Covid-19並不是這樣的。Covid-19出現在人類身上時,已經適應了極具傳染性的版本。沒有發生明顯的病毒 “改進”,直到許多月後才在英國發生了一個小的變異。

這樣的早期優化是史無前例的,這說明中共病毒在其公開傳播之前有一個漫長的適應期。而這科學家只知道有一種方法可以實現這一點,那就是模擬自然進化,在人類細胞上培育病毒,直到達到最佳狀態。這正是功能增益研究中的做法。經過基因改造的小鼠具有與人類相同的冠狀病毒受體,稱為 “人源化小鼠”。通過讓這種小鼠反復接觸病毒以逐步實現病毒對人體的良好適應。

總之,雙CGG序列的存在是基因拼接的有力證據,而公開爆發的病毒沒有多樣性,則表明功能增強的加速。科學證據表明,該病毒是在實驗室中開發的。

原文鏈接:The Science Suggests a Wuhan Lab Leak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6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