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說歷史:世紀騙局之:1966~1976(走進黑暗的深淵“文化大革命”) (4)

  • 作者:一顆星星

(接上篇)

停不下的“文革”、非死不可的“林彪”

由毛“親自策劃、親自發動、親自指揮的”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就是要搞垮劉少奇,及其勢力。毛自我認為“‘運動只搞了五個月,可能要搞兩個五個月,也許還要多一點’,就可以結束了”,(1966年10月25日,毛《在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但是他顯然低估了當時中共國的客觀形勢。由毛親自出馬的“炮打司令部”,倒是把劉“司令”打掉了,但是這場由下至上發動的“大革命”,已然把中華大地弄得“遍地是鬼”,形勢失控,就連他這個“大魔王”也收拾不了。加上“林、四”兩家(林彪、“四人幫”),都在窺視“皇位”,依舊需要“鬥爭”去清除黨內的異己。就這樣,在“鬥來、鬥去,批來、批去”中,最終這場文化大革命一拖十年,就變成了“十年浩劫”。

1969年,劉少奇和“劉氏集團”都已經奄奄一息,毛便決定召開“九大”(中共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這時的林彪已經代替劉少奇躥升至全黨第二人,並且“林氏集團”手握兵權,這可是比“劉氏集團”更為可怕的人物啊。“九大”中如何安排林彪,便成了毛心中“最主要的矛盾”了。

林彪其人,算得上是中共的一代名將。據說他是個“怕光,怕水,怕風”的“病號”。讀過前面文章的朋友們應該記得,他是在退休養病的狀態中,被毛叫到廬山,接替了彭德懷的職位。而林在文革開始後一躍成為權力和地位僅次於毛的“副統帥”,在其攀登權力高峰的路上,自然有他的“捷徑”,那便是在各種公開場合不遺余力的鼓吹對毛的“個人崇拜”。(說白了就是“拍馬屁”)那舉世皆知的毛主席的“四個偉大”(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和“三個天才”(天才地、全面地、創造性地),全都是林一手炮製出來的。而這種“馬屁精”自然也是毛在文革時期的“第一打手”。馬屁拍的震天響,自然把毛主席老人家拍得心花怒放、龍顏大悅,也把林自己“拍”到了位高權重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

我們回頭再來說“九大”。1969年4月,毛在北京召開了“九大”。按照毛的政治日程,這次大會應該是“文革的結束之會”,因為“文化大革命”的所有既定目標都已經達成了。會中對毛的極左意識形態一一落實,並認定了劉少奇為內奸、叛徒……永遠開除黨籍。同時,會上還“論功行賞”,作為“炮打司令部”的主要鷹犬打手,“林、四”兩股勢力,幾乎分攤了所有黨政軍要職。再者,“林彪同誌是毛澤東同誌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也被寫在修正後的“新黨章”中。至此,林副統帥達到了他人生中權力的巔峰,成為了中共黨內貨真價實的“二號人物”。而中共的“九大”或許可以稱之為“林彪之會”。

“九大”召開的很成功,但是也產生了新問題。這個新問題便是:“罷掉了彭德懷,捧起劉少奇;搞死了劉少奇,又換上個林彪,並將之寫入了黨章。”相對來說忠厚老實的劉少奇,毛都不能忍,都要除之而後快;那麽這個為人詭譎,還手握兵權的林彪,更是讓毛夜不能寐了。這對於喜歡不斷“清君側”的毛來說,真是“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

從林彪一方看來,他助紂為虐幫著毛搞掉彭德懷,弄死劉少奇。又在文革前期,作為毛的第一號打手,為其背黑鍋、做替罪羊,血債累累,早已被全黨全國所痛恨。而“偉大統帥”又是個喜怒無常、陰晴不定的主兒,作為“接班人”、“副統帥”的他,自然懂得“狡兔一死,走狗必烹”的道理。故此,“如何自保?”便也是這“詭計多端的林禿子”(紅軍老帥對林彪的一致評語)心中的第一要事了。就在“九大”結束後的第二年,林彪便“失寵”了……

不知道這是否屬於歷史的巧合?林彪的這次“失寵”後被搞,也是在廬山上的一次會議中開始的……

1970年8月20日-9月6日,“九屆二中全會”在廬山召開。會議的主要議題是籌備召開“四屆人大”,及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關於“修憲”這一議題,毛一再明確並暗示將不再設置“國家主席”這一職位。這顯然是毛在防範林彪。而林彪卻認為國家不能無主,竭力勸毛回任國家主席的職務,被毛六次拒絕。而時任政治局五常委之一的陳伯達,竟然也認為國家不能沒有元首,林派中人,黃永勝、葉群、邱會作等人也一致附和。

(此時,劉少奇已死。雖然對國內外封鎖了該消息,但是對於黨內核心人物來說,是無人不知的。每個人都在盤算著將來的中共國會采取什麽樣的政權組織形式,誰會是未來的國家主席。這些問題必將會在不久後就要召開的“四屆人大”上有個結果。作為黨章中“接班人”的林,或許想要像劉那樣做黨內的“副主席”,而在國家職務上擔任國家主席,以便其能夠為自身在文革初期的累累血債及樹敵太多而求得自保。而從以後事件的發展看來,滿腦子傳統帝王思想的毛,顯然是想把“大位”傳給其妻江青。)

毛為了警告林這夥軍人集團,不得妄窺大位。殺雞儆猴,先拿陳伯達開了刀。在會中,毛對林派並沒有進行公開批判,只是讓他們進行了口頭或書面的檢討。而大會剛散場,陳伯達就以“反革命”大罪鋃鐺入獄。

“九屆二中全會”看上去是以陳伯達被批、被捕而結束。但是在毛和林的心中,他們倆人的鬥爭已經開始了,兩人之間的矛盾也已經公開化。1971年8月,毛決定“南巡”吹風,公開批林。按此發展,林彪夫婦和林系人馬,必將亦步亦趨的步劉少奇之後塵。這樣一來,林家人如熱鍋上的螞蟻,惶惶不可終日。

早在毛“南巡”之前,林派人便做好了“撕破臉皮”的準備。1971年3月,林彪之子林立果,夥同他在空軍總部中的幾個青年同事(周宇馳、於新野、李偉信等人)草擬了一份武裝政變的計劃——“《五七一工程》紀要”。同時他們組織了一個執行該計劃的小團體,叫“聯合艦隊”,並名“B-52”為毛澤東代號。“聯合艦隊”成立之後,便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等地進行著各方面的準備。

或許是提前聽到了風聲,感覺北京不安全;或許是毛覺得搞林的時機已到,準備給各地的大臣們提前“吹吹風”。毛突然之間決定“南巡”,1971年8月14日,毛帶著名廚、美女、醫生、護士、警衛等數百人,乘坐專列,浩浩蕩蕩的從北京出發了。在武漢、長沙、南昌、杭州、紹興、上海分別駐驛,召見各地百官。在此期間,毛特別地向百官提出林彪近些年所犯的錯誤,以及他自己和中央,如何懲前毖後,以“治病救人”的心態挽救林彪。並說出他用盡各種方法,削弱了林彪集團,以暴力或和平方式奪取國家政權的一切陰謀。並告誡百官,不要對林副統帥存有絲毫幻想,自取滅門之禍。

毛這一系列的“南巡講話”一出爐,便立刻有人報告給了林彪夫婦。乳臭未幹而少不更事的林立果,便立刻發出了“動員令”,命令他的“小艦隊”向立刻向“B-52”開火。而林副統帥於9月8日,也親寫了一張手令:“盼照立果、宇馳同誌傳達的命令辦!”

回看林立果要在上海刺殺毛澤東的記錄,感覺就像一場鬧劇。他們的計劃猶如螳臂當車,自取滅亡。毛早在建國前便“出生入死”,當初蔣公也拿出天價數字,想要他的項上人頭而不可得。單憑林立果幾個毛頭小子,就能發動政變把毛宰掉?那豈不是要把蔣委員長氣死?

在完全沒有摸清楚毛專列路線和停靠時間的情況下,“聯合艦隊”所有的計劃都沒有實現。而似乎這所有的一切,都盡在毛的掌握之中。9月12日黃昏,毛的專列駛進了北京站……

毛這一回京可不得了,感覺事情不妙的林彪全家慌忙逃竄。林家於9月12日深夜10點半,從北戴河趕往山海關機場。9月13日零時,一架二五六號三叉戟飛機從山海關機場起飛。機上八男一女,卻未帶領航員和足夠的燃油。周恩來向該機呼叫,勸林“回頭是岸”,未有任何回音。淩晨2點30分,在外蒙溫都爾汗這架三叉戟飛機,機毀人亡。

(據記載,林家逃亡山海關機場的消息,是林彪女兒林立衡(豆豆)告密給周恩來的。豆豆與其母葉群及其弟林立果一直不和……)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此句為毛得知林倉皇出逃後的回應)

…………

審核:螞蟻兄弟; 校對:信心滿滿; 發稿:Nuevo唐人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