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說歷史:世紀騙局之:1966~1976(走進黑暗的深淵“世紀騙局”)(3)

  • 作者:一顆星星

(接上篇)

“炮打司令部”—搞死劉少奇

就在這些由千萬個毛頭“小鬼”組成的千百個大小“紅衛兵”兵團,在全國進行“串聯”之時,中共國近代文化史中那有名的“大字報”,也鋪天蓋地的席卷而來。這數十萬張大字報的領先之作,是由北京大學哲學系黨總支書記聶遠梓領銜寫出的。聶是一個中年女性,在北大搞黨的工作,與該校黨委書記陸平猶有宿怨。就在“中央文革小組”改組之後,江青、康生等看中北大這塊政治沃土,便想利用聶與陸的惡劣關系,現在北大“點上一把火”。聶得到了“中央文革小組”的暗中支持,於是她便聯合其他六位同事,於1966年5月25日,在北大貼出了在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張向上級領導造反的“大字報”——《宋碩、陸平、彭珮雲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幹些什麽?》

“下級服從上級”歷來是中共體製中鐵的紀律,犯上作亂在中共黨內更是不被允許。加之聶元梓在北大的名聲本就不好,宋和陸等又不知道聶的背後有“中央文革小組”的秘密支持,於是他們便發動全校的各單位,遍貼大字報加以反擊。一時之間,北大校園之內一片字山報海,掀起了文革期間第一陣“大字報”大辯論的狂潮。聶見事不妙,趕緊匯報給“中央文革小組”,文革小組連夜便將此情況報告給在西湖度假的毛,隨之呈上的還有聶的大字報原文。毛當即下令公開廣播聶元梓的大字報。1966年5月31日,由陳伯達控製的“人民日報”,將聶的大字報上以通欄標題,並附上了“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即刻間,北大乃至全國的形勢瞬息逆轉,本處於下風的聶,一夜之間便變成了北京大學的造反派領袖。隨之而來的狂風暴雨,更是讓北京城變成了造反派的天下。所有各機關、各學校的黨委領導,都變成了被攻擊的對象……

當時在北京主持中共中央工作的劉少奇和鄧小平,眼見事態失控,便一同飛往杭州向毛請示,並請毛回京坐鎮,被毛拒絕。老謀深算的毛囑咐兩人回京安定大局,對此次“鬥爭大局”全然不知的劉鄧二人返回北京後便按照中共黨內的老辦法,向北大、清華等重點學校派遣並進駐了“工作組”。他們希望能通過進駐“工作組”的方式,把這些革命師生的造反行動納入正軌。劉少奇為了慎重,竟把自己的夫人王光美派為駐清華“工作組”的成員,用以了解下情。可是,這時正是這些“一不上課,二管吃飯,三要鬧革命”的大學生們,揪鬥校中當權派,大造其反的起勁兒之時。中央派來“工作組”潑冷水,自然引起了眾怒。在“中央文革小組”的煽風點火之下,清華和北大便出現了“學生司令”。尤其是清華出現了一個與王光美正面對抗的蒯大富,蒯司令。蒯司令風頭正盛之時,曾擁眾數萬人,在校內與“工作組”鬥得難分難解。蒯司令最終力有不敵,被中央捉進了監獄。而正當劉鄧二人不知道下一步如何是好時,忽然晴空一聲霹靂……毛出山了……

毛於1966年7月18日,突然返回北京。回京後便直接公開聲稱“工作組”為反革命組織,應該加以撤除。並恢復了蒯大富的自由,並號召讓鬧事的學生鬧個夠。一時之間,北京城歡聲雷動,中學的紅衛兵及各機關的造反派們傾巢而出。這一下,劉鄧二人手足無措,不知道毛搞起這個運動到底是何緣故。

隨後,毛在8月1日至12日,組織召開了“中共中央八屆十一中全會”,並在中南海貼出了一張他親自撰寫的大字報——“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這一次,藏身幕後的毛終於“赤膊”上陣了。至此,這次“八屆十一中全會”便明朗的表達出,它是一次“打倒劉少奇和鄧小平的中央全會”。這時,全黨全國包括劉鄧二人,全部恍然大悟,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就是要幹掉劉少奇。(這次會議還規定了紅衛兵活動規範的“十六條”。)

就在毛的大字報“炮打司令部”貼出之後,群眾隨之大搞“揪劉批劉”運動。在毛的縱容之下,“批劉”群眾迅速擴大。而毛手下的鷹犬爪牙江青、林彪等人為了爭權,策動了“反擊‘二月逆流’運動”,目標直指一大批黨、政、軍高級領導幹部。被攻擊的“二月逆流黑幹將”譚震林、古牧、李先念、陳毅、葉劍英等人,一個一個被公開點名批鬥。(其實周恩來也在“二月逆流黑幹將”名單之中,但是由於周在群眾中口碑比較好,遭到了群眾的抵製,後由毛出面製止,對周的批鬥及攻擊才沒有進一步蔓延。)“反擊‘二月逆流’運動”為毛摧毀“劉鄧司令部”開辟了道路。1967年3月以後,借著“文化大革命”的高潮,已經沒有任何人敢於公開表露對“文化大革命”的不滿和對劉少奇、鄧小平的同情了……在此期間,1966年12月中,江青還專程跑去清華大學,找到劉少奇女兒劉濤(劉少奇與前妻王前所生)談話,以代表黨中央、毛主席的身份,要求劉濤揭發檢舉劉少奇。在威逼利誘之下,劉濤和劉允真(同母弟弟)寫出一篇《看劉少奇的醜惡靈魂》的大字報,於1967年1月3日,一式三份分別張貼在清華大學、中南海職工食堂門口等地方。後經輾轉傳抄,被大量印發,很快流傳全國。在信息閉塞而消息受到嚴格控製的中共統治下,身為國家主席的劉少奇在中共國人民中的形象就這樣被玷汙了。

1967年8月5日,在毛貼出大字報一周年之際,天安門廣場三百萬人集會慶祝,“誓師”聲討劉少奇。中南海內外聚集數十萬群眾,聲討劉少奇。在其住宅內外也圍滿了紅衛兵,以最難堪的方式(如“坐噴氣式飛機”、拳打腳踢等)批鬥著、折磨著劉氏夫婦。在批鬥中,劉為了“捍衛國家主席的尊嚴”,曾手持《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憤怒抗議。但是,在那個被毛魔弄的是非全無、滿地是鬼的環境中,他這個已經名存實亡的“國家主席”的抗議還有何用?更何況中共的所謂“憲法”從來都只是“白紙一張”……

(據記載,1967年1月13日深夜,毛曾與劉少奇在人民大會堂見面談話。會見中,毛的態度和藹,劉一再表示,自己犯了錯誤,願意承擔路線錯誤的主要責任。且鄭重其事的提出辭去國家主席、中央常委和《毛選集》編委會主任職務,願意攜家眷回老家種地務農,作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而毛並沒有正面回答劉的辭呈和錯誤問題,只是建議劉“認真讀書”,“好好學習,保重身體”……)

至此以後,劉少奇這位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二任國家主席,便被幽禁在中南海中,日夜遭受著紅衛兵對其身體和精神上的不斷折磨和屈辱,終至百病纏身。而奉命而來“搶救”的醫生和護士,為了自保,在施診之前,均要對其辱罵或毆打,然後才給打針服藥,想必也是“藥石亂投”。最終,劉被折磨屈辱兩年之久,1969年冬,已經被折磨成一具活骷髏的劉少奇,奄奄一息。毛顯然不想讓他死在中南海,1969年10月17日,劉被專機送往開封,關在開封市人委大院內的一座天井小院中。二十七天後,這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任的國家主席,孤獨的死去,時年71歲。兩天後,1969年11月14日深夜,開封火葬場以“烈性傳染病人”要火化的名義全部戒嚴,劉少奇的遺體化作灰燼,火化單上填寫著:“姓名:劉衛黃 職業:無業 死因:病死……”

這位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席,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離開了世界。1945年的“中共七大”上,劉少奇把“毛澤東思想”寫入黨章,親手把毛這個中華民族史上最大的惡魔捧上了“神壇”。而二十四年後,正是這個惡魔,用最卑劣的方式,把劉送離了人間……

審核:螞蟻兄弟; 校對:信心滿滿; 發稿:Nuevo唐人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