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的幾個細節與記憶(二)

  • 作者:XB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8日電/西喜社——

西喜站丘比特戰友“六四”作品

(接上篇)

事後的幾個月中,一些看過當時錄影帶的人都說殘忍至極!後來官方每年以“打非掃黃”為藉口,一直在搜查、收繳這類現場的錄影帶。我所在單位的一個處長曾經在一次會議上說;嚴格禁止看北京六四的錄影帶,誰要收藏、觀看這類錄影帶,要被公安人員抓去,甚至進監獄。

對於“六四”,有這樣幾個細節: 那天,因為交通癱瘓,中午在家裡看電視新聞,一個特寫鏡頭切換到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紀念碑石頭階梯的陰角多處有紅色的血跡,而到了當日晚上再看新聞聯播節目,紀念碑的陰角紅色血跡已經沖刷乾淨,看不到了,很明顯,這是當日下午官方組織人員沖刷後的鏡頭。他們要掩蓋坦克碾壓學生的事實,欲蓋彌彰。

 《人民日報》定性“六四”為“反革命暴亂”,但是在周圍許多同事與親朋好友的私下議論中,幾乎沒有人認同這種所謂的定性。反而都是站在學生一邊。一位王姓的同事對於“六四”血腥鎮壓之前,當年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淩晨在公車上與北京學生對話中說的:“我們老了,你們還年輕。不要成為政治的犧牲品”,他模仿趙的濃厚的四川家鄉話口音,惟妙惟肖。可見同事對於趙紫陽反對鎮壓學生的認可。

根據後來直接或間接披露的事實表明:89年主張鎮壓的是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鵬和總設計師鄧小平,是由鄧小平下達軍隊進京命令並鎮壓學生的(有觀點認為,鄧死後骨灰撒到大海中,因為他鎮壓學生運動等作惡多端而擔心身後被挖掘墳墓)。

還有這樣的一個細節:據公司武裝部的一位同事說:“六四”前後那幾天,在公司辦公室的幾個視窗都佈置了監控儀器,目的是監控錄影參與遊行的學生等,那位同事言外之意是告誡自己:你別以為官方不知道哪些人在遊行,你千萬不要參與,要立場鮮明地與黨中央保持一致……

“六四”前後的黨報上,讓我知道了這些學生運動領袖和教師等:吾爾開希、王丹、方勵之、劉曉波和作家劉賓雁…… “六四”之前曾經閱讀過劉賓雁的報告文學《在橋樑工地上》《人妖之間》等,主題是寫共產黨幹部的腐敗、官僚主義作風。“六四”後劉賓雁自然成為經常被官方點名批判的作家。而劉曉波事後被殘酷迫害致死。

32年之後再看“六四”,中共的決策部門——中央政治局中,當年的開明民主派趙紫陽、胡耀邦和萬里等人,不占主導地位,而死硬的專制頑固分子總理李鵬和鄧小平等大權在握,而且最終由鄧小平拍板軍隊鎮壓學生!現在反思,在許多年共黨的官方宣傳中,把鄧小平包裝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但是其骨子裡還是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這四個堅持證明,他的改革開放不是讓中國人民走向民主、自由、幸福,更不是實行憲政,而依然是共產黨獨大的一黨專政體制。仔細分析不難發現,這個邪惡的共產黨領袖,壓制、打擊了胡耀邦和趙紫陽等主張民主化的開明人物。“六四”之後繼承共產黨專制衣缽的江澤民通過政治投機撈取政治資本,上臺後鎮壓法輪功,並且由江開始開啟了摘取法輪功等活人人體器官的罪惡之路!

 自從八九年的“六四”之後,每到這一天,中共官方都是極其心虛地進行所謂“維穩”行動,打壓一切中國民眾的追求自由民主的言論與行動。到了現任總書記習近平上臺後,對於言論的封殺可謂登峰造極!甚至對於“文革”這樣的民族大浩劫也開始平反,說成是“艱難的探索”。中共領導人一個更比一個邪惡,沒有最惡,只有更惡毒!習包子已經惡毒到製造與釋放新冠病毒這個化學武器來企圖殘殺全人類!可見,人類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只有迅速地審判中國共產黨,讓中共加速地覆滅,才能制止如“六四”這樣軍隊屠殺學生的反人類罪行的重演,也才會有自由人類的光明與未來。

審核: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發稿:信心的選擇

上一篇:“六四”的幾個細節與記憶(一)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