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的幾個細節與記憶(一)

  • 作者:XB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8日電/西喜社——

西喜站丘比特戰友“六四”作品

郭先生在新中國聯邦周年慶典視頻講話中說到:關於1989年的“六四”真相,我們一定要查清楚。這句話勾起了我對“六四”的一些回憶,雖然筆者不是生活在當年的政治旋渦中心的北京,而是生活在華東的一個沿海城市,當年的見聞也是驚心動魄的,許多歷史的細節在32年後的今天,依然難忘。

1989年春夏之交,中國大陸發生了“六四”軍隊武裝鎮壓學生運動的驚天動地的政治事件,但是在中共官方的語彙裡,對這樣殘酷鎮壓學生運動的嚴重事件,卻使用了“政治風波”四個字來輕描淡寫地敘述,僅僅由此就可以看到中共組織的殘忍與邪惡程度。

“六四”發生那年,我還不到30歲,當年在城市的一家地方國營企業從事業務管理工作。“六四”大規模鎮壓之前,只是通過閱讀當地的主要媒體——每天的黨報來瞭解北京的事件(當年還沒有互聯網,官方媒體黨報是唯一的閱讀紙媒),但就是這樣傾向性很強的黨報中,也透露出許多讓讀者驚心動魄的事情,敏感的讀者都會嗅到中共黨內開明的民主派與頑固的守舊派之間政治鬥爭的激烈程度。

自89年的四月份,在這份黨報上,就有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處置《上海經濟導報》總編輯欽本立前前後後的報導,這件事也構成了當年所謂的“批判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的重要內容之一,而且上海的導報事件與北京學生追求民主化、反腐敗運動南北遙相呼應。後來江澤民在“六四”發生後,代表中共上海市委最先表態支持中共中央鎮壓學生運動為“革命行動”,這也成為江見風使舵,並最終爬上中共權利頂峰而撈取的最大的政治資本。

“六四”前夕,報紙上只是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多所高校發生了學生運動,起因是反對“官倒”(中共高官子弟如鄧朴方等倒賣彩電而發大財),後來因此引發了眾多高校學生參與,形成反腐敗、追求政治民主化、實行憲政的學生愛國民主運動。當年許多人都預料不到的是事件發展越演越烈,由單純的學生遊行,擴大至社會力量的大量介入,由遊行發展到一個月靜坐示威,甚至許多學生絕食抗議。直到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和新華社、《工人日報》、政府要害部門的外交部等多部委、還有北京最大的國有企業——首都鋼鐵公司的方隊代表也加入支持學運、遊行的行列中。這讓眾多讀者十分驚異:中國要發生大事了!

記得學生遊行隊伍中的一幅大標語是這樣寫的:“小平您好!1978—1985;小平您好?(1986–1989)”,這樣的標語代表了學生(也是全社會)對於當年的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的政治質疑與嚴厲批評,訴說了對中國大陸自1986年以來的政治腐敗的嚴重不滿。

單純的北京遊行似乎與華東的沿海城市沒有什麼關聯,但是到了6月4日那天,這座城市許多主要的交通要道都被公車橫著停在馬路上,所有車輛都無法繼續通行(不知道學生是怎樣動員公車司機不開車,並橫著停車的,或者是許多司機也很支持學生運動吧)。那天我上班也只能步行幾裡地到公司。那是在大連路頭的一輛公車頂上,站著幾位大學生,拿著喇叭在高聲喊:“今天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北京發生了軍隊鎮壓學生的嚴重事件……”記得學生講話的腔調是十分悲哀、十分憤怒的。當時還不知道北京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後來看黨報才知道是發生了所謂的“反革命暴亂”,實際上是北京當局調集軍隊鎮壓靜坐示威的學生及部分市民,僅僅報上日後公佈的數字表明:至少有六七千名學生和數千名軍人在六四這天因軍隊鎮壓、軍隊與學生雙方發生直接的衝突而死去。那幾天的報紙上隱瞞的事實是:中共軍委主席鄧小平調集軍隊包圍了靜坐近一個月的學生及部分市民,天亮前用大喇叭廣播要求靜坐者離場,但是其中許多人沒有離開,因為學生們也不相信軍隊——自己的“人民子弟兵”會使用軍用坦克車直接碾壓學生,導致現場血肉橫飛!屍體成片成堆、血流成河,及其殘忍的場面……

審核: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發稿:信心的選擇

下一篇:“六四”的幾個細節與記憶(二)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