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背英雄》背後的故事——來自黃金家族的蒙古小哥訪談實錄

撰稿:喜馬拉雅的肉夾饃;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時間:2021年6月8日美東時間8:45AM

Q:代表提問方;A:蒙古小哥

連線說明:在連線過程中如果提問方提的問題令被提問方感到不舒服或者被冒犯,被提問方有權拒絕回答並且隨時中斷連線,在連線之後正式的連線訪談記錄必須經過雙方確認無誤方可方表,否則不得發表,並且在未經發表的情況下,連線雙方的訪談內容非經對方許可不可向協力廠商透露。

Q:經查黃金家族廣義上指成吉思汗的直系後裔,即術赤、察合台、窩闊台、拖雷四人的後代,請問您是不是黃金家族的成員?

A:成吉思汗有個弟弟叫哈薩爾,我可能是哈薩爾他們的那個後裔的盟。

Q:我看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一段內容就是說歐洲現在很多人做DNA鑒定,很多人都鑒定出來是成吉思汗的後裔,為什麼能鑒定出來呢?因為男性的Y染色體永遠繼承自父親,哪怕一千年一萬年Y染色體永遠不亂;

A:是這樣的,但我可能是成吉思汗他兄弟的後裔這樣的不一樣的。

Q:因為成吉思汗和他的弟弟是繼承自他父親的Y染色體,所以您的Y染色體和成吉思汗的Y染色體是一樣的,現在問您的下一個問題是您是怎麼知道郭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的?

A:嗯,是這樣的,我在2018年的時候我開始學會翻牆,然後就是在YouTube上我會看到臺灣那些節目還有文貴先生的一些節目,還有夏業良的一些那種節目,剛剛開始的時候是這樣的,就是我會都會看一看,然後文貴先生的節目剛開始都是那些協力廠商的各種小號嘛,我就第一次從那種小號上看到之後,我就覺得醍醐灌頂的那種感覺。

我就開始直接搜他本人的那個YouTube開始看,但是當時我也剛剛開始看吧,也不是很清楚,但就是看了一段時間之後就發現郭文貴先生開始爆料夏業良這種人。後面我就是堅定的開始相信郭文貴先生這邊了,因為從感覺上我就是偏向相信郭文貴先生這邊,後面就是慢慢就這樣了,就是夏業良他們我就慢慢瞭解這種都是什麼東西了,然後就是這樣剛開始進入的,後面的事情就是順理成章了,就是慢慢接觸文貴先生的爆料,在曼哈頓的,然後文貴先生講北京的事情,然後就是慢慢這樣過來的,後面就是開始看一些面具先生和路德先生的、就是其他戰友的,大概是這樣瞭解的。

Q:那在這個過程中,您有沒有受到那些欺民賊、偽類或者那些拿六四血卡的人的誤導或欺騙?

A:也不算是誤導了,因為剛剛開始接觸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我也沒有那種是非觀或者說那種辨別事實真相的觀點,就是網上看到的,聽一聽、,聽完就完了的那種,後面因為那個時候也是剛剛接觸國外的互聯網,後面就是文貴先生的東西聽多了發現文貴先生他不只是說說而已那麼簡單,每次聽完都能激發我的一些思考,然後也沒有說那種偽類他們有誤導,就是剛開始只是聽聽,後面文貴先生開始爆料那些偽類,我就直接就Pass掉那些偽類了,就不看了,是這樣的。

Q:您在看了郭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的這些視頻、傳播的這些真相以後,您有沒有嘗試向身邊的人來傳遞真相,或者是您在傳遞的過程中,您看到的真相是什麼樣的?

A:接著剛才的說一下,因為偽類的誤導或者欺騙方面已經不存在了,因為我已經相信郭文貴先生了,對吧?後面一切各種謠言什麼的也沒太關注了,然後第二個問題就是我跟我父親我會提,在疫情的時候我也在家嘛,我會給父親看看郭文貴先生的視頻,然後我也會同我的大學同學講,也跟我以前的那些中學的同學、朋友講,但是怎麼說呢,他們可能是剛開始突然接觸,沒有慢慢的去引導或者自己不能接觸,還是說不能理解,反正就是跟我的心路歷程總是沒辦法完全相似地去容納吧。

然後他們可能也不是那麼容易就接受,後面就是我也會在我的朋友圈去講一些路德先生說的事情,因為路德先生的說是事情跟那個時事有相關嘛,也會這樣去傳播,但後面感覺我的形象好像也有點那個,就是我會試圖跟別人去傳播,或者是我也不會直接去跟他們講,就是直接很生硬地跟他們講,就是慢慢試圖用溝通的形式去跟別人這麼講。

但是呢,好像效果也是不是特別明顯,可能表面上不是特別明顯,但是我能感受到是有一點點變化的,就是別人那個心態上或者是那個情緒上我能感受到別人的變化,但是具體他們也不會刻意的去表現出來,大概是這樣的,但是我後面也會,因為我是相信爆料革命嘛,肯定用我的方式我會去傳播給我最近的那些人。

Q:您是怎麼找到唐平女士和威廉王的?

A:我之前在一個小語種的組織,應該是威廉王他們找義工,然後在小語種的義工組裡有義工找我,然後加了威廉王的群。

Q:您是大概什麼時候開始參與馬背英雄的前期工作的?

A:我主要是代他們找一些歌詞的時候,在群裡回答一些戰友們的一些問題,翻譯翻譯,具體是在去年七八月份。(注:此處為蒙古小哥口誤,馬背英雄的具體開始時間是2020年10以後建立的,是在《酒滅中共》之後開始《馬背英雄》的創作過程)

Q:我們在欣賞《馬背英雄》的時候感覺非常非常震撼的,您當時知不知道《馬背英雄》會有這樣的結果?

A:已經超出想像了,當時我在群裡他發過一段歌詞,然後這一段歌詞我也試著去找別人翻譯成蒙古語,然後具體出來這個效果我在那個群裡就是也說過我的那個感受,剛開始就是一些蒙古的元素——呼麥、長調,後面就直接開始說唱,非常震撼的,想表達的東西都表達得非常好,剛開始的蒙古的呼麥,忽然接入第一個說唱,然後說唱——是誰就是霸佔我們的草原,是誰掐滅的孩子的希望,是中國共產黨!就是主題出來了,然後開始說唱,然後組歌,然後第二段說唱,然後第二段說唱的結尾就是蒙古語講歐哈姆呐姆Gi,歐哈斯噶呀,整個主題要求昇華起來了。反正我當時聽了很多遍,非常震撼的,威廉王他們在我心裡真的就是大師級。

Q:因為我不懂音樂,聽了《馬背英雄》就感覺天空很高遠的那種感覺,再對比國內的一些蒙古族的歌星唱的歌,我感覺《馬背英雄》跟他們那些比起來是雲泥之別,我不懂音樂就是感覺太棒了。

A:我感覺把蒙古元素很好地表現出來了,不只這一點,這首歌還把滅共的思想和文貴先生的爆料革命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它不只是蒙古的那種元素,它還有很多的滅共的、團結我們蒙古人的,還有之前不是出過取消雙語教育的那些事情嗎?然後能把那些事情都融合起來,然後滅共還要爆料革命都融合在這首歌曲裡。

Q:馬背英雄的前期工作中有哪些最讓您難忘的?

A:前期最難忘的事情就是當時唐平姐他們住的地方被共匪的特務家裡著火了,後來威廉王趕過去,好像那個時候就是馬背英雄當時製作的時候吧,反正也在群裡討論過,這個印象挺深的,然後其他就是當時的一些路德先生或者是文貴先生說的一些事情了,因為具體製作者製作這首歌曲的方面都是威廉王和唐平姐他們在弄。

Q:那按照我的理解,應該您也是在內蒙那邊接受的蒙文教育,你有沒有感受到共產黨對蒙古族文化的荼毒和摧殘?

A:我覺得不只是蒙文教育的荼毒和摧殘吧,我感覺在整個小學和中學的教育階段都有這種事情,我現在沒有辦法分辨它是特地對蒙文教育是這樣的還是整個教育都是這樣的,因為當時的教育環境給我的感覺就是只能靠自己,因為我當時也是一心想好好學習,但是感覺靠老師、靠環境、靠同學都挺無力的,只能靠自己,我當時就是完全靠著自己這樣學出來的吧,只能說是這樣的,然後具體一些環境是什麼樣的,我也沒辦法去管太多的事情,因為跟整個環境的整個意識形態,我感覺我從小就有一點點出入,所以說我會被動的就有一定的隔閡在,再然反正就是靠自己家去學習的吧。

Q:我要說明一下為什麼要問蒙文教育,因為我們是沒有接受過蒙文教育的,像我呢就是純粹的中文教育走過來的,但是在我回過頭來看的時候,甚至說不是回過頭就是在經歷當時就能感覺學校裡那些東西就是很荒誕的,它顛覆了你的價值觀,我為什麼要問蒙文教育呢?因為蒙文教育是蒙古族本族的知識界的人士編的,那麼它會不會用蒙文教育來潛移默化去洗腦呢?

A:因為我覺得它不只是對蒙文教育,我覺得整個教育就是那樣的,然後跟蒙文和非蒙文我覺得沒什麼區別,因為整個教育就是你能想像到的那樣的,比如說蒙古語文方面我覺得內容方面的話,因為我們當時的老師啊、同學呀,然後整個親戚朋友這個環境,我覺得還是有一個獨立的一個環境的,然後不好的只能說是教育的體制吧,這是教育學校的整個的環境。

Q:您怎麼看待2020年開始起中共對蒙古文化的進一步的摧殘和荼毒,甚至滅絕蒙古文化的這件事?

A:說到兒我想到一些歷史事件了,對少數民族文化的摧殘其實一直都是存在的,那它不只是說2020年這樣的,原先文革的時候,還有後面一系列的歷史事件,蒙古文的教育以及其他少數民族的教育,比如說新疆現在很多少數民族的地方,他們很多教育都已經就是2020年對蒙文教育實施打壓的升級版,造成少數民族幾乎不會說母語了,然後今年的對蒙文教育的一些事情也不知道我們總加速師怎麼想的,可能是想進一步對內收緊或者是怎麼樣的,然後可能是為了進一步的意識形態統一還是怎麼樣的,然後執行這樣一種政策,我們那邊民眾肯定都是反對的。

但是大部分都有妥協的跡象出現,因為到最後因為對抗不過了,然後我個人的想法就是,如果沒有爆料革命,我肯定是會很傷心、很悲觀的,但是因為有爆料革命的存在,文貴先生之前不是說嘛,心裡有個希望就是最好的一件事情。然後也是因為有爆料革命,我感覺我能比其他我能看到的人是能更多地堅持,也會給他們傳播我從爆料革命這邊學到的一些東西,因為我既然知道了爆料革命,我肯定會傳播我從爆料革命這邊學到的很多東西。

Q:您在平常中有沒有感受到漢漢族和蒙古族或者其他民族與蒙古族的民族或者種族對立?對立的根源是什麼?

A:民族對立這個也不是沒有,在我的印象裡那種極端民族主義和偏向極端的民族主義者是存在的,這可能是由於歷史上給他們的印象、遺留下來的一些東西,但可能也有政治因素,他可能會把一些政治上的不滿可能誤以為是什麼民族之間的問題,還有因為不理解或者文化上存在的一些衝突,然後互相不理解、互相不包容,然後這樣引起的一些問題,但我覺得大體上還有可能是經濟上、文化上存在著一些既有的問題,可能會引起一些對立的,但是也是看個人的。

Q:您感覺您的蒙古族同胞裡有多少能夠看清共產黨的本質並且覺醒?

A:是這樣的,看清共產黨的本質和理解共產黨理解到比如說路德訪談的那個層次,我覺得也不是那麼容易,但是我接觸到的,反正我身邊的那些人都是那種心地比較善良的人,他們可能說事實是什麼樣的,如果事實擺在他們面前,他們不會說接受不了或者什麼樣的情況存在,就是不是那種特別極端的想法,我身邊的人或者朋友他們現在主要就是為了生計,要有個家庭然後這樣生活,他們也不是很關心政治,對身邊的一些不公或者是好的不好的事情,他們也沒有能力去思考吧,或者是什麼樣的。

所以如果說共產黨這樣持續存在,我覺得他們象我一種渺小的聲音或者說如果他們不知道爆料革命,或者說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的力量沒有影響到他們,因為他們真實的生活壓力擺在那邊,還是不太容易轉變的,除非他們生活壓力沒有了,然後他們有時間去思考,那還是可以的。

Q:如果說你機會可以對蒙古族同胞表達您的想法或觀點,您想對您的蒙古族同胞說些什麼?

A:我想讓他們理解的就是,他們現在所處的這個環境,整個世界她並不是這樣的,我希望他們瞭解中共國之外還有什麼樣的世界存在,這個是我非常想讓想讓他們瞭解的,並不是一切都是中共國這樣子的,他們起碼要瞭解這些,他們接下來可能才會思考更多的事情,比如說為什麼中共國是這樣啊,我們為什麼現在生活是這樣的,以後生活的目標應該是什麼樣的?不然的話,他們在中共國這種環境下,我覺得他們沒有辦法思考那些問題,比如說民主是什麼樣的,然後各種存在的一些問題都是沒有空間去思考的,大概是這樣。

Q:我們都是中國的14億同胞之一,那麼對於包括蒙古族同胞在內的14中國同胞,您有什麼想要表達的或者想說的話?

A:爆料革命已經在世界上掀起了很大的一股浪潮,未來的世界是宇宙文明的世界,我希望所有我們新中國聯邦的同胞,14億我們中國同胞還有蒙古族的同胞,在歷史的變革中、歷史的潮流中能夠把握住歷史前進的方向,能夠清醒地思考,能夠看清方向,尊重自己的同時就是希望跟世界和諧共存、一同發展。

特別致謝:非常感謝唐平女士及威廉王戰友提供的與蒙古小哥連線的機會,在此一併向唐平女士及威廉王戰友致謝,並向《馬背英雄》背後的各位蒙古族戰友致敬。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https://discord.com/channels/805765245758472202/851632878567948351 ,迎喜联盟进驻以及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 6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