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即將打響對中共的金融貨幣大戰!

作者:經濟小組/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軍迷Wilson
編審:經濟小組/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向往真理

郭文貴先生6月3日透露,美國及其盟友從下個禮拜開始,將聯手通過國際金融市場、大宗商品市場特別是原油市場,展開對中共國等獨裁經濟體的貨幣大戰和金融大戰。

圖片來源:GTV

民主陣營和中共勢如水火

著名學者孫立平,在分析亨廷頓關於冷戰後世界將以人種、語言、文化、宗教、價值觀等傳統因素,組成不同的文明勢力時認為,俄羅斯信奉的東正教是基督教的三大派別之一,俄羅斯的主體民族也是屬於白人,俄羅斯包括前蘇聯過去和歐洲各國、美國的競爭,“在某種程度上都是西方家族的內部鬥爭”,言下之意是中共企圖和俄羅斯結盟去分化和對抗西方,是癡人做夢。

相反,由於近年來中共對外和西方文明為敵,對內實行反人類的高壓統治,2019年底又公然放毒全世界,民主陣營已經和中共勢如水火。

大宗商品是西方打擊中共的抓手

有一種說法認為,美俄可能近期達成默契,允許火藥桶中東出現亂局甚至戰爭。據海關總署統計數據,中共國2020年的天然氣進口超過1億噸,石油進口5.4億噸。如果中東燃起戰火導致能源價格暴漲,中共國的出口能力、外匯儲備(中共用黃金交易部分能源,其黃金儲備也會大量消耗)、工業產能、財政收入都將受到嚴重打擊。

如果大宗之王石油價格上漲,將會帶動其它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推高所有終端產品的價格,形成更激烈的國際通脹。其奧妙在於,美國政府和美聯儲不需要為戰爭引發的通脹承受民眾指責,還可以減輕美國當前巨大的債務負擔。高通脹過程實際上是貨幣激烈貶值的過程,通過貨幣貶值或者貨幣價值重置手段稀釋債務,將政府債務化解於無形,美國政府可謂經驗老到。

但凡事無絕對,高通脹對經濟的打擊確實非常大,不過可以淘汰落後產能,資產泡沫破裂可以消滅超發的貨幣,一定程度上還可以均貧富,有利於經濟重啟,有利於政府收割新韭菜。

美國經濟危機四伏

通脹指標和就業數據是美聯儲最看重的兩個指標。數據顯示,美國的經濟已經危機四伏,主要表現在4月美國的疫情已明顯好轉,但失業率不降反升,通脹率更是大幅上升,從3月的2.6%急升到4月的4.2%,創次貸危機以來新高,可見通脹勢頭來勢迅猛。由於美國經濟處於非常脆弱的復蘇期,股市已經存在極大的泡沫,即使嚴重的通脹已經到來,美聯儲也不敢輕言加息和減少貨幣投放量。

美國聯邦債務從2008年的5.8萬億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28萬億美元。美國財政部2019年度利息支出一項就達3750億美元,這是美國財政赤字不斷擴大的原因之一。

據經濟學家時寒冰提供的數據,當債務與GDP之比升至90%時,GDP就會明顯下降,突發金融危機的概率將顯著上升,2020年度美國的負債率約為138%。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說,由於美國的債務增速一直快於GDP增速,美聯儲將無法通過無限期舉債來解決這個結構性問題,美國最終可能破產。中共病毒大流行加速了美國經濟和財政危機的到來。

中美經濟對決戰或開打

當美聯儲無能為力時,輪到美國政府上場了。冤有頭,債有主,美國的經濟危機有相當大部份是中共造成的,而且只有中共國這樣的經濟體量才能充當美國的對手盤,才能接得住美國的危機。

基督教文明中的騎士精神,講究師出有名,反對不宣而戰。預計,美國將先禮後兵,美國及其盟友可能聯合起來,限時要求中共交出武漢第一批病毒感染病人的資料,命令中共無條件開放武漢、香港等病毒實驗室。

如果遭到拒絕,就立即啟動金融和貿易製裁;或者在臺灣派駐少量軍隊(已有軍事教官赴臺,美臺已組成海上聯合工作組)激怒中共對西方報復,然後實施不對稱反製。

股市和房地產是雙方攻防的要害

郭文貴先生指出,中共一直企圖打擊美國的股市,用3千億美元就可以達到目的,這點錢中共是拿得出來的。郭先生還說,美國只有被中共逼到絕路時才會奮起反擊。當前美國的通脹壓力山大,但美聯儲束手無策,美國經濟特別是股市到了大崩盤的邊緣。巴菲特在5月1日的股東大會上發出警示,要警惕40年美國股市泡沫。

眾所周知,美國股市和中共囯房市是世界公認的兩大泡沫。問題在於,正是充滿泡沫的美國股市支撐了美國的消費和財政,因為消費占美國GDP的60%以上。房地產是中共插入老百姓肝部的最大吸血管,中共的房地產業及其上下遊產業,多年來為中共貢獻了50%以上的財稅收入。以前,美國沒有放手攻擊中共國的房市,是顧忌中共對美國股市等領域進行報復。但是,當前中共已經通過人為操縱人民幣升值發起對美元的貨幣戰,利用國際市場因疫情供應不足的機會,通過大幅提高商品出口關稅,和將主要大宗商品進口關稅降至零來推高國際通脹,逼迫美聯儲加息,從而達到刺破美國股市泡沫,打擊美國財政的目的。

經濟問題最終軍事解決

顯然,在共同解決經濟危機、病毒溯源等重大問題上,美中之間已無外交回旋余地,戰爭是解決問題的最後選項及手段。美國手中的牌明顯比中共多。相對於冷戰時期美蘇陣營旗鼓相當,今天的中共是孤單的,而且由於公然放毒,中共已經成為過街老鼠,只要美國振臂一呼,反共力量就會應者如雲。

以前聽郭先生說空中取錢時確實感覺雲裏霧裏,到現在才慢慢明白以錢滅共、空中取錢、以毒滅共是互為條件的,有多種實現場景和手段,但萬變不離其宗,正道主義才是資本的樂園和歸宿。比如這一次,拜登要求情報部門在3個月內交出中共病毒來源的最終報告,和美國及其盟友即將對中共發起的金融戰、貨幣戰都是組合拳中的套路之一,是正義之舉,因此,客觀上能促成空中取錢的實現,確實非常神奇。

據日本產經新聞記者石阪明夫介紹,在中共國的日本企業還有多達兩萬多家沒有撒出,可見全球跨國企業在中共國的企業數量有多大。也就是說,幾十年來,中共國已經高度依賴全球性機製。拜登政府選擇在這個時候收網,縮小包圍圈,實施通常說的“經濟問題軍事解決”,就是告訴世界,美中鬧翻了,要打仗了,這種戰爭氣氛足以將國際資本和外企驅離中共國。

G系列將成美中經濟較量的最大受益者

世界對中共的合圍清算,最受益的是G系列,將因此實現空中取錢。中共國的外匯儲備將急劇下降,人民幣劇烈貶值,並引發中共房市泡沫破裂。一旦房市崩潰,中共的財政就會破產。在戰爭中,打擊敵方的財政,往往是戰勝對手的最佳戰爭手段,可見美國是打到了中共的七寸。

概括而言,美國經濟和財政高度依賴股市泡沫,中共國高度依賴更加泡沫化的房地產行業,這是美中彼此最大的軟肋,雙方交手肯定會千方百計攻擊對方的軟肋。可以預料,當雙方展開對攻時,從美國股市和中共國奪路而逃的資本將蜂擁進入G系列資金池。

去中共化的受益者和世界重啟

班農先生認為,冷戰後全球化的最大特征,是西方的資本拋下本國勞工,離開本國產業,和中共囯等壟斷資本主義結成利益同盟,利用不發達經濟體的奴隸勞工以及西方的低關稅,將廉價商品傾銷到全世界,這種行為造成了發達經濟體的產業空心化、高失業率、貧富懸殊和財政危機。川普提高進口關稅,啟動和中共脫鉤,就是要改變這種狀況,讓產業回家,這將使整個西方受益。

拜登政府不僅繼承了川普的政策,還開辟了對中共新的經濟戰場。中共國回流西方的資本,和從全球股市流出的資金,短期內會造成經濟金融市場的激烈震蕩,但這些資本或將脫虛向實,對民主國家產生以下好處:

一是這些資本參加西方老化的基礎設施建設,參與產業投資,對恢復經濟和就業,整固本國財政作出貢獻。推動產業鏈回歸是西方政府近年製定的國策。

二是為美國、歐盟、日本等主要發達經濟體的貨幣政策創造了空間,其央行可以適度減少購債規模,回收市場上多余的流動性,和通過緩慢加息來逐步控製通脹,恢復本幣信用。

三是通過對中共的封鎖,限製了中共國對大宗商品的需求,改善國際大宗商品市場因疫情供應不足造成的價格上漲,解除國際通脹的不利影響,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

四是打擊中共國的工業體系、戰爭潛力和財政再生能力,起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功效。

五是用戰爭手段進行排除中共國的全球產業鏈重構。經濟學者雷思海認為,美國人玩戰略那是爐火純青,其他國家只有望其項背的份。

六是全球經濟秩序將重建。拜登在6日表示“中國不應參與全球貿易和技術規則”,布林肯7日放言要堅決追究中共的病毒責任,都顯示了前所未有的緊迫感及火藥味,說明美國及其盟友是在下一盤去中共化的重啟大棋。

百年未有的大變局和中國災難

總加速師習近平,近年來重復最多的一句話是“我們正在經歷百年未有的大變局,但時與勢在我們這一邊”。時至今日,這句話被證實前半段說對了,後半段完全錯了,因為天時地利人和全部不在中共那一邊。

戰爭不一定聽到隆隆炮聲,中共發動超限生物戰實際上已經對全世界不宣而戰,以後全世界對中共在任何領域的對抗和打擊,都可視為合理合法(國際法)的戰爭行為。

這將加速中共的滅亡,但會造成無辜的中國人民大量失業,民企大量破產,並引發國內糧食危機、社會激烈動蕩等災劫。

對決精彩紛呈,勝負結局已定

這場貨幣金融戰,西方和中共都會有豐富的攻防手段,甚至可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反向操作,令人眼花繚亂,局外人很難預測,因為這是戰爭。

西方由於得道多助,會掌握這場戰爭遊戲的主動權。中共是激烈抵抗呢,還是早早投降,不得而知,但最終肯定是中共慘敗出局。

以上是很不成熟的個人看法,權當拋磚引玉。

参考链接:
【1】孙立平:文明的冲突:冷战后的世界图景?
【2】2020年我国油气进口量双创新高!
【3】美國4月通脹率4.2%高過預期
【4】习近平的“东升西降”世界观与现实的矛盾


编辑 发稿:云起时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6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