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6.5晚間(路博艾談):美三名跨黨派參議員包括拜登盟友即將抵達臺灣訪問對中共意味着什麼?韓日宣佈即將參與美最高級別聯合軍演紅旗軍演意味着什麼?

文字整理:茅屎坑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6/5/2021 路德時評(路博艾談):美三名跨黨派參議員包括拜登盟友即將抵達臺灣訪問對中共意味着什麼?韓日宣佈即將參與美最高級別聯合軍演紅旗軍演意味着什麼?

視頻


音頻


文字

博博士:各位觀衆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博艾談啊,今天是美國東部時間6月5日星期六晚上8:30啊,今天路德有點事兒啊,我·,今天的節目由我和艾麗來給大家帶來啊,今天這個新聞有有兩條非常非常重磅的新聞啊,所以說這個我們今天的這個分享分享環節我們就暫時取消啊,然後直接進入這個節目,首先今天有兩兩條新聞,第1條就是說三位美國參議員啊將於週日訪問臺灣啊,這個雖然說只是一個很短時間的一個訪問啊,是在韓國以後,但是其重要意義啊非常非常的非常非常的震撼啊,大家可以,我們馬上在節目中間給大家仔細的分享,爲什麼這三名參議員訪問臺灣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一個信息啊,這是一;第二,今天還有另外一條消息也是來自於印太地區啊,就是說在這個日本和韓國都分別訪問了這個白宮以後啊今····現在日本和韓國的軍隊受邀參加美國在阿拉斯加舉行的紅旗軍演啊,大家要知道現在啊,自從幾年以前的時候就說阿拉··美國的紅旗軍演現在已經不僅僅只是在這個內華達州的內利斯空軍基地舉行了,他是兩個地方,是內利斯和阿拉斯加艾森空軍基地啊,這是兩個紅旗軍演,就是說由日本和韓國參加美國在阿拉斯加舉行的紅旗軍演,這意味着什麼?這個裏面的這個意味就非常非常的深啊,所以說這個裏面我們要給大家啊就是仔細的分享,好,請大家千萬不要走開。好,那我們今天先進入我們的第1個議題啊,就是說有三位美國參議員將於週日訪問臺灣啊,這個是非常非常有意思一件事情。今天的新聞就是,今天新聞說,美國的這個,今天台灣的外交部和美國在臺協會啊都已經聲明瞭,就是說啊三名的美國參議員將於6月6日就是訪問臺灣,並且將與臺灣總統蔡英文見面啊,討論臺美關係和區域安全的問題,然後這三位參議員是是是誰呢?是Ladda Tammy Duckworth和Daniel Scott Sullivan還有另外一個Chirstopher Coons這他們是三位參議員啊,這三位參議員其實他們的身份也是比較特殊,我們先放一放,馬上我們給大家仔細的這個分析啊。那艾麗女士,你是覺得在這個節骨眼上面有美國參議員來訪問臺灣,這代表着什麼啊?艾麗女士。

艾麗:是啊,這個非常重磅啊,在這個時候啊,三名參議員訪問啊,我們看剛纔,這個等一下由博博士給我們來介紹一下,這三位參議員真的是啊,這個可以講他的這個身份啊角色絕對是非常重磅,他們都是你看啊這個剛纔說到的這個Ladda Tammy Duckworth這位是女士啊這是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然後還有Daniel Scott Sullivan呢,沙利文我們知道也是軍事委員會的,那還有一名就是外交關係委員會的這個Chirstopher Coons, 昆斯啊,昆斯這個大家知道他是叫Delaware是吧,Delaware這個地方呢這個參議員大家知道他跟拜登是一個區的選區的啊,有人說這個他應該是拜登在參議院裏面最鐵桿的關係的朋友,那麼這個其實這個報道來出來以後呢,今天,就在今天啊,這個參議員6號就是說星期一的時候他要訪問臺灣,那訪問臺灣和這個蔡英文總統會面,而且還要討論臺美關係和區域安全相關問題啊,臺美關係這是一個,然後區域安全,這就是現在最熱點的問題了,就整個的我們說這個到了今年新政府上臺以後可以講,它整個的就是圍着第一島鏈,圍着跟美···跟···日本跟美國····韓國和美國的這兩次的大訪問,兩次的這個形成的共同的這個我們說聯合聲明以及對臺灣··,對日本的這個全面解封,整個都是爲了維護這個第一島鏈以內的臺美,臺灣的這個海面的關係,海面的安全以及這個南海的這些安全,所以我們看這整個一套行動應該講今天講的這個是絕對是往前推進的,非常重磅,我們之前講不是1月20號之前曾經有美國的這個啊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是吧要飛往臺灣半路都調回,這個飛機都調頭了就是說這麼嚴重的這個中共對他的這個反對,但是現在什麼樣的情況?現在是參議員三名參議員軍事委員會的和外交委員會的這些參議員全面的就是代表,可以講他這個參議員他就代表美國政府了這個這樣的話去訪問,這就是絕對是高端的,這個高層訪問的這個密集開始應該講,因爲他已經解封了嘛,對臺灣可以全方位的合作和訪問,那麼這個時候那個高層的訪問,我覺得在這個時候應該講就是說就是代表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代表政府的高端,那當然還沒有到拜登那一級或者是更高級別的這個官員,但是已經你看,從這個衛生部副部長到現在啊就是說一步一步的在往前推進,而現在的這個整個保衛臺灣或者是保衛這個整個臺灣海峽的安全已經是不可不可逆轉或者是說堅決的要往前推進的這樣的一個動作,所以我覺得這一次的這個訪問啊,真的是非常的重磅,而且它這個要要知道這個臺灣保護法和這個臺北法呢這個這個是共同的提案人就是這個昆斯啊,這個外交部,所以臺灣外交部認爲這就是這就是像他這個新聞裏面講到的臺美關係的進一步的這個往前推進啊,我先說這些,路德,哦,博博士。

博博士:好的,艾麗女士分析的這個非常對啊,關於這幾個參議員的這個身份的話,他們的這裏面有什麼玄機的話,我們在後在後面給大家仔細的分析啊,但是這個新聞出來了以後啊,這個中共應該是坐不住了,我是覺得這個中共啊可能會有會反應比較過激啊,這個Lully你是怎麼看的這個問題中共你覺得會怎麼樣的反應啊?

Lully:我覺得首先他派出這三個參議員,他最重要的一個特點就是他們首先是全部是跨黨派的,那麼我們可以看出來就是這個Chris Coons他是站在民主黨這邊,然後他相當有意思的一個背景是在2020年11月的時候,他那個Chris Coons他當時就是已經被候選爲在拜登政府的這個國務卿,但是最終呢拜登他選擇了布林肯是因爲他說我需要你在參議院幫我把這個後門,所以他當時是差點取代就是安東尼布林肯成爲國務卿的人,所以就可以看出來他的這個地位是相當重要,然後他在參議院的時候是幫幫助拜登是斡旋這個政治權力幫拜登去去這個啊去調解這些壓力,所以他是相當重要的人,然後再可以看到他這個另外一個就是Dan Sullivan,Dan Sullivan他之前在就是在川普的那個彈劾案裏面,他其實是就是投票是贊成豁免川普的,所以他身上又有這種支持共和黨支持川普這一派的背景,然後再到這一位女性的參議員,她首先的一個背景是退伍軍人,所以,然後他又是一名女性,而且她是在三位亞裔美國女性中在美國參議院任職的就是第二有影響力的參議員,所以他首先派出這三位參議員的背景是相當就是很豐富,然後就又是跨共和黨,又是跨民主黨,這是綜合了所有的這個啊美國目前的這個政治生態,所以他可以說不僅僅是代表拜登政府的最高政治影響力的人,他更代表是美國全部是聯合起來要支持啊美國的盟友去抵抗中共的決心。謝謝。

博博士:對的,這個中共聽到的肯定是非常非常的緊張的一個事情啊,爲什麼?就是說就像Lully剛纔說的一樣,這次這個三名三名參議員啊來到這個去訪問臺灣的時候,這個他們這三名不是都是民主黨的啊,有一位是共和黨的啊,這個Dan Sullivan是一個比較著名的這個共和黨參議員,而我我們知道的就是說這三位他其中有兩位像那個 Tammy Duckworth和Dan Sullivan他們是都是任職於參議院的這個軍事委員會啊,所以說在這,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整個這個事情跟蔡英文的這個接觸裏面,那肯定還有臺灣的這個更加啊,就其他的這些這個高級官員啊,這個裏面軍事方面的合作的議題將會是一個討論的一個重點啊,這是一;因爲爲什麼?因爲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他是負責了很多美國的整個的這個軍事部署,軍事投資,以及這個軍事的這個這個費用和這個立法這個撥款啊法案這些方面的很多東西啊,這是一;而且這個他··而且我們看到 Tammy Duckworth和Dan Sullivan一個是來自民主黨,一個是來自共和黨,這一點上面的話就可以看出來,這不是一個單純的一個黨派的一個一個偏見的這樣的一個行動,而是一個跨黨派的一個行動,爲什麼呢?就是說直接做給中共看啊,你看,你不是說要要打我們這個民主黨共和黨,打這兩黨牌嗎,是吧?就是說啊打一個拉一個,是吧,就從中挑撥離間是吧,你看我們現在來訪問臺灣的都是由民主黨共和黨共同執行啊,所以可見在在這個裏面中共想在裏面撬動一些東西的話,就是想都不要想了啊,這就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這個意思在裏面,而且大家要知道Tammy Duckworth他以前他是一個像是那種戰爭英雄他以前,他是在這個,他曾經是就是陸軍的這個直升機飛行員,在伊拉克被這個打下來以後被嚴重受傷,而且是失去雙腿啊,所以說它是一個真正的這個戰爭老兵,真正戰過受過這個血與火的洗禮的這樣的,然後他是作爲這個,就是陸軍國民警衛隊服役直至他的這個作爲中校退休,然後再進入了這個啊退伍軍人事業部門,然後進入了這個美國美國這個衆議院,後來在從政的過程中越走越順,然後進入了這個美國參議院啊,所以說大家知道美國的衆議院和參議院它的這個意義啊,這個意義是不同的啊,就是說美國的衆議院它是由人口來算的,就是50萬人一個衆議員對吧,你人一個州人數多的話,那就是有好幾個衆議員,像加州有50個衆議員對吧,而且但是呢參議員的話每州每一個州只有兩個,這就說明一般來說有一個通俗講法,就是說美國的參議員他是代表了他的這個啊這個啊上層,就是上層社會,而美國的這個衆議院代表了這個草根,就是說平民,平民階層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它也是有這樣的這個意義在裏面的,所以說這是這個Tammy Duckworth,然後像他就是有這種實戰經驗的這種老兵,而且由他出聲的,而且他是在這個美國這個啊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里面的這個任職的,所以說這個由他來去臺灣來跟蔡英文總統和他的團隊談什麼?這個後面的東西里面的這個意義就是吧,非常非常明顯的哦,艾麗女士,你是怎麼認爲的?

艾麗:是,這個剛纔我們講了下這個背景,這三位啊參議員的他的這個背景是非同一般可以講,那這個要到了臺灣啊,先這個呃··說這三位啊,他們的這個背景可以講這是非常地重磅,每一個人拿出來單獨去都非常重磅,而且不要說這是跨黨派的,說明什麼?說明兩黨在這件問題上對臺灣的這個問題上要討論討論臺灣保護法呀,這個可是非常重要重磅的這個內容,就是要保護臺灣,臺灣的接下來的這個這個這個臺灣保證法,臺北法,這不是都是我們在過去的兩三年裏一直在談,這個立法完成了,那這個執行呢,接下來這個如果是說,我覺得就是中共這邊反對,不要忘了,中共的反對,反對的是什麼?說,在這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要知道啊,這個絕對是非常流氓的一種一種這個聲明啊,絕對是不符合中共籤的合約的,但是他就是這樣去說,他要用大聲音壓過你的小聲音,他要用拼命的說,多說多頭說在無處不在的說,在這個聯合國裏說找人去說,然後自己的各大媒體自己帶風向買下來的這些媒體都在去說,然後因爲他知道這個媒體的武器怎麼使用是最好的,不都是這樣的嘛,一個一個把臺灣的這個跟臺灣建交的國家,哪怕是在太平洋島上的小國家全部都給你擠掉,在這個拉丁美洲等等這些小國家都給你擠掉的目的就是讓你無處發聲,讓你聽不到真相,哪怕你那個是真的,就是說,他不停的宣稱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臺灣這個中國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沒有講第2句話就是或者是北京或者是臺灣來代表中國都是可以的,只是你要選擇其中一個,這纔是一句完整的話,那麼在說到這一點的時候,那就是說這個中共他會做什麼?他依然會在這個邏輯裏邊在這種宣示裏邊找到空擋,只要你沒有搞清楚,因爲大部分的百姓誰去看歷史文件,誰去看到底是臺灣代表中國還是北京代表中國,你說的多了,說了1000遍,他就認爲這個就是事實了,他就用這樣的一種心理,這樣的一種傳媒心理來去這個對全世界進行宣示,然後那麼他干涉這個問題,那就是我覺得這次就是要進一步加強美國和臺灣的關係,因爲太多要談的事情了,如果說中共非法,如果說中共非法,病毒是來自中共,那麼怎麼樣確保中共不在第1島鏈向外跑,怎麼樣確保這個臺灣的這個這個臺灣海峽這邊臺灣的領空受到保護,臺灣的這些經濟現在遇到的這些問題,因爲臺灣的這個生產鏈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這個臺灣的地理位置等於是卡住了中共的咽喉,就是去擴張到這個這個南中國海往這邊走,全部地理位置、政治位置,未來的這個兩國的邦交,我覺得這都是一··,然後最重要的在眼前的,就是如果武力侵臺武力犯臺,或者是說如果查實現在臺灣的病毒是中共放的,怎麼樣和臺灣一起?因爲美國的病毒也是中共放的,臺灣的病毒也是中共放的,怎麼樣大家形成這個最後的聯合聯盟啊?除了情報共享以外,接着就是打擊的共同的平臺的建立和軍事平臺這個已經各種部隊都已經到了臺灣了是吧,地面部隊、特種部隊,那麼這個接下來就是怎麼樣全面合作,但是全面合作裏面它肯定是分層次的,那麼眼前的最直接的威脅就是中共武力犯臺,中共放病毒,那麼怎麼進行回反制,然後保證臺灣這個這個堡壘不被拿掉,保證臺灣在應急的情況下突然的襲擊情況下,臺灣能夠堅守的住這個這個地方?所以我覺得這個要談的事情太多了,但是而且你看他們派來的這個這個這個誠都是軍事委員會和外交委員會,外交委員會的這個Coons昆斯是吧,他這個太重要了,外交委員會是什麼?就是代表這個國會,國會就是代表國家了,這個真的是他來外交,如果中共是非法了,那最後是怎麼樣?而且不要忘了他可能還有一些真的帶一些口信,就是拜登私人的口信要帶過來,所以我覺得要可談的內容非常的多,這來這一天的時間要交換的內容很多,最重要的就是直接正面的宣稱,我們是站在一起,博博士。

博博士:對,這個其實非常重要,就是說這個其實是象徵意義也是非常非常強大,但是這個裏面的實際意義也是非常非常的強大,所以這個裏面中共覺得聽到這個消息應該會如坐鍼氈啊,肯定要開始啊,各種口炮了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到。嗯,我們先來看看這個第2位,這個這個美國參議員這個Dan Sullivan,Dan Sullivan他是阿拉斯加的這個參議員啊,就是說阿拉斯加大家也知道是一個美國北,就是說離這個本土很遠的一個一個州啊,但是面積特別大這個阿拉斯加,它的這個參議員他以前的經驗是海軍陸戰隊啊,他以前在93~97年的時候是服務於美國海軍陸戰隊啊,然後進入司法界這樣這些,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他也是有着一個豐富的這個軍事經驗的這樣的一位參議員,而且他是一個共和黨人,而且是川普的支持者,就是他這個裏面他以前就是說是非常的明顯的就是說支持川普的這樣的一個參議員,由他來和這個Tammy Duckworth他們兩個人配合的話就可以就可以表現出來的一個非常明顯的一個意義,就是說這一次的這個軍事方面的對於臺灣的這樣的一個支持是跨黨派的啊,這點其實這個信號其實非常非常重要,因爲爲什麼?因爲美國的這個參議院的軍事委員會還有很多議員,還有十幾個就說有有很多這個參議員有來自民主黨的也有來自共和黨,也有來自共和黨的,如果是說拜登想挑選兩位民主黨的這個議員來參與來參與這次訪問的話其實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啊,但是他這次爲什麼一定要挑選一位民主黨一位共和黨的兩位參議員來進行這樣的一個旅程的話,這個裏面其實非常非常的意味深長啊,Lully你是怎麼看的的?

Lully:好的,感謝分享,就是我我發現他這個Chris Coons和Dan Sullivan他們中間啊其實是放在之前的話,很能代表這個美國兩黨中間這個激烈的鬥爭,因爲他之前那個Chris Coons他他他在那個那個就是那個國會大廈那個暴亂的時期,他是相當反對川普,然後甚至還是呼籲Josh Hawley和那個克魯茲議員要他們去辭職了,然後那個Dan Sullivan他那個時候呢是甚至是就是已經相當是不可調和的矛盾,然後當時還是要他表示站在川普這一邊,要放棄他們,川普,聲稱川普的是無罪的,所以說這兩個人的背景其實是相當是啊針對的這種背景的,一個是非常支持啊川普的,另外一個是資深的這個民主黨,然後這個Chris Coons他其實早年啊是在支持共和黨,然後他後來轉成了民主黨人,他當時1980年只有17歲的時候他就參與了這個里根總統的總統競選,然後82年的時候又參與了這個比爾羅斯總統的這個美國參議院競選活動,然後他之後在大學期間轉成了民主黨人,所以他的這個政治的這個背景和政治的資產是相當豐富的,所以他代表這是甚至是我之前提到,他差一點就代表拜登,就是要要任拜政府期間的這個國務卿,所以你可想而知他這次率領這個Tammy Duckworth和Dan Sullivan此次前往日訪臺,只是更多的是代表了拜登政府整個的一個更加是具有代表性的意義去訪臺,是極其重要的和具有很強大的歷史意義,然後他這個Tammy Duckworth她是一個亞裔的女性,然後他另外兩個亞裔女性,一個是日本裔,還有一個就是我們現在的這個啊副總統這個賀錦麗,然後這個我想起在我們64這一年紀念的時候,那個班農先生他呼籲說是應該讓讓讓我們的那個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也應該擁有美國的這個這個公這個公民身份,也應該去加入這個參議員,所以可能就是我們中國人還從來沒有在美國參議院有一席之地,所以說通過這個整個爆料革命這個事情我們或許我們華裔能終有一日終有一天也能登上這個美國的這個政治大舞臺,擁有自己的聲音,謝謝。

博博士:好的,Lully謝謝分享啊,然後Eric剛剛加入我們的討論啊,Eric,我,那你請問你能不能發表一下你的看法,對於這個啊美國軍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兩名議員,他是分屬不同的黨派來執行這個臺灣這個訪問的這個任務,他這個裏面的這個意味是什麼?Eric

Eric:好,謝謝,我們之前知道就是美國也發表過,歡迎臺灣加入WHO以觀察員的身份加入WHOD 這種官方的或者是間接的言論,然後文貴先生也講了,中共一定會被踢出WHO和WTO和其他的國際組織,這一步一步的都在全面的安排,然後我們之前看到就是全面競爭就是戰略競爭法案裏面全面都講到了臺灣的關係,臺灣的地位在第一島鏈的防護上面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那麼拜登也是外交委員會任職非常多年,他是任職了很多年,他是一個很很老道的政治家,再往前看阿拉斯加會議,我們看似中共非常的囂張,其實美國只不過是在演戲而已,因爲在阿拉斯加會議後,美國的媒體足足報道了一個多月,到現在還在說認爲美國受到了侮辱,其實拜登政府做的是非常老道的,他就是要讓美國這些還沒有轉向的媒體看到中共在做什麼,那麼我相信,美國的內閣會議上已經完完全全深入的討論到了中共這個生化武器的超限戰,所以這次訪臺是兩黨的統一,兩黨的完全的一個協調,但是還是委員委員會這個國會議員這個層面,這個是在我覺得是對於國會議員對中共的這個認知上面是完全的一個行爲上的又一次的認定,那麼我相信,而且之前文貴先生也提到,其實技術部門早就已經到了到了臺灣,我相信在第一島鏈上防護上,在美國和西方的這種聯盟上你可以看到各全方位的全天候的這種聯盟,而不止而不只是像中共只是在新華社上面發表一些文章而已。謝謝。

博博士:對,這個Eric分分析的這個非常好,因爲大家可以看到美國的這個參議院的這個軍事委員會它是由跨黨派的議員來進行這次的這個訪問的話,它其中的深意就是說首先這個美國在軍事方面對臺灣的支持是跨黨派的,美國在軍事方面對臺灣的支持是沒有黨派偏見的,所以說中共可以在這上面就是說可以省一省了啊,就別再別多想了啊,這是一;第二就是說對於美國和臺灣已有的這個軍事合作,大家都已經知道,美國和臺灣的這個軍事合作應已經進行了很長時間,而且是深入的很我深入的也很透徹啊,這是我們以前在節目裏都是跟大家分享過的對吧,但是這一次的話就是說很多東西要即將擺上明面,爲什麼?就是說以前爲了這個照顧中共的面子啊,美國,美國對於臺灣的這個軍事方面的這個支持,比方說派派教員啊,訓練啊,派這個退伍的軍人訓練啊,然後這些裏面就是說他所有的這些這個啊就是互動啊,還有比方說臺灣去美國的這個訓練,以及他們臺灣的空軍在美國的這個接受的培訓啊,這些東西都是比較低調的對吧,就是避免刺激中共,以前的這個中共也對這個事情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吧,所以說大家都心照不宣,但是現在美軍美國是要把這些東西擺到明面上來了啊,否則他不會讓美國的這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兩名議員來對臺灣進行這個訪問,而且要和這個臺灣的這個蔡英文總統進行會面,而且這會面的這個地方也很有意思啊,在這個新聞裏面有提到說是在會面的這個地方呢將是在這個松山機場臺北市松山空軍指揮部機場啊,所以說這個裏面纔可可見這一次的這個啊會面裏面它的這個意義就是這個這個軍事意義其實是非常非常強的,而且臺美的這種軍事合作,我覺得很快就會有一會有一個明面化的這樣的一個一個發展趨勢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到,這個,由兩名這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這個成員來訪問臺灣,這個意義其實非常的不同尋常,爲什麼呢?就是說在拜登肯定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會刺激中共,這件事情是肯定的,但是呢,他依然選擇這麼做,這一點就非常非常有意思啊,就是說因爲如果如果拜登真的是像中共講的那樣,他是一個他是一個對中共非常友好的對吧,像他上臺以後所有東西都會迎刃而解,所有的那個制裁都會取消對吧,他是中共的一條狗對吧,他有這個狗鏈子拴在中共手裏,是不是,但是對於這種這個直接這個挑釁中共的直接給這個往中共臉上那個那個這個這個潑墨的這樣的這個行爲啊,拜登照幹不誤,這個行爲其實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啊,我想問問艾麗女士,你對於這個拜登非常清楚這件事情會激怒中共,他依然選擇這麼做,這個是什麼意思啊?艾麗女士

艾麗:對,我覺得拜登的這個老政客就是老政客啊,這個可以講在拜登面前,習近平真的是連個小學生都算不上,就是一個小孩兒逗你玩兒,完全是有各種各樣的手段,你看就是說啊,這個拜登的這個不露聲色啊,就是一定,最後一定是要推,這個拜登上臺我們那個時候就講過嘛最想搞死中共的應該是恨的後牙後槽牙都咬掉的就是拜登對吧,那你這麼整我,你們兩派裏面原來是在玩弄美國的政治,大家想一想,這是什麼樣的一個後果?就像我們說這個,剛纔Eric也講到說這個就是讓大家看看所有的媒體看一看美國的這個外交部長能夠被這個楊潔篪在這樣訓狗一樣的訓你啊,就不允許你回覆,兩分鐘的話說了17分鐘在這個阿拉斯加當時,那麼就是展現給你看,這種民意的調動啊可以講完全就是拜登的這種做法和川普總統完全是不一樣的,他就是要你表現,那麼這種老政客的手腕也是非常厲害的,所以在這一次可以講啊,這個軍事委員會里邊派的兩名參議員,兩黨各一名啊,這絕不是說偶然而爲之,說這兩個人啊能夠有什麼個人的特點或者是說主動參加的人多,推選的人多,就是或者是北京或者是臺灣來代表中國都是可以的,只是你要選擇其中一個,這纔是一句完整的話,那麼在說到這一點的時候,那就是說這個中共他會做什麼,他依然會在這個邏輯裏邊在這種宣誓裏面找到空擋,只要你沒有搞清楚,因爲大部分的百姓誰去看歷史文件,誰去看到底是臺灣代表中國還是北京代表中國,你說的多了,說了1000遍,他就認爲這個就是事實了,他就用這樣的一種心理,這樣的一種傳媒心理來去這個對全世界進行宣誓,然後那麼他干涉這個問題,那就是我覺得這次就是進一步加強美國和臺灣的關係,因爲太多要談的事情了,如果說中共非法,如果說中共非法,病毒是來自中共,那麼怎麼樣確保中共不在第1島鏈向外跑,怎麼樣確保這個臺灣的這個臺灣海峽這邊臺灣的領空受到保護,臺灣的這些經濟現在遇到的這些問題,因爲臺灣的這個生產鏈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這個臺灣的地理位置等於是卡住了中共的咽喉就是去擴張到這個南中國海往這邊走,全部地理位置政治位置、未來的這個兩國的邦交,我覺得這都是然後最重要的在眼前的就是如果武力侵臺武力犯臺,或者是說如果查實現在臺灣的病毒是中共放的,怎麼樣和臺灣一起,因爲美國的病毒也是中共放的,臺灣的病毒也是中共放的,怎麼樣大家形成這個最後的聯合聯盟啊,除了情報共享以外,結果就是打擊的共同的平臺的建立和軍事平臺,這個已經各種部隊都已經到了臺灣了是吧,地面部隊特種部隊,那麼這個接下來就是怎麼樣全面合作,但是全面合作裏面它肯定是分層次的,那麼眼前的最直接的危險威脅就是中共武力犯臺,中共放病毒,那麼怎麼進行反制,然後保證臺灣這個堡壘不被拿掉,保證臺灣在應急情況下突然的襲擊情況下,臺灣能夠堅守的住這個地方,所以我覺得這個要談的事情太多了,但是而且你看他們派來的這個都是軍事委員會和外交委員會,外交委員會的這個Coons是吧,他這個太重要了,外交委員會是什麼?就是代表這個國會、國會就是代表國家了,這個真的是他來外交,如果中共是非法了,那最後是怎麼樣,而且不要忘了他可能還有一些真的帶一些口信就是拜登私人的口信要帶過來,所以我覺得要可談的內容非常的多,來這一天的時間要交換的內容很多,最重要的就是直接正面的宣稱我們是站在一起。博博士。

博博士:對,這個其實是非常重要,其實這個象徵意義是非常非常強大,但是這個裏面的實際意義也是非常非常的強大,所以這個裏面中共絕對聽到這個消息應該會如坐鍼氈啊,肯定要開始啊各種口爆了啊,所以說這個大家可以看到,我們先來看看這個第2位這個美國參議員就是Daniel Sullivan,Daniel Sullivan他是阿拉斯加的這個參議員啊,就是說阿拉斯加,大家也知道是一個美國就是說離這個本土很遠的一個州啊,但是面積特別大,阿拉斯加他的這個參與他以前的經驗是海軍陸戰隊啊,他以前在93~97年的時候是服務於美國海軍陸戰隊啊,然後進入司法界這樣子,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他也是有着一個豐富的這個軍事經驗的這樣一位參議員,而且他是一個共和黨人,而且是川普的支持者,就是它這個裏面他以前就是說是非常的明顯的就是說支持川普的這樣的一個參議員,由他來和Tammy Duckworth他們兩個人配合的話就可以表現出來的一個非常明顯的一個意義就是說這一次的這個軍事方面的對於臺灣的這樣的一個支持是跨黨派的啊,這點其實這個信號其實非常非常重要,因爲爲什麼?因爲美國的這個參議院的軍事委員會它有很多議員,它有十幾個就說有很多這個參議員,有來自民主黨的也有來自共和黨,如果是說拜登想挑選兩位民主黨的這個議員來參與這次訪問的話其實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啊,但是他這次爲什麼一定要挑選一位民主黨一位共和黨的兩位參議員來進行這樣的一個旅程的話,這個裏面其實非常非常的意味深長啊。Lully,你是怎麼看的?

Lully:好的,感謝分享,就是我發現他這個Christopher Coons和Daniel Sullivan他們中間啊,其實是放在之前的話,很能代表這個美國兩黨中間這個激烈的鬥爭,因爲他之前那個Christopher Coons他在那個就是那個國會大廈那個暴亂的時期,他是相當反對川普,然後甚至還是呼籲John…和那個克魯茲議員要他們去辭職了,然後那個Daniel Sullivan那個時候呢是甚至是就是已經相當是不可調和的矛盾,然後當時還是要他表示站在川普這邊要放棄他們聲稱川普是無罪的,所以說這兩個人的背景其實是相當是啊針對的這種背景,一個是非常支持啊川普的,另外一個是資深的這個民主黨,然後這個Christopher Coons他其實早年啊是啊在支持共和黨,然後他後來轉成了民主黨人,他當時1980年只有17歲的時候他就參與了這個里根總統的總統競選,然後82年的時候又參與了這個比爾羅斯總統的這個美國參議院競選活動,然後他之後在大學期間轉成了民主黨,所以他的這個政治的這個背景和政治的資產是相當豐富的,所以他代表甚至是我之前提到他差一點就代表拜登,就是要認拜政府期間的這個國務卿,所以你可想而知他這次率領這個Tammy Duckworth和Daniel Sullivan此次前往訪臺,更多的是代表了拜登政府整個一個更加是具有代表性的一個意義去訪臺,是極其重要的和具有很強大的歷史意義,然後她Tammy Duckworth這個她是一個亞裔的女性,然後她另外兩個亞裔女性,一個是日本裔,還有一個就是我們現在的這個啊副國務卿這個賀錦麗,然後這個我想起在我們64這一年紀念的時候,那個班農先生他呼籲說是應該讓我們的那個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也應該擁有美國的這個公民身份,也應該去加入這個參議員,可能就是我們中國人還從來沒有在美國參議院有一席之地,所以說通過這個整個爆料革命這個事情,我們或許我們華裔終有一天也能登上這個美國這個政治大舞臺,用自己的聲音,謝謝。

博博士:好的,Lully,謝謝分享啊,然後Eric剛剛加入我們的討論啊,Eric,請問你能不能發表一下你的看法,對於這個美國軍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兩名議員,他是分屬不同的黨派來執行這個臺灣這個訪問的這個任務,他這個裏面的這個意味是什麼?Eric。

Eric:好,謝謝,我們之前知道就是美國也發表過歡迎臺灣加入WHO以觀察員的身份加入WHO的這種官方的或者是間接的言論,然後文貴先生也講了,中共一定會被踢出WHO和WTO和其他的國際組織,這一步一步的都在全面的安排,然後我們之前看到就是《戰略競爭法案》裏面全面都講到了臺灣的關係,臺灣的地位在第一島鏈的防護上面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那麼拜登也是外交委員會任職非常多年,他是任職了很多年,他是一個很老道的政治家,再往前看阿拉斯加會議,我們看似中共非常的囂張,其實美國只不過是在演戲而已,因爲在阿拉斯加會議後美國的媒體足足報道了一個多月,到現在還在說,認爲美國受到了侮辱,其實拜登政府做的是非常老道的,他就是要讓美國這些還沒有轉向的媒體看到中共在做什麼,那麼我相信美國的內閣會議上已經完完全全深入的討論到了中共這個生化武器的超限戰,所以這次訪臺是兩黨的統一,兩黨的完全的一個協調,但是還是委員會這個國會議員這個層面,這個是在我覺得是對於國會議員對中共的這個認知上面是完全的一個行爲上的又一次的認定。那麼我相信,而且之前文貴先生也提到,其實技術部門早就已經到了臺灣,我相信在第一島鏈上防護上,在美國和西方的這種聯盟上你可以看到全方位的,全天候的這種聯盟,而不只是像中共只是在新華社上面發表一些文章而已。謝謝。

博博士:對,這個Eric分析的這個非常好,因爲大家可以看到美國的這個參議院的這個軍事委員會,它是由跨黨派的議員來進行這次的這個訪問的話,它其中的深意就是說首先這個美國在軍事方面對臺灣的支持是跨黨派的,美國在軍事方面對臺灣的支持是沒有黨派偏見的,所以說中共可以在這上面,就是說可以省一省了啊,就別再別多想了啊,這是一。第二就是說對於美國和臺灣已有的這個軍事合作,大家都已經知道,美國和臺灣的這個軍事合作已經進行了很長時間,而且是深入的也深入的也很透徹啊,這是我們在節目裏都是跟大家分享過的對吧,但是這一次的話就是說很多東西要即將擺上明面,爲什麼?就是說以前爲了這個照顧中共的面子啊,美國對於臺灣的這個軍事方面的這個支持,比方說派教員啊,訓練啊,派這個退伍的軍人訓練啊,然後這些裏面就是說他所有的這些這個啊就是互動啊,還有比方說臺灣去美國的這個訓練,以及他們臺灣的空軍在美國的這個接受的培訓啊,這些東西都是比較低調的對吧,就是避免刺激中共,以前的這個中共也對這個事情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吧,所以說大家都心照不宣,但是現在美軍美國是要把這些東西擺到明面上來了啊,否則他不會讓美國的這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兩名議員來對臺灣進行這個訪問,而且要和這個臺灣的這個蔡英文總統進行會面,而且這會面的這個地方也很有意思啊,在這個新聞裏面有提到說是在會面的這個地方呢,將是在這個松山機場臺北市松山空軍指揮部機場啊,所以說這個裏面纔可見,這一次的這個啊會面裏面它的這個意義就是這個軍事意義其實是非常非常強的,而且臺美的這種軍事合作,我覺得很快就會有一個明面化的這樣的一個發展趨勢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到這個嗯,有兩名這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這個成員來訪問臺灣,這個意義其實非常的不同尋常,爲什麼呢?就是說,在拜登肯定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會刺激中共,這件事情是肯定的,但是呢,他依然選擇這麼做,這一點就非常非常有意思啊,就是說因爲如果拜登真的是像中共講的那樣,他是一個對中共非常友好的對吧,他上臺以後所有東西都會迎刃而解,所有的那個制裁都會取消對吧,他是中共的一條狗對吧?它有這個狗鏈子拴在中共手裏是不是,但是對於這種這個直接這個挑釁中共的直接給這個往中共臉上這個啊潑墨的這樣的行爲啊,拜登照幹不誤,這個行爲其實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啊,我想問問艾麗女士,你對於這個拜登非常清楚這件事情會激怒中共,他依然選擇這麼做,這個是什麼意思啊?艾麗女士。

艾麗:對,我覺得拜登的這個老政客就是老政客啊,這個可以講在拜登面前,習近平真的是連個小學生都算不上,就是一個小孩兒逗你玩兒,完全是有各種各樣的手段,你看就是說啊,這個拜登的這個不露聲色啊,就是一定最後一定是要推這個拜登一上臺我們那個時候就講過嘛,最想搞死中共的應該是恨的,後牙後槽牙都咬掉的就是拜登對吧?你這麼整我,你們兩派裏面原來是在玩弄美國的政治,大家想一想,這是什麼樣的一個後果,就像我們說這個,剛纔Eric也講到說這個就是讓大家看看所有的媒體看一看美國的這個外交部長,能夠被這個楊潔篪在這樣像訓狗一樣的訓你啊,就不允許你回覆,兩分鐘的話說了17分鐘在這個阿拉斯加當時,那麼就是展現給你看,這種民意的挑動啊,可以講完全就是拜登的這種做法和川普總統完全是不一樣的。他就是要你表現,那麼這種老政客的手腕也是非常厲害的,所以在這一次可以講啊,這個軍事委員會里邊派的兩名參議員,兩黨各一名啊,這絕不是說偶然而爲之,說這兩個人啊能夠有什麼個人的特點或者是說主動參加的人多,推選的人多,絕不是,因爲這兩個,他一個是他是,剛纔也分析了他,這個一一位女士,她是亞裔的,泰國裔的,那麼另外呢,另外這名這個共和黨人那這個蘇利文呢,就是他們倆的背景,我們剛纔也分析了,就是他們倆一起來訪談,而且作爲軍事委員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參議員,那這個就是說這一次的訪問和軍事上對臺灣的支持,絕對不僅僅是這個某一黨或者是說代表某一種勢力,而是美國政府的決定,就是軍方全部都是支持或者說就是這個,這個意願啊,就是國會是全部支持的,政府也是支持的,那麼在這個情況下代表的什麼?就是說他一定會往前推動,那麼這個推動我相信是絕對捅了中共的氣門子了,那絕對是要跳腳吼掉的啊,各種狗和各種狼啊都會被放出來來叫囂的,但是這種動作是什麼?因爲這個當他激怒了中共,中共,因爲你必須得往前走一步,你才知道他是什麼樣,就像上上一次整個在這個臺海這邊軍事上,就是感覺衝突最厲害的,遼寧艦兩個航母是吧,想想聯合編隊沒編成,是不是?說明什麼?說明他沒有這個實力,這個遼寧艦在那一天沒動是吧,說明什麼?說明沒有那個實力,所以真正把你把他刺激了,好,你叫囂得這麼厲害,那咱們拉出來遛一遛,是騾子是馬看一看,最後發現是頭驢,既不是騾子也不是馬,是吧,也就是一頭會叫的驢,料一料後卷子無非是黔之驢,所以這個時候我覺得拜登這一次的動作就是要往前堅決的往前推進,軍事方面和臺灣的合作,而且看這個趨勢,中共被列爲非法,病毒的事情90天一出來,中共就絕對是非法了,那麼就可以正面的非法,非法之後的這個這個這個我們講外事委員會也跟進了,那完全就是代表拜登本人啊,這位庫溫先生是吧,這個酷派··庫斯先生,他就完全是這個代表了,這個可以講拜登···拜登先生拜登的這個叫昆斯是吧,拜登他本人的這樣的一個意願來跟你談進一步的東西,而這個東西可能是一個長遠的,但是眼前的能夠在空軍指揮部見,就是說明什麼?我們之前都分享過很多次了,全面的美臺之間的軍事合作,軍事合作裏邊有很多的內容,那麼你軍事的平臺的共享,語言的共享,你軍事各種操作,譬如說這個特種部隊在前前面了,發現了情報走到最前面,那它的這個信息和後面的空軍的指揮平臺的信息共享,那麼前面的一定是,你不是他不是帶他軍演嗎,那臺灣的也好,美國的也好,各種作戰部隊在前面發現了敵情了,發現的情況以後,那它的這種情報到指揮中心,指揮中心就是空軍指揮中心,怎麼樣實施打擊?怎麼樣能夠形成臺灣的空軍和美國的空軍,還有有可能和日本的軍事基地的這個美國的空軍全面形成聯合作戰,這一系列的指揮中心在哪裏?那肯定臺灣的指揮中心是少不了的一個地方是吧,所以在這裏面見面就是看一看,我覺得看一看我們業已最近建成的(博博士:對)這個或者說已經在實行的是吧,(博博士:對)這些指揮中心的這個平臺到底操作的順利不順利、是不是可以無縫對接?我覺得這些都是一定美國的將軍要向他們彙報了,臺灣的將軍要向他們彙報的啊,是吧,所以我覺得他們的這個在這個平臺上操作說,唉,我們最近合作的不錯,我們已經到達了什麼樣什麼樣什麼樣的程度,給你演示一下,都有可能啊,都有可能,說啪···,像我要調哪個地方的鏡頭啪···就調出來了,然後倆完全語言沒有問題,溝通沒有問題,作戰時候的緊密的這種合作啊這個是沒有問題,這樣的話才能夠形成一套體系下的兩個部隊還是三個部隊,同樣用這一套體系進行溝通,無縫對接,說調哪就調哪,說打哪兒就打哪兒,想看誰就看誰,這個我覺得纔是說在這次空軍基地這個指揮中心看的裏邊另外一個重要,就是說到底我們能夠打一場怎麼樣對抗中共的戰爭,如果他們侵襲了?所以我覺得這一次訪問更更重要的是眼前的實際的意義,就是現在的這幾個部隊的磨合,日軍與美軍的磨合,日,美軍和臺軍的磨合,甚至可能日美臺三軍加上韓國都有可能啊,這個在這個我不知道啊,這只是我自己一拍腦袋的這個腦洞,就是說整個的美臺軍事的這個合作的到了什麼程度,我覺得一定是一個成果展示啊,這個這個這個都是不說的,不像中共啊,我們看一看啊,這個跟俄羅斯的建了一個核核工業這個擴建二期他都要去聯合,這個吹牛皮是不是吹的,真正要打仗的時候呢,它一定是內部的一個協調,一個內部的這個成果展示和這個到底還有什麼問題需要我們再回去去做什麼樣的工作?因爲他軍事委員會啊,如果我這邊還需要什麼什麼什麼,那武器上面、裝備上面、軟件上面還有就是說什麼方面還需要你支持,那麼他們就會帶着,我 啪···就會飛回美國,那繼續給予支持,是不是,博博士?

博博士:對,對,這個其實是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說,這其實是一個啊美臺的這個軍事協作的這些東西正是進入官方這個浮出水面的這樣子一個行動啊,而且這個裏面其實就像我我剛纔說的,拜登知道這一點,一定會刺激中國,拜登知道這樣的一個行動一定會讓中共跳腳,一定會讓中共在那裏勿謂言之不預也,是吧,又開始了是吧,這個他但是他一定要這樣做,這個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心態啊?這個Lully你能不能就是就這一點來來分析一下?

Lully:好的,那我是覺得就是說他其實東西放在媒體上的呢就已經是代表已經是準備了很久,(博博士:對)然後他準備好了,他纔會放在媒體上面,(博博士:對)他不可能說我還沒準備好,那我先吹吹風,先趕緊送我幾個親信、我幾個最新的朋友去,然後把你激怒,然後我啥也不幹,這不可能,所以說他絕對是已經是準備好了,我把他們放過來,甚至是他們這個背景相當重要,就是除了我們提到這個跨黨派,然後什麼共和黨民主黨,拜登的親信差點是要成爲國務卿的人,還有他們就是說是可以看到啊,他們也各自是有這個軍事情報委員會,然後他這個這個亞裔的女性也是很重要的一環,就是他是說不管是什麼政黨,不管是什麼軍事還是什麼搞搞政治家的我們全部都團結在一起,然後還有我們最近可以看到啊,就是又有人在吹風,什麼美國大選啊什麼這那,其實我想說的是,這這這再聯合再聯合前兩天啊習總加速師有點是懷··就是懷念川普時期,覺得拜登這個太陰毒了,懷念川普時期,所以也不排除對吧,也不排除中共現在在放這個啊是故意在挑起這個兩黨之間的矛盾,想利用這個大選,又把這個矛盾機就是激起,它其實也不在乎是川普還是拜登,主要就是把你們矛盾激起起來讓你們不團結,那我就有虛有有有那個可以趁虛而入嘛,所以他這一次拜登用行動,不管是制裁59家,還是說我送這三個參議員去臺灣,以及他們相當複雜然後跨黨派這個很豐富的這個這個政治的背景,我我直接把他們送到臺灣去,我直接給你們展示我態度,然後再結合他之前,他之前拜登派到臺灣去,派了一次是非政府的官員派了一個就是拜登的老朋友,然後這次是派三個參議員,然後這個參議員其中一個Christopher Coons其實是之前差點是成爲拜登政府時期的國務卿,那麼我們可以預見到下一步,是不是,下一步有可能就是真的是派布林肯派國務卿派這個副總統直接就去訪臺,這也是說不準的事情,然後拜登他這一次意思就是說,在做準備的同時也是在不停的試探中共的底線,看他到底是有沒有就是就是有沒有到那麼沒有底線,好,謝謝。

博博士:是的,我覺得這個裏面這幾方面的事情都有啊,就是說第一,他是爲後續的動作做鋪墊啊,這是一;第二就是說他是要看看中共到底想怎麼樣,因爲爲什麼?以前中共說過的嘛,只要美國要派高官訪臺,因爲上次那個叫什麼啊美國的那個駐聯合國大使,這還比這個美國的參議員其實他這個級別其實要低一些的對吧,就是說美國如果駐聯合國大使啊要訪臺啊,中共就會就會什麼啊尾隨擊落這件事情都講出來了是吧,但是這一次美國真的要派這個參議員訪臺的時候,在這個經過去韓國訪問結束以後訪問臺灣的時候,你看中共他會有什麼反應,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它就可以看出來,拜登其實他這個裏面已經是非··決心其實是非常非常的這個強了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因爲一旦,因爲臺灣問題實際上是可以說是中共的底線啊,連這個底線拜登都敢碰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出來,這個裏面對抗的意義其實非常非常明顯了。這個Eric請請你分享一下你對於這個的看法,爲什麼拜登敢在這個時候捋個鬍鬚啊?所以說這個是比較有意思的一個事情啊。

Eric:是,我感覺自己,自己感覺是非常的重磅,中共對老百姓就像七哥講的,中共對老百姓就像你是豬你是豬,聲音越來越大,老百姓說我不是,我不是,聲音越來越小,最後變成我是還得加個萬歲。但中共呢對西方世界他不敢說你是豬,他就會說你輸你輸,你看我們是幹大事的,但是呢,我們看到這個拜登上臺以後,就是像路德社分析的,中共在那喊戰狼喊的時候啊,pia····這個西方世界左邊一個大巴掌,然後中共這個臉上大紅手印,戰略競爭法案通過了,G7會議召開了,西方聯盟站在一起了,歐盟也是打··這個斷斷絕了這個中共的最後一根非常重要的貿易稻草,然後中共還在喊的時候,西方聯盟又是一大巴掌打在中共的臉上pia···這個大紅手印,拜登又訪臺了,拜登派重要的官員訪臺了,我們知道西方資本主義加上普世價值,他是他們這個世界運行的規則,這個已經積累了幾百年了,他們是有深厚的實力的,中共其實什麼都沒有,他除了綁架14億的老百姓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就是假騙偷黑非常的壞,他對世界發起了生物的超限戰,這個完完全全是超出了全世界所有人的想象,甚至包括昨天晚上閆博士在,閆博士在朱利安尼先生常識節目接受採訪的時候,她對其他人,她對這兩位嘉賓,朱利安尼和那個Maria醫生回答問題的時候,他特別要仔細的去解釋,爲什麼中共政府要對自己的自己人要做出這樣的生物武器的實驗?所以這個對··,不要對···說對於中國人,對於全世界人他們完全是理解不了的,但是中共就是這兩招生物武器戰和戰狼外交。但是這個戰狼外交的聲音現在在一步一步的被揭穿,這個拜登訪臺真正真正的開始意義上,就是美國是在臺面上說,第一島鏈我是絕對不可能讓你中共出去了,不管你是在基里巴斯小島,那個坎頓小島是要發發展飛機跑道,還是說要去澳大利亞這個達爾文達爾文港去發展戰略軍事基地,我是不會讓你出了第一島鏈,所以我突然想起來,文貴先生很早很早以前他說過,要把中南坑這幫孫子要悶死在中南坑裏,我一直在想現在的這些局勢和文貴先生的那句話,有種神祕的聯繫。謝謝。

博博士:這個這個就是說這個Eric分析的這個非常有意思啊。好,我們現在來給大家來進入下面一位就是這個啊Coons,這個Coons是很有意思的一個一個一個參議員啊,我們可以來看一下,叫Christopher Coons,他他是一個,他的這個參議員的這個選區啊是特拉華,知道吧,大家要知道這個拜登總統是吧,每到週末就回到了他的老家,回到家鄉特拉華去了是吧,他,大家都知道從美國這個這個地理上面看了,特拉華州就在這個華盛頓DC東邊,老是很近很近的,過了河就是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的話,就說他是特拉華州的參議員,這一點就非常非常重要,爲什麼?就是說拜登,就是特拉華州,特拉華州就是拜登的老巢啊,所以說這個由他來掌管特拉華州的這個參議員的位置的話,就是非常重磅的一點就是說,這個人和拜登的關係絕對不一般啊,然後我們再仔細得來看一看他的這個歷史的話,他從2010年進入這個進入這個參議院的時候,他那個時候就是跟有拜登的這個支持,跟拜登分不開,大家要知道那個時候是副總統啊,是吧,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大家可以看到他競選進入了參議院以後,而且一直是在這裏面擔任要職啊,所以說在外交關係委員會里面是不是,所以說是主管外交,然後就像那個Lully剛纔在分享中間已經提到了一點啊,就是說他是拜登在政治上的一個非常非常親密的一個盟友啊,然後拜···他當時是去年在拜登在準備組閣的時候嘛,對吧,它是一個啊,就是拜登的這個國務卿的這個候選人之一,爲什麼?就是說他長期在這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而且是在比方說東亞太平洋和這個小組委員會以及歐洲安全小組委員會以及非洲和全球政策小組委員會,他在這些委員會里面都有認知,所以說他對於這個美國的這個外交政策這個的這個整套東西也是非常熟悉的啊,所以這也就是爲什麼他是被拜登看好成爲他就是說他的這個啊國務卿的候選人之一,但是到最後拜登選擇了布林肯,爲什麼呢?其實並不是說Coons不合格,相反他可能是更加的這個有利的一個人選,因爲他和拜登的個人關係更加接近,而且所以說拜登是希望他留在參議院啊,這一點大家一定要知道,這個裏面其實有非常深的意味,就是說大家要知道美國的這個政界他是政···立法和行政和司法是分開的啊,行政就是拜登,比方說總統對吧,這個國務卿對吧,就是國務院對吧,就是說外交啊什麼什麼國防部什麼這些都是行政單位啊,但是像議員議會就是說參議院衆議院這是立法單位,拜登爲什麼要讓這個Coons再留在參議院?大家可以想這是爲什麼?就是說他需要在在關鍵位置要有自己的人知道吧,所以說這一些裏面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點啊,這就是爲什麼說這一次由Coons臺灣去,其實有着非常非常重要的意義啊,就這個艾麗女士你能不能這個深挖給大家這個深入解讀一下啊?

艾麗:對,這個Coons就是剛纔講到的,真正的就是如果啊你看三權分立,國會,國會里邊有衆議院,衆議院和參議院,參議院就是比較固定的,精英,那麼參議院裏面也需要需要這個人比較少,但是也需要一個很重磅的人在裏邊,就是真正的要很多這個很多的這個議題啊、法律啊、法案的通過啊,這個參衆兩院都需要有人的,那而且如果他是選了這位Coons當了這個當時的這個國務卿的話,那你想一想拜登等於和他就都變成行政人員了,那麼這個時候他其實他他的這個勢力或者是說真的是能夠,因爲總統一旦批了還要有很多法案要打回參議院,參議院你看我們在最後川普總統的時候有多少個法案來回的來回的調是吧,打到參議院,那麼參議院裏能不能通過,有沒有這麼大影響力的人能夠堅定的支持這些法案的通過,或者是否定這些法案的通過,那麼都是需要有人的,當然還有這個司法部門啊,這個這個一個立法,一個行政還有一個司法,那麼這個三權的分立,那麼它在裏面的影響力,他當然是每個人上臺都希望自己有自己的這樣的一個派別,在不同的地方影響力,特別是像拜登這樣的老政客,所以當他選部林肯啊然後來做的時候,現在這一次,這一次就可以看出來這種安排或者是這種這個老牌政客他的這個安排以及和這個Coons的這個特殊的關係啊,他真的是我們看他的背景啊,他是他是多年來他在參議院參議院裏邊啊這個參加過很多的這個不同的啊不同的委員會,現在他是在外交委員會里面主要負責外交事務啊,當年啊拜登就是外交委員會,當年打這個伊拉克戰爭的時候,拜登就是外交委員會的這個負責人蔘議員,所以大家看到這個重要的事情,當你最後通過立法,當你最後說我們要出兵跟臺灣一起,假設這一次,當然可能爲未來還有更深的探探底啊,就是看中共,假設中共去去這個武力侵臺或者做一些動作或者美國最終要通過法案來對中共進行圍堵,來去這個像斬首這樣的行動,那最後是一定要通過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這個立法的程序絕對是少不了的,所以看到嘛就是拜登在上臺之後就已經做好了,這個真正的是通過,我可不不像川普那樣,美國一個人一對一對中共幹,我不幹,我把世界上能拉攏的人全部都拉攏,哪怕是俄羅斯,我都要和他談判,把他拉到我這一邊來啊,給他解封,給日本解封,作出歷史上過去70年來從來沒有的這麼大的動作全是拜登做的,說明他在一上臺的時候,上臺之前已經對整個國際的局勢有了非常全面的這樣一個認知,所以他當他把這個今天我們來談這個他的這個Coons啊,就是啊他的這個角色的時候,我們就看到他的老練,因爲他有經驗,他畢竟是華盛頓四十幾年的老政客,他非常的清楚的和幾任總統啊配合來對外,哪怕是就是和奧巴馬是坐的最高的,那他和這個小布什的時候也是對外打了伊拉克的戰爭是吧?所以他打過戰爭,他完全清楚內部的這個問題,而且在這個問題後續的後續小布什出的這個問題就是這個立法的問題,法律法院通過多數的這個這上面會有問題的立法院,會的對會對他的這個先打等後立法或者是先打後通過這個立法文等等等等這些東西的漏洞呢,他有深刻的瞭解,所以今天就是我們分析這位Coons分析他的時候呢,就可以看出來,他這個參議院對外關係委員會這個位置多麼的重要,那麼將來,他今天派他過來訪臺,那麼將來如果通過對中國的這個對中共的打擊可能也依然他會有起到重要的作用,而這個重要的位置在對外的這個宣稱上的這個這個歷史我們現在看是多麼的重要,所以可以講這個拜登呢確實是早有所謀啊,早有所謀,他已經做好了準備,而沒有讓他變成一個行政人員,變成一個政府裏的官員啊,就是政府的官員,那麼他就分開了就無辦,沒有辦法,真正在最後的打擊的時候一定是通過立法打擊,絕對不會是美國不會是,這個程序上不會少一步啊,一定是要立法,所以我們看分析今天這位這位這個拜登的啊,特拉華州的這個真正的可以講是他自己的後院啊,小棉襖裏邊的最裏面的一層面子,裏子可以講是這樣,就是說真正和他一條心的,應該能看出來,這樣的話呢,他是堅決的在對外的這個關係上在對外的這些立法的問題上,一定會堅定的支持拜登,那麼拜登這個時候其實就是有了力氣啊,就是可以講他是不吭聲的一直往前在推動啊,那接下來會有什麼?我覺得都是1萬種可能性啊,就是中共有各種死法,但是隻有一個結局就是一定會死。那麼一定會往前推進,那立法工作是絕對必不可少地解決美國國內的這個合法性的問題,那麼這一個位置就極其極其重要啊,這就是拜登自己曾經做過的位置,所以我覺得這個這位這個應該講他的這個特拉華州的議員他確實是Coons ,Christopher Coons他確實是可以講啊,非常的重要的位置啊,非常重磅的位置,不到關鍵時刻不拿出來使的,或者就是不出來訪臺,那麼這一次可以講訪臺的這件事情,也是一個階段性的重要官員,就像剛纔博博士講的,他比你那個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位置,這三個參議員絕對比那一次級別高,而這次他能夠宣宣稱,而且這次直接去空軍指揮部,他等於不是上升了一個級別,是直接啪啪啪三級跳,派了三個人,級別都比那個大使高,然後還去了這個這個軍事主指揮,那麼這其實非常高的一個級別,那等於直接挑釁了,挑釁,就用中共的話說啊,直接挑戰了中共的這個底線,那麼其實我覺得他這個測試後邊呢,接下來的後手拳他一定都做好了準備,(博博士:對)而且我們看他這個對對日本,對··,等一下,我們講這個這個軍演都在全面的進行,誰怕你啊,他一定後手拳123各種可能性的備手全部都做好了,這個時候派人出去,所以我覺得這個這次訪問這個級別,這個派出的人員的級別就足以說實在的,震撼別人了,他基本上就是拜登的,可不像是過去的是拜登的一個朋友,是吧,對那次訪問是拜登的一個朋友,而且是非政府官員,這一次就是政府官員立法委員會的最重要的鐵桿兒的,這個可以講是拜登鐵桿,好(博博士:對)博博士。

博博士:好,這個Lully請你分享一下關於這個Coons爲什麼拜登選擇Coons去訪問臺灣啊?

Lully:好的,就是說這個Coons就是如果是稍微關注這個國會山關注他的一些朋友可能會知道他Coons是非常有名的一個,就是他在在衆多參議員之間,這是個相當有名的Deal maker,就他非常擅長,就是在和人的談判之中迅速找到他們共同的利益,然後把整個事情都敲定下來,燃火他也是相當就是在衆多的參議員之中,相對出名的就是他和拜登的行事風格非常相似,就是說他不僅僅是在這個參議員中有這個立法的這個責任,他同時會代表着這個拜登說去推進一些整個行動,所以這個就是中共的這個盲點,你知道嗎?就是他他他更多的把精力放在這個行政官員上,其實他們是相當受限制,相反的是在這個參議員這個層面上就比如說這個Coons他這一次親自訪臺,他簡直他這次就是直接去收集有用的就是這個遊說的這個證據證明,然後直接去把,然後他一回美國直接敲定啪啪··就是把這個立法全部都推進出來,把整個事情都加速,(博博士:對)所以說這個Coons他他相當重要,就是說他這一次如果是訪臺結束回到美國,對他整個推動這個立法是相當的就是很就可以很順利,他可以代表拜登敲定一下一些啊比如說是抗中然後援臺的一些很多的有利的法案,謝謝。

博博士:好的,那請Eric再分享一下。

Eric:好,謝謝,我補充一下。其實我剛纔也分享了這個5月25號,紐約時報其實做了一個鋪墊,對這次訪臺的事情,他當時這篇文章就寫了,一個非常任了多年初級參議員的這樣一個特拉華州的參議員,他變成了華盛頓非常重要的一個政治橋樑,它寫寫的這篇文章的意思就是說在兩黨之間,這個Coons是起了重大的作用,(博博士:對)他在這個立法上也做了很多的推動,就是比如說反女性的這些暴力法,暴力的這些刑事犯罪呀,他做,所以這個拜登政府這個首先對·,把這個議員推出來,是因爲議員在美國他是民選議員,他所做的行爲必須要取得老百姓的同意,而這種同意他不是通過中共的這種方式說積極鬥爭,把聲音全部消失,不是的,他是通過立法的形式讓老百姓,做得讓老百姓心服口服,那沒有完美的事情,但這種方式就是最完美的,所以他拜登推他出來的時候,拜登實際上獲得了非常多的政治資本,首先他是以這種兩黨的這種形象出現的,那麼之前共和黨你做不到的,我就可以做得到,這就是一個政治老油子的這個手段,那麼他在這個訪臺的過程中不僅僅是在西方聯盟中他站在了第1位,表明這個事情是我來領導的,第二,他在美國內部也積攢了民意,爲政治爲拜登取得了資本,你看,我是做的,我做到了兩黨的統一,我請的人都是兩黨大家願意讓他出來的人,這是非常非常老道的,(博博士:對)我們對這種行爲是很讚賞,謝謝。

博博士:對,其實這一點啊,就是說關於這三位議員的,我再總結一下,這個Coons大家可以知道啊,當年當年拜登在當這個副總統以前,在當奧巴馬副總統以前他是幹什麼的?他是特拉華州參議員,大家知不知道?他在2008年2009年的時候是特拉華州參議員,但是他去駐他是他是他去選去去這個當副總統的時候,他在參議員的位置呢,就會空出來對吧,這個時候他空出來的時候是由誰接任的呢?因爲當時的法律是這樣子,就是說如果參議員被選當總統或者副總統,對吧,他去去這個啊就是說當副總統了以後,這個參議員的位置是由州長指定的,而當時2009年州長指定的是誰?是一個美國的政治家叫做好,他做了這個拜登的這個這個參議員的位置對吧,然後在2010年就選選··選舉以後是誰來取代?就是Coons,所以說大家可以這樣理解,就是說Coons他是取代他是坐了這個拜登的這個參議員位置的人就等於是拜登的這個參議員的位置是傳給Coons的,這點一定要知道這一點,大家要知道,因爲參議員它是一種就是這種像社會高層的這樣的這種這個之間的這種這個關係,所以說這個誰來接誰的班、誰來接誰的棒,這個在本州內的這些利益啊,這些大的這些這個政治關係的這些東西由誰來繼承,這些東西都是有這個傳承的啊,這是一;第二,就是說拜··,Coons就像剛纔這個Eric和Lully說的說到的,就是說他是一個左右逢源、他是一個在黨內各個層面都是非常非常有有這個人脈的一個人啊,所以說這一次因爲拜登他的這個參議員的位置就是用Coons來接替,所以說我們可以知道拜登和這個Coons鐵到什麼程度,所以說這一次由Coons去臺灣訪問的話,基本上就等於4個字“如朕親臨”啊,所以我可以毫不誇張的這樣講,就是等於拜登自己去,這個意義其實是非常非常的明顯的,大家由參議院讓這個Coons去參加這次這個旅行的話,就是等於是他是拜登的代言人啊,所以說這點事上面來看的話,大家可以看到這個其實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點,這個人選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一點啊。好,我們接下來進入下面一個議題,今天日本和韓國將獲邀請參加這個美軍的這個紅旗軍演,阿拉斯加部分的這個演習行動啊,大家要知道美國的紅旗軍演是一年一度的這個軍演大戲啊,是由美國主導的這個由美國和盟軍參加的這種這個實兵對抗型的這個以空軍爲主的,包含了多兵種以及各個層面的參加的這種這個軍事演習,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實戰化的。因爲它有專門的這個假想敵中隊啊,有假想敵這個軍隊進行啊就是扮演敵軍敵機,然後進行真實的這種空戰環境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是一個可以說是美國級別最高的這個多兵種軍事演習,而這一次美國邀請了日本和韓國參加在紅旗軍演阿拉斯加部分的這個演習行動,這個是非常非常重棒的一點,那好我們來請大家進行討論一下啊,這個艾麗你是怎麼想的啊?

艾麗:對,這個聯合軍演啊,這件事情這個應該講,它是馬上要開展了,馬上要開展這個聯合軍演,這非常的重磅,而且這一次是這個應該講中共國的媒體非常關注啊,5月中就開始已經放出消息了,以後呢就一直在關注各種各樣的這個瞄準啊,各種各樣的瞄準,雖然夠不着,但是一直在關注這個事情,那麼就說明它的這個影響力非常大,而且它這一次在阿拉斯加呢,它主要是這幾個日和韓和美啊,這個我覺得好像應該是過去多少年來從來沒有過的,就是日軍和韓軍,還有美軍這個作爲軍演,就是說在美日聯合聲明美韓聯合聲明之後,可以講這個就是這個就是最重磅的就是通過美國把所有的非主流矛盾啊,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矛盾就是中共,全世界人民對抗中共,所有其他矛盾都不是矛盾啊,我覺得就是可以講是這樣,因爲這個韓國啊,這個應該講是這個6月10號啊,6月10號馬上就要來了,6月10號到25號這爲期兩週的由美國空軍主導的這樣的一個演練啊,它演練的是飛行是吧,空軍啊,技能聯合作戰流程演練就是說還是一樣,就是我們講的所有在美國的這個平臺上,這個聯合軍演這個意味太重要,就是我們真正的把我們的戰機,把我們的部隊放在一起的時候,怎麼樣能夠完成一個整編部隊的和全方位的一個打擊和這個在美國的指導下,在美國的牽頭下,最後這個平臺上能夠技術上無縫對接,還有聯合作戰的流程,這完全是戰術演練是吧,戰術演練只有一個敵人,我們都說了只有中共一個敵人,那麼這個時候我覺得這個是啊它的防長也做過這個會議是吧,2+2的這個防長會議都已經開完了,這就是說這個軍事一旦出,這個軍事會議完成、軍事聯合協議完成,那麼這個時候軍事操練就開始起來了,那麼我就是特別有感觸,真的是日韓之間啊,要知道它是有矛盾的,因爲經歷過二戰到現在爲止,就是我們看在上一次經濟危機97年的時候,包括之後這個在韓國的街上看不到日本的汽車,它是有矛盾的啊,這個韓戰就是整個的這個過程,二戰以及它是有着很深的歷史的這個矛盾的,但是在這一次,在中共的這個大敵當前,這些矛盾都不是矛盾。就一切都可以講和,我覺得這個是特別重大的一個信號,就是真的是在美國的這個撮合下,整個第一島鏈上所有的戰略點全部聯合起來,來共同應對來圍堵中共啊,讓它出不上氣直接把他憋死,就是這種感覺啊,非常非常的強烈,我覺得這個軍演這個太厲害了啊,這是嚇死寶寶了。對,的確是這樣,爲什麼?就是首先這個紅旗軍演是美軍這個和盟軍進行的級別最高的這種這個實兵對抗演習,大家知道是實兵對抗啊,而不是說像中共的這個什麼操練一樣啊,這個戰機對吧這個兩個戰機這個演習什麼什麼空戰的時候,兩個戰機高度還不一樣,一個在5千米一個在8千米,這怎麼練習是不是,所以說美軍它這是有專門的這個假想敵中隊啊,甚至今年還有甚至有以前的這個退役的這個F-117夜鷹知道吧,就隱形戰鬥機加入這個假想敵中隊啊,就是說假扮比方說俄羅斯或者是中共的這個戰法來和美軍的這個飛行員和盟軍的飛行員進行聯合演練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就是說完完全全是以這個實兵對抗爲目的爲手段所進行的這個軍事演習啊,所以說大家我給大家講一講這個紅旗阿拉斯加的這個歷史啊,大家知道,因爲美國的紅旗軍演有兩個,一個是在內利斯空軍基地在內華達,那個是時間更長一些,而且每年有幾次,而且還有一個就是說在阿拉斯加叫做Red Flag阿拉斯加對吧,然後還有一個是加拿大的叫是Maple Flag就是楓葉旗,它不叫紅旗,叫楓葉旗Maple Flag,這也是由加拿大主辦的一個這個多國聯合這種軍事演習,所以每年美軍的這個空軍口的這個軍事演習就有這幾個大的這個任務啊。然後這個裏面它紅旗軍演阿拉斯加它以前叫做Cope Thunder應對雷霆叫Cope Thunder它是以前是在哪舉行的呢?它在一九七幾年的時候,那時候是在菲律賓克拉克空軍基地,大家知道了吧,這個印太的意思出來了吧,對的,就是說以前這個應對雷霆的演習就是爲了直接應對這個印太地區太平洋戰區的這個空軍的這個演練所組織的一個實兵軍事演習啊,然後後來因爲這個克拉克空軍基地被這個火山爆發嗎,被這個關閉了以後就移到了這個阿拉斯加的艾爾森空軍基地,然後這個時候艾爾森空軍基地時候那個時候Cope Thunder在2006年Cope Thunder被重新命名爲這個Red Flag Alaska,就是說紅旗阿拉斯加啊,這就是它的來源,所以說可見紅旗阿拉斯加的這個應對的這個區域,一直就是以西太平洋和印太地區和這個亞太地區爲主的啊,所以說從這個裏面這一次邀請這個日本和韓國來參加,這個裏面其實把這個日韓納入美軍的這個戰爭指揮體系的這個意思其實是非常非常強烈的,爲什麼?就是說因爲以前每年美軍的這個紅旗軍演,尤其是在這個內利斯舉行的紅旗軍演,都是有像英國像西班牙像意大利這樣的這個像德國這樣的這個北約的這個盟軍參加啊,但是由這個阿拉斯加的話,一般來說盟軍會比較少,但是今年要在這個日本和韓國的使得這個領導人都訪問了這個華盛頓以後,然後直接邀請這個日本和韓國的這個軍事人員參加這個紅旗阿拉斯加的這個演習,這個裏面其實把他們的兩國的這個戰備的這個等級提升已經納入美軍的這個指揮和情報體系這樣的一個動作,這樣的一個意味其實更加的這個深長啊,這個Lully你是怎麼看的?

Lully:好,就是綜上所述,我覺得它這個紅旗演習首先一點把韓國日本放到這個跟他們一起紅旗演習,首先把韓國日本提升到了美國傳統北約盟友的這個級別,從之前的情報共享到現在背對就是背對背,然後實戰演習已經提升到另外一個高度,有可能日本韓國只是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如果擦槍走火極有可能就是幫助美國在亞太這個地區扮演這個警察的角色去調解糾紛,然後第2點這個紅旗演習的話,就像博博士剛剛介紹了一樣,就是它是一個實戰的演習,這個演習過程中就是它會把一些作戰的一些數據什麼實施都共享要怎麼去偵探這個數據要怎麼去分析,然後要如何就是跟不同的這個空軍跟不同的系統去對接去配合,然後去把這個任務去實現,然後把假想敵打敗,所以這整個一個行動,第1個就是盟友,第2個就是很實在,然後再結合這一次那個美國的三個參議員的訪臺行動,這個訪臺行動也是由這個參議院組織,然後兩黨達成共識,白宮也是支持的這樣一個行動,再加上這個把日韓盟友放到這個紅旗軍演裏面,可想而知外交部明天這個戰狼們又要出心髒病了,謝謝。

博博士:對的,這個戰狼真的要出心髒病了啊,這個因爲大家要知道,對,剛纔這個Lully講的非常對啊,就是說把這個軍演啊,其實大家不要只是以爲就是去啊,對吧,就飛機飛一飛,然後啊這個練一練跑跑這個流程就完了,美國的這個紅旗軍演真的是實兵對抗爲主,爲什麼?就是說它是完完全全有假想敵一方,就是說假想敵會幹什麼你不知道的,這個時候就是說比方說那個紅旗軍演的這個飛機從這個飛機從這個這邊空軍基地出發了以後,它是完全是以這個作戰任務的方式下發到這個中隊,知道吧,然後在空軍過程中間會遇到敵機,這個時候敵機的話,完全就是說空戰的這樣的一個角色啊,就遠程中程近程的這種空戰的這個角色進行直接進入空戰然後進行,爲什麼?就是當年在越戰和這個針對這個前蘇聯的這個對抗之中,當時1979年的時候發現美軍只有大概1/5或者1/4的這個飛行員有這個實戰經驗,這個是不行的,對吧,然後紅旗軍演系列就應運而生,就是要讓美軍的所有飛行員都有這種身臨其境這個實戰經驗啊,而紅旗軍演就專門幹這個,他們有專門的這種假想敵,而且都是非常厲害的這個空軍的飛行員,它有專門的這種假想敵中隊,然後專門分析了比方說中共,比方說北韓比方說像俄羅斯,比方說伊朗像這樣國家的這個飛行員的戰術,然後在這個實兵對抗中間扮演敵方飛行員,然後和本方的這個空軍的這個飛行員進行空中格鬥,進行中程或者遠程的這個交火,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這就是爲了要把這個空軍飛行員的這個實戰的這個水平提到一個就是說有這個實戰經驗這樣的一個級別啊,這是一。第二就是說大家要知道日本人是講日語的啊,這個韓國人是講韓語的啊,他們是怎麼樣能夠納入以美國爲主的這個講英文的這個作戰體系,這一點其實非常重要,爲什麼?數據鏈共享所有的數據肯定都是英文的對吧,然後所有的這個指揮的這個指令、所有這些東西都是由英文爲主的對吧,然後從這個裏面怎麼樣讓日本和韓國的軍隊能夠變成這個有機的一個部分,嵌入到整個軍演中來,這一點其實也是非常重要,大家要知道,雖然說日本韓國的這個軍事裝備啊這些東西的話跟美國走的很近,但是真正在戰法上在戰術上,比方說一個小隊對吧,一箇中隊是4個人還是6個還是8個人對吧?怎麼樣走怎麼樣進行配合對吧?就是飛機之間怎麼樣進行配合怎麼樣進行就是說長機和僚機之間的互動,這些東西都是要在實戰中間實際操練出來的啊,所以說從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出來,現在日軍和韓軍可以說就是長着亞洲面孔的美軍啊,這一點是美國軍隊想往以後的這個方向推進了一個巨大方向,巨大的一個要點啊,所以說這就是爲什麼韓日參加美軍的這個紅旗軍演是一個比較重要的一個事情啊。請這個Eric分享一下。

Eric:好的,謝謝,因爲長期跟隨路德學習,確實學到非常多的東西,包括剛纔路德也提醒我們,參議員訪臺啊,他不是拜登的行爲,因爲美國是三權分立的,他是參議院的行爲,所以這個跟行政是沒有關係的,行政它不能去命令參議院做事情,所以我們看到在美國這幾個三權分立的領域都在行動起來,所以這次是參議院的行爲,然後剛纔談到這個阿拉斯加,我們之前從博博士身上學到了非常多的關於地緣政治和軍事的,所以也是大開眼界,阿拉斯加對於美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它之前的石油和天然氣產量佔美國總產量的1/4,這件事情事實上是讓俄羅斯非常後悔的,因爲阿拉斯加就是在美國南北戰爭之後,美國從沙皇俄國手裏購買的,嗯,花了不多的錢,但是在美國購買阿拉斯加之後,它的領土擴大了非常多,而且美國發現了非常多的自然資源,因爲也是因爲當時沙皇俄國它是支持美國總統林肯的,所以在南北戰爭當中,這種平衡關係因果反倒是讓美國佔了一個極大的便宜,然後之前中共在阿拉斯加教訓美國官員的時候,那麼布林肯也在跟着演戲,在這個重要的地理位置上,這個地理位置它是防止俄羅斯東擴的重要的地理位置,那麼同時現在也是運用到了中共的身上,這個地理位置上,美國的外交官受辱,那麼現在是軍演,這個美國的老百姓真的纔會舒服一回。二戰以後,國際上不僅劃分了經濟政治的秩序也劃分了軍事的秩序,那麼後來是歐洲有北約,那美國是在太平洋地區,它在全世界是具有主導地位的,所以中共的這個幾十年來的地位其實完完全全由西方說了算的,那麼簡單說中共就是殺了幾億的老百姓,拿着老百姓的人頭換了這個中共這個政黨權力而已,在西方實際上是沒有任何地位的,但是他們通過了各種的滲透超限戰,完完全全幾乎差一點就要顛覆這個西方的秩序、幾十年的積累,這次的生物超限戰對西方是重擊,如果不是爆料革命的話,西方這些老資本家們他們真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中國的老百姓從來都是等待這種機遇,就是爆料革命的機遇,因爲我們很善良,我們很正義,我們非常恨中共,我們是願意融入西方秩序的,那麼美國的這個軍事戰略,讓中國的老百姓在心底裏是非常高興的,因爲中共它出不了第一島鏈,謝謝。

博博士:好的,那我們請那個艾麗女士給我們最後這個啊,總結一下啊,謝謝。

艾麗:好,我們看這個講紅旗軍演啊,這個今天這個很重磅啊,最後我再補充一點它這個紅旗軍演,就像剛纔博博士講的,它這個是實戰演習,然後不僅使用這個,不僅是他們原來主要是用蘇聯啊,把這個飛機都塗成蘇聯戰機的樣子,然後使用敵軍的這些硬件,然後毫不吝惜的使用實彈,這是實彈打擊啊,不管是遠程中程還是近程的這種打擊,它都是真正的實彈演習,所以它這個實戰演習中,當然它剛纔那個博博士也講了,是會用一些舊的老舊的退伍的一些這個戰機來參與,但是這個紅旗軍演就是每年它就是叫個年度什麼國際空軍炸射大賽,其實就是真的打擊啊,真的打擊在這個裏邊,它是全方位的,它每一年都是逼真的真實的這種實操,所以美軍它這個韓國是從2013年開始有在這個參與紅旗軍演,但是這個紅旗軍演它是很多個國家啊,就是紅藍兩隊,這個就是對這個假想敵,它也是會非常真實的這個作戰而不向中共啊,中共作戰,剛纔博博士講的太清楚了,不捨得打呀,真的,也不捨得萬一炸掉一個飛機損失太大。(博博士:事故,責任事故,主要是責任事故)對,事故,你要真是炸傷了那你損失這麼大,那你這個犯責任你都不要當飛行員了,那你這個是重大政治事件,這個責任事故你這個都不要乾了,所以你看這怎麼是軍事演習呢,演習就是要是真槍實彈,就像作戰現場完全這個復原的這樣子去做法,所以這個可以講這個阿拉斯加的這次軍演啊,而且是這個讓他們兩國日韓兩國都加入到美軍的這個作戰系統裏邊來,讓他們來適應啊,要知道日本人說英文和韓國人說英文大家都知道啊,這美國人不一定聽得懂的,所以你想你怎麼最後在這個作戰合作上能夠非常清晰的把指令做好,然後在這個實戰的這種激烈的對抗當中啊,完成一個成功的這個軍事演習,所以我覺得這個確實是非常的重磅啊,這個中共真不知道怎麼辦了,是不是又得放一點動畫片來演示一下自己的軍演也很厲害呢,再做點中宣部在做點這個軟件,搞點實體對抗的這種假軟件,假的這個動畫片似的啊,再做點這個可能說我們軍演還是不錯的,來自我這個意淫一下啊,只能是這樣,所以這個呢是我們今天分享的第2個話題,第1個話題呢,我們今天就是講到了這個美國派出的參議院啊,應該糾正一下,不是美國的政府不是這個白宮派出的啊,是這個由參議院派出的這樣的這個三位啊代表來訪問臺灣,這個其實就代表了美國的三權中的一權啊,就是立法,這非常的重要,因爲所有的打擊對抗都要通過法律啊,就是三位的這三位參議員的背景,我們也做了這個非常的這個詳細的分享,就是可以講啊,這三位參議員,那麼他們訪問的就是內容訪問的地點啊,都是在空軍指揮基地,那麼這些呢,就是全面的看出這個,嗯,在這個立法這個層面就是在國會這個層面呢,就是他們全面支持臺灣,已經付出行動啊,而且是由參議院的這個軍事委員會啊,以及外交委員會的這個代表來出的,兩黨共同出的這樣的人員三位來訪問臺灣,可以講這個是非常重磅的一個行動啊,這是全面支持臺灣,可能還要討論更進一步的支持臺灣,以及在軍事上如何進行合作等等等等這些內容我們都進行了分析,所以我們看加上今天的軍演的這樣的一個意味呢,就是全面的演習啊,要把中共圍堵在整個第一島鏈以內啊,讓它不能夠出了這個臺海,讓它的這個軍機讓它的這個戰船啊,我們上個月有分析,這個戰船上的這個演習也已經看出來了,那麼真正的就是對中共接下來的打擊圍堵和對中共可能發出的對世界的這樣的一種侵犯或者對臺灣的武力侵臺的這種各種預想的方案,全面做出戰術準備啊,戰術準備,而且這個不是理論階段,是實戰階段啊,是實戰的階段,所以我們覺得這個中共的這個坑裏邊的人這個尿不溼又不夠了啊,可能要再繼續多準備幾個尿不溼,那真的是要嚇壞了,那這個就是整個的現在的一個局勢,今天我們和大家分享的非常的重磅哦,博博士。

博博士:好的好的,謝謝艾麗女士,謝謝Lully,謝謝Eric,我們的嘉賓今天都是非常的都非常精彩啊,謝謝觀衆朋友們收聽收看,我們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請大家點贊分享,謝謝,嗯,我們再見。


發佈:YIMING(文鳴)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6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