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文推薦】武松打狗

推薦者:香草山寫作組 晨君

推薦者語:趙高可以指鹿爲馬,自然清河縣令也可以指虎爲狗。可憐武松不僅打虎無功,還被汙爲“造謠生事”“不懂科學”,受到百般刁難不說,要直到自己承認別人強加給自己的汙名才算了解。這是怎樣一個世界!



一身虎血的武松踉踉跄跄從景陽岡下來,兩個獵戶見了,驚問:“你這是作甚?”

武松雖還有些驚魂未定,但開口仍帶著幾分得意:“適才岡上一只吊睛白額巨虎,吃我一頓拳腳……”

“打住打住”,獵戶左右看看,問道:“岡上哪來什麽老虎,客官你是外地人吧?”

武松一愣,心想這與本地外地有何相幹,難道外地人就連老虎都不認得嗎?

見武松一臉納悶,兩個獵戶解釋說:“遵知府老爺和知縣老爺的令,本縣再三告谕,本地向無老虎,胡言亂語者一律追究造謠生事之責。這個可萬萬開不得玩笑。”

武松惱了,大聲說道:“你們不妨去岡上自看,到底何物,豈不一目了然!”

說話間,有人報了裏正。裏正是個花白胡子的老頭,一雙鼓鼓的金魚眼,隔著鏡片上上下下打量武松足有好一會兒,突然斷喝一聲:“你是何方刁民,到此造謠生事!我清河縣青天白日,乾坤朗朗,何來甚麽老虎?”

武松抗辯道:“老子親眼所見,還與它搏鬥了大半個時辰,難道這還能有錯?”

裏正喝問:“既如此說,那我問你:老虎屬何目何科,有花紋幾何,其吼聲分貝多少?”見武松一臉蒙圈,裏正更加振振有詞了:“你說自己打得老虎,請問你可是打虎專業畢業,可曾有打虎資格證,是否國家一級打虎師?”

“打虎還要資格?老子的拳頭就是資格!”武松揚了揚缽大的拳頭。
旁人哄笑起來,說:“現在做什麽不要資格!就連討碗飯吃,少不得也要先看看你的執業資格證。不過看你這鳥模樣,只怕外語這關就過不得的。”

武松心想:“這有打虎資格證者,不知是何等英雄樣人物?”這時有人推出幾個來,武松一看,不覺啞然失笑:這一個個形容猥瑣,面如鴉片鬼,狀同膏肓夫,其中一二身材還不如自己那賣炊餅的親哥哥。

旁人怒道:“你笑什麽笑,人家可寫得一手好論文。還有一個是特聘的景陽岡學者,打虎學科帶頭人,享受朝廷特殊津貼的。”

說話間,幾個獵戶已經擡得死虎下來。這一下,武松有了底氣,奚落裏正:“早就聽聞此虎已傷過往路人數十,何以你們硬說無虎,豈不禍害百姓!”

裏正瞪眼怒斥:“此物是貓是狗是猴,豈是你區區一流民所能斷言的!得請縣裏府裏專家鑒定。沒有官方結論之前就言虎者,皆爲造謠生事。來人啦,將這厮綁了,送知縣大老爺處。”

武松想要反抗,哪裏反抗得過來。周遭這些人,平素固然畏敵如虎又畏虎如鬼,但要論拿造謠生事者,可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當下拿了武松,來見縣令。

縣令倒是個和氣的人,命人松綁,說:“看你打得好大一頭野狗,也算一條漢子,何以當衆喧嘩不顧大局呢?”

武松兀自不服:“小人明明打的是一頭老虎,何以在大人看來就是一頭野狗了?”

縣令呵呵地笑,說:“是虎是狗,你我都說了不算。一是知府大人說了算,二是京都來的專家說了算。知府大人向來明察秋毫,早就告谕本地無虎,大可放心遊玩,無需庸人自擾。你這咋咋呼呼,擾亂民心,非尋釁滋事而何如?”

“莫非那京都來的專家也不認得虎嗎?”武松還有些不甘心。

縣令表情嚴肅起來,說:“這個我可不便多嘴了。據說京都專家看了你打的那物之後,正在忙著趕寫論文呢。”

武松一陣恍惚,自己也有些拿不准了。想了想,又說:“不論是老虎還是野狗,那畜生傷人總是事實,而且我打了這麽一只,不知道還有多少只潛伏于山崗,倘若不提醒告示,再傷幾十幾百人,也是很有可能的。最起碼,你們官府也得給獵戶配上鋼叉什麽的才好啊!”

“此言差矣!”知縣收起和藹的表情,“如果人人都持鋼叉木棍,我清河縣還成何體統,叫往來商賈作何感想?”

武松心想,再多說也是無益,便要告退。

沒想到縣令又說:“看你一身酒氣,怪不得衙役告你醉駕,這可是要打二十大棍的罪行。”

武松莫名其妙:“我只身一人上的山岡,又不曾騎驢跨馬,何來醉駕之名?”

縣令又恢複了呵呵的神態,遞過來一紙書卷,說:“有人作證你確有騎馬。不過本官念你態度尚好,簽了此狀,就饒你去罷。”

武松接過紙條一看,原來是一紙訓誡書,上書:本人酒醉,誤將野狗當作老虎,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自願悔罪結狀。

武松兩眼一酸,顫巍巍地拿起筆來,寫下“能,明白”。

(爲安全起見,原作者信息隱去)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